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車產能嚴重過剩,資本是原罪?


假如你每頓只能吃一碗飯,但對方卻給了你一桶飯,且這個桶還越來越大,你吃不完就扔掉。這時候的你會不會覺得有那麼一些浪費和荒誕?

然而,這個事情卻正在發生。工信部旗下賽迪研究院資料顯示,2020年底我國新能源汽車總產能已達2669萬輛,這一數字背後,是去年新能源汽車總銷量為136.7萬輛,超過2500萬輛產能過剩,產能利用率僅約5.1%。


儘管如此,多個新能源汽車專案仍在“跑馬圈地”,有新入局者,亦有新勢力在現有產能盈餘的狀態下謀求產能擴張。如今,企業高調造車,轉身一地雞毛並不鮮見。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資料顯示,2015年開始至2017年上半年,國內共有200個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產專案,產能規劃超過2100萬輛;也就是說早在四年前,儘管各地新能源汽車產業還處於規劃階段,但或已意味著未來很可能會出現產能過剩的情況。

“工廠推進工作一切順利,因此一期工程2019年完工時,剛好能夠趕上首款量產車的生產程序。”四年前,在拜騰汽車南京工廠開工儀式上,時任執行長的戴雷表示,彼時還有江蘇省和南京市地方領導、德國前總理施羅德等人為拜騰汽車站臺。

五年前,江蘇省如皋市政府與王曉麟實際控制的多家國外公司合資組建江蘇賽麟公司,註冊資本100億元。賽麟汽車專案當時被列為江蘇省“十三五規劃”重點專案。彼時王曉麟向如皋市政府承諾,工廠全部建成後,賽麟將實現超過40萬輛高效能整車的年產能,年產值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

其時,中國新能源賽道擁擠不堪,各路“神仙”紛紛入局。我們看到了會計出身的賈躍亭,空調產業女王董明珠、造手機的雷小米、做手機瀏覽器的何小鵬,以及做汽車入口網站的李斌和李想……

高官富商一相逢,便造就產能無數。當時的新能源市場可不如現時嚴苛,這種既能拉動本地GDP,又能提供就業崗位,還能賺得好名聲的產業,稱得上是香餑餑,各省各市都歡歌載舞迎接著。

延伸閱讀  更鐘情於新能源車 近期也有五款熱門的純電動車駕到

在超過40個新勢力的造勢之下,PPT造車的風潮來了,一場熱鬧的宴會就此拉開帷幕。造車相當“燒錢”,這是行業的共識。從國家和地方政府處所得到的補貼,並不足以讓他們繼續,因此融資作為大頭,就成了重中之重。

不得不說,新能源汽車是汽車領域一顆頗為耀眼的新星。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在地方政府積極招商引資之下,各路資本開始爭相匯入。自己失了先機,來不及做PPT了?沒關係,融資、入股、合作,辦法總比“困難”多。於是,賓客紛紛落坐,原本的新能源會場瞬間變得擁擠,將盤子做大!就成了每一位賓客的共識。

時至今日,這種觀念依舊存在於每一位參賽選手的腦海中。賽迪研究院認為,到2025年,國內新能源汽車總產能預計可達3661萬輛,而當年新能源汽車市場規模預計為530萬輛。以此計算,屆時產能利用率仍將位於14.47%的低位,而通常產能利用率高於60%才是較為正常的。產能過剩會造成資金、土地和人才等各方面的閒置與浪費。

在企業眾多的情況下,行業洗牌在所難免,近年來全球車市境況不佳,能源轉型和“新四化”也衝擊著汽車產業。尤其是在全球性的風險投資熱退潮後,大部分造車新勢力無法獲得持續融資,開始相繼倒下,例如拜騰、博郡、賽麟、遊俠等。

2020年4月27日,賽麟汽車前法務人員喬宇東在社交平臺上釋出實名舉報信,稱王曉麟“實際控制”的4個外資股東,涉嫌以“虛假技術出資”作價66億元取得賽麟汽車的控股權,導致數十億國資流失。

樓塌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裡面站滿了人!當賽麟倒下數月後,被欠薪數月的賽麟員工拉起了橫幅;當許家印套現逍遙,恆大汽車的底層員工和股民只能乾耗著;當企業面臨困境時,地方政府面對爛攤子也只得一面尷尬。

從銷量上看,比亞迪、特斯拉、上汽通用五菱等少數頭部車企佔據了絕大部分的市場份額,不少中部或尾部企業的年銷量低於1萬輛,甚至徘徊在百位數、十位數。從地域上看,廣東、江蘇、陝西、山東預計產能將分別達到523萬輛、471.5萬輛、349萬輛和309.5萬輛,是最值得警惕的四個省。

相比起市面上極多的新能源車企,目前新能源市場的體量完全不足以支撐起它們的生存。長此以往,邊緣化的企業必將面臨淘汰,加上現在的企業盈利並不樂觀,真正靠銷售新能源汽車實現盈利的很少,此前很多企業是依靠政府補貼來實現收支平衡。即使是新能源汽車界的“紅人”特斯拉,也主要是依靠賣積分賺錢。

延伸閱讀  40歲男人最適合開的3款車,高階大氣檔次足,第3款是超級奶爸的“最愛”

換言之,在不久的未來,會有更多的新能源企業倒下,隨之而來的則是大量產能的廢棄,至於其他諸如欠薪、股票下跌等就不一一討論了。

在看過新勢力的崛起、輝煌與落幕之後,工信部部長肖亞慶提出,要充分發揮市場作用,鼓勵企業兼併重組做大做強,進一步提高產業集中度。即通過清理存量、限制增量、走向國際三個辦法解決產能過剩問題,正式拉響新能源汽車兼併重組預警。

簡單來說,就是將廢棄的產能通過改造升級或者報廢,變廢為寶;同時限制現有新能源汽車企業的無止境擴張,使其保證在合理範圍內;最後則是鼓勵車企內銷轉出口。今年1月-8月,中國新能源乘用車出口量為118497輛,其中特斯拉出口97496輛,佔比高達82.27%。這使得特斯拉雖然國內銷量表現不佳,但總量上卻完全領先國內。因此,國內企業完全可以向其學習,將力量用在更大的世界舞臺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