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一切為了AI:2019年科技巨頭們的重要收購


本文最初發佈於VentureBeat博客,由InfoQ中文站翻譯並分享。

image

人工智能人才的爭奪是真實的。僅在今年,Pinterest首席技術官Vanja Josifovski就跳槽去了Airbnb,而Pinterest聘請了沃爾瑪首席技術官Jeremy King來領導其工程團隊。此外,包括谷歌和蘋果在內的所有大型科技公司,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在通過收購吸納人工智能人才——CB Insights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自2010年以來,已有635起人工智能收購,其中蘋果以20起收購位居首位。此外,微軟轉向在線教育平台,幫助培訓新一代人工智能學生。

然而,儘管人工智能人才庫可能在增長,但仍存在嚴重短缺。對於那些擁有必要技能的人才——包括機器人、計算機視覺和自然語言處理——需求仍然很高,他們面臨一個明確的選擇:在大型科技公司賺薪水,或在一個新興創業公司裡參與一項宏大的計劃,或從頭開始推出自己的業務。

整個2019年,科技公司都在加緊努力,爭取獲得最好的人工智能人才和技術。在這裡,我們回顧一下其中的一些活動,重點是“五巨頭”:Facebook、亞馬遜、蘋果、微軟和(Alphabet的)谷歌(FAAMG)。

Facebook

GrokStyle(美國)

今年2月,有消息稱Facebook收購了舊金山視覺搜索初創公司GrokStyle,後者成立於2016年。 GrokStyle開發了一款應用程序,可以從照片中自動檢測裝飾品和家具,它還直接與零售商合作,幫助用戶找到需要購買的物品。

Facebook迅速關閉了GrokStyle,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表明這更多的是一項收購招聘。至於其技術或人才將如何整合,Facebook只是說:“……他們的團隊和技術將有助於提升我們的人工智能能力。”當時GrokStyle發表的另一份聲明稱,它將繼續使用人工智能打造“零售行業的絕佳視覺搜索體驗”。

GrokStyle的聰明才智可能會重新出現在Facebook Marketplace上,這是該平檯面向買家和賣家提供的點對點平台。或者,它可以應用於一項尚未公開的服務,允許Facebook用戶通過視覺搜索查找品牌。

image

Ctrl-labs(美國)

今年9月,Facebook宣布收購了總部位於紐約的Ctrl-labs。 Ctrl-labs成立於2015年,他們開發了一款腕帶,可以將肌肉神經信號轉換成機器指令。總的來說,那是一個腦機接口,它的原型Ctrl-kit使用EMG將思維活動轉化為行動。約有16個電極監控由運動單元肌肉纖維放大的信號,並從中測量信號。在使用谷歌TensorFlow訓練的人工智能算法的幫助下,它可以區分每條神經的單個脈衝。

Facebook表示,它計劃將Ctrl-labs併入其“現實實驗室(Reality Labs)”部門,該部門主要負責VR和AR。這筆交易或許更多地是為了讓Facebook找到與一般設備和技術交互的新方式,而非嚴格意義上的人工智能收購。

Servicefriend(以色列)

有消息透露,同樣是在9月份,Facebook收購了成立4年的以色列初創公司Servicefriend,後者為客戶服務團隊開發消息傳遞機器人。對於此次收購,Facebook並沒有透露太多信息,只是含糊地確認了交易的發生,但至少Servicefriend的其中一位聯合創始人目前在Facebook的Calibra 數字錢包團隊工作。

今年7月,Facebook宣布了一項備受爭議的計劃,將率先推出一種名為Libra的新型數字貨幣。這是一種可選的區塊鏈金融系統,它能繞過傳統銀行,降低網上轉賬成本,並“降低企業(進入)門檻”。 Facebook也在開發基於Libra基礎設施的Calibra數字錢包,這可能需要全天候的客戶支持。因此,Servicefriend團隊的一些成員很可能正在為Calibra開發支持人工智能的機器人。

image

亞馬遜

TSO Logic(加拿大)

早在今年1月,亞馬遜的雲計算分支機構亞馬遜網絡服務(AWS)就收購了總部位於溫哥華的初創公司TSO Logic,這家公司構建了雲計算支出分析工具。

TSO Logic成立於2013年,其宗旨是幫助企業計算在雲中運行當前工作負載的成本——這顯然是AWS爭取新客戶的一個有用工具。

從人工智能的角度來看,TSO Logic獲取了“數百萬數據點”,例如公司硬件和軟件的年齡、代和配置,然後創建一個粒統計模型,以展示公司目前的花費,以及在哪些地方可以通過過渡到雲計算來削減成本。 TSO Logic平台使用機器學習算法和模式匹配來確定公有云和私有云上無數選項中最適合每個工作負載的選項。

Eero(美國)

今年2月,亞馬遜以9700萬美元的最低價收購了網格網絡初創公司Eero,這一價格與它從外部投資者那裡籌集到的9000萬美元相差無幾,這表明該公司的狀況並不好。

Eero成立於2015年,總部位於舊金山,提供家庭Wi-Fi系統,使用多個接入點將連接擴展到建築物的每個角落。它有一個配套的移動應用程序,允許用戶共享他們的網絡、設置家長控制、運行速度測試等。儘管Eero表面上是一家硬件公司,但軟件扮演了重要角色——它的TrueMesh軟件可以將機器學習應用於從數千個家庭收集來的數據,這使它能夠優化其路由算法,確保網絡覆蓋的最大化。

對於亞馬遜來說,收購Eero意義重大,因為這家初創公司已經推出了一系列聯網的家庭設備。今年9月,亞馬遜推出了收購後的首款Eero產品,該產品支持更精細的Alexa語音控制,包括針對特定設備禁用Wi-Fi或打開客戶網絡的功能。

這更多的可能是硬件和物聯網,而不是人工智能,但就支持亞馬遜在互聯家庭中利用人工智能的宏偉計劃而言,此次收購仍是引人注目的。

Canvas Technology(美國)

今年4月,亞馬遜收購了倉儲機器人初創公司Canvas Technology,收購價格並未披露。總部位於科羅拉多州博爾德的Canvas公司成立於2015年,鑑於電子商務巨頭亞馬遜的物流中心日益向自動化方向發展,它顯然是亞馬遜的一個候選者。從事機器人倉庫技術研發的子公司亞馬遜機器人公司(Amazon Robotics)是亞馬遜在2012年斥資7.75億美元收購Kiva Systems的成果。

Canvas利用人工智能和計算機視覺,使其機器人車輛能夠自動在倉庫中導航。如今,它實際上已經被亞馬遜的機器人部門吞併了。

image

Sizmek(美國)

今年5月,亞馬遜採取了一項雖小但引人注目的舉措,收購了已成立20年的紐約廣告技術公司Sizmek的部分技術。雖然這筆交易可能更多的是為了從一家陷入困境、最近破產的廣告技術公司手中搶奪工程人才,但它也表明了亞馬遜在一個由Facebook和谷歌等公司主導的在線廣告領域的意圖。

Sizmek的Ad Server是谷歌營銷平台的直接競爭對手,它曾被稱為DoubleClick,可以幫助營銷人員優化和判斷他們的在線廣告位置。亞馬遜透露,一旦交易達成,它將繼續為Sizmek的客戶服務,而Sizmek平台現在被亞馬遜以“Sizmek”的名稱銷售。亞馬遜還收購了Sizmek的動態創意優化(DCO)平台,該平台允許品牌為特定受眾量身定制數百個獨立廣告——Sizmek利用人工智能確保將正確的廣告投放到目標市場。

亞馬遜對Sizmek的長期計劃尚不清楚,但這家電子商務巨頭一直在加大對廣告技術的投資,它當然有能力和實力挑戰在線廣告領域的兩大巨頭。 Juniper Research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到2023年,人工智能預計將佔據75%的廣告投放,其中亞馬遜將佔8%。

蘋果

Laserlike(美國)

今年3月,有消息稱,蘋果收購了矽谷一家名為Laserlike的機器學習初創公司,不過根據兩位創始人在領英上的個人資料來看,這筆收購可能在前一年就完成了。

Laserlike使用機器學習來掃描網絡上的信息,並根據用戶的自然語言搜索提供個性化的結果。結果顯示出來以後,用戶就可以像瀏覽新聞一樣瀏覽它們。

這項技術可以幫助Siri提供更個性化的結果,甚至可以通過新的Apple News+訂閱服務來顯示定制的結果。

Laserlike是2015年由前谷歌員工創立的,考慮到蘋果公司在前一年僱傭了前谷歌人工智能主管John Giannandrea,這些人可能很想跳槽。無論蘋果準備借助Laserlike的技術和團隊做什麼,它都設法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了一些高質量的人工智能人才。

image

Drive.ai(美國)

我們都知道,蘋果開發某種形式的汽車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據報導,該公司一直在加倍努力研發自動駕駛汽車。早在今年6月,就有消息稱,蘋果已經收購了陷入困境的自動駕駛汽車初創公司Drive.ai的資產,並接收了部分員工。該公司在創立四年後就處於關閉的過程中。

這並不一定意味著蘋果離製造自動駕駛汽車更近了一步,但該公司現在確實擁有更多在該領域擁有專長的工程和產品人才。

Fashwell(瑞士)

幾個月前,有報導蘋果收購了一家名為Fashwell的瑞士計算機視覺初創公司。蘋果公司尚未證實這一收購,但Fashwell的創始人和幾名高管已於今年1月加入了蘋果公司,隨後又有幾名高管加入。

Fashwell成立於2014年,曾與多家公司合作將其視覺搜索技術整合到他們的應用程序和網站中,讓用戶可以使用照片而非關鍵詞進行搜索。這一切都是為了實現通過圖像“購物”。

目前還不清楚Fashwell的團隊在蘋果公司開發的是什麼產品,但這更像是一場人才爭奪戰。

微軟

微軟過去曾進行過大量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收購,但在這方面,這家位於西雅圖的科技巨頭在2019年相當低調。不過,它的一些收購確實是傾向於自動化和基於機器學習的技術。

Jclarity(英國)

今年8月,微軟宣布收購了Java性能調優工具Jclarity。 Jclarity成立於2012年,在其Illuminate產品中使用了機器學習技術,可以自動查找和修復基於Java的應用程序中的性能問題。

PromoteIQ(美國)

同樣在8月份,微軟收購了PromoteIQ,這是一個自動化產品營銷平台,讓品牌可以在零售商的網站上提供贊助式廣告。 PromoteIQ成立於2012年,將繼續作為微軟廣告部門的一個分支機構運營。有一項聲明似乎證實了PromoteIQ和微軟計劃將各自的人工智能和定向廣告投放智能整合在一起。

PromoteIQ當時表示:“微軟帶來了行業領先的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能力,以及廣泛的全球零售市場覆蓋。”

Alphabet(谷歌)

Superpod(美國)

新年剛過幾天,就有消息稱,谷歌了收購招聘了Superpod背後的創始團隊,這在很大程度上被視為是對創始人的收購招聘,同時也是對這家初創公司部分資產的收購。根據Superpod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William Li在領英上的資料,收購實際上是在2018年底完成的。

Superpod成立於2016年,本質上是一個眾包問答應用,類似於Quora。 Superpod技術的一個明顯應用領域是谷歌Assistant。亞馬遜推出了一項眾包問答服務來解決Alexa無法解決的問題,因此谷歌為其虛擬助理設計類似的服務當然也是可行的。

Socratic (美國)

幾個月前,總部位於紐約的教育技術平台Socratic宣布被谷歌收購,但據該公司首席執行官Christopher Pedregal在領英上的資料顯示,這筆交易實際上是在2018年3月完成的。

Socratic創立於2013年,他們開發了一款問答應用程序,該程序使用文本和語音識別技術,根據用戶的問題提取最相關的學習資源,其重點是學校科目,如科學、數學、文學和社會研究。雖然谷歌本身顯然就可以用來研究大多數的學校科目,但Socratic是有老師指導的,並且特別關注學校的課程,消除了很多標準搜索引擎帶來的“噪音”。

作為一款獨立的產品,Socratic保持了非常好的生命力,現在它被打上了“Socratic by Google”的標籤,使得這次收購超出了收購招聘的範疇。然而,這項技術很容易被谷歌重新利用,並可能被用於訓練谷歌助理。

image

觀察

看看過去一年一些以人工智能為重點的收購,很明顯,大多數大型科技公司都在尋求通過收購招聘來加強內部團隊。今年,Facebook和蘋果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每一筆收購幾乎都是如此。

在某些情況下,產品中的人工智能元素是否正是收購者所尋找的東西並不總是很明顯——換句話說,人工智能可能只是略微與收購無關。例如,Facebook收購Ctrl-labs,或許更多的是尋找與機器交互的新方式,而亞馬遜收購Sizmek,或許主要是收購一個廣告服務器。但機器學習和自動化仍是這些收購的核心部分,肯定有助於增強各自公司的吸引力。

縱觀2019年的各種人工智能收購,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初創公司的平均年齡。大多數公司成立於2013年至2016年,在我們考察的14家被收購的公司中,有6家成立於2015年。這表明,四年可能是發掘人工智能人才或一般工程人才的最佳時期。對於一家初創公司來說,這段時間足夠他們把一款可行的產品推向市場,同時又不會變得太大,以至於需要天文數字的收購價格。

快速瀏覽一下整個行業你就會發現,除了“五大”以外,人工智能領域也出現了其他一些引人注目的收購,而它們的成立日期往往印證了這一趨勢。Twitter收購了Fabula AI(成立於2018年),這是一家幫助識別假新聞的機器學習初創公司;音頻巨頭Sonos以375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專注於隱私的對話人工智能公司Snips(2013);特斯拉收購了計算機視覺初創公司DeepScale(2015),以開發無人駕駛汽車;VMware收購了機器學習加速初創公司Bitfusion (2015);Matterport收購了Arraiy(2016),這是一家自動化電影特效處理的人工智能初創公司;英特爾斥資20億美元收購人工智能芯片初創公司Habana Labs(2016年)。

甚至“非科技”公司也參與了人工智能的收購行動。例如,耐克收購了波士頓的預測分析平台Celect(2013),幫助建立消費者需求。麥當勞也收購了兩家專注於人工智能的公司Dynamic Yield(2011)和Apprente(2017),將語音數字代理帶入汽車餐廳,同時提供根據環境因素變化的動態菜單。多年來,人們一直宣稱每家公司現在都是一家技術公司,這一點在這裡也得到了證明。然而,這些收購也讓人們相信,所有公司最終都將成為人工智能公司。

所有這些活動都顯示出人工智能在各個領域的潛力——從電子商務和無人駕駛汽車,再到教育和客戶服務。收購將繼續在大型科技公司的人工智能戰略中扮演關鍵角色——畢竟,吸引最聰明的人才可能是保持領先的最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