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助漲了氟化工的瘋狂?



此輪景氣度的提升大概率將持續較長時間,相關企業迎來長期發展機遇。

文/每日財報 劉雨辰

產品價格和公司股價都翻了好幾倍,氟化工絕對算得上今年的大風口,那麼究竟是什麼助漲了氟化工的瘋狂?

原材料告急

氟化工泛指所有含氟元素的產品及其衍生品,其下游產品品類眾多、效能優異,被廣泛應用於各行各業,因此氟化工也被稱為“黃金產業”。


氟化工產業的起點是螢石,螢石也稱為氟石,主要成分是氟化鈣(CaF2)。有機氟化物和無機氟化物均主要由螢石與硫酸反應生成的無水氫氟酸製得,換句話說,螢石是氟化工產品的主要前端原材料。

螢石形成自火山岩漿的殘餘物,是不可再生的稀缺性資源之一。從儲量來看,螢石在全球分佈較為分散,2020年全球螢石儲量約3.2億噸,其中我國螢石儲量在4000萬噸左右,約佔全球螢石儲量的13.55%,僅次於墨西哥位列第二。因此於我國而言,本具有發展氟化工產業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

但我國螢石資源處於過度開發狀態,儲採比(探明儲量可用於開採的年限)僅有10.8,低於全球平均值45.0。

從產量來看,目前全球超半數的螢石產自我國,2020年,我國螢石產量為430萬噸,約佔全球螢石產量的56.58%。但結合儲量來看,我國目前螢石儲量甚至不足年產量的10倍,隨著氟化工產業的快速發展,我國在螢石端的資源優勢正在快速流失,近年我國螢石開採量甚至已無法滿足自用需求,螢石進口量則相應地高速增長,截止到去年,我國螢石自給率跌破90%降至了87.76%。

延伸閱讀  每日財報|比亞迪10月銷量大增249% 東誠藥業擬募資3.5億

近年來,國家持續對資源合理開發和環境保護給予高度重視,監管力度持續加大,行業准入門檻不斷提高。違規開採、生產技術不達標、安全隱患突出的螢石礦企加速退出,行業有效產能規模持續收縮並向頭部企業集中。

氫氟酸由螢石與硫酸反應生成,是氟化工最重要的中間體,下游涵蓋製冷劑、氟橡膠、氟樹脂、氟化鋁、含氟精細化學品等,2020年,我國氫氟酸開工率進一步下降至55%,造成氟化工產業上游收緊。

需求飆升

原材料緊缺是氟化工景氣度提升的一個重要原因,但根本原因還是需求的大幅改善。

從螢石及氫氟酸的消費結構可以看出,氟化工是螢石的主要應用領域,而氟化工中佔比重較高的產品品類是製冷劑和含氟高分子材料。

製冷劑最早出現於19世紀30年代,上世紀20-30年代開始以不可燃且無毒的氟氯烴作為製冷劑,目前全球一半以上的製冷劑是氟製冷劑。

氟製冷劑由氫氟酸及氯代烴等為原料製備而成,氟代烷烴具備極強的化學穩定性,其本身難以在較低的大氣層中被分解或降解,會停留在大氣層長達數十年以上。

1987年,全球有機氟工業做出了重大的重新定位,28個國家代表共同決議並制定了國際公約《蒙特利爾議定書》,該協議書規定各代氟代烴類物質的生產及銷售均被逐步限制、削減、停產,促使全球氟致冷劑逐步升級換代。

我國正處於二代製冷劑向三代製冷劑過渡階段,在此之前,為了在三代製冷劑開始配額管理前把握先機、搶佔市場,國內主流製冷劑生產企業已在此前具備了大規模生產三代製冷劑能力,並壓低三代製冷劑價格,目的是在2020-2022年期間增加三代製冷劑銷量,從而在2024年及以後配額管理階段獲取可觀的生產和銷售配額。因此造成了近年三代製冷劑價格逐年走低、製冷劑生產企業毛利率全面下滑的局面。

2019年是佈局三代製冷劑的最後入場視窗期,R32、R134a、R125等三代製冷劑廠商搶佔份額和配額的意願十分強烈,紛紛提前上馬新產能,而現在,產能大幅擴張階段基本結束。另一方面,在下游空調需求向好、出口需求擴張的情況下,製冷劑行業開工情況已開始提升。進入9月,三代製冷劑受部分原材料供應不足、產業鏈上游硫酸價格寬幅上漲影響,進入價格加速上行區間,二代製冷劑在配額已大量消耗、四季度可生產/外銷的配額餘量吃緊支撐下,價格堅挺上行。目前發達國家在歐洲的第二代製冷劑產能已經完全退出,在美洲地區也在快速縮減,歐盟的環保政策也在促使第三代製冷劑的產能開始慢慢減少甚至部分被強制淘汰,國內企業迎來發展良機。

延伸閱讀  比天氣更冷的,是房產中介

製冷劑市場的回暖只是一小方面,更大的爆發力來自新能源。

鋰電池電解液一般由電解質鋰鹽、有機溶劑和新增劑組成,常見的電解質鋰鹽有六氟磷酸鋰、高氯酸鋰、四氟硼酸鋰等,綜合考慮效能、安全性和成本,六氟磷酸鋰成為市佔率最高的鋰電池電解質,為商業化鋰電池的首選電解質。

根據2020、2021年新能源汽車銷售情況及各國補貼政策基調,按照2021-2023年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分別為517/900/1200萬輛計,假設2021年乘用車車均儲電量為50KWh,並保持每年3%的增速;使用1GWh儲電量需要0.12萬噸電解液、每噸電解液含0.135噸六氟磷酸鋰計算,那麼2021-2023年全球動力電池對六氟磷酸鋰的需求分別為4.19/7.51/10.31萬噸。目前國內現有六氟磷酸鋰理論產能約7萬噸,顯然是不夠的。

2010年,日本3家企業的六氟磷酸鋰產能佔全球產能的85%,國內僅天津金牛擁有250噸產能。2011年,多氟多200噸六氟磷酸鋰產能投產,成為國內首家正式生產六氟磷酸鋰的上市公司,隨後天賜材料等上市公司紛紛突破技術壁壘。隨著我國六氟磷酸鋰產能快速擴張,我國已成為六氟磷酸鋰最大生產國,而多氟多是這一領域的龍頭。

聚偏氟乙烯樹脂(PVDF)同樣受益於新能源的發展。PVDF具備良好的耐化學腐蝕性、耐高溫性、耐氧化性、耐候性、耐射線輻射效能之餘,還具有壓電性、介電性、熱電性等特殊效能,目前主要應用於塗料、注塑、鋰電、水處理膜以及太陽能背板膜等領域。近來隨著鋰電池及光伏等新能源產業的快速發展,PVDF需求快速增長。


假設1GWh需要正負極材料3000噸,PVDF新增量佔比為5%,每GWh需要PVDF150噸。則2021-2023年動力電池用PVDF膠黏劑需求量分別為2.19、3.28、4.19萬噸。

今年以來,PVDF價格已經翻了兩倍有餘。我國現有PVDF規劃/在建產能約10萬噸,擴產週期通常在12-18個月,也就意味著在建產能的投產高峰期在2022年中至末,2021年至2022年末期間PVDF市場或將維持緊張的供需結構。目前國內主要生產商包括常熟阿科瑪、東嶽化工、三愛富、常熟蘇威等,CR4為56%,行業集中度較高。

氟化工是我國具有特色資源的優勢產業,產業水平在國際上具有較高的地位。近年來我國氟化工基礎及通用產品產量佔全球的55%以上,已成為世界氟化工產品產銷大國,此輪景氣度的提升大概率將持續較長時間,相關企業迎來長期發展機遇。(每財網出品)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