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老師造就兩千億能源巨頭



提到老師創業,最廣為人知的代表有兩個:馬雲和俞敏洪。

前者在電商領域叱吒風雲,後者在教育培訓行業引領潮流。但以教師身份下海經商,打下一片天地的,遠不止此,其中不乏事業興隆、達到龍頭地位的強者。

陽光電源曹仁賢,就是一例。

過去一年來,光伏板塊的火熱不必多說。隆基股份有光伏一哥之稱,因高瓴入股備受關注。既做飼料又做光伏的通威股份,受益於矽料漲價而業績大漲。不過,若以股價表現來看,陽光電源更勝一籌。

2020年4月底,陽光電源股價觸及9.34元的低點。8個月後,飆升至120元以上,漲幅超過十倍。而眼下,陽光電源股價逼近150元,成了市值超過2100億的新能源巨頭。

此番成績,自然與碳中和背景下的時代浪潮相契合。但在一年十倍的亮眼表現之前,陽光電源已經走過二十多年的發展歷史。

一鳴驚人,其來有自。陽光電源如何成長至今?股價飆漲十倍之後,它是否還有進一步向上的空間?

01、新婚不久扔了鐵飯碗

“企業失敗的理由各式各樣,成功的理由只有一個,即在恰當的時刻做了恰當的事情。”這是曹仁賢在一次採訪中說的話。這句話,可以概括其本人和陽光電源的發展。

2021年3月,胡潤全球富豪榜公佈。掌舵陽光電源的曹仁賢,憑藉540億元財富成為新一代安徽首富。


若回首過往,曹仁賢恐怕不會料想有這麼一天。

曹仁賢出生於浙江杭州的農村家庭,1986年參考高考填報志願的時候,他在杭州500公里範圍內畫了一個圈,合肥剛好被圈進去,最後把大學目標選定在合肥工業大學。

大學期間,這位出身農村的男生勤奮用功。曹仁賢自述,母親的辛勞是他用功的根源。他提到,母親四點鐘就起床幹活,忙碌的身影給了自己無限學習的動力。

用功的回報,是被學校推薦為免試研究生。之後畢業,曹仁賢留校任教。

曹仁賢一邊教學一邊科研,研究方向是可再生資源發電。雖然在這份工作上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僅僅日復一日的重複教學,漸漸無法讓他滿足。

曹仁賢意識到,太陽能、風能等可再生能源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清潔能源,有著無限前景。同時他發現,只有實踐才能讓人們牢記自己的研究成果。

時代浪潮中從不缺乏機遇,能否看到機遇,並敢於放棄安穩工作投身其中,成為很多人命運的分界。曹仁賢屬於敢想敢做的一類人。

1997年,這位新婚不久的大學教師不顧勸阻,正式向學校提出辭職幹實業的申請。

靠自己攢下的8萬塊錢和親戚朋友的東拼西湊,曹仁賢籌集了50萬元作為註冊資金,然後在一家澡堂旁,租下面積不足20平米的小房間。陽光電源便由此成立。

與當下被普遍看好不同,當時的新能源產業尚在萌芽期,發展風險極大,而且缺乏風險投資機構,外界關注不多,要謀生都很不容易。

曹仁賢雖然想鑽研新能源產品,但就像“餓了先弄一點兒乾糧墊墊肚子”,為了維繫公司生存,他只能先做一些自己沒興趣的傳統產品,

“前5年,我們的太陽能專案比較少,主要是南疆鐵路這樣的獨立離網發電系統。這樣的工程都是一次性的,一輩子可能都接不到第二個了。”曹仁賢自述。

吃了上頓可能沒下頓,陽光電源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熬出來的。曹仁賢堅信,新能源產業遲早會發展起來。在這種信念下,他持續開發光伏和風能逆變器。


到2002年,西北開始實施“光明工程”,陽光電源終於等到了命運轉折點。

當年,陽光電源參與了第一個國家“送電到鄉”工程專案,其中大部分裝置都由陽光電源提供。到2003年,陽光電源研製的中國第一臺組串逆變器,在上海成功併網發電,打破了外國壟斷。

新能源產業前景逐漸明朗,陽光電源隨之壯大。

2009年,陽光電源研製的500kW大型逆變器在中國第一個地面電站批量應用。同在2009年,陽光電源拿下了中國新能源逆變器市場60%以上份額,當年銷售收入相比前一年大幅增加82.8%。

延伸閱讀  證監會剛剛回應!

2011年11月2日,陽光電源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成為中國新能源電源行業第一股。

02、先做減法,再做加法

上市之前,陽光電源的身份是國內領先的風能變流器企業,以及國內最大的光伏逆變器製造商。

逆變器,是陽光電源的核心產品,同時也是光伏系統最關鍵的電氣裝置。

所謂逆變器,是一種可以把直流電能轉變為交流電的工具。它在光伏系統中成本佔比僅8%-10%,但承擔著整個系統的交直流轉換、功率控制、並離網切換等重要功能,其可靠性、高效性和安全性,將直接影響整個光伏系統的發電量及穩定性。


(陽光電源逆變器產品。來源:官網)

先人一步入局,苦熬機會慢慢發育,是陽光電源起步階段的祕訣。陽關電源是國內最早涉足逆變器生產的廠商,特變電工、正泰、華為、錦浪等公司隨後而來。

之後陽光電源的進一步發展壯大,則有賴於善做減法的策略。

早先,陽關電源通過生產傳統能源產品維繫發展,相關業務為公司源源不斷輸送現金流。但到自2004年起,曹仁賢力排眾議,先後砍掉了UPS(不間斷電源)和應急電源業務,其中應急電源已經做到了行業前三。

這使得陽光電源一下子減少幾千萬元的銷售收入。

但曹仁賢並不認為可惜。他的想法,是努力做好一件事。在他看來,要保持企業競爭力,必須承受銷售收入的下降。而做減法,是為了將來做加法。

“現在賺錢,不等於明年還會賺錢。頂尖企業3年以後的產品都在預演了,我們還在為今天的生活拼命,肯定沒有後勁。”

由此,公司資源全部集中到光伏、風能等新能源產品上來,也才有了陽光電源的騰飛。

上市前的2010年,陽光電源光伏逆變器在國內市場佔有率達到42.8%,多年居全國第一。當年光伏電源產品的銷售收入超過1億元,風能電源產品銷售收入超過6000萬元。

到2020年,陽光電源年營收達到192.86億元,同比增長48.31%;歸母淨利潤達到19.54 億元,同比增長118.96%。


光伏產業技術迭代迅速,逆變器本身的技術壁壘不高。如果不能集中資源發力新能源產品,很容易被後來者趕超。事實證明了曹仁賢減法策略的正確性。

至於曹仁賢的加法,體現在技術研發上。

以研發投入比例來看,陽光電源2020年的研發支出佔營收比例僅為4%,2021年上半年提高到了5%左右。相比同行不算高,甚至有所不如。這成為一個質疑點。然而實際上,研發投入比例與營收規模這種基數有關,另外的一組資料,可以看到陽光電源對研發的重視。

2011年上市的時候,陽光電源研發人員為187人,佔公司員工總數的30.51%。

到2020年,陽光電源的研發人員數量達到1824人,在公司佔比達到40%。同時研發投入金額達到8.06億元。對比同行,優勢明顯。


同期,除涉足光伏逆變器但主營資訊通訊基礎設施的華為外,光伏逆變器頭部廠商的錦浪科技研發人員佔比19.16%,研發投入9432萬;固德威研發人員佔比17.86%,研發投入9200萬;上能電氣研發人員佔比25.47%,研發投入7615萬。

即便技術壁壘不高,參與競爭的各位玩家也不能輕視技術研發的投入。

2020年,受疫情影響,全球逆變器行業集中趨勢開始加速,且行業另一龍頭華為早先退出了美國市場,陽光電源的逆變器海外市場爆發,逆變器出貨量同比增長105%。

據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公佈的2020年度全球光伏逆變器市場排名,華為與陽光電源位列前二,相差無幾。而在之後的中期業績公告中,陽光電源自稱為全球光伏逆變器出貨量最大的公司,2020年全球市佔率27%左右。

除光伏逆變器外,眼下的陽光電源還經營風電變流器、儲能系統、新能源汽車驅動系統、水面光伏系統、電站業務、氫能業務。總的來看,它以光伏逆變器為核心,由點到面,向新能源領域進行全面拓展。

延伸閱讀  深網|小紅書素人博主輕輕鬆鬆月入10萬?使用者踩坑了嗎?

其中,電站業務於 2013 年投入,依託於逆變器產品方面優勢,發展迅速,在很長時間裡都是陽光電源第一大營收來源,眼下也是第二大業務。

在2021年上半年,陽關電源光伏逆變器等電力轉換裝置實現收入35.91億,在總營收佔比43.74%;電站投資開發收入26.89億,總營收佔比32.75%;儲能系統收入9.20億,總營收佔比達到11.20%。


不過電站投資潛藏風險,投資金額大、週期短,既涉及到地面資源,又涉及到各類商業屋頂資源,投資決策非常慎重,在專案建設實施中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

儲能板塊目前營收貢獻排第三,雖然比例不大,但同比增速267.38%,是決定陽光電源今後發展空間的關鍵。

03、新故事的想象與隱憂

儲能業務是陽光電源近年來增長最迅速的板塊,也是伴隨新能源發展而正在興起的領域。


在碳中和背景下,發展清潔可再生能源已經成為共識。

不過,在談論新能源重要性和廣闊空間的同時,大眾對很多細節瞭解不多。比如從當下情形來看,風力發電、光伏發電具有“間歇性”“波動性”問題,不如火電“穩定”。風有起有停,太陽有升有落,相應的發電時段分佈與用電負荷存在較大差異。

國家能源局相關人士分析,風電一般夜間出力較大,但此時用電負荷較小;光伏發電出力在傍晚快速減小,但此時實際用電負荷正迎來晚高峰;水電出力受來水情況影響,汛期出力較大而枯期出力有限。

因此,在新能源發電中容易出現棄水、棄電、棄光的現象:雖然能將這些可再生能源轉化為電力資源,但有時候傳送不出去,無法消納使用,白白浪費。

2018年,我國全年棄水電量約691億千瓦時,棄風電量277億千瓦時,棄光電量54.9億千瓦時,合計約1023億千萬時,超過同期三峽電站的發電量。

要解決這類問題,儲能系統隨之興起。

2021年7月21日,發改委、能源局釋出《關於加快推動新型儲能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目標至2025年,國內新型儲能(除抽水蓄能外的儲能系統)裝機總規模達30GW以上。

不過在當下時間點,儲能系統在發電、電網、用電側均不具備經濟性,但政策端為了解決棄風棄光等問題,發電側儲能市場將先行啟動。

配備發電側儲能,可以在電網輸送通道受限,以及光伏/風電滿負荷工作的情況下實現調峰,平滑新能源發電輸出曲線,緩解電網負擔。

簡單來說,儲能電站就像蓄水池,在用電期低谷時把富餘的電力資源儲存起來,在用電高峰的時候再拿出來用。


陽光電源在2014年正式佈局儲能業務,為國內最早涉足儲能領域的企業之一。眼下,它是國內最大的儲能系統整合商和儲能變流器供應商。

市場對陽光電源的看好,儲能領域的前景是重要參考。國聯證券預測,到2025年,光伏和風電的市場配儲需求為 55.2GWh,對應197.9億元的儲能變流器市場空間。

頭部廠商必然從中受益,不過,相對於光伏逆變器的龍頭地位,儲能這一新興領域的行業集中度不高。儘管陽光電源排名靠前,但領先幅度不大。

在2020年的儲能變流器市場上,陽光電源佔據20.4%市場份額。在儲能系統整合商競爭中,陽光電源只佔據13%的市場份額。


天風證券指出,由於當下儲能系統對發電側的經濟性貢獻為負,預計終端業主在選擇儲能產品時,價格為首要考慮因素。同時,發電側的終端業主對儲能系統多為招標採購,因此係統整合商/儲能EPC企業的渠道優勢不明顯。

陽光電源要重複光伏逆變器的輝煌,並不容易。

曹仁賢曾概括,儲能行業還存在創新能力不足、總體成本偏高等問題,只有儲能具備經濟性,才能實現真正的大規模的發展。

眼下,晶片市場的短缺,波及到了光伏逆變器和儲能行業。在上半年,不少光伏逆變器廠商因為晶片供應問題,宣佈產品漲價。而在儲能行業,產業鏈所需的電芯、原材料、儲能系統、儲能晶片等都非常短缺。

延伸閱讀  全國首例操縱“新三板”市場案一審宣判!非法獲利逾1.41億元

這也包括國外。馬斯克7月份曾表示,特斯拉Powerwall家用儲能電池的季度需求約為8萬臺,但公司本季度連一半都生產不上,而這主要就是因為缺芯。

安全問題也制約著儲能行業發展。

2021年4月,韓國LG化學光伏儲能系統起火,之後北京國軒福威斯光儲充技術有限公司儲能電站發生爆炸。業內有人表示,在儲能進入規模化發展階段前,有必要對現有在運和在建儲能專案進行安全性檢查。

儘管新能源的發展仍有頗多爭議,但總的來看,無論是光伏逆變器、儲能,還是陽光電源圍繞清潔能源涉足的風電、氫能、新能源車,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都極具潛力。

從巨集觀看,一些列能源革命,可以從根本上重塑國家經濟。從微觀處看,相關技術領域將成就一批強勢的中國企業。

這不只是陽光電源的機會,也不只是某幾個人的財富數字,而是轟轟烈烈的一個新時代,正逐漸展開。

早先國內的光伏逆變器市場被外企壟斷,國內產品不被看好。在最艱難的時候,曹仁賢描述:“有的招標會指定產品,有的投標讓去了,但明確告訴不會中標。明的暗的歧視都有。”

現在,更多國內企業的產品,正衝向全球。

主要參考資料:

《曹仁賢:清潔高效能源的守護者》,中華工商時報,朱豔燕;

《儲能系列深度3:中國發電側儲能市場及其商業模式》,天風證券,孫瀟雅

《逆變器驅動短期高增,平臺優勢開啟成長空間》,國金證券,姚遙

(作者 | 李楠,編輯 | 李曙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