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5G 套餐究竟該如何收費?


不過,對於國內的三大運營商來說,5G 套餐該如何收費還是一個未知數。

各種各樣的“假 5G”套餐

在關於 5G 商用落地的眾多問題中,其中有一個是消費者普遍關心的,即 5G 套餐的資費問題。畢竟,消費者使用上了 5G 設備和 5G 套餐,5G 商用才算是真正“落了地”。

早在2018 年6 月,芬蘭運營商Elisa 就在官網上宣布推出世界上第一個5G 套餐——Elisa 的5G 網絡可以在北歐和波羅的海國家無限制地漫遊使用,語音、文字、多媒體信息等數據都被包含在套餐內;第一年,月租為39.9 歐元(約合人民幣310 元),之後會上漲到每月49.9 歐元(約合人民幣387 元);區域內沒有最高限量,也沒有達量降速。

不過,Elisa 提供的是 600Mbit/s下載速率,而且沒有兼容的 5G 終端可用,也就是說,當時用戶並不能使用真正的 5G 網絡。用戶對網絡的感知只有網絡速率,而沒有背後的網絡制式。

在 2018 年年底,美國移動運營商 AT&T 宣布推出 5G 網絡服務“5G E”;為了順利連接該網絡,用戶需要提前購置一款售價為 499 美元(約 3440 元人民幣)的專用移動熱點路由器;除此之外,每個月還需要額外交 70 美元(約 480 元人民幣)的套餐費用。

幾乎同時,AT&T 的競爭對手Verison 也在美國多個城市開展了5G 網絡服務“5G Home”:Verizon 老客戶每月需要交50 美元,新客戶每個月交70 美元;對於第一批註冊該服務的會員,Verizon 將免費安裝路由器並贈送三個月的免費服務。

雖然,美國移動運營商在 5G 競賽中爭先恐後,但從嚴格意義上來說,無論是 AT&T 還是 Verizon 推出的服務套餐,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 5G 套餐。

外國移動運營商 5G 套餐的應用

對比美國運營商之間的激烈競爭,韓國運營商之間比較和諧——在韓國科技與信息工程部的協調下,韓國三大運營商SK Telecom、KT 和LG Uplus 不僅共同分擔了5G 基礎網絡建設的前期成本(約65 億元人民幣),還統一了運營時間表,以“避免過度競爭”。

不過,在韓國實際推出商用5G 之前,政府官員們拒絕了SK Telecom 最初的5G 無限流量套餐計劃,稱該計劃收費過高,僅針對耗用“海量數據”的用戶,而且還會“限制消費者的選擇權”。在今年 4 月三星 Galaxy S10 5G 發布之前,韓國政府也就 5G 流量套餐是否支持無限流量、價格是否合理等問題表明了立場——不支持無限流量計劃,但要求運營商限制收費標準。

最終,SK Telecom 的5G 套餐分檔計劃得到批准:最低檔8GB 流量套餐5.5 萬韓元(約人民幣325 元]、150GB 流量套餐7.5 萬韓元(約合人民幣444 元)、200GB 流量套餐9.5 萬韓元(約人民幣562 元)、300GB 流量套餐12.5 萬韓元(約人民幣739 元]。

LG Uplus 推出的 5G 套餐分檔模式和預計定價與 SK Telecom 相仿。也就是說,韓國 5G 套餐的費用起步價為 5.5 萬韓元(約 325 元人民幣)。

近日,德國也推出了兩種 5G 套餐供用戶選擇。但不同的是,德國運營商以與其他設備捆綁的形式來提供 5G 服務:

  • 捆綁三星 Galaxy S10 5G 手機,售價約 900 歐元,套餐內購買可以優惠 100 歐元,即 800 歐元(約人民幣 6200 元)。這種套餐對應的 5G 資費是,每月 85 歐元(約 659 元人民幣),除了電話、短信包月之外,還有無限流量,其中上行速率 100Mbps;

  • 捆綁 HTC 5G Hub(類似路由器,接入 5G 網絡後,可為更多設備提供高網速),售價 556 歐元(約 4308 元人民幣)。而這種套餐每月收費 75 歐元(約 581 元人民幣),套餐流量、電話、短信全部無限量,不過上行速率是 50Mbps。

專家:5G 收費需有新生態

不同於部分國外運營商,我國在 5G 套餐方面才剛剛起步。此前許多手機產商宣布即將發布 5G 終端設備,但對於 5G 套餐,儘管有消息稱已有 5G 套餐推出,目前,我國三大運營商還未確定通用的 5G 套餐。

對用戶來說,5G 時代的到來是值得期待的,但對於運營商,面臨的可能是一個瓶頸期。隨著工信部發放了5G 的商用牌牌照,三大運營商也開始加大5G 投資力度,但是,儘管帶寬增長,用戶卻已經不會再增長,手機滲透率已經接近100%,因此,運營商的收益變得十分有限。

不過,根據中國信通院發布的報告顯示,預計2020~2025 年期間,我國5G 商用將直接帶動經濟總產出10.6 萬億元,直接創造經濟增加值3.3 萬億元,間接帶動經濟總產出約24.8 萬億元,間接帶動的經濟增加值達8.4 萬億元。

面對 5G 這塊大蛋糕,如何挖掘它的價值,對運營商來說,顯得至關重要。北京郵電大學教授呂廷傑指出,如果運營商能夠對不同行業,提供不同的解決方案,就會催生一個新生態,這將成為 5G 時代一個非常重要的盈利點。

另外,他還表示,減輕日後在 5G 時代流量經營方面的壓力,運營商必須聚焦個性化服務、聚焦垂直行業,方能打開 5G 商用的新局面。

早在今年 3 月份的中國(深圳)IT 領袖峰會上,就有相關 IT 領袖對 5G 收費提出了建議。在峰會上,達闥科技創始人,前中國移動研究院院長黃曉慶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互聯網:運營商賣帶寬,互聯網吃流量。流量會越來越增加,但是帶寬增加了,速度卻沒增加。

對此,他認為,在 5G 時代,運營商要改變商業模式,從帶寬銷售變成收入分成,這會給運營商帶來很大的發展機會。

關於黃曉慶對運營商分成模式的思考,華為消費者業務首席執行官余承東表示贊成,同時,他還建議,不同等級的時延應該收費不一樣,如 2 毫秒時延和 100 毫秒時延收費要有所不同。

此外,浩鯨科技中國CTO 鍾健松從其它角度發表了自己的觀點,他認為,5G 的超帶寬、低時延、高密度的網絡特性給各行各業帶來美妙的業務前景,但需要實現兩大突破才能使其價值最大化,2C 市場需突破單一流量售賣模式,破局剪刀差;2B 市場則需突破傳統ICT 項目模式,樹立差異化核心價值。

國內三大移動運營商有話說

其實,對於 5G 套餐的推出,儘管許多相關專家提出了各自的建議,但最終, 5G 套餐以何種形式面世,主要的著眼點依然是國內三大運營商。

  • 中國移動表示,5G 時代,中國移動將改變4G 主要以流量單一量綱計費的模式,提供多量綱、多維度、多模式的計費,從而推動5G 在方方面面實現更廣範圍、更多領域的應用,實現5G 更大的價值。

  • 中國電信稱,5G 發展要高度重視用戶體驗,套餐辦理要方便。 5G 套餐將有別於 4G。 5G 套餐將依據不同的應用場景、不同的用戶需求提供多量綱、多層次的計費模式,這些套餐目前正在設計中。

  • 中國聯通初步計劃,面對消費者市場,5G 收費模式與 4G 產品既有承接又有創新,流量是其中要考慮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會根據 5G 業務的技術特點研究新的計費模式。政企客戶市場,5G 服務結合網絡的建設將更個性化和場景化,預計會根據客戶需求,一客一策,推出基於場景的多元化收費模式。

對於 5G 套餐資費模式上,我國三大運營商的思路基本一致。在價格上,三大運營商也保證 5G 的資費單價計算低於 4G。至於何時推出 5G 套餐,三家運營商均未給出具體的時間。

小結

5G 資費以及套餐模式不僅影響著個人用戶的使用感受,更關於著運營商未來的發展。從國外運營商的 5G 套餐,以及國內專家的建議來看,因地制宜、創新收費模式便顯得十分重要。

對運營商來說,5G 的到來,既是機遇,也是挑戰。當然,對於用戶來說,5G 在套餐價格上自然是越便宜越好,但同時也保證5G 網絡的覆蓋面和穩定性——某種意義上,5G 商用所面臨的問題,本質上還是運營商與用戶之間的利益平衡問題,這也是我國三大運營商在5G 商用過程中要謹慎推進的原因之一。

訪問:

中國移動官方旗艦店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