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藥谷”三十年了,國產生物醫藥研發邁向源頭創新 三十年後,張江藥谷又會是怎樣?



從1992年在第一家生物醫藥企業落戶起,“中國藥谷”——張江,已經經歷了近30年的發展。

目前,張江培育的一類新藥上市數量接近全國三分之一。目前擁有在研藥物品種超過600個,一類新藥佔比超過50%。包括首箇中國自主研發的PD-1單抗、首箇中國自主研發和首批MAH(上市許可持有人)品種、首個國產生物類似藥、首箇中國CAR-T細胞治療藥物等創新成果均誕生在張江。

在10月12日的2021上海國際生物醫藥產業周首屆張江生命科學國際創新峰會上,釋出了張江集團聯合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等研究編制的張江生物醫藥創新指數。具體而言,張江生物醫藥創新指數主要可分為“五力四度”兩個維度,其下分別有多級別的若干項指標。“五力”包含的是創新策源、產業引領、生態融合、輻射帶動和國際連結;“四度”指代的是自身進步、全市集聚、全國貢獻和全球參與。會議釋出資訊顯示,以2019年資料為基期100分,2020年張江生物醫藥創新指數得分為110.3分,同比增長10.3%。

近些年,上海持續加強政策對於生物醫藥發展的引領。繼2018年出臺《促進生物醫藥產業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方案》後,今年5月,上海又釋出《關於促進本市生物醫藥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支援生物醫藥產業發展。而張江正是上海發展生物醫藥的主要承接地之一。得益於政策引領,這片土地上出現了不少創新成果。

然而,通過進步的道路從來都充滿了變化與挑戰。今年7月份,國家藥監局藥品審評中心釋出《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發指導原則(徵求意見稿)》,引起廣泛討論。熱議之後,行業內普遍認可的是,未來的新藥創新將更加強調從患者需求的角度出發,追求高質量的創新。


基於行業變化,不少企業迅速做出反應,在產品管線佈局上有了更明確的變化。與此同時,加強行業生態建設,與業內更廣泛的機構開展有效合作的探索也被提上了日程。而為了向源頭創新靠近,生物醫藥行業開展了多角度的嘗試。

如在研釋出局上,再鼎醫藥研究與開發領域營運長閻水忠便介紹,再鼎醫藥在早期制定公司戰略的時候,就分短、中和長期目標,短期目標是引入國內亟需而在國外已經處於臨床後期開發階段的創新藥物,儘快惠及中國患者;中期目標是把自主研發和外部合作的早期產品推向臨床,長期目標是要把所有研發產品推向全球。

延伸閱讀  3D全層面板模型:華熙生物與國際大牌“較勁”的一把“金剛鑽”

除了再鼎醫藥,同樣關注腫瘤領域的和黃醫藥也在思考如何實現以臨床需求為導向的新藥研發策略。公司執行董事首席科學官蘇慰國在介紹公司當前研發策略時表示,和黃醫藥致力於佈局的產品管線有多個目標。一是,希望產品管線能夠比較全面的覆蓋不同瘤種。二是,管線中的產品有不同的作用機制。三是,不同的產品之間能有比較好的協同作用。基於此,可以探索出更多的、更有價值的聯合用藥方案,從而帶來臨床獲益。並且,公司還希望把癌症能夠最終轉變成一個可控的慢性疾病,因此也在關注全方位的疾病管理。

值得關注的是,在新藥創新將更加強調從患者需求的角度出發之後,醫療機構的臨床研究實踐就顯得愈加重要。而如何讓醫療機構的臨床研究與藥物發現、藥企發展聯絡在一起也成為了業內需要解決的問題。

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副院長、上海市胰腺腫瘤研究所所長虞先濬在會議期間的發言指出,目前,國內醫療機構的臨床研究存在諸多問題,例如,頭部聚集效應顯著、產學研孤立、人才培養不足等問題,未來需要向量質均具、聯通企業-醫院-高校等方向轉換。此外,他提出,中國的胰腺癌目前的五年生存率依舊很低,該領域亟需更新的治療手段。

縱觀國內生物醫藥行業近年發展,如何創新的問題並不是一個新話題。會議期間,不少參會嘉賓都提到當前國內藥物創新力問題依舊複雜。最直觀的就是靶點同質化、行業“內卷”嚴重。而在這背後,暴露的還是源頭創新力不足、基礎研究落後等。也因此,為了加強短板,在張江生命科學國際創新峰會上,還首次成立了15家企業共建的張江AI新藥研發聯盟。

“近幾年,AI在藥物領域的探索應用不斷加快,人工智慧技術的不斷成熟正成為醫藥領域發展的關鍵點。隨著全新的作用靶點和機制越來越少,創新藥企業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及動力去打造Fist-In-Class(首創)產品,人工智慧技術在研發領域的合作範圍越來越廣泛,已經從藥物發現過程,貫穿到藥物評估、動物實驗、臨床試驗全生命週期。”活動現場,美迪西創始人兼CEO陳春麟博士如此解釋。

不過,對於AI研發,參會嘉賓也存有保留看法。他們認為,資本市場目前對AI比較寬容是推動行業發展的重要原因。但在熱鬧背後,AI真正起到多大的作用值得商榷。作為新藥發現的工具,如何能更好、更快、更準確的做出新藥,需要持續探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