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名字,是怎麼體現時代特色的?


中國人的名字,是怎麼體現時代特色的?的頭圖

中國人的名字,是怎麼體現時代特色的?

圖|物道

物道君語:

時勢造英雄,名字照時勢。

/

三十七年前,1984年的4月6日,中國第一代居民身份證誕生了。從此,每一位中國人的姓名都被更規範的方式管理。

學者饒宗頤說過:“人是歷史舞台上的角色,人名是他們的標誌,離開了人名,一部二十四史,真是無從說起。”

縱觀中國上下五千年,每個時代,皆有自己流行的名字,一筆一劃,承載著那個時代的希望、氣韻與芳華。一個名字,承載一份記憶。一份記憶,映照一個時代。

今日,且讓我們沿著歷史的長河,溯流而上,追憶每個朝代最美的名字。

圖|物道 ?

夏商,名字是時代的浪漫

最初的人是怎麼起名字的呢?

在混沌初開朝代,人們對天象、日月流星、霜風雨露不能認知,不知是怎麼回事兒。因為未知而生敬畏,他們對自然就產生了崇拜。

傳說舊時天上有十個太陽,分別叫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稱“天干”。這時的帝王多以天干為名,商的開國者成湯名天乙,戰功赫赫的高宗叫武丁,暴虐的紂王叫帝辛,還有祖辛、小辛、廩辛。

研究者們稱這些名字為“日名”,是一種原始而滾燙的浪漫,雖然未知太陽何物,雖然未解日月星辰之謎。

太陽照耀,星辰閃爍,最初的名字誕生於日月星辰,誕生於嚮往高處,追逐光明。

圖|擬見

周朝,名字是時代的禮儀

中國自古為“禮儀之邦”,大到戰爭外交,小到行坐住臥,都有規範。

在周朝,取名自是有一套禮儀。貴族出生三個月要取名,於是史官提出取名的規矩——五則六避。後世的名字也受之影響。

“五則”表示取名要跟孩子出生時所逢特別之事、寄予的品德、外貌、萬物之名和父輩相似之處有關。

聖人孔子降生時,頭的形狀很像尼丘山,所以取名為丘。他周遊列國,行遍山川。其名是儒家“天人和諧”的註解,也是一生勤勤懇懇倡導周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承諾。

“六避”是不能用國名、官名、山川名、隱疾名、牲畜名、器幣名。祖國、官職、河山的名字來之不易,祖先們自是敬重。他們恐懼未知的災禍,通過祭祀這樣樸素的方式,祈願來年風調雨順。

禮儀和祭祀大於天,周朝的名字規整不踰矩。

秦漢,名字是時代的願望

秦漢人民在動蕩之後終於迎來大一統。他們飽嚐戰爭之苦,於是用名字寄託健康長壽、國富民強的願望。

“嬰”是這時流行的名字。老子言:“復歸於嬰兒”。人們希望孩子的生命與春天一樣,“像剛落地的娃娃,從頭到腳都是新的”,在休養生息的日子裡生長著。

西漢中期,延年、千秋、彭祖之類的名字遍地。可即使驃騎將軍被武帝賜名“去病”,還是因病早逝。傳說彭祖在世八百年,人生有涯,須臾一瞬,健康平安不夠,還願你長命百歲。

人生苦短,有一個閱盡世代繁華的願望,大概人們是離“永恆”最近的時刻了。

漢武帝劉徹,原叫劉彘。 “彘”指小豬,諧音“主”。據說因為劉邦託夢劉啟,將來要靠他當漢家盛主。一人名,一國運,生而為王,為國為民。

健康長壽和國家繁榮的願望不僅美好,還透露出一點野心,這注定中華兒女要從此踏上千年風雨路了。

魏晉,名字是個人的港灣

魏晉時期的名字與佛、道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此時國家再次分崩離析,肉體經受的苦難太多,精神必須要自由解放。名士們或是登上南山,或是躲進竹林,聊著老莊思想,熱衷玄學清談。

酈道元、張僧繇、祖沖之、王羲之………這些大放異彩的名字,“僧、寶、玄、道、之”這些種種字眼是率性而為、放浪形骸的暗號。

圖|物道

王家一眾公子為獲得名門的垂青,故作矜持,唯有一位公子坦腹東床。最是不管不顧,最是自在逍遙,率真脫俗的王羲之也因此與名門閨秀結得良緣。

玄心佛性、仙風道骨、超脫張揚……這些多變的氣質是偽裝,是避風港。它們在魏晉時的名字裡,也在名士們生存的信條裡。

圖|物道

唐宋,名字是時代的追求

盛世大唐,萬國來朝。此時的名字彰顯富足、寬容、禮義的社會氛圍。

這時儒、道、佛思想共存,有的人將儒家的道德修養刻在名字裡時時自省,有的人有著與魏晉文人相似的名字,如房玄齡、顏真卿。

賀知章的名字源自《周易》,“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剛,萬夫之望。”細微的,明顯的,柔和的,剛健的……君子能洞察萬物,是萬民的希望。

白居易兄弟四人同屬一家,命運各異,四弟早夭,長兄無名,白居易和三弟白行簡卻流芳百世。 “君子居易以俟命”,“居敬而行簡”。兩人名字相對呼應,巧奪天工,哥哥寵辱不驚,弟弟疏狂絢爛。不必等到五十歲,懂得天命,一輩子自在通達。

宋人注重人格修養,名字也宣揚美德。

知道包拯的字是希仁的時候,好像就看到堂前立著一位額上有明月的官,身後牆上還掛著一幅青天紅日。

蘇門父子,榮光無限。但父親蘇洵只希望兩個兒子不展鋒芒,懂得藏拙。 “軾”是馬車扶手。 “轍”是車輪印記。軾對車不重要,轍對車沒有用。兄弟倆相互扶持,幾經浮沉,每每化險為夷,全身而退。

君子端方,樂天知命,穩穩噹噹,不偏不倚,名字對品德有所追求,也有最恰當的尺度和分寸。

民國,名字是時代的詩意

“女詩經,男楚辭”,民國文人名字美得讓人羨慕的秘密,原來藏在詩意裡。

“懷瑾握瑜兮,窮不知所示。”南懷瑾心懷美玉,哪怕身處窮途末路也不失志。

“湯孫奏假,綏我思成”,“大姒嗣徽音”,徽,美也。梁思成、林徽因一對伉儷留下的身影若美妙琴音,不絕如縷,灼灼照耀著中國建築。

武俠小說家金庸筆下的名字也是一絕。 “週姑娘倘若不美,天下哪裡還有美人?”芷若清香,秀若芝蘭,楚辭中的理想化身也是香草美人。

民國的名字是對遙遠詩歌的念想。

圖|物道

今日,名字是時代的情緒

千年國度,行至於此,已經歷太多榮耀和苦難。父母輩藉著子女名字,表達最直接的情緒。

建國初期,人們叫“解放”,後來有人叫“自力”以便度過困難時期、三中全會召開,有人叫“耀東”……

“百姓”和“百名”與國家共進退,那是最蓬勃的集體記憶。

而今,精神生活富足,追趕文藝風潮的孩子們已為人父母,滿屏的“子軒”和“雨涵”承載著對少年時追小說、看電影的懷念。

無論是信手拈來的詞語還是有關平安喜樂的期盼,今時今日之名姓,已不再沉重。它們是輕巧的音符,點綴每個渺小平凡的人生。

圖|物道

曾經,你的名字,我們的時代。

時勢造英雄,名字“照”時勢。在名字中,我們看見時代的風骨。

如今,你的名字,你的樣子。

它可以寄託著家人的盼願,張揚著一個人的個性,也可以只是身份證上的第一行,一個好聽的稱呼,一個容易被記住的名字。

我們終將被遺忘,但如果有人記得你,記得你的名字,就像流星滑過天際,那便是我們來過、愛過、生活過的痕跡,不曾忘記,不曾虛度……

圖|物道

參考資料:

蘇櫻.世間的名字都是秘密.[M].北京.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6

林耿,李冬環.中國人名字與地理文化關係[J].華南師範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1999:91-95.

徐繼英.古代人名解讀[J].新聞愛好者,2007:64-65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