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硬件受挫內幕曝光:硬件開發非公司核心能力


雷吉納·杜根(Regina Dugan)曾擔任Facebook的副總裁。在她相對短暫的任職期,杜根習慣在每週一召開小組會議,開啟之後整週的工作。 2017年10月17日,也就是在她負責了Facebook的高級項目實驗室——即Building 8——一年半時間後,她一如既往地召開了每週慣例會議。

只不過這一次,她要宣布一個重要的消息。這位矽谷的資深工程師兼高管,曾在谷歌工作過四年的杜根,眼角泛著淚光,告訴手下的幾十號人,她打算離開公司,獨自探索新的創意——一位前Building 8員工回憶說。

這樣的消息著實出人意料,不僅因為杜根上任才不過18個月,也因為Building 8是Facebook涉足硬件領域的中堅力量。要知道,公司CEO馬克·扎克伯格十分迫切地希望在硬件領域有所突破。當他在2016年4月份宣布聘請杜根時,扎克伯格曾表示,Facebook將“在未來數年為該新項目投入數億美元資金,並組建一支數百人的團隊。”

杜根的辭職對Facebook來說,意味著巨大的挫折。 Facebook不斷地希望在硬件領域尋找切入點,而與此同時,其他科技競爭對手如蘋果、谷歌、亞馬遜和微軟都已經紛紛找到各自的成功路徑,或是通過熱銷的消費電子產品如iPhoneXbox,或是像亞馬遜和谷歌推出流媒體設備和語音助理。

2018年12月,在項目成立僅僅兩年半之後,Building 8被剝離,其核心團隊如今成為了Portal項目的一部分。 Building 8公開推出的唯一一款產品,是一個視頻通過設備,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從未獲得足夠的發展動力。

Facebook智能硬件產品

Building 8的經歷突顯了Facebook的核心困境:即公司希望在移動廣告之外讓公司收入多元化(目前廣告收入佔總收入的93%),並擴展到開發、製造和銷售消費設備的昂貴業務。編程是Facebook的DNA,然而公司的黑客文化在硬件開發的殘酷現實中卻頻頻受阻。硬件的開發需要長久的投資回報期以及與廣泛的製造商和零售商建立合作關係,這一切都遠在Facebook的核心之外。

此外,隨著公司繼續大力度地開發Portal,Facebook還必須應對一系列隱私醜聞之後隨之而來的消費者信任崩塌危機,這導致公司難以說服消費者為他們的客廳購買Facebook製造的相機。

太多的利潤機會近在咫尺卻稍縱即逝。根據Research and Markets於1月份發布的報告,包括音箱和娛樂設備在內的智能家居市場,其收入預期到2024年將達到1514億美元,而去年才766億美元。該分析報告將三十多家公司列為潛在的關鍵商家,但Facebook卻不在其中。

Building 8的興衰暗示了Facebook在硬件領域面臨的挑戰。為了這篇報導,CNBC記者採訪了十幾位Building 8團隊的前員工。因未獲得許可公開談論工作經歷,受訪者均要求匿名。

杜根拒絕接受本篇報導的採訪。

有遠見的領導

杜根在加州理工學院取得機械工程博士學位,隨後就職於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並在2009年到2012之間擔任局長。她在DARPA的工作奠定了她在科技行業的地位。 2012年,谷歌聘請她在摩托羅拉移動部門內部成立並帶領高級科技和項目(ATAP)團隊。 2014年,谷歌將摩托羅拉資產賣給聯想時,唯獨留下了ATAP團隊。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谷歌工作時,杜根直接向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匯報。當時,皮查伊仍只是產品總監,但已經負責日常運營工作,並最終在2015年8月升任谷歌CEO。 2016年4月,谷歌重聘摩托羅拉前總裁里克·奧斯特羅(Rick Osterloh)擔任硬件高級副總裁後,杜根直接向皮查伊匯報工作的職權因而受到影響。

此時正逢扎克伯格希望加大公司硬件開發投入之際。兩年前,Facebook收購虛擬現實設備製造商Oculus之後,公司的硬件開發工作未見其他突破。據一名前Facebook員工透露,眼看亞馬遜的Echo智能音箱在市場上大片地攻城掠地,扎克伯格急切地希望Facebook也能推出自己的智能家居設備。

杜根在Facebook上發表了一篇帖子,宣布自己從谷歌離職。在這篇450字的長貼中,她寫道:這將是“苦樂參半的日子”,但對有機會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感到十分興奮和期待。

“大膽前衛的科學帶來大規模神奇無比的產品,”她寫道,“有點過分,但也實在美妙。在Facebook,有許多工作要做,更重要的是這項使命……尤其引人注目。”

她來到Facebook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具有開發潛力的早期項目。她發現一個代號叫“Little Foot”的原型機,即一個安裝在機動底座上的iPad,可以檢測到房間裡的人並朝向那個人運動。

鑑於扎克伯格要求公司優先考慮視頻側開發,Building 8決定在Little Foot的基礎之上,設計一款消費者視頻通話設備。團隊與屢獲殊榮的攝影師兼紀錄片製片人盧錫安·帕金斯(Lucian Perkins)合作,開發了一項功能,可以允許設備的攝像頭在視頻鏡頭內始終聚焦說話者。

這款設備背後的理念是在親人之間搭建橋樑——也就是所謂的“Portal”,以數字方式拉進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Building 8測試了設備的尺寸,測試版幾乎跟大屏幕電視一樣大。一位前Building 8高管稱,理想中的體驗是,這將會是一個從牆壁延伸到天花板的產品。到2016年底,團隊已經組裝了一個原型機,並向Facebook首席技術官麥克·斯克瑞普菲(Mike Schroepfer)做了演示。斯克瑞普菲認可了這款原型機,並告訴杜根,開發一款面向消費者的產品。

內部壓力

Building 8的“8”字代表了Facebook一詞的字母數量,其實際位置在Facebook公司位於加州門洛帕克主園區的59號樓內,離標誌性的大拇指點贊Logo不遠。 2017年6月,一些精心挑選出來的員工就是在這裡參加b*8 Underground——一項季度活動,旨在展示Building 8的工作場景。

獨家邀請函是一張不銹鋼板。為了參加這個活動,與會者要把他們的邀請函交給一位工作人員,後者把石板放在一台機器上,而這台機器的程序是把金屬鋼板切割成一個開瓶器,然後,工作人員把開瓶器歸還給與會者,並附贈一瓶啤酒。

在Facebook內部,員工們想看到Portal早期版本和其他實驗成果,比如允許人類以大腦進行控制的大腦-計算機界面,以及“紅杉工程”(Project Sequoia)——一個與《鋼鐵俠》電影中的全息圖計算機類似的增強現實項目。

但是,正當員工們對Building 8的創意感到驚奇時,緊張氣氛開始醞釀。一些工作人員對Building 8的保密性表示不滿——需要有人護送,才可進入這一空間。據兩位前高管透露,該團隊耗資不菲,每年在供應商、顧問和各種活動上的支出超過1億美元。

還有內部爭鬥。來自硬件行業的人們對Facebook不切實際的生產時間表感到震驚。幾名前僱員說,該公司預計Building 8將在一年內推出第一款產品,而就開發硬件設備所需時間而言,這點時間可忽略不計。 Facebook的一位發言人對這一事實表示質疑,並表示Building 8預計不會在此時間段內出貨。

另外,Facebook的醜聞此時正浮出水面。繼該公司被爆出在2016年選舉中為虛假信息的傳播推波助瀾之後,團隊人員知道,他們面臨著巨大的公眾信任和隱私問題。

硬件太難

杜根的進展速度是Building 8與其母公司之間的主要摩擦源頭。她正在製定兩年時間表,但在2017年8月,Facebook做出了加快進度的決定。

施羅德宣布,長期負責公司的廣告和業務團隊的副總裁安德魯·博斯沃思(Andrew “Boz” Bosworth)將管理消費硬件,包括Oculus和Building 8。博斯沃思是紮克伯格的忠實擁護者,2006年加入公司,但他在硬件方面沒有經驗。

事實證明,這一決定成為終結杜根的開始。不到兩個月後,她突然宣布離職。杜根的前同事說,目前還不清楚她是被解僱還是自行辭職,但在接下來的幾周里,她的許多副手都將跟著她走出Facebook大門。

博斯沃思任命拉法·卡馬戈(Rafa Camargo)為臨時負責人,後者從ATAP時期就跟隨杜根。前僱員說,在技術決策方面,博斯沃思幾乎沒有提供任何指導。

卡馬戈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博斯沃思的貢獻是巨大的,自2018年5月Oculus Go上市以來,Facebook發布的所有設備背後的硬件、軟件、營銷、上市和製造決策均由他負責。

卡馬戈說:“依據市場需求,按時、保質、保量地啟動產品是很難的,他是這一切的領導者。”

在Building 8的動盪時期,到2018年初,Facebook手頭上存在著一個更為現實的問題,使得該公司喪失了按照加速時間表將Portal推向市場的大好時機。

同年3月,多家媒體報導,總部位於倫敦的政治諮詢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採取不正當手段,獲取了多達8700萬Facebook用戶的數據。這一丑聞導致Facebook公司的股票暴跌,並最終致使扎克伯格將其註意力集中於創建“以隱私為中心的社交平台”。

幾天之內,博斯沃思通知他的團隊,Facebook的用戶信任度已經降到了很低的水平,同時指出,現在不是推出Portal的正確時機。他沒有提供預計的啟動日期,並說該團隊將對設計重新考慮。

Facebook發言人告訴CNBC,由於該公司的計劃一直是在2018年秋季發布該產品,所以Portal如期推出。 Building 8的多名前員工說,該產品的首次亮相已被推遲了很多次。

11月,Facebook終於發布了兩款Portak視頻聊天設備,並增加了攝像頭蓋,用戶可以用它來遮擋鏡頭。

但Portal立即陷入隱私困局。一周前Facebook告知Recode,Portal收集的數據不會被用於向用戶定向投放廣告,一周後便收回了聲明,並表示,由於Portal的軟件是建立在Facebook Messenger的基礎之上的,因此將收集相同類型的數據,並有可能被用於通知廣告。

在發布一個月後,卡馬戈宣布Building 8已經不復存在,原有團隊現在更名為Portal。 2018年初,剩下的研究項目被轉移到了位於華盛頓雷德蒙的Oculus Research研發實驗室,後者現已更名為Facebook現實實驗室。這裡是該公司開發大腦閱讀界面的地方,採用這種非干預式可穿戴設備,人們可以把自己的想法打印出來。

Portal太令人失望,迫使Facebook多次降價。據國際數據中心(IDC)稱,該產品自推出以來,僅售出了超過5.4萬部。消費者智能研究合作夥伴組織(Consumer Intelligence Research Partners)的邁克爾·萊文(Michael Levin)將Portal的市場份額和消費者認知度形容為“無關緊要的”。

Facebook的代表說,IDC的數據不准確,但不會提供官方數據。卡馬戈說,Portal的銷售和用戶參與度都超過了Facebook的預期。

“我們對此非常興奮,”他說。

今年4月CNBC證實,Fcebook公司正在開發一款語音人工智能助手,可用於未來的Portal設備以及Oculus耳機和其他項目。博斯沃思在6月份的“代碼會議”(Code Conference)上說,公司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推出多個新版本的Portal,與此同時,卡馬戈告訴CNBC,Facebook正在開發新的增強現實產品。他補充說,通過Building 8的實踐經驗,Facebook了解了持續構建多個複雜、高質量產品的必需要素。

可預見的一款設備是代號為Ripley的項目,美國新聞網站Cheddar之前曾報導過,CNBC也與前僱員確認過該項目。 Ripley是一款小型設備,帶有內置攝像頭,可放置在電視機上,將其轉換為Portal屏幕。

“硬件正在進入家庭,”博斯沃思在代碼會議上說:“我們想確保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即兩個人之間的聯繫,這是該硬件提供的首要體驗。”(小白斯眉)

.(tagsToTranslate)社交 – SNS 社交網絡(t)Facebook硬件受挫內幕曝光:硬件開發非公司核心能力(t)kknews.xyz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