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最接近完美的男人,結局卻令人心疼



金庸一支筆,揮灑自如,寫盡了他心中的江湖俠客。

其中,有一個俠客最接近完美:

比起郭靖,他不迂腐;比起楊過,他不狂放;比起張無忌,他更專情。

倪匡評價他時,這樣說道:“金庸筆下的英雄人物極多,但若論意氣之豪邁,行筆之光明,胸襟之開闊,唯有喬峰。”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人,命運卻充滿了無法逆轉的悲劇意味。

身為丐幫幫主的他,三十出頭就享有盛名,卻因為身世,一下子墜入了命運的深淵。

命運之手何其殘酷,他卻始終只行好事,不問前程。

他就是《天龍八部》中的喬峰。

身居高位,寬以待人

有人說,喬峰是《天龍八部》中的第一戰神。

和段譽、虛竹天降奇遇相比,喬峰從沒吸納過別人的內功。他的內功,全靠自己日夜勤勉、朝夕苦練。

自己一拳一腳練出來的內力,雖然比不上段譽和虛竹吸納別人來得快、來得多,但勝在根基牢靠。

整部《天龍八部》,只要是喬峰參與的戰事,除非人數懸殊,否則他很難落於下風。

對於這樣一個武功卓群的英雄,金庸先生寫他時,卻略去了成長曆程。

他出場時,就已經三十一歲,是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

論地位,他是天下第一幫——丐幫的幫主;論名氣,他與慕容復並稱為“北喬峰南慕容”,是武林中一顆閃耀的明星。

可以說,喬峰出場時正是他的巔峰時刻,最不缺的就是鮮花與掌聲。

然而,一個人長期在鮮花與掌聲的簇擁下,容易養成以自我為中心,苛待他人的性格。

喬峰卻始終嚴於律己、寬以待人。


杏子林中,全冠清集結了四大長老,想要罷免喬峰的幫主之位。

四大長老帶著自己的親信,逼喬峰束手就擒。

喬峰見變亂橫生,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唯恐亂局引起本幫兄弟自相殘殺。

他定下心神,先制住禍首全冠清。而後,他與四大長老周旋,等執法長老白世鏡趕到,穩定了局勢,才讓他們認罪伏法。

若是別人,在敵人落於下風時,很有可能會乘勝追擊、斬草除根。

但喬峰沒有這麼做,他看出四大長老是受全冠清蠱惑,背叛自己,只是為了維護丐幫。

所以,他有心放四大長老一條生路。

然而,依照幫規,丐幫弟子有背叛幫主的行為,不得輕易赦免。

如果不懲罰四大長老,又置幫規於何地呢?

好在,幫規還有一條:如果幫主想要赦免罪犯,必須用自己的血來洗淨他們的罪孽。

對於背叛自己的人,不殺也就罷了,反而還要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保護他們。

延伸閱讀  偷偷喜歡你的女人,不會直接說出口,但藏不住有這5個小舉動!

這樣的事,唯有喬峰肯做。

喬峰當眾細數四大長老對丐幫的種種貢獻,就在眾人為之動容之際,喬峰插了自己四刀,然後順理成章地赦免了四大長老的罪過。

《周易》中有句話:“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這個世上,不是隻有武力,才能使人臣服。

一個成功的領導,往往明白寬容比威懾更有力量。

被赦免的四大長老,被喬峰感動;丐幫的幫眾,也為喬峰的豪情折服。

喬峰用寬容凝聚了人心,也穩定了軍心。

跌至低谷,品性不移

《左傳·成公四年》中有一句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丐幫作為中原武林的第一大幫,向來以幫助宋朝抵禦外族為己任。

還是在杏子林中,喬峰派出去的探子傳回緊急軍情。

正當喬峰要查閱軍情時,一向退隱的徐長老卻翩然而至,他拿走了喬峰手上的情報。

見眾人議論紛紛,而後到達的智光大師,揭開了喬峰的身世真相。


原來,喬峰不是宋人,是宋的死敵契丹人。

不僅如此,喬峰的父親還是遼國的高官,三十多年前在探親路上被中原武林人士伏擊而亡。

像這樣的紛爭,自北宋開國以來,數不勝數。

不是遼國侵擾宋朝邊境,就是宋朝反擊遼國。

宋遼之間隔著世代的血仇,這些仇恨足以讓大家忘記喬峰身上的優點。

前一秒還敬喬峰為神明的幫眾,在得知他的身世後,對他的態度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在眾人的內心深處,喬峰的豪情、寬容,這些閃閃發光的特質變成了他籠絡人心的手段。

他做壞事,是合情合理;他做好事,大家反而覺得是另有所圖。

曾看過一句話,想要評判一個人是否真的善良,要看當好事無法帶來好處時,他的選擇是什麼。

喬峰的選擇是,一如既往地堅持自己做人的原則。

為了確認身世,喬峰上少林寺找授業恩師玄苦求證。在此期間,他偶遇了在少林寺中盜取經書的阿朱。

兩人被少林寺的僧侶發現,打鬥的過程中,阿朱捱了一記大力金剛掌。而這掌傷,只有身處聚賢莊的薛神醫能治。

彼時的聚賢莊,正召集武林群雄,商討對付喬峰的方法。

當時的喬峰對阿朱,尚無男女情分。阿朱對他來說,就是一個路人,犯不著以身犯險。

然而,喬峰還是覺得人命為大,他帶著阿朱去聚賢莊求醫。


《水木格言》中有一句話:“如果你一心利人,即使根本不求回報,回報也會突如其來。”

喬峰救阿朱,不僅彰顯了一個俠士的風範,也為他贏得了一份真摯的感情。

延伸閱讀  《知否》原著 因為賀母 明蘭跟賀弘文的婚事出現危機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喬峰為自己是契丹人而苦惱,阿朱則陪在他身側處處開解。

兩人日久生情,山盟海誓、情定終身。

面對誘惑,不忘初心

一次偶然的機會,喬峰看見宋朝的軍隊“打草谷”,這些宋兵欺負遼國平民時,手段暴虐,無所不用其極。

喬峰一下子釋懷,明白了宋人與契丹人並無差異,都有好人和壞人。

於是,他接受了自己契丹人的身份,認祖歸宗,改名為蕭峰。

儘管如此,蕭峰的悲劇卻在延續。

為了尋找害自己失去雙親的帶頭大哥,蕭峰為馬伕人矇騙,以為段正淳是仇人,結果誤殺了阿朱。

因為身世,他被中原武林排擠;因為身世,他失去了摯愛阿朱。

按理說,蕭峰比任何人都渴望報仇血恨。

蒼天有眼,在少室山上,他意外得知真相:帶人去伏擊雙親的帶頭大哥是玄慈方丈,而背後的始作俑者卻是慕容博。

原來,三十年前,慕容博為了復興大燕,故意放出契丹人要到少林寺奪取武學經典的假訊息。他的目的是挑起宋遼爭端,自己坐收漁利。

玄慈方丈擔心武學經典落於外族,使宋朝更無抵抗之力,這才先發制人,帶人到雁門關截人。

真相大白於天下,蕭峰豈有不報仇之理?

他立即找慕容博報仇,想要以血還血,以牙還牙。

然而,在吐蕃高僧鳩摩智的幫助下,蕭峰寡不敵眾、落於下風,他與慕容博呈兩相對峙的局面。

這時,慕容博開出條件:只要蕭峰興兵南下,滅掉宋朝後,分大燕一杯羹,他願意雙手奉上人頭。

慕容博堅信在“報仇血恨”的誘惑之下,蕭峰會同意自己的提議。

但他還是算錯了一步,蕭峰拒絕了他。

身為野心家的慕容博,視人命為草芥,他不會理解蕭峰心懷天下蒼生的胸懷。

多年在宋遼邊界遊移的蕭峰,他目睹了太多宋人、遼人互相欺侮的畫面。

他已經深刻體會到:帝王的雄心,是由百姓的白骨鋪就。

只要兵戈不止,老百姓就永遠無法過上安寧的生活。

只可惜,彼時身為遼國南院大王的蕭峰,即使自己不願攻宋,也沒辦法改變遼國君主一心吞宋的野心。

蕭峰被召回遼國,遼國君主耶律洪基希望蕭峰伐宋。

耶律洪基先是利誘,他封蕭峰為平南王,封阿朱的妹妹阿紫為平南公主。

蕭峰準備辭官,耶律洪基就開始威逼,他把蕭峰關進了大牢。


《嚴華經》中有這樣一句話: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如果說蕭峰以前帶領丐幫抗遼,是為了宋朝百姓;後來,他不願意南下,則是為了宋遼兩國的百姓。

他用行動,守住了自己“為生民立命”的初心。

延伸閱讀  人到中年,收起你的“熱心腸”

結尾處,耶律洪基南下,蕭峰在雁門關外脅持耶律洪基,逼他立誓:有生之年絕不犯大宋。

為了活命,耶律洪基只好依蕭峰所言行事。他沒想到的是,停戰誓言一出,歡喜的不只是宋朝百姓,還有遼軍。

耶律洪基這才發現,自己的攻宋大業如此不得人心。

但耶律洪基終究是一個統治者,他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也不會容許別人挑戰自己的權威。

在撤軍前,他出言譏諷蕭峰:“蕭大王,你為大宋立下如此大功,高官厚祿,指日可待!”

過去被宋朝武林人士排擠的一幕再次上演,蕭峰明白,他回不去宋,也無顏再去遼國。

英雄落淚,究竟何處才是家?

最終,蕭峰以死明志。

陳世驤評《天龍八部》時用了八個字:“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所謂冤孽,不過是因為人生本是一場“求不得”的旅程。

縱觀蕭峰的一生,他總是為命運所捉弄:他想要為宋建功立業,偏偏自己是契丹人;他想要一個家,偏偏失手打死了阿朱……

儘管如此,蕭峰並沒有怨天尤人,他始終堅守初心,不懼嚴寒。

正如一句話所說:“這世上總有些人,他們的世界大於自己。”

他堅持原則、以仁待人,用最決絕的姿態,維護了對世間最柔軟的寄望。

作者| 彼海,燈下讀歷史,執筆走天涯。

主播| 北辰,金牌主播,心理專家,公眾號:北辰在找你

圖片| 《天龍八部》劇照(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