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試探還是直接無腦砍?古代兩軍交戰肉搏階段,士兵們…


先試探還是直接無腦砍?古代兩軍交戰肉搏階段,士兵們到底怎麼打?的頭圖

先試探還是直接無腦砍?古代兩軍交戰肉搏階段,士兵們到底怎麼打?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人渣嘯西風

字數:3195,閱讀時間:約15分鐘

編者按:在國內的古裝片裡,戰爭場面往往都是兩撥人衝上去然後開始捉對廝殺,多給贏得一邊幾個殺敵鏡頭,讓就算數學不太好的觀眾也能看出來另外一邊好像死的更多,然後主角再大發神威炫技上特效,就算贏了。然而在現實的兵擊活動中,雙方往往先行試探,誰也不肯全力出手,偷手偷腿這類動作小隱蔽性強的招式才是開局最常見的。那麼古代打仗的時候,到底是跟影視作品中捉對廝殺直接掄圓了往死裡剁,還是跟現代兵擊一樣雙方先行試探呢?

現代兵擊作為一項運動,雖然已經盡量擬真,但是永遠和實戰有區別,首先在盡量公平的條件下對抗,無甲兵擊都是兩人單對單拿基本差不多的武器進行對抗,這種規則下,只能模擬單挑決鬥的情況,和戰場上多人對抗的情況是有很大差距的。甚至和街頭遭遇突發情況所需要的技術都有不同。面對沖突需要的是第一時間快速反應,比如日本的古流劍術中都有居合道,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拔刀術。如何快速的拔刀在面對突發情況時就尤為重要。包括我們常見的日本武士往往佩戴一長一短兩把刀,也是為了應對不同的情況,街頭用長刀,室內狹窄地形,長刀施展不開就拔短刀。

而中國因為沒有類似日本武士這種武勳階級,很多人並不能合法的佩刀,就衍生出很多隱蔽的短兵器如何藏在身上不被看出來,又如何快速取出的技巧。只是現代社會這些技巧已然無用,即便會的人也大多避嫌並不公開展示。現代兵擊運動都是兩人手持相等兵器,在安全距離站定準備好開始對抗,在面對已經準備好的對手時,如果冒進就很容易被對方反擊,所以只能先手試探調動開對方防禦架勢後再找機會攻擊。所以即便想要轉為古代江湖街頭械鬥的技術都需要進行調整。

而古代江湖的技法和打仗也不一樣,並不會跟影視作品中那樣兩伙人衝上去就捉對廝殺,這種毫無配合的戰斗方式只能算是藝術誇張了,就算現在打群架的都比這種有配合。古代戰爭中,士兵都是需要列陣的,而這個陣型當然不會像是古典演義小說裡那種進去就暈頭轉向,非得找到陣眼陣門才能出來這麼誇張。古代軍陣主要是靠密集陣型讓士兵互相配合進行殺傷,需要的是整齊劃一,有絕對的紀律性。這點明代抗倭名將戚繼光在《紀效新書》開篇就提到了:“光曰:開大陣,對大敵。比場中較藝,擒捕小賊,不同堂堂之陣千百人列隊而前,勇者不得先,怯者不得後;叢槍戳來,叢槍戳去,亂刀砍來,亂殺還他,只是一齊擁進,轉手皆難,焉能容得左右動跳?”

所以軍隊的武藝講究一個簡單直接,注重的是紀律性,但這不代表不需要技巧,軍隊武藝一樣需要各種格擋反擊的技巧。 《紀效新書》裡就有記載槍法的攻防對抗:“八母槍起手:你扎我,我拿槍。你扎我,我攔槍。你扎我腳,我顛槍。你上紮,我捉槍。你下紮,我櫓槍。你上紮,我捉槍。你下紮,我顛槍。你槍起,我纏攔下。你扎我,我拿槍。”這就是軍陣中對方能做出的各種攻擊角度如何防守反擊的技法。雙方沒有太多的試探,長槍接觸開始就是不斷地進行攻防,撥攔對方的長槍,進入攻擊距離後進行捅刺。

古代戰爭靠的是集體的力量,試探也是分出一支部隊前去試探,比如騎兵先繞著步兵陣跑一圈射一輪箭,如果對方士兵慌亂陣型出現空隙,就可以直接進攻。但如果步兵方陣紀律嚴明,秩序井然,那就只能撤回來,讓己方步兵陣正面硬碰硬。落在每個士兵的個體身上,一直都是有進無退,個人是沒什麼機會試探攻擊的,都是保持隊形直接壓上去互相配合進行殺傷。

古代軍陣大多是以長槍兵為主,長槍陣好用是因為長槍陣是一個密集陣型,後一排的長槍是可以從人縫裡伸出來的,你面對的不是一桿長槍,而是層層疊疊每前進一步都是一堆槍頭在你面前,你露出個縫隙就被長槍捅進去了,左右兩邊的還能攻擊你斜側面。所以從陣型來說,長槍陣是可以作為最大的投放密度,你每前進一步都有好幾個人在攻擊你。所以古代士兵主要練習的就是槍法。而在有陣形的情況下列隊前進,這就決定瞭如果是長槍一類長桿兵器,首先能碰到的是對方的長槍,而不是敵人。所以長槍陣是從長槍開始先接觸,雙方會一邊緩慢前進,一邊盡量撥砸對方長槍,直至能捅到對方的距離,使勁捅。

比如筆者所練的形意拳就是軍隊武術,以槍為本、脫槍為拳。講究的直進直退,拳諺就說“氣伏心意隨時用,硬打硬進無遮攔”,但是這個無遮攔並不是不去防禦,而是在攻擊的同時遮蔽自身,讓對方找不到機會攻擊。所以形意拳和其他傳統武術流派相比,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一群練形意拳的即便互相不認識,打起來卻可以很自然的配合起來,因為直進直退所以可以並肩上,不用擔心隊友左右閃避撞到自己。同時有各種撬動對方重心打破對方防守架勢的技術,單人用就是先打散對方架子然後重擊對手,但是如果多個同門就能很自然的一個人打散對方架子另一個人上去重擊,一個控一個打。這就很能體現古代軍隊作戰時的情況。

當然單純的軍隊武藝技法如果是行走江湖,一樣是要進行一些調整和改良。這也是為什麼形意拳這個大流派裡還會分出車式形意、宋氏形意、孫氏形意、尚氏形意等等分支,就是因為環境的不同,導致後人根據自身環境情況對流派的技法進行調整。這也是傳統武術能有眾多流派沒有哪個技術能淘汰其他流派的原因,沒有最強的技術,只有最合適的技術。

而古代戰爭不僅僅只有長槍兵,一般往往是多兵種互相配合,比如歐洲長槍陣最流行的時候也衍生出很多相應的戰術。比如長槍手裡混些雙手劍士,長槍互撥的時候己方長槍攪住對方長槍,劍士趁機劈開對方長槍往裡鑽,衝進去就開無雙,沖不進去就被捅死在衝鋒路上。另外還有直接蹲下在長槍桿子下方的空間內鑽過去,近身後拿短兵器殺傷對方的長槍手,因為要彎腰低頭鑽過去像老鼠一樣,所以這種打法被稱為鼠戰。

中國也同樣有類似的戰術,《宋史》裡就有記載面對金國重步兵時,宋軍用大斧配合長槍進行攻擊:“方大戰時,兀術被白袍,乘甲馬,以牙兵三千督戰,兵皆重鎧甲,號「鐵浮圖」;戴鐵兜牟,周匝綴長簷。三人為伍,貫以韋索,每進一步,即用拒馬擁之,人進一步,拒馬亦進,退不可卻。官軍以槍標去其兜牟,大斧斷其臂,碎其首。 ”長槍可以組成密集陣型,但是攻擊效率就相對偏低,所以長刀大斧這類劈砍類的兵器就很適合打開局面,在雙方長槍互相攪在一起時趁機衝近身揮砍,發揮出巨大的殺傷力。

如果是盾牌手,那就更加沒有什麼試探行為了,就是舉盾護住自己往前推進,在進入攻擊距離內用盾牌擠壓住對方的武器,讓對方武器難以施展,然後用在盾牌縫隙裡捅刺對方。而到了明末和清代這段時間裡,藤牌手又肩負了抵擋對方火槍射擊的責任,主要的技法是盡量讓對方不好擊中自己,即便擊中也被藤牌擋住,然後迅速近身砍殺對方火槍手。因為藤牌防禦力有限,如果做成完全防禦火槍射擊的防禦力就太過沉重。所以只能有限防禦對方火槍射擊,如果被敵人集火藤牌也必然被打壞。於是就多出很多通過翻滾來拉近距離躲避射擊的技法,雖然衝近身以後可以算是往死裡剁,但是想要不被打死在衝近身的路上對於技法要求很高,並不是無腦往死裡剁這麼簡單,清代虎衣藤牌軍一直都是精銳特種部隊的檔次。

所以古代打仗既不是無腦往死砍,也不會像兵擊格鬥一樣互相反複試探,士兵作戰有著自己獨特的技巧,主要還是靠互相配合以達到避免被敵方擊中的同時盡量對敵方進行殺傷。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人渣嘯西風,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