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DeFi退燒,NFT接班? 以太坊仍是最大贏家


8月份,ConsenSys去中心化金融產品負責人Jordan Lyall發布推文啟動虛構DeFi項目“The Degenerator”,以嘲笑那些5分鐘就啟動的DeFi MEME項目。 推文發布後,有匿名人士真的創建了MEME 代幣。 瘋狂的市場使得MEME 當天的成交量就到達了120 萬美金,最高價達到了40 美金,而MEME最大的賣點是“DeFi + NFT ”。

DeFi 的故事目前看來不太好講了。 據Odaily統計,多數DeFi 代幣9 月累計跌幅都在50% 左右。 LINK、MKR 等老牌DeFi 代幣跌幅在30% 左右,而新一代主打流動性挖礦模式的DeFi 代幣,如SAL(三文魚)、KIMCHI(泡菜)、SUSHI(壽司)跌幅普遍超過了70%。

而媒體“彩雲區塊鏈”表示,DeFi 從6月份大火至今已有約三個月時間,牛市中每個階段的時間最短為3個月,最長為6個月。 據此推斷,泡沫結束的時間可能在10月中下旬左右。

那麼,NFT 市場會是下一個風口嗎?

加密貓大火,育碧、BBC紛紛試水

迪特爾•雪莉(Dieter Shirley)和他的團隊躲在一家地處溫哥華的車間小屋裡,花了三個月時間後,終於在2017年年底開發出了ERC-721。 這是一種以太坊代幣標準,能夠實現對數字藝術品的“稀缺性驗證”。

以此為基礎,加密貓(CryptoKitties)項目得到了市場的熱烈響應,眾多“雲養貓”愛好者們的熱情甚至差點讓以太坊網絡陷入崩潰。 項目成功也讓數字藝術產業由此誕生,總市值預計將在今年達到3.15億美元。

該項目的創新之處在於將稀缺性與加密貨幣結合起來。 各個比特幣之間原本沒有區別,但雪莉的ERC-721代幣卻是個個不同。 他們將這些代幣嵌入每隻加密貓當中,類似於這些卡通小貓形象的遺傳密碼。 每隻加密貓都擁有其獨特的“類別”,即父、母與個性。 用戶可以養育自己的小貓以繁殖新的小貓。 稀有的加密貓可能價值數千美元,2018年一隻名為“Dragon”的貓甚至賣出了17萬美元的天價。

DeFi退燒,NFT接班?  以太坊仍是最大贏家 1

加密貓售賣截圖,來源:cryptokitties.co

來自洛杉磯的藝術家佛朗基•阿基拉(Franky Aguilar)表示:“他們為無聊的事物注入了生命。代幣原本只屬於一種經濟象徵物,但他們為其賦予了特質,讓代幣變得既可愛又迷人——人們對自己的CryptoKitties充滿了熱情。”在此之後,這位藝術家與加密貓項目背後的Dapper Labs公司建立起合作關係。

一場淘金熱由此展開,其他人快速發布自己的ECR-721代幣(也稱NFT,即非同質化通證)。

隨著市場的開放,遊戲開發者們開始將NFT整合至數字對像中,數字藝術家們也以此為載體做出種種新鮮設計。 幾年之後,法國遊戲巨頭育碧甚至圍繞NFT開發出完整的遊戲,即基於ERC-721打造的可在線交易NBA球員卡。 優秀的藝術家們藉此讓自己的作品變得獨一無二,甚至連BBC也決定投身於其中——這位初次涉足區塊鏈的老牌媒體巨頭決定用旗下王牌《神秘博士》劇集試水。

看著這樣一個完整的世界逐步建立,雪莉表示:“我感到非常自豪,我們努力做出了能夠進一步幫助他人創造新事物的東西,而其他人的聰明才智將徹底超越任何一支內部團隊。這讓我欣慰不已。”

但時代已經變了。 有人說,NFT市場對於以太坊而言已經太過龐大,手續費極度高昂、性能則始終得不到改善。 為此,人們開始尋求新的解決方案。

雪莉的團隊則成長為Dapper Labs公司,並在過去兩年中著力構建Flow——一套專為NFT設計的區塊鍊網絡。 Dapper Labs獲得了良好的發展,最近計劃將在Flow區塊鏈上基於蘇斯博士(經典兒童科學讀物中的形象)創建NFT。

如果以太坊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那麼NFT行業一定會果斷將其拋棄。

快速成熟的NFT市場

作為來自紐約的OpenSea公司聯合創始人兼CEO,Devin Finzer一手建立起這家規模最大的NFT市場之一。 在加密貓流行期間,他與聯合創始人兼CTO Alex Atallah共同建立起這家企業,並於2018年初進入該市場。

他在採訪當中表示,“我們最初只是想提供另一種交易CryptoKitties的方式。但開始時的效果並不好,因為加密貓項目已經擁有自己的交易市場。但隨著越來越多其他NFT商品陸續推出,OpenSea的價值就顯現了出來:持有這些商品的人們可以接入自己的MetaMask,輕鬆便捷地開始交易操作。”

Finzer指出,在隨後的幾個月中,市場上出現了大量質量低下的加密貓山寨版本,希望“蹭加密貓的熱度,並從這波投機狂潮中獲利。

但好消息是,NFT市場的成熟速度很快。

到2018年2月,該市場上的合法項目已經佔據主流——即更有發展前景且質量可靠的項目。 如今,OpenSea上已經運行有600到700個合法項目。

DeFi退燒,NFT接班?  以太坊仍是最大贏家 2

新澤西州的數字藝術家Connie Digital作品

Finzer的公司目前約有2萬名交易員,月度交易額約為100萬美元。 他估計月度市場規模未來將增長至400到500萬美元。 “即使是到現在,我們也仍然處於起步階段,目前使用NFT的用戶還非常少。”Finzer說道。

NFT已經吸引到不少抱嚴肅態度的藝術家,包括攝影師、塗鴉藝術家以及3D數字藝術製作人等。

Nifty Gateway是提供NFT的專屬數字藝術和收藏品平台,由加密貨幣交易所Gemini的創始人Cameron與Tyler Winkevoss在幾個月前創立。

Nifty Gateway上的作品可以賣到幾千甚至上萬美元。 Nifty Gateway聯合創始人Duncan Cock Foster表示:“最讓我令人興奮的是,那些在Instagram上擁有大量粉絲、但卻一直找不到作品銷售渠道的藝術家們,終於有了自己的市場平台。”

Jon Noorlander是一位在TikTok上擁有40萬粉絲的數字藝術家,憑藉出色的專業功底,他的數字藝術作品也很快登陸Nifty Gateway。 Cock Foster表示:“這是他第一次通過出售作品來賺錢,能見證這一切真的讓人頗感振奮。”但他並沒有透露自己從這些銷售中獲得的收益。

DeFi退燒,NFT接班?  以太坊仍是最大贏家 3

NFT生態系統,來源:The Block

DeFi搶奪以太坊資源,NFT受牽連

對Cocker Foster來說,以太坊可以算是“無需考慮的最佳選項”:它擁有最多的收藏家、最多的工具選項以及強大的基礎設施。 雖然在其他區塊鍊網絡上也可以實現NFT,但以太坊的性能非常穩定。 過去幾年以來,以太坊一直是加密收藏類應用的主要平台。

可以看到整個NFT社區都將以太坊的基礎設施作為立足根基。 例如,將您的MetaMask接入加密收藏遊戲《Decentraland》,即可將代幣轉移至OpenSea並在多款遊戲中直接使用。 這一點,是目前其他區塊鏈所無法做到的。

但Finzer表示,區塊鏈也有著實質性的局限與不足。

近期隨著DeFi(即去中心化金融)的崛起,交易手續費一路水漲船高,導致依靠微交易獲取加密收藏品的遊戲難以繼續運營。

他解釋道:“現在,要在OpenSea上買東西,每次交易幾乎都要花上約1美元的手續費。如果大家想買只是價值50美分左右的商品,那這種稅比商品貴的體驗就太糟糕了。”

正因為如此,雪莉才帶領著Dapper Labs投入了幾年時間構建起專門為NFT設計的區塊鏈。 這套名為Flow的區塊鏈仍在建設當中,雪莉希望在項目完成後能夠將加密貓遷移至這條新鏈,並承諾幫助整個NFT行業擺脫交易手續費過高的問題。

但至少在啟動之初,Flow區塊鏈恐怕不會支持以太坊——這意味著以以太坊為基礎的各類NFT、遊戲乃至市場,都將被排除在外。 Shirley解釋道,“在去中心化系統之間進行互操作確實非常困難,到現在我也沒能真正解決這個難題。”

那麼,以太坊社區會不會因此而分崩離析?

Cock Foster表示,他沒有理由將Nifty Gateway轉移到其他區塊鏈。 雖然以太坊的交易手續費很高,但卻不會影響到那些願意砸入10000美元購入一幅JPEG格式畫作的買家。

雪莉還提到,那些已經投資了加密貨幣藏品的用戶不太可能徹底放棄以太坊。 “在接下來的一百年中,相信以太坊仍將持續運行——哪怕最後只剩下一個節點,運行在史密森學會博物館之類的地方。”

在雪莉看來,“只要以太坊還有生命力,那麼其上的NFT就將擁有生命力。”不過,雖然大家與以太坊的聯繫已經非常密切,但如果能夠提供更快、成本更低的服務,人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延伸閱讀:

https://decrypt.co/38773/how-ethereum-fuelled-the-nft-boom?nsukey=M7sZ9CfwIKaVEKwTIYv%2F%2FpQduEld1%2FBVdi%2BdXjOrwwRXFet8yijyNaf0xHL64MYRoKIIp79lc0KGKd%2FLqg9x6hbBhCS8abf6ZmmA%2BRIPXhUQZyFc1SxH6bz3xFQUzxrnWG3EvOL7Gtr7HZ4BJbjZJu6A69n5Aso9IroMiRCCdeMkC%2FTVV4gjBWTqC0bTw3Kl4p25zU2ZTPGQ11TRircbzQ%3D%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