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英國應該好好看看


10月11日傍晚,諾貝爾經濟學獎揭曉。

今年的經濟學獎獲得者有3位,其中一位是戴維·卡德(David Card),因他對勞動經濟學的經驗性貢獻而獲得了獎項的一半;另外兩位是約書亞·D·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和奎多·W·因本斯(Guido W. Imbens),他們被聯合授予獎項的另一半,以表彰他們對因果關係分析的方法學貢獻。


至此,2021年諾貝爾獎已全部頒發完畢。

其實諾貝爾經濟學獎,很多人認為並不是真正的諾獎,而是一個經濟學界的營銷事件。

因為這個獎,它的真實名字是“紀念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的瑞典中央銀行經濟科學獎”,也就是說,是“紀念諾貝爾的經濟學獎”,而不是“諾貝爾經濟學獎”。

不過這個獎從1969年開始頒發,慢慢的已經用其分量和質量讓世人將其視作了真正的諾貝爾獎。

不過,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其實很多國家都值得好好看看。

擬自然實驗是啥?

他們提供了關於勞動力市場的新見解,並展示了可以從自然實驗中得出關於因果關係的結論。他們的方法已經擴充套件到其他領域,並徹底改變了實證研究。

——頒獎詞

首先,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的因果關係分析,橫跨了經濟學的各個領域,統計、計量、資料、實證等的經濟學家基本都用到了他們的方法,影響力非常廣泛。

他們開發的“擬自然實驗”這個工具,很好的解決了各種事件中沒辦法做實驗的問題。

比如說正在做出教育選擇的年輕人想知道受教育年限是如何影響未來收入的;比如考慮一系列改革的政治家想知道這些改革如何影響就業和收入分配;比如勞動力的攻擊和工資的關係等等。

然而,回答關於這些因果關係的廣泛問題並不容易,因為如果我們不做出選擇,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會發生什麼。但這些巨集觀龐大的經濟事件,不能都通過實驗去知道結果,所以我們需要定量的方法來進行評估、測試和總結。

這時候,他們開發的實驗方法的優越性就展現的淋漓盡致。

著名的“差中差法(雙重差分)”是怎麼做的呢?首先在已經存在的社會現實中,選兩組其他條件都很相似的對比,先兩組條件相減,得到固有差異,然後觀察其中一個變化後的差異,再次相減,這樣就可以得到變數的影響效果。因為這其中減了兩次,而得名“差中差法”。

延伸閱讀  浙江女首富,敗光百億資產,慘到賣房還債

最著名的就是美國的地域爭預算的競爭,如果兩組地區其他條件相似,其中一個地區獲得了政府投資,就可以通過兩個地區的差異來比較投資帶來的作用了。


看,也就是說很多沒辦法證明因果的事情,通過擬自然實驗證明了其因果。看似簡單的道理,卻通過工具的有效性發揮了大大的能量。

本次獲獎的另一位經濟學家,戴維卡德,就通過這種方法,對勞動經濟學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卡德最有名的一篇文章,所有做經濟學經驗研究的人應該都會讀到《Minimum wages and employment: A case study of the fast food industry in New Jersey and Pennsylvania》,首次用DID的方式研究了最低工資的效應,發現最低工資的提高不一定會對低收入者有害,由此開啟了“最低工資對低收入群體到底是好還是不好”這一課題的大量探討和後續研究。

在這一實驗中,卡德研究了兩個鄰近地區新澤西州和賓夕法尼亞州東部,通過相似的勞動力市場對比,發現最低工資對員工人數並沒有明顯影響,因此提高最低工資的負面影響很小,起碼比30年前認為的小得多。

同時,最低工資的提高對產品價格影響也較少。在卡德的研究中,若提高20%-40%的員工最低工資,對產品價格可能只有2%-3%的影響,也就是遠比人們預想的小。因此當政府需要權衡勞動力和企業利益的取捨時,選擇提高最低工資明顯明智很多,這就和人們的預設大相徑庭。

延伸閱讀  安琪酵母第三季度淨利潤降35% 擬定增募資不超20億


這些研究看似繁雜,但實際上卻大大提高了人們對勞動力市場運作的理解。

以此類推,卡德對各種社會核心問題的研究與發現,讓後續各國在制定相關政策或決定時更有理可依,其影響和價值也更為凸顯。

屠夫危機本不必發生

卡德的另外一項貢獻在移民問題上,也就是西方國家最為關注的移民對當地勞動力市場到底有沒有影響。

他首次用到了外生衝擊來控制勞動力市場的內生變化,用馬利爾難民事件研究了古巴人口對佛州的勞動力市場的影響。

1980年4月,菲德爾·卡斯特羅為報復美國,允許所有希望離開該國的古巴人離開。5月至9月期間,15萬名古巴人移民到美國。


他們中的許多人在邁阿密定居,除一些流氓罪犯外,大部分都只能屬於低端勞動力,這導致邁阿密勞動力增加了約7%。

或許在人們傳統印象中,大量移民的湧入會對本地人的就業問題產生巨大沖擊,但卡德的研究卻發現,即使勞動力供應大幅能加,但是卻對受教育程度低的邁阿密居民沒有明顯負面影響。與其他城市相比,其勞動力的工資、失業率等都沒有明顯波動。

這是為什麼呢?

首先邁阿密當時處於高速發展期,並鼓勵人們自由創業,碰上全球化爆發的年代,需要大量的勞動力,而這7%的勞動力正好為當時的IT、建築等行業提供了動力。而本地人則流向了更高階的就業市場。

在後續研究中也顯示,增加移民對許多在該國出生的群體的收入產生積極影響,而較早移民的人則受到負面影響。也就是在低端勞動力的基礎上,當地人轉向需要良好母語技能的工作,他們不必與移民競爭工作。

當然,該項研究只針對了勞動力市場進行了分析,移民的其他正負作用並沒有在其中做出討論,如全球化程序對城市的影響、移民帶來的犯罪率、監管及政策調整對日常生活的影響等。

回到現在,移民問題已經成為了世界問題,不僅美國經濟學家,全世界的人們都在關注、研究和探索最優解,這時候卡德的研究就顯得更有價值。

最近歐洲鬧得沸沸揚揚的能源危機,以英國最為慘烈。

英國最近是深深陷入了屠夫危機,先是15萬頭活豬無人宰殺,而後又是油荒,全國2000多家加油站乾涸被迫出動軍隊運油,沒有司機,再來是電荒,天然氣、電價飆漲,馬上聖誕來臨,人們不禁要擔心新鮮的食物和水,甚至連聖誕樹都沒有工人砍伐。


除了整個歐洲的能源問題外,英國主要問題還在於勞動力的短缺。英國的司機、屠夫、伐木工人是憑空消失了嗎?其實剛好相反,勞動力都是被英國趕走的。

脫歐前,英國的卡車司機大多來自東歐。而英國脫歐的部分原因是想要限制移民和不想要外國人同英國人競爭工作。所以在脫歐後,英國政府的移民制度也大力縮緊,尤其希望在“廉價、低技能勞動力”方面不再依賴外國,嚴格限制外國工人進入英國(尤其是東歐人),以此增加國內的就業率。

很明顯,這就是一個想當然的“以為”。

加入歐盟的幾十年,基礎行業的勞動力早就被移民填滿,本國人走向了更高階更舒適的工作,因此無論是技能培訓亦或是心理轉變,都很難讓本國人馬上接受基礎行業的工作。

本來風險和影響可能沒那麼大,但是疫情和能源短缺的雙重夾擊讓英國勞動力瞬間放大了N倍。脫歐只是讓英國在供不應求的歐洲天然氣市場上明顯處於非常不利的位置,但廉價基礎勞動力的短缺卻讓人們日常生活受到了非常大的影響。

因為低端勞動力是不可或缺的,無論是運輸、宰殺、食品加工亦或是跑腿,都是讓英國正常運轉的必備螺絲釘,強制清楚和減少移民,讓那個英國如今真真切切的陷入了非常僵持被動的境地。

延伸閱讀  買車險不要貪加油卡,羊毛出在羊身上!車險改革一週年:節省超2000億元

所以,卡德的研究價值也再次得到證明。雖然脫歐和驅逐移民有很多政治考量在,但是單從勞動力和就業市場上看,本國人以為的移民的負面影響其實恰恰相反,他們不僅沒有搶佔工作,還大大便利了本地人的生活。

這麼看來,諾貝爾經濟學獎雖然是對產生多年來最有價值和影響力的理論做出總結性頒獎,但是依舊對現實有很深遠的意義和影響。

即使英國的局面不可改變,也依舊人們後續再做此類影響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結語

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告訴我們:如何瞭解後果,然後正確的做出決定。

這很重要。

雖然很多歷史已經來不及改變,但是它們卻恰恰成為了擬自然實驗中最有利的研究物件,亦對後世相關的決策有很大的指導和借鑑意義。

其實不只是經濟學獎,諾貝爾獎的每一個獎項都在告訴我們正確的決定。像今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頒給了“複雜物理系統的開創性貢獻”,對溫室效應的研究做出肯定;諾貝爾化學獎則頒給了“不對稱有機催化”,讓我們的生活中減少了相對於昂貴、脆弱、汙染較大的金屬催化劑。

想想現在全球推動的碳中和政策、正面對的疫情危機、能源危機……或許理解諾貝爾獎的意義遠比想象的更有價值。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