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麼多90後不想生孩子了?


為什麼這麼多90後不想生孩子了?的頭圖

為什麼這麼多90後不想生孩子了?

5月11日,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新鮮出爐。

數據顯示,中國人口受教育程度正在提高、城鎮化大幅度提高;

男女性別比正在趨於平衡、人口紅利依然存在。

總體來看,走向樂觀。

唯有一項實在是令人擔憂:生育率持續走低。

人口普查數據發布當天,一項結果悄悄掛上熱搜。

#我國二孩生育率明顯提升#

但總體上我國人口增速仍舊放緩,這意味著一胎的生育率下跌地厲害。

#生育旺盛期婦女數量持續下降#

#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稱需提高生育意願#

有關生育率低的熱搜接二連三的湧上來。

人口經濟學家梁建章對生育率結果進行解讀:

從1990年全國新生兒近3000萬人,到2016年開放二胎時新生兒1800萬人,再到2020年的1200萬人。

近幾年,儘管有二胎政策的加持,我國生育率整體下降速度仍舊很快。

梁建章說:“今年公佈了中國2020年的總和生育率是1.3,這其中還包括了二胎剛剛開放時,一些育齡婦女為了彌補單胎的遺憾,積極生二胎的堆積效應。

拋開這些堆積效應,中國的自然生育率應該只有1.0——1.1左右,比日本生育率1.3——1.4低很多。

可以說是全世界墊底的水平。 ”

隨著未來堆積效應的消失、育齡婦女數量的減少、城市化的發展,我國生育率還會進一步降低。

從宏觀角度來看,國家是無奈的; 從個人角度來看,育齡期的年輕人是無奈的。

不是他們不想生孩子,是真的生不起。

沒有傳宗接代傳統思想的束縛,沒有對“養兒防老”的執著,現實裡又遭受著身心壓力、經濟壓力的兩面夾擊。

再三思索,年輕人們開始逐漸退出生娃大軍的隊伍。

圖| 源於網絡

為了孩子、也為了自己,所以不生。

“我給不了Ta富足的生活和豐富的精神世界,因為我也沒有。”

“孩子是最昂貴的奢飾品,Ta需要精力、時間和愛去滋養,可我連自己都活得身心俱疲。”

“自我檢討,我的性格有很多缺陷,我的基因沒那麼優秀,沒有非要遺傳下去的必要。”

這些理由勸退一大批想生娃的年輕人,但卻讓父母覺得不可理喻。

父母們認為,當年的他們,生活貧困,大字不識一個,仍舊家家戶戶生了四五個孩子。

現在生活水平提高了,文化水平上去了,能更好地教育下一代了,生育率卻下降了。

但父母們自認為的育兒觀與當代年輕人截然不同。

他們認為只要生得起就萬事大吉。

年輕人卻認為“生”只是育兒的第一步,後面還有無數的苦難等待著年輕的爸媽們。

在《小捨得》裡,當蔣欣飾演的田雨嵐聽到婆婆拿出300萬資助她生二胎時,她拒絕了。

公公也說:”你們只負責生。”

可生得起並不意味著養得起。

父母們認為:多生一個孩子,家裡也只是多了一雙筷子。

年輕人認為,既然生下來就要讓孩子在物質和精神上共同富足。

他們要有足夠的資本讓孩子讀重點小學、中學、大學。

有足夠的錢供孩子學習特長才藝、要參加夏令營、冬令營、海外遊學。

有強大的精神世界給孩子營造健康的生長空間。

父母們認為,養兒防老、傳宗接代。

但如今,經濟發展、文化蓬勃。

受過教育的年輕人明白,孩子不應該成為自己養老的依托。

甚至,社會的規則時時刻刻都在告訴他們:養孩子必須要花錢、花心思。

過去,父母和子女的關係是在延續生命、多子多福的傳統觀念,和“孩子能給自己養老”的利益角度的基礎上建立的。

然而經歷過社會巨大變革、國家繁榮發展、互聯網浪潮的年輕人,對於親子關係有著自己的理解:

孩子是他們精神世界的奢飾品。

他們是孩子在社會立足的保障。

如果無法給孩子保障,為孩子負責,也為自己負責,那就不生孩子。

——為什麼越來越多女性不想生孩子了?

——因為在受到這麼多年的教育和見識後,明白了趨利避害。

生孩子對女性身體的影響只有女性自己知道。

從懷孕開始的行動受限、飲食忌口到生育後身體機能下降、產後抑鬱……

年輕女性遭遇的這些問題一般是不被長輩和丈夫理解的。

除了對身體的折磨外,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煎熬。

一個年輕媽媽說:“生孩子的痛是一時的,生完孩子後的焦灼似乎沒有盡頭。”

嬰兒時期,每三小時餵一次母乳,夜間不停地驚醒,幾乎沒睡過一個囫圇覺;

斷奶後,要么辭掉工作全職看孩子,要么杜絕社交邊工作邊養娃;

上學後,每天陪孩子寫作業到深夜,操心一日三餐營養搭配。

而且隨著近些年青少年患抑鬱症的機率上升,媽媽們還要給孩子提供一個健康的精神世界。

不同於上一輩人粗暴式家庭教育,她們要像呵護奢侈品一樣呵護孩子。

陪伴、遊玩、教導,一個都不能少。

喪偶式帶娃的社會風氣下,孩子的爸爸幾乎神隱;

即使有一些年輕爸爸想要成為新時代“奶爸”,但幼童天性更愛黏著媽媽;

老一輩人傳統的育兒觀念讓年輕人不敢輕易把孩子完全託付給老人。

……

有關養娃的零零碎碎,都落在了媽媽的身上。

為了擔起媽媽的責任,全職媽媽們浪費了她們的學歷、學識,逐漸失去了社會價值。

依舊保留工作的媽媽一邊遭受著職場工作資源的傾斜,工資的壓縮。

在《父權制與資本主義》一書中,作者上野千鶴子提出:

女性以再生產勞動的形式支付實物費用(即勞力和時間)而並非支付貨幣費用(即金錢),並且如果將這種實物換算成貨幣費用的話,實際上將超過丈夫所能負擔的金額。

女性為了實物費用離開職場,犧牲了應有的貨幣收入(誤工費),即便之後再就業,那段離職時期將會成為不利條件使其終身背負無法挽回的差距。

在生完孩子後,女性被逼著一夜長大,而有些男人至死是少年。

而女性從“生娃”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成為自己人生的被動者。

除了工作就是帶娃,她們成了新一代“時間管理大師”。

工作、家庭和孩子成了她們的全部。

因為生孩子,生活水平一落千丈。

職業理想被打壓、被擠占,人生被孩子佔據,沒有自我。

還要時刻操心著這條小生命,唯恐Ta渴了、餓了、病了、痛了、受欺負了、受委屈了。

想到這裡,年輕女性釋懷了:不生孩子真好。

如果說“身心摧殘”只是女性要面對的困境。

那麼壓倒男性和女性的最後一根稻草是“銷金魔咒”。

這是男性和女性都要直面的痛點。

養個孩子要花多少錢?

這裡有一個#中國養娃成本TOP10城市#的數據。

從出生到上大學,北上廣深四個超一線城市養娃成本超過200萬;

部分新一線城市養娃成本也直逼200萬。

然而,2020年全國各城市平均年薪幾乎在10萬上下打轉。

第一名北京,平均年薪12.5萬,養一個孩子花費276萬。

如果一對夫妻雙方年薪都是12.5W+的中產階級,養一個孩子意味著這對夫妻將要在22年內,降低原本生活質量的一半,才能達到在北京養娃的平均水平。

如果生了二胎,勉強對半打個折扣,這個家庭要在原本的基礎上延長11年緊巴巴的日子。

以上僅僅是中產階級,才勉強讓孩子達到當地城市養娃的平均線。

對於小康家庭來說,這更像是一個天文數字。

胎教、早教、入學、升學、高考、大學、研究生……每一步都需要家長的操持。

且不論孩子長大后買房、結婚,家長又要掏空錢包給孩子打點。

……

有意思的是,以上所有內容也僅僅是建立在男女工資相等的情況下。

但事實上,現實生活往往沒有那麼理想。

圖| 《坡道上的家》劇照,“喪偶式育兒”成為夫妻爭吵的焦點

學區房升值,教育成本與日遞增。

掏空六個人的錢包,砸大把的票子,只為了給孩子提供更優質的教育環境。

孩子成了真正的四角吞金獸。

生育成本、養育成本的昂貴,嚇退了新一代的年輕人。

他們一邊因為不生孩子感到輕鬆,一邊因為生不起、養不起孩子而焦慮。

想生孩子,但又明白成為父母后需要擔當的責任。

這絕不是長輩口中的“有飯吃、有衣穿”那麼簡單。

升學的壓力、社會的內捲、當代人亞健康的幸福指數,都注定了這一代的父母需要傾盡大半生的精力給孩子。

給他們愛與關懷、物質與精神上的滿足。

想成為強大溫柔的父母,不願意把自己原生家庭的遺憾帶給下一代。

但這一切對於年輕人來說都是稀缺的,又如何傳遞給下一代?

就目前來說,我國還未達到生育率最低峰值;

再加上育齡女性的社會困境,高昂的育兒成本。

諸多難題都需要我們在未來用很長的時間需要解決。

身陷囹圄的年輕人們只希望,當這個困境再次被提起時,老一輩人能少抱怨當代年輕人的“不作為”“逃避責任”“目光短見”。

因為,年輕人決定不生孩子,絕不是任性,而是明白那份責任有多重大。

在他們擁有足夠的能力去承擔一個新生命之前,生育都要謹慎再謹慎。

圖| 2018年10月10日,廣州市

參考文獻:

李琳. 女性生育行為對工資收入的影響研究[D].北京交通大學,2019.

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問題請聯繫後台

/

本文編輯:橙子味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