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gm 介紹 NFT 碎片化原語 RICKS:如何解決 NFT 碎片化重組問題?


這篇文章描述了一種稱為 RICKS 的 NFT 碎片化方案,這種設計解決了重組問題,確保 RICKS 始終可轉換回其底層 NFT,同時避免 all-or-nothing 買斷拍賣的流動性和協調問題。

介紹

本位介紹了一種新的 NFT 碎片化原語: RICKS (全稱為 Recurrently Issued Collectively Kept Shards)。

當你將 NFT 拆分為 RICKS 時,該協議會以恆定速率(例如每天 1% 或每月 5%)鑄造新的碎片並出售它們。收益將作為 Staking 獎勵分配給現有的 RICKS 持有者。

這種設計解決了重組問題,確保 RICKS 始終可轉換回其底層 NFT,同時避免 all-or-nothing 買斷拍賣的流動性和協調問題。

今天的 NFT 碎片化

重組問題

對 NFT 進行拆分是很困難的事,因為這會面臨一個 all-or-nothing 的問題。

如果你想賣 8 塊餅乾的 25%,你可以賣其中的兩塊餅乾,如果你想出售一家企業 25% 的股份,你可以出售其未來現金流的 25% 的權利。無論哪種情況,剩下的 75% 對你來說仍然是有用的。

另一方面,擁有 75% 的遊戲內資產可能無法讓你在給定的遊戲中使用該資產的一部分。如果你將此類資產的 25% 出售給買方,而他們拒絕將其賣回,甚至他們丟失了自己的私鑰,那麼你就有麻煩了。由於無法重組 NFT,即使你名義上擁有 99.99% 的所有權,該所有權也可能會變得一文不值。

因此,碎片化協議必須提供某種方法來將 NFT 碎片重組回原始 NFT,我們將這種設計約束稱為重組問題。

買斷問題

迄今為止最流行的解決方案是由 fractional.art 開創的,即買斷拍賣(Buyout auction)。

情況:Alice 使用帶有買斷拍賣機制的碎片化協議將其 NFT 的 25% 出售給 Bob。

買斷拍賣:第三方 Clara 可以隨時觸發碎片化 NFT 的買斷拍賣:出價最高 ETH (可能是 Clara)的人將獲得整個 NFT,並將銷售收益以 75/25 的比例分配給 Alice 和 Bob。

買斷拍賣的目的

買斷拍賣的存在是為了通過解決重組問題來確保 Alice 和 Bob 的碎片保持其公平的市場價值。

要了解原因,假設 Alice 使用不提供買斷拍賣的協議將她的 NFT (代表遊戲內資產)分成 100 個碎片,在這種情況下,只有擁有所有 100 個碎片的人才能夠重建 NFT。

如果有人不小心銷燬或弄丟了這 100 個碎片中的一個,那麼任何人都無法重建這個 NFT,剩餘的碎片將失去所有價值。由於這種風險,即使在碎片化時,100 個碎片中的每一個的價值都遠低於原 NFT 價值的 1/100。

而通過買斷拍賣,失去其中一個碎片不再會破壞其它碎片的價值。例如,如果 Alice 在鑄造後立即丟失了她的一個碎片,她可以發起買斷拍賣並提交中標以取回 NFT,其中 99% 的收益歸她所有。

從這個意義上說,買斷拍賣與其說是一種功能,不如說是一種必要的邪惡。它們當然不是為了像 Clara 這樣的潛在感興趣的買家的利益,它們一開始就不是碎片化 NFT 的利益相關者,因此不值得協議特別考慮。

意外買斷

不幸的是,由於資金限制,買斷可能會遇到問題:如果 NFT 足夠有價值,一旦拍賣開始,可能沒有人能夠籌集到足夠的錢來支付一個公平的價格。

例如以下情況:

Alice 有一個價值 1,000 ETH 的 NFT,她使用帶有買斷拍賣機制的碎片化協議將其拆分,並將 50% 的碎片出售給 Bob。隨後,市場狀況突然發生了變化,這個 NFT 的公允價值躍升到了 100,000 ETH,這是該 NFT 在最佳條件下出售時可能獲得的價值(例如在佳士得拍賣活動)。

資本限制:找到願意在短時間內以全額估值購買該 NFT 的買家可能是不現實的。也許這個 NFT 在一週內的鏈上拍賣中最多隻能獲得 10,000 ETH。

延伸閱讀  用區塊鏈改進客戶關係管理系統?瞭解 Cere Network 的實踐

碎片持有者分歧:由於 10,000 ETH 遠低於這個 NFT 的公允價值,Alice 會強烈反對以這個價格出售。另一方面,Bob 對公允價值沒有強烈的感覺,並願意以較低的價格出售這個 NFT,因為這仍然是其最初購買價格的 10 倍,這樣,他就可以購買他更喜歡的其他 NFT。

收藏家機會:一位精明的收藏家 Clara 發現了這個機會,併發起了 10,000 ETH 的買斷競拍。而包括 Alice 在內的任何人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擊敗 Clara 的出價,因此她贏得了這個 NFT 的所有權,然後幾個月後她在佳士得拍賣會上以 100,000 ETH 的價格賣掉了這個 NFT。

保留價格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fractional.art 在其買斷拍賣機制中包含了一個底價,它指定了可以發起買斷競拍的最低價格。在上面的例子中,如果底價設定為 100,000 ETH,Clara 將無法以 10,000 ETH 發起拍賣。

而當使用者試圖設定底價時,問題就來了。在上面的例子中,Alice 不想以遠低於 100,000 ETH 的公允價值出售 NFT,但 Bob 並不介意。在這裡達成協議可能非常困難並且存有爭議,特別是當涉及的各方可能會隨著碎片易手而改變時。

在實踐中,設定底價需要碎片所有者的積極參與。因此,由於參與者的注意力需求,它們不會經常更新。目前還沒有人找到一種底價機制來解決意外買斷的問題。

真實案例研究:殭屍 Punk 買斷


活死人派對(The Party of the Living Dead )是一群 NFT 愛好者,他們聯合起來競標一個稀有的殭屍 CryptoPunk,然後他們以 1200 ETH 的價格買到了一個殭屍 CryptoPunk,隨後,他們在 fractional.art 上對其進行碎片化,並按照貢獻者的貢獻比例將碎片分配給貢獻者。

在最初的碎片化過程中,有 5 個鯨魚地址共同擁有了這個 NFT 56% 的碎片份額,而其餘部分碎片則分散在其他 451 名參與者手中。

買斷

這個殭屍 Punk 的碎片隨後在 Uniswap 上進行交易,一位匿名收藏家意識到這些碎片的價格相對於其他殭屍 Punk 的價值來說是被低估了。這位收藏家購買了足夠的碎片來增加其個人的底價投票權,然後降低買斷底價,併發起了買斷拍賣。

這個買斷拍賣以 1,100 ETH 的價格開始(低於活死人派對的收購價),並最終以 1,900 ETH 的價格收盤。

注意:如果你為此 PartyBid 做出了貢獻,請確保你在此處收集了你的 dead token,以便你可以在此處‌領取你的最終買斷價格部分。

不開心的碎片持有者

很多非鯨魚碎片持有者對這次買斷競拍並不滿意,他們認為這次收購的價格太低。

不幸的是,他們發現自己基本上無能為力。單獨來看,他們中沒有人能夠獲得足夠的流動性來擊敗出價並直接購買 NFT。即使他們想聯合起來以單一投標人的身份購買 NFT,協調開銷以及有限的可用時間也使這條路徑變得不可行。

RICKS

概述

RICKS 解決了重組問題,同時避免了完全買斷的流動性和協調問題。

該協議不是一個 all-or-nothing 的買斷拍賣機制,而是以恆定速率為給定的 NFT 發行新的 RICKS (例如,每天 1%,或每月 5%),這些新的 RICKS 在拍賣中以 ETH 出售,收益將作為 Staking 獎勵提供給現有的 RICKS 持有者。

正如我們將在下面解釋的,希望增加其所有權且流動性受限的買家,總是可觸發少於一整天新增 RICKS 數量的拍賣。

這意味著 NFT 的所有權總是逐漸流向願意為其支付最多費用的人,而現有所有者則從中受益。

RICKS 允許有動力的買家隨著時間的推移獲得 NFT 的絕大多數所有權。我們通過新增極端多數所有者完成其所有權並重組 NFT 的機制來解決重組問題。

舉個例子:

當 Alice 的 NFT 價值 1000 ETH 時,她使用 RICKS 機制將其 NFT50% 的碎片賣給了 Bob。現在,市場條件發生了變化,NFT 在最佳執行銷售時的公允價值為 100,000 ETH。但是,沒人能在短時間內為其提供那麼多流動性。

延伸閱讀  加密市場監管政策頻出,會如何影響 DeFi 發展?

碎片持有者分歧:第三方 Clara 想以 10,000 ETH 的價格購買整個 NFT,Bob 對這個提議很滿意,但 Alice 並不同意,她不希望以低於公允價值的價格出售這個 NFT。此時,Alice 和 Bob 各有 50 個 RICKS (總共 100 個),而發行率為 1%。

收藏家機會:Clara 參加每日拍賣並以 10,000 ETH 的估價出價,對於這個 NFT 的 1%,一個 RICKS 的總價值為 100 ETH。

保護公平價格:Alice 意識到這個出價太低,以 90,000 ETH 估值出價,或 900 ETH 購買一個 RICKS。由於她擁有現有 RICKS 的一半,並將獲得拍賣收益的一半,因此她只需要提供 450 ETH 來資助她的出價。

潛在結果

之後就可能會發生以下兩種結果:

如果 Clara 的出價不超過 Alice,則 Alice 將贏得拍賣。她將向 Bob 支付 450 ETH,並將獲得一個額外的 RICKS,因此她現在擁有 51/101 RICKS,或 50.5% 的供應量。Alice 和 Bob 以他們都認為有利的價格相互交易。

如果 Clara 的出價比 Alice 高,比如說支付 1,000 ETH 的公允價格,那麼 Alice 和 Bob 將各自獲得 500 ETH,而 Clara 將獲得一個 RICKS,因此她現在擁有 1/101 的碎片,或略低於 1%。同樣,Alice、Bob 和 Clara 都以他們滿意的價格進行了交易。

無論哪種方式,如果這種活動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持續存在,它將引起注意和買方流動性,從而提高所有相關方以公允價格進行交易的可能性。

完成買斷

假設 Clara 的目標就是擁有這個 NFT,並以 100,000 ETH 的估值反覆競標 RICKS,這是其他人都無法匹敵的價格。最終,她擁有了 99% 的 RICKS (也許是在贏得拍賣 458 天之後),現在,她想申領這個 NFT,為此,協議中將需要一個額外的機制。

一種方法是承認 RICKS 有一些內在的缺陷,並使用一種彩票機制。例如,如果一個持有者控制了 NFT 99% 的碎片,他們可能會觸發一個拋硬幣程式,如果這個幣正面朝上,他們得到整個 NFT (因此他們額外獲得 1%),如果是背面朝上,則其他所有者的頭寸將翻倍(因此,這個持有者將損失 1%)。從預期價值的角度來看,這一程式是完全公平的。

為了避免 99% 邊界附近出現奇怪的情況,我們可以允許 NFT 碎片的大股東持有者在 98%、90% 甚至 75% 時觸發拋硬幣程式,但需要注意的是,離 99% 閾值越遠,其贏得其餘碎片的概率就越低。

拍賣詳情

如果碎片化 NFT 變得足夠昂貴,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即使出價 1% 也可能會貴得讓人望而卻步。此外,在某些日子裡,可能沒有人對拍賣感興趣,因此舉行拍賣將是一種浪費。

因此,RICKS 協議可以實現一個按需拍賣系統,而不是每天舉行拍賣:如果距離上次拍賣已經有 t 天了,並且發行率是 r/ 天,那麼協議將拍賣


個碎片。我們取經過的時間和 1 天中的最小值,以避免一次發出太多 RICKS。

例如,如果發行率為每天 1%,因此 r=1.01,並且在觸發新的拍賣時距離上次拍賣已經過去了半天,那麼協議將發行和出售


個新的 RICKS 供應量。

附帶功能

套利

就像現在的碎片化 NFT 一樣,我們希望 RICK 可以在 Uniswap 等 AMM DEX 上進行交易。這提供了一種方便的套利機制,以確保 RICKS 拍賣不會以過低的價格完成:如果拍賣的收盤價明顯低於 Uniswap 上的 RICKS 價格,套利者可以通過在拍賣中購買 RICKS,然後立即在 Uniswap 上出售來獲利。

延伸閱讀  Pantera 合夥人:理解質押協議 Lido 如何解決質押與資產利用間的二元選擇難題

拍賣底價

我們可以考慮將這一邏輯進一步推進,並指定 RICKS 拍賣出價必須至少比 Uniswap TWAP 價格高出 5% 或 10%。

因為一個足夠積極的買家仍然能夠在足夠長的時間範圍內積累 NFT 的所有權,重組問題仍然會得到解決。而且,由於拍賣會以高於 Uniswap 的價格進行交易,因此它們可能會造成最小的拋售壓力。

另一方面,這種修改會降低 RICKS 持有者 staking 獎勵的一致性。它還使重組變得更加困難,而且很難先驗地判斷其對市場的影響。

碎片化釋出

RICKS 提供了一種自然機制來啟動 NFT 的新部分碎片,NFT 所有者不必在 Uniswap 上提供碎片並選擇價格,而是可以簡單地使用 RICKS 進行拆分,自己以 100% 所有者的身份開始,讓自動拍賣來處理其餘部分。

申領拍賣收益

RICKS 持有者需要質押他們的 RICKS 才能獲得拍賣收益。

然而,這對可組合性提出了挑戰。 特別是,始終無法確定 Uniswap V3 上每個集中流動性頭寸持有多少 RICKS,這意味著拍賣收益不能直接提供給 Uniswap V3 流動性提供者。

相反,RICKS 協議將跟蹤所有 Uniswap V3 LP 擁有的總 RICKS,並將所有這些的拍賣收益用於 Uniswap V3 池子的流動性挖礦獎勵,如本文所述。通過這種方式,激勵市場參與者儘可能有效地向資金池提供流動性。

這個問題還有其他潛在的解決方案,包括(1)建立一個包含 RICKS 和 ETH 拍賣收益的封裝 RICKS 代幣;(2)將拍賣收益重定向到 RICKS 的回購,但兩者都有明顯的缺點。

下一步

我們希望 RICKS 能讓 NFT 碎片化變得更加有趣和有用。

它們還開闢了一個全新的設計空間,例如,我們可以讓 RICKS 質押者在未來的拍賣中自動使用他們的獎勵進行競價。RICKS 也可以彙集在一起形成鏈上的「委員會」,由具有類似屬性的 RICKS 組成,如例如 Zombie Punks 或 Wizard Hat 和 Scarf Ocelots。

如果你有興趣與我們一起探索,我們很樂意聽取你的意見。你可以在 twitter 上找到我們,@Dave_White, @andy8052 and @danrobinson。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