戈壁灘燃起航天夢



6月9日,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與長征二號F遙十二運載火箭組合體正在轉運至發射區。 新華社發(汪江波 攝)

新華社酒泉10月4日電(記者李宓)巴丹吉林沙漠深處,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東風航天城)垂直總裝測試廠房內,燈火通明,人影綽綽。眾多工作人員晝夜不息,穿行在飛船箭體與測試儀器之間。

作為中國航天母港,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已圓滿完成神舟飛船、天宮實驗室等重大發射任務,為中國航天事業建立了不朽功勳。

1958年,數十萬建設者奔赴大漠戈壁,投入導彈試驗靶場建設。從此,東風航天人就與共和國的安危榮辱緊緊地綁在了一起。站在新的歷史起點,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全力打造中國航天員進出太空最可靠、最安全、最溫暖的航天港。

“載人航天從飛船、火箭進入發射場到實施發射,要經歷十幾個階段,涉及數十萬個零部件和上天產品元器件。”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總工程師鄭永煌介紹說。每次任務準備中,工作人員都會提前3個月進駐現場,對發射場數千臺(套)設施裝置和數萬對接外掛、電源插座、接線端子逐一檢修檢測。一根保險絲壽命多長,用了多少時間,需不需要更換,都要做到心中有數。

“在人們為每一次成功的航天發射而歡呼時,我們的科技工作者卻在為總結每一次發射的不足,在為進一步的改進而寢食不安。”鄭永煌吐露心聲。

延伸閱讀  世界首富馬斯克發中文《七步詩》引猜測,已獲247次網友打賞

“數十人的吊裝團隊協同執行任務,每一步操作都不能出錯。像是吊裝對接火箭,一圈數十個螺栓要一次性全部對準連線。”剛剛完成吊裝任務的石創峰走出廠房如釋重負。

“沒有捷徑可走,只能不停地訓練。”石創峰迴憶說。他自創“獨特”訓練方法,在吊鉤上繫著一根焊條,操作吊車從高空將其插入口徑僅1釐米的啤酒瓶裡。練到最後,他和同事甚至能夠吊著插筷子、倒紅酒,揮動笨重的吊車鐵臂,就像揮動自己的手臂一樣靈活自如。

戈壁灘上的天氣瞬息萬變,氣候情況異常複雜,對於氣象保障是不小的挑戰。飛船返回更是對氣象條件有較高要求,要保證著陸場無雷電、暴雨等危險性天氣。地面平均風速不大於15米/秒,高空風不超過70米/秒,沒有降水,能見度不小於10公里。


2021年6月17日9時22分,搭載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的長征二號F遙十二運載火箭,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準時點火發射,約573秒後,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與火箭成功分離,進入預定軌道,順利將聶海勝、劉伯明、湯洪波3名航天員送入太空。新華社記者 李剛 攝

在飛船返回前50天,氣象參試人員開始對著陸場氣候資料進行統計分析,預測預定返回月氣候。前30天,組織機動天氣雷達在各站點值班,制定風險應對措施,形成氣象系統應急預案。前20天,氣象參試人員組織內外資訊傳遞演練,與地方氣象臺聯合會商。返回前7天,每日釋出著陸場相關6個站點氣象預報;每日兩次氣象會商,48小時內預報升級為小時預報。在返回當日,每3小時釋出一次預報,按標準釋出危險天氣警報。9月17日,神舟十二號乘組平安返回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東風著陸場。

在中國神舟飛船發射測試指揮鏈條上,設定有200多個排程代號,0號指揮員是發射過程中發射場的最高排程員。鄧小軍用18年時間從212號走到了神舟十二號飛船發射0號指揮員的位置。

延伸閱讀  鴻蒙OS傳出多個訊息,除了新版本,還有除華為外的鴻蒙裝置!

戈壁灘18年,每一次航天發射,鄧小軍都會去看,在控制大廳、在戈壁灘,在神舟橋,在自己家樓頂。“每次發射都不一樣,現在就剩塔尖上我沒去看過了。”他還會把每一次發射的網上視訊蒐集起來珍藏。

與火箭相依相伴十幾年,火箭已經成了鄧小軍的親人。2014年,鄧小軍離開了航天崗位。當他在2017年再次回到火箭旁,熟悉的味道讓鄧小軍激動不已。

“你走到視窗的時候,往那兒一站,就能聞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來自於火箭一級發動機艙那種特殊的味道。這是親人重逢的美好感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