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蘭山煤層自燃300年!年損失約10億,為何不滅火,滅不…


賀蘭山煤層自燃300年!年損失約10億,為何不滅火,滅不掉?的頭圖

賀蘭山煤層自燃300年!年損失約10億,為何不滅火,滅不掉?

煤炭是地球上的主要能源之一,並且在全球範圍之中被大規模的使用,主要用於工業生產之中,不過煤炭的使用也給人類帶來了極大的影響,因為它的燃燒會帶來大規模的二氧化碳,一氧化碳等物質,所以如今全球也在呼籲減少煤炭資源的使用,這樣才可能保護環境。根據全球煤炭資源的數據顯示,世界探明可採儲量的煤炭資源為9842.11億噸,而美國,俄羅斯,中國是前三大碳存儲的國家。

其中美國高達2466.43億噸,俄羅斯為1570.10億噸、中國為1145億噸,所以世界前三基本上佔據了近一半的量,當然從數據上來說,這也說明我國是世界上碳存儲量較大的國家。不過隨著經濟的發展,碳的合理利用也才是最為關鍵的問題。而2021年以來,我們又有人在討論關於賀蘭山煤層自燃持續發展的消息,確實,如果持續燃燒下去,資源的浪費確實可惜了。

賀蘭山煤層自燃持續

賀蘭山位於我國寧夏與內蒙古交界處,其中賀蘭山北段煤藏豐富,根據20世紀50年代初的探測情況來看,整個賀蘭山的煤田規模達到了40餘平方公里,貯量約15億噸,其中煤田有9層煤,所以非常龐大,同時該地區的煤炭資源十分優質,所有也受到海外國家的歡迎,曾經每噸原生態的煤炭資源,還創下了1750多元的價格記錄,可以想下有多好。

但是賀蘭山煤層卻面臨著世紀難題,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由於該地區出現了煤炭資源的不合理開發,導致賀蘭山傷痕累累。尤其是煤層自燃問題持續保持,珍貴的煤炭資源被白白燃盡。根據公開數據顯示,賀蘭山煤層自燃300年,但是至今該火苗都還沒消失,導致大規模的煤炭被浪費。

其中汝箕溝礦區28平方公里範圍內,分佈著25處火區,火區影響總面積已超3.3平方公里,最深達280米,並且每年還在大規模的蔓延之中,至少向周邊擴散了14米至16米,所以非常令人惋惜。而整個礦區探明儲量為5.8億噸,目前還剩約2.7億噸,所以滅火是迫在眉睫的事,如今火區每年導致的直接經濟損失,就達到了約10億元。

賀蘭山的“懲罰”

人類對賀蘭山的隨意開發,可以說是對賀蘭山帶來了懲罰,也可以說就是賀蘭山的“懲罰”。本身是一個非常好的地區,結果是“滿目創傷”。汝箕溝礦區盛產“太西無菸煤”,是煤炭之中的“精品”,但是很可惜該地區的煤炭無法拿來用了,因為還在燃燒之中,熊熊的內部火源已經導致賀蘭山大面積山體出現變化,煤炭的燃燒再次讓賀蘭山生態修復“添了難”。

而且在煤炭的燃燒之下,還給當地的環境帶來了更大的災難,根據環境監測中心的數據顯示,在煤炭的燃燒之後,釋放了大量的有毒氣體,包括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一氧化碳等,導致該燃燒礦區的周圍根本沒有辦法生存,礦區PM2.5升高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在這種條件之下,可以說也是“生靈塗炭”的狀態了。

根本沒有任何的生物可以生存下來,同時每年僅排放顆粒物和二氧化硫就分別達1.29萬噸和5324噸,相當於一個中型火電廠排放量的269倍和24倍,這完全是沒有利用“白白”的污染環境,並且還沒有利用起來,所以是非常的可惜,這都是賀蘭山的“懲罰”,本身是一個優質的天然礦區,結果是“滿目創傷”。

為何不滅火,滅不掉?

首先我們要明確一個問題,那就是煤層自燃並不可能出現自己熄滅的情況,因為我們也說了,這個燃燒的地區就是我國煤炭資源最優質的的地帶,那這說明了這些碳也非常的好,所以瓦斯含量大,加上隨意開發的小煤窯具有提供氧氣的作用,那麼對碳的燃燒還有巨大的推動作用,所以這相當於就是“火上澆油”的狀態,越燒越旺。

雖然在2019年的時候,我國就對該煤炭區域進行了討論滅火,但是終究還沒有給定下來,因為我們不知道賀蘭山煤層到底如何才能將其滅掉,雖然方法很多。

例如:建立煤層的具體三維度,然後根據情況來滅火,同時隔絕氧氣、降低溫度等方式來滅火,但是實施起來真的是太困難,所以到了2021年,賀蘭山煤層自燃還在持續之中,是根本沒有一個好的方案來進行全面滅火,所以暫時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滅掉,根本就滅不掉,主要燃燒的碳層​​可能太複雜,不然早就滅掉了。

所以站在這個角度來說,未來我們可能也只能等待這個區域的煤炭自動燃燒結束,根據現有的情況來看,汝箕溝礦區的“太西煤”經過長期開採,截止到2019年底,保有儲量是2.7億噸。如果持續下去,剩餘的2.7億噸的保有儲量,最多只夠燒24年,所以不能夠做到滅火,只能夠等待自己燃燒結束,再來想辦法解決生態問題。

綜合情況就是——不是不想滅,是沒有辦法將其滅掉,就如我們說的土庫曼斯坦境內大火坑,在1971年發現該區域有一個天然氣地下洞穴之後,將其點燃燃燒至今,也沒有辦法將其撲滅,這是一樣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