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播完,椪糖生意火了


創投圈大小事,你都能盡在掌握


騰訊創業 | ID:qqchuangye

“拿不到456億,那就賣椪糖小賺一筆。”

本文來源 “深燃”(ID:shenrancaijing),騰訊創業經授權後轉載。

作者 / 鄒帥

編輯 / 黎明

《魷魚遊戲》播出之前,摳椪糖還只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兒童遊戲。

椪糖的製作方式,是將白糖和小蘇打放在鐵勺裡,在火上一邊烘烤一邊攪拌,直至融化。在韓國,製作椪糖時商販會將其直接壓扁,用模具刻上圓形、方形、星星、雨傘等,吸引顧客在攤前摳出中間的形狀,多了些遊戲體驗。


《魷魚遊戲》中的椪糖 來源 / 網路

在Netflix熱門劇集《魷魚遊戲》中,第二關就是摳椪糖,參賽者在不知道遊戲的前提下盲選圓形、三角形、星星和雨傘四個圖案,規定時間內用針摳出完整的圖形便能過關,敗者則會被槍殺出局。

456人蔘與俄羅斯輪盤賭式的生死局,僅有最後一個贏家能獲得456億韓元的獎金,血腥殘暴的玩法讓這部劇紅了一把,同時也帶火了摳椪糖、一二三木頭人等遊戲。

據央視財經報道,韓國本土的便利店內,製作焦糖餅(劇中的椪糖)的主材料白糖的銷售額在劇集上線兩週內增加了45%,成品銷量更是漲了三倍。在韓國為該電視劇提供700塊椪糖道具的製糖人安先生,現在每天賣500多塊椪糖,連續一週駐店未回家。

中國的椪糖生意同樣火爆,主營甜點咖啡的實體店上架椪糖,忠實觀眾看完劇也自己出來擺攤,博主們也發起了摳椪糖挑戰。微薄的成本,加上IP的溢價,其貌不揚的椪糖,真的能掘出金來嗎?

1

實體店:醉翁之意不在糖,在引流

有場地,還能吃吃喝喝,甜品店、咖啡店很自然地賺起了椪糖的錢。

延伸閱讀  蘋果高管;劉海設計是一種 “聰明的方式”,可為使用者提供更多空間

據深燃觀察,北京、上海、長沙、成都、大連等多個城市都有實體店推出了椪糖產品,掛上了“《魷魚遊戲》同款”的牌子,每塊的價格低的僅幾元,高的將近30元。網友在小紅書分享,長沙一家甜品店賣的椪糖20多塊錢一個,戳成功了免費,但難度和劇裡的一樣,他一個都沒戳成功。

大連的元元也在國慶假期去一家咖啡店買了幾個椪糖玩。該店售賣的椪糖圖案有三葉草、心形、餅乾人三種,每塊糖裝在一個小袋子裡,還會附贈一張印有□○△的《魷魚遊戲》同款卡片,加上摳糖工具曲別針。


元元買到的椪糖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元元告訴深燃,那家店面很小,但來玩椪糖的人很多,基本都是一次買好幾個,而且一度火到供不應求,她的朋友連續三天來買,都被告知已售罄。“3塊錢一個,對於現在的消費者來說不貴。”元元覺得,便宜,加上電視劇的熱度,所以來玩的人才會這麼多。

有光臨該店的顧客在大眾點評表示,就是因為“看到大眾點評說這裡有魷魚遊戲的同款椪糖便來打卡”,玩椪糖之餘還點了兩杯咖啡。價目表顯示,該店的咖啡價格在15元至30元之間,是椪糖單價的5倍至10倍,一塊小椪糖牽起數倍消費,看起來是門划算的生意。

深燃在大眾點評搜到北京三家掛出椪糖遊戲連結的實體店,都是以甜品和咖啡為主營業務。其中一家手作屋Ha Bakery提供的是DIY椪糖遊戲,顧客到店自己製作椪糖再摳出形狀,一份28元。該店介紹,失敗了可以加十元換購拿鐵一杯,成功者則可以領取100元的電子代金券,挑戰小花圖案成功可以免費得到價值300元的餅乾體驗課一堂。

Ha Bakery店長李女士告訴深燃,店裡9月29日就推出了椪糖遊戲,算是北京最早做這個的。李女士現居美國,經常在Netflix上看劇,《魷魚遊戲》剛播出的時候就在海外掀起了一波熱潮,但她詢問身邊朋友,當時看劇的人並不是很多。她觀望了一段時間,等著《魷魚遊戲》在國內的熱度慢慢上來,又快到十一假期,就趕快在店裡推出了椪糖遊戲。

“我們店才開不久,非常需要這種熱度。”李女士說,她發第一個宣傳視訊的時候,沒有很多人留言,大概過了4天再發,留言就變多了。因為店的位置在一個客流不是很多的園區,所以一開始每天平均下來只有兩三個人過來玩椪糖,後來慢慢變多,有些人甚至願意開一個小時的車特地過來打卡。“現在一天能有50多組椪糖售出,最多有150組的公司訂單,光椪糖這一部分收入,一週內應該有一萬多元。”

李女士告訴深燃,當時並沒有想靠椪糖盈利,只是想引流,提高轉化率,但沒想到效果不錯,還帶動了店內的其他消費,比起之前的客流,增長還是很明顯的。她說,摳椪糖失敗的消費者也很願意加10元錢換一杯拿鐵,“國慶期間店裡的咖啡豆消耗得也很快。”而且,該店的微信公眾號也漲了不少粉,“這也屬於我們的隱形客戶了。”

李女士對椪糖遊戲的引流效果比較滿意,她透露,自家店裡曾有明星來拍過綜藝,引流的效果都不甚理想,“粉絲就算是為了偶像來打卡,也只是來一次,不會持續性消費。”

2

小攤販:賺零花錢,謀劃創業

椪糖本就起源於街頭,藉著劇集的熱度,一些忠實觀眾靈機一動,在街邊擺起小攤來。

福建的嘟嘟有本職工作,趁國慶假期在購物廣場附近擺了攤。她表示,自己以前做過糖畫,所以做起椪糖還是很順利的。但是她只賣了兩天,一是因為熬糖太耗時,二是因為城管抓得嚴,自己被趕了好幾次。

嘟嘟的椪糖賣9.9元兩個,她告訴深燃,雖然只做了兩天,但略有盈餘。“成本在250元左右,(和賺的)基本扯平。”

停止擺攤之後,嘟嘟在小紅書分享了具體的製作過程,也把工具和材料的連結擺了出來。當網友問及為什麼不繼續做了,她說,自己想趁國慶假期沒結束出去玩兩天,做椪糖也只是覺得有趣而已。

零租金,零稅款,流動性大,很多年輕人都提上板凳,帶上手寫牌,在大街上和學校裡支攤。簡單算一筆賬,目前市面上的白糖售價大約在2元/100g左右,按嘟嘟的製作教程,每塊椪糖需20g白糖,也就是4毛錢左右的成本,小蘇打用量極少,且價格更便宜,所以每塊椪糖的成本不到1元錢。而不少個體商家都將椪糖賣到了8元、10元的單價,毛利超過5元,還不用承擔房租水電和其他風險,賺點零花錢不在話下。

另一位浙江的“掘金者”小童卻不想做短暫的生意,她的決心在創業。

延伸閱讀  9.9的原道耳機是否真如網傳的那麼神。

小童的椪糖攤10月2日開張,她把私家車停在客流量較多的路口,直接用後備箱擺攤。小童告訴深燃,第一天擺攤客流量還不錯,“可惜的是錯過了9月30號和10月1號,而且到後面幾天人慢慢就少了。”

“當時也是在看《魷魚遊戲》這個劇,還在小紅書刷到韓國老爺爺在攤位現做這個糖餅,感覺很有意思就也想試試。”小童說,自己一直有創業的心,但又不太敢,這次看到劇的熱度很高,就火速買了工具,逼了自己一把,“從有擺攤想法到開始擺攤就花了2天時間。”不過,研製椪糖的過程還是失敗了好幾次,要麼顏色太深,要麼小蘇打放多了太膨脹了,還遇到過粘在板上就拿不起來的情況。

小童的定價是塑料透明包裝的5元,同款鋁盒包裝+工具針的8元。她不僅擺了攤,還接了幾個郵寄的單,她告訴深燃,郵寄分為兩種包裝,透明包裝的是6元,鋁盒包裝的是9元。

假期結束後,小童沒時間擺攤,就把椪糖生意轉到了線上。“下班了在家做椪糖,微信接單郵寄。”小童坦言,製作椪糖最高的成本就是時間。“一晚上做得也不多,還很容易做廢。而且做完一鍋就需要洗鍋,因為糖冷卻後粘在鍋裡很難洗,總體上很耗時耗力。”


小童的後備箱椪糖攤 來源 / 小紅書

3

“一錘子買賣”的生意,

能一直火下去嗎?

如此自由的生意,也招來了一些做“一錘子買賣”的商家。

有網友發文說,自己在淘寶買了椪糖,37元5個,包裝非常精美,每塊糖餅都裝在塑料袋裡,再放進劇中同款的鐵盒,盒上甚至還有精心設計的貼紙。但是她開啟一看,好幾塊糖餅上的圖案都印偏了,而且糖餅特別厚,摳到工具都斷了,糖餅還是紋絲不動。


網友買到的椪糖 來源 / 小紅書

深燃在淘寶上發現,一些食品店鋪都開闢了椪糖生意,售價在10元左右。除基本的圖案之外,還有商家推出了此前網友惡搞的星巴克logo,以及旺仔、肯德基logo、劉關張、招財貓等難度係數較高的圖案,月銷55,但一個評論都沒有,甚至詳情圖都是PS的,而非實拍。


某淘寶商家掛出的椪糖商品 截圖 / 深燃

銷量高的商家也逃不開差評,買家評論“不能說是一模一樣吧,可以說是毫不相干了”,糖餅顏色不一、太厚、氣泡多等等問題反覆出現。

就連在實體店玩椪糖的元元,也吐槽“沒什麼體驗感”。她說,買到的幾塊椪糖品控不一,有的特別薄,一秒鐘就摳出來了。成都的一家咖啡店也同樣有品質上的問題,顧客在大眾點評發文,表示自己就是為了《魷魚遊戲》來的,但是糖餅到手已經在溶化了,根本玩不了。

上述長沙甜品店售賣的椪糖外觀與《魷魚遊戲》基本相似,還附有劇中的小鐵盒和卡片,但據網友釋出的圖片來看,該店的椪糖不是規整的圓形,而且還有很大的氣泡,評論區有人質疑:做成這樣賣20塊錢?

延伸閱讀  小米爆發,驍龍870+無線充電+1億畫素,256GB版本不足三千元

儘管有各種令人啼笑皆非的質量問題,但毋庸置疑的是,蹭上《魷魚遊戲》的熱度小賺一筆的人不在少數。不過,《魷魚遊戲》已經播完,褪下熱度之後,這口飯還能吃多久?

有創業理想的小童表示,她還會把椪糖生意繼續做下去,轉到線上,微信和淘寶兩個渠道都會做。她告訴深燃,《魷魚遊戲》的熱度過去了生意肯定會差一點,但她覺得椪糖有望發展成常態化商品,可以作為接親、班會、聚會小遊戲,還是會有一些市場需求。小童也說,為了延續自己的線上生意,她會在包裝上很用心,量大的話還會提供保價服務。

也有人把繼續賺錢的希望寄託於第二季。外界對《魷魚遊戲》第二季的呼聲很高,做《魷魚遊戲》同款周邊生意的商家也曾對媒體表示,如果有第二季,就還會繼續賣。但不久前《魷魚遊戲》導演黃東赫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拍攝過程中因壓力太大,壞了6顆牙齒,對於第二季,他只表示沒有完全放棄製作的想法。

有沒有第二季還很難說,很多“掘金者”也清楚,劇的熱度只是一時的,未來還會有更多爆款劇集轉移掉消費者的注意力,椪糖的神話難以持續。李女士對深燃表示,等到熱度散去就不做椪糖了。

李女士還考慮到了版權的問題。她表示,店裡賣的椪糖圖案用的都是自有的模具,避開了和劇中完全重複的圖形,包括最難的雨傘店內也沒有做,也沒有擺出劇裡標誌性的□○△圖示。“我覺得重要的是感受這個遊戲,而不是說要和劇裡一模一樣,不想完全模仿,還是想有一些自己的東西在裡面。”

一個《魷魚遊戲》火了,以後還會有無數個《魷魚遊戲》出現。熱度之下,不應該只有稍縱即逝的商機和伺機而動的掘金者,還應該有長長久久的穩定生意。

(題圖來源於《魷魚遊戲》。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嘟嘟、元元、小童為化名。)

END

你如何看待椪糖生意?

歡迎評論區留言,與大家分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