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書福造手機,雷軍造車背後:科技大佬們投身打造新物種


無論是李書福造手機,還是雷軍造汽車,他們終究想造的是一樣東西:可以說是會動的機器人,也可以說是真正的智慧汽車,更有可能伴隨其不斷迭代,最終變成了一種新事物。


文 | 《財經》記者 李皙寅

編輯 | 施智樑

“你確定嗎?”在官方訊息來臨前一刻,仍有不少人將信將疑。

9月28日,由李書福創辦湖北星紀時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星紀時代”)與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宣佈進軍手機領域。

稍早些時候,《財經》記者獨家報道了這一訊息,但各界人士都疑惑滿滿:當雷軍代表的新勢力們蜂擁入場造車時,作為汽車自主品牌一哥的李書福卻要造手機,宛如逆行者。

“這是基於現實的考量。藉助手機能直面使用者,改進人車互動體驗;同時,推動公司數字化轉型,讓自己從造車公司變身科技公司。”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總工程師許海東告訴《財經》記者。

有觀點認為,李書福造手機是面對“雷軍們”進攻而做的防禦。但據《財經》記者瞭解,動念想造手機的車企大佬遠非李書福一人,他們的野心更大:不是和網際網路造車企業互搶地盤,也非看重手機制造的軟硬體利潤。

“沒想得那麼難。”野村綜研(上海)諮詢有限公司通訊和ICT事業諮詢部總監陶旭駿告訴《財經》記者,手機設計、代加工業很成熟,汽車電子和手機行業人脈大量重合,李書福攢局入場並不困難。難點在做好供應鏈,在同質化競爭嚴重的市場中做出特色。

短期來看,手機和智慧座艙間能互相賦能;長期來看,無論是手機還是智慧汽車,本質是殊途同歸——變成一種消費者不離身的智慧硬體,不止是讓人的意識永不下線,身體也能一直在路上。

無論是李書福造手機,還是雷軍造汽車,他們終究想造的是一樣東西:可以說是會動的機器人,也可以說是真正的智慧汽車,更有可能伴隨其不斷迭代,最終變成了一種新事物。

難點與機遇

延伸閱讀  9月份時代中國合同銷售金額68.9億元 同比減少33.4%

李書福手機誰來造?這不是個容易回答的問題。

吉利造手機?這個說法不準確。根據企查查資料顯示,星紀時代註冊於今年9月26日,股東為持股55%的李書福,持股30%的沈子瑜等。因此,星紀時代和吉利系資產沒有直接的股權關係,故說是“李書福造手機”更準確。

不過,作為吉利的締造者和掌門人,李書福肯定會藉助吉利的產業優勢。比如,藉助吉利和沃爾沃兩者生態圈內設計、研發、高階製造、產業鏈管理的經驗,提升手機的高階感;同時,手機肯定會深度契合吉利產業,比如智慧座艙、低軌衛星等業務。

李書福與沈子瑜合作已久,成立於2017年3月的湖北億咖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北億咖通”),兩人就分別為公司股東。該公司的智慧座艙,曾有過路線升級。2018年時,湖北億咖通曾試圖讓手機作為算力支援,投屏給汽車,降低消費者擁有智慧汽車的門檻。直到2021年8月,湖北億咖通迭代了新產品,將車機作業系統銀河OS落地于吉利星越L車型,並逐步在吉利系汽車上推廣。

值得留意的是,雙方作為實控人的浙江億咖通科技有限公司,於2021年8月更名為浙江寰福科技有限公司。接近該公司的人士告訴《財經》記者,其將在李書福造手機的業務中扮演相應角色。

據財聯社報道,首款手機將在明後年面市,不排除與富士康合作。“富士康一直想直接和安卓系統手機廠合作。”國際市場調研機構WitDisplay首席分析師林芝告訴《財經》記者,藉助和李書福合作,富士康能夠減輕長久以來下重注給蘋果的壓力,雙方合作能雙贏。

雙方已有合作。2021年1月份,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就與富士康科技集團宣佈將成立合資公司,為車企提供生產、定製顧問服務,產品涉及整個汽車生態。

對李書福來說,要想造有競爭力的高階智慧手機,難在供應鏈管理。獨立TMT分析師付亮指出,高階市場中的三星、蘋果已佔據大半江山,vivo、OPPO、小米、榮耀都劍指於此,華為也未放棄高階市場。彼此都在加緊控制供應鏈,以便獲得充足的關鍵零件。

不過,吉利善於融合跨界經驗。吉利科技旗下的浙江時空道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時空道宇”),成立於2018年,定位為航天資訊與通訊基礎設施和應用方案提供商。在衛星生產過程中,該公司採用汽車製造中的高度自動化、數字化生產流程,降成本保障良率;還將民品和技術通過適應性改造,用於衛星生產,改良了航天產品的供應鏈體系。能否在李書福的手機生產中見到類似舉措,值得期待。

新品牌所很難打破現有手機市場格局。付亮直言,吉利需要讓手機不斷高階化,區別於大眾產品,合理控制銷量預期。吉利的智慧生態系統及大量智慧的汽車,是李書福造手機的一支奇兵。

事實上,手機和智慧汽車堪稱一對歡喜冤家。“上車還得用手機,這是汽車人的恥辱”,2017年第十屆TC汽車網際網路大會上,阿里巴巴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的發言,仍讓包括《財經》記者的場內外無數人震耳發聵。

許海東認為,藉助手機車企能直面使用者,還能改進人車互動體驗。在智慧座艙的路線選擇裡,長期有企業押注讓手機當算力來投屏;直至今日,無論多麼智慧的作業系統,仍有車主要買9.9元電商包郵的手機支架。智慧座艙不僅是人車互動的重要節點,更體現著汽車的智慧化水平。

手機與智慧座艙會提升汽車的智慧水平,但距離一輛真正的“智慧汽車”遠遠不夠,還需要成體系的佈局和實力。

從暗度陳倉到殊途同歸

動心思造手機的車圈大佬,不止李書福一個。據《財經》記者瞭解,有的覺得同樣整合供應鏈,造手機利潤率更高,有的覺得造手機可以打造自己的生態鏈。

延伸閱讀  董祕受邀“喝茶”被打,剛剛監管處罰來了!

曾有媒體爆料馬斯克有意造手機,手機將擁有很多黑科技,可與Space X的星鏈高速衛星網際網路連線,上下行速率可達210Mpbs;還有腦機連線功能,代替人腦損傷所失去的功能。

李書福也希望用手機串聯自身業務。在武漢市舉行的簽約儀式上,他直言,手機能連結車聯網、衛星網際網路,打造豐富的消費場景,做強生態圈,為使用者提供更便捷、更智慧化、萬物互聯的多屏互動生活體驗。

要知道,在昔日出門四件套“伸手要錢”中,身份證、鑰匙、錢包都已經被集合到了手機當中。

不離身的手機,讓使用者永不下線,直連企業和消費者;更重要的是,手機成為了最好用的身份標識,能作為人和所有智慧終端互動的“祕鑰”。這種賬號體系,以及圍繞出行空間場景,展開的各種更智慧的增值服務,正是野心勃勃的企業興趣之所在。。

梳理產業版圖可得,無論作為母體的吉利控股集團,專注汽車的吉利汽車集團(0175.HK),還是用資本和戰略投資孵化前瞻專案的吉利科技集團,吉利圍繞出行領域的佈局越來越廣。但在面向終端消費者環節,或許還需要一個串聯一切勾連企業與消費者的鑰匙。產業觀察者丁少將告訴《財經》記者,作為全時線上且緊貼使用者的終端,現階段手機再合適不過了。

據《財經》記者瞭解,2020年下半年,吉利全面梳理了集團各條業務線和公司,按照不同屬性,更新了條塊溝通體系,理順了彙報關係,跨部門協通合作成為新的發展重心。

吉利試圖融合衛星網際網路與5G,連線移動終端、車聯網、衛星網際網路三者,形成全新商業生態。吉利科技集團航天板塊CEO王洋解釋稱,藉助衛星路由技術,車輛、手機能在地表實現資料連線;當低軌衛星星座建設完畢,藉助低時延、高精度、高可靠的釐米級進度位置服務,將提升自動駕駛、車路協同、低空出行等多種出行體驗。

2021年9月,由時空道宇打造的全國首個商業化衛星工廠首星下線。同時,時空道宇即將採購多髮長徵系列運載火箭。據《財經》記者瞭解,時空道宇計劃於2021年建成國內首個基於低軌未來出行星座的車規級、滿足功能安全與完好性的天地一體化高精時空資訊系統。

無論是到處“撩人”的小米,還是做軟體和網站出身的小鵬汽車和蔚來汽車。最近幾年的“浪潮”是從網際網路跨界造汽車。伴隨李書福造手機,兩個產業間不再是單向度流動,而是你來我往。不過,與其說是針鋒相對,不如說是雙方殊途同歸。

智慧電動汽車被視作PC、智慧手機後的第三代智慧移動終端。2021年3月,小米加入造車大軍,預計未來10年將累計投資100億美元,雷軍親任智慧電動汽車業務總裁。七年前,雷軍喊出“五年投資100家生態企業”,試圖從一家手機公司擴充套件到整個硬體生態。如今,小米當前投資生態鏈企業超330家。小米集團表示,希望用高品質的智慧電動汽車,讓全球使用者享受無所不在的智慧生活。這句話意味著小米汽車必將和其AIoT生態深度交融。

伴隨智慧化水平不斷提高,汽車的身份加速轉變,“車”的屬性逐漸降低,體驗、互動、科技的屬性逐漸增強,未來的汽車會更像一個機器人。威爾森智慧網聯應用中心總設計師竺大煒告訴《財經》記者,未來的智慧汽車有了L5級的自動駕駛,或許會演化為移動的生活空間,內容會隨著乘客、位置、出行目的而變化,人們在這裡生活的時長可能會超過家和公司。

長期來看,無論是小米造汽車還是李書福造手機,他們造的都是一種事物:跟著人到處走,不離身的智慧裝備或移動空間,也許它以後不叫手機、也不叫汽車,伴隨差異性的提升,會被視作一個新物種。

本文原載於《財經》雜誌2021年10月11日“汽車與出行”欄目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