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商代不停地遷都,前後遷了十幾次,把首都換來換…


為什麼商代不停地遷都,前後遷了十幾次,把首都換來換去呢的頭圖

為什麼商代不停地遷都,前後遷了十幾次,把首都換來換去呢

《尚書》上載商朝“不常厥邑”,老是搬家,經常遷都。 《史記·殷本紀》記載:“自契至湯八遷,湯始居亳”,也就是商湯滅亡夏朝以前,統共搬了八次。具體怎麼個搬法,歷史久遠,文獻失考。

“不常闕邑”的商朝

王國維認為商朝元祖契最早建都是在今天的山東曹縣,然後搬到蕃(今天山東藤縣),是為一遷。然後契的兒子昭明把首都從蕃遷徙到砥石(今河北泜水流域),是為二遷。之後又搬回到商(今河南商丘),是為三遷。

再然後昭明的兒子又搬到泰山、再搬回商都,是為四遷、五遷。再再然後帝芬又遷都到殷(今河南安陽),這裡六遷了。再再再然後孔甲又搬了回去,搬七次了。

最後商湯搬到亳都(這亳在哪裡,還有三個說法,一說在山東曹縣、一說在安徽亳州、一說在河南偃師),第八遷了。

上圖_ 桀(?―公元前1600年),姒姓,夏后氏,名癸,一名履癸,諡號桀,史稱夏桀

然後,商湯滅了夏桀,得了天下,又搬了五回家,“乃五遷,無定處”(《史記·殷本紀》)。這五遷的具體情況,也是眾說紛紜。 《古本竹書紀年》說遷過的五個都城是囂都、相都、庇都、奄都、殷都。 《史記》說是隞都、相都、邢都,然後盤庚時候先都河北,後來渡過黃河遷都殷。 《尚書書序》上記載是遷都了四次,囂都、相都、耿都、殷都。總而言之,還是搬了好多次。

盤庚遷殷後,史書上不再渲染商朝遷都頻繁了,商朝的首都似乎基本上固定了下來。但是在史書的字裡行間,還是可以看到商人在忙著搬家。 《竹書紀年》上說,武乙三年,商都從殷遷到了河北,十五年又遷到了沫,文丁元年,又遷回了殷。末代商王,大名鼎鼎的紂王繼位的時候在殷,但是後來又把首都搬到了朝歌(今河南淇縣,一個因《封神演義》著名的城市)。清代孫壁文的《新義錄》說商朝統共遷都遷了十七次。到底是不是真的十七次,咱也不知道,咱也沒得問。但總之是有很多很多次。

商朝遷了那麼多次都城,搞得人民“盪析離居,罔有定極”(居無定所,煩得要死)。商代統治者是出於什麼原因,這麼使勁地折騰,把首都換來換去?

上圖_ 商朝幾次遷都的地點和順序

原因眾說紛紜

遷都如此興師動眾的事,不大會是吃飽了沒事幹,遷著玩兒,其中必定有文章,但是自武王伐紂,姜子牙封神(劃掉),至今已經3000多年了,史無可稽,後世人們只好推測。

說法一,是說要“去奢行簡”。

此說本身就歷史悠久,先秦《墨子》中就有。漢儒沿襲之,並附會上儒家思想,將其發揚光大。東漢杜篤《論都賦》中說:“昔盤庚去奢行儉於亳”,荀悅《申鑒》:“盤庚遷殷,革奢即約”。大概是商王覺得在燈紅酒綠的大都市呆了久了,臣下們忘記了艱苦奮鬥的光榮傳統,失去了樸素務實的作風,奢靡之風,腐敗之風大漲。故而要將其搬到新地方,重新建設一個都城,讓他們體會到先輩們篳路藍縷的艱辛,找回初心,砥礪前行。

上圖_ 商時期全圖

說法二,是自然災害(主要是水災)說。

此說也是歷史悠久,東漢鄭玄謂:“祖乙居耿,後奢侈逾禮,土地迫近,山川嘗塌圮。至陽甲立,盤庚位置臣,乃謀徙居湯舊都”。把“山川嘗塌圮”和“奢侈逾禮”,放到一塊兒講。當然也有執“水災”說一端的,《蔡傳尚書》說“自祖乙都耿,圮於河水,盤庚欲遷於殷”,戴鈞衡《書傳補商》曰:“盤庚之遷何故乎?曰水災也。曷災乎?曰河圮也”。現代學者也執這類觀點的。顧頡剛、劉起釪先生就認為“終是水澇給舊地造成了禍患,引起了經濟的、社會的問題、不得不遷”。

說法三,“游牧”“遊農”說。

有學者認為商朝中期以前還處於游牧漁獵經濟向農業經濟過渡轉換的階段。一直到了盤庚遷都以後,才進入農業時代,才開始安頓下來。持有此說者有解放前的郭沫若(《中國古代社會》)。還有類似的“遊農說”,如翦伯讚先生認為“商代農業生產力比較低,經常遷都可能和地力衰耗有關”。意思就是說,商代前期,人民還是粗放耕作,還不知道施肥培育土壤,收完糧食,地就荒了,只好另尋土地。故而不定地漂流,另尋家園。近代非洲還有這類的“遊農”部落。

上圖_ 商代官制簡表

說法四,政治原因。

郭沫若在他主編《中國史稿》中說:“這樣遷來遷去,一方面是由於階級鬥爭的發展以及統治階級的內部紛爭,同時也是由於自然災害造成的威脅”。此處提及了兩個政治原因,一是“階級鬥爭”,二是“統治階級內部的紛爭”“階級鬥爭”,可能是奴隸造反、也有可能是貴族和平民之間的衝突;“統治階級內部的紛爭”的一大代表則是王位之爭,《史記》上說,商朝有“九世之亂”,王位繼承在兄終弟及和父死子繼之間不停變換。雖然歷史細節已經汩沒在歲月之中,但是還可以看到當年“燭影斧聲”之類的故事反复地在上演。

政治原因不僅有以上內部原因,可能還有外因。商朝周邊有眾多的方國部落,“淮夷”、“徐夷”、“工方”、“狄”、“羌”等等等等,終商一朝,和他們進行著長期戰爭。由於戰爭的需要,商王或作為最高統帥方便到一線作戰指揮而遷都;或是征服了敵人為了鞏固新國土的統治而遷都;或是軍事上佔了下風躲避敵擾而遷都。

以上種種說法,都有道理,但都有缺陷。譬如河患說,《史記》上記載了大禹時“河菑衍溢,害中國也尤甚”。而對於幾百年後的商朝,能導致遷都的重量級洪水,卻隻字未提,那又是怎麼回事?盤庚遷都時,受到“民”的反對。難道還有洪水來了不懂跑的傻民?又如“遊農”說,就算不會施肥,不會搞輪耕嗎?種完了甲地,地力不行了,種乙地,等乙地種完了,再回來種甲地,何必遠走他鄉?

上圖_ 鄭州商代遺址發掘現場

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或許商朝屢次遷都,都不能簡單籠統地歸結成一個原因,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地分析。具體情況下,可能又是政治因素、經濟因素、自然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在成湯之前,八次遷都的的原因可能是游牧造成的。但是到了滅夏之後,“游牧”、“遊農”說就與真實情況不符合了,根據考古資料表面,商代的主要經濟生產已經是農業。邯鄲、鄭州的商代早期商代遺址中出土了大量的石杵、石臼等農具。甲骨文卜辭中已經有大量和農作相關的卜辭。而且商人已經懂得肥田,武丁時甲骨卜辭上寫,“庚辰卜,貞翌癸末屎西單天,受有年。”就是卜問神靈,從庚辰日到癸末這天,打算用糞便肥田,問能否豐收的意思。

上圖_ 成湯(商朝的第一代君王)一般指商湯

成湯後的第一次遷都,按史記的說法是仲丁遷隞都。之前商都一直在亳都好好的,到了仲丁父親太戊時候,東方的夷人強大起來。仲丁繼位後有了“徵蘭夷”的事。這次遷都很可能是為了征討蘭夷。

第二次遷都是河亶甲遷相,《古本竹書紀年》說:“河亶甲時,殷商复衰”。此時,商朝國勢衰落,原先已經打趴下的東夷又開始叛亂,屬國班方也起來造反,“徵蘭夷,再徵班方”,估計此時,隞都屢受威脅騷擾,不得不遷都到相。

上圖_ 商周貴族服飾

第三第四次遷都,祖乙和南庚的遷都,則可能是因為統治集團的內部鬥爭。祖乙之前的幾代商王的王位繼承,都是兄終弟及,兄弟輪完一圈後,再由小弟的兒子繼承。到了祖乙這裡,一反常態,祖乙是老大仲丁的兒子,他是從三叔河亶甲那裡接過王位的。這種不合規則的情況,很可能是發生了激烈的政治鬥爭。南庚的情況更為特殊,他是從堂兄祖丁那裡接過王位,這在整個商朝是獨一無二的,他很可能是政變上台。祖乙和南庚不循常理奪取王位後,為了防止政敵的反攻倒算,就會另遷新邑。祖乙的新都耿都,南庚的新都奄都,估計都是他們即位前的封地,就像後來明朝北京是燕王朱棣的老巢一樣。

上圖_ 殷墟遺址示意圖

第五遷,就是著名的盤庚遷殷,《尚書》上說,盤庚遷都是因為“視民利用遷”,原因其一可能是因為兩幾代的政變上台的商王留下一批政變功臣貴族,這些人依靠功勳享有特權,對王權產生威脅,要搬個家,把他們調離老巢,削弱他們的影響。所以盤庚遷都,很多人死活不願意,盤庚軟磨硬泡、威逼利誘才把事給辦成。其二是因為殷地土地肥沃,自然環境比之前奄都優越,適合農業生產。

盤庚遷殷後,雖然還是遷了幾次,但基本穩定在殷周邊,殷也成了商代最長的首都。 20世紀安陽小屯村的發掘震驚世界,挖出的就是殷都,殷是中國考古上第一個發掘出成熟文字的城市,殷代也成了商代中後期的代稱。

作者:大獅子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先秦多都並存制度研究》 潘明娟陝西師範大學2009.4

【2】《殷都屢遷原因試探》 黎虎北京師範大學學報1982.4

【3】《商代“不常厥邑”議》 蔣至靜內蒙古師院學報(社科版)1980.3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