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站上跨境電商風口:有的一年銷售上億,有的悵然離場


張小金決定自己做跨境電商。

理工科出身的張小金畢業後在某“大賣”(泛指頭部跨境電商企業)上班。就在今年7月份,張小金決定徹底結束“996”的打工生活,下海創業——做跨境電商。在此前一整年的工作中,他發現跨境電商適合創業,並且收益還可以。

被跨境電商這波紅利吸引的不止張小金,蘭英早幾年就投身於跨境電商業,但“大賺特賺”卻沒有因此垂青蘭英。“和打工賺的差不多,但這時間自由”,是蘭英堅持做下去的對外說辭。

跨境電商的熱度在新冠疫情暴發之後一直維持高位。依託於強大的供應鏈,在全球部分地區“停工停產”的環境下,中國外貿走出了獨立行情。資料顯示,2020年亞馬遜頭部賣家中42%為中國賣家,亞馬遜美國網站上的中國跨境電商佔比已達63%。


不少跨境電商從業者皆向第一財經記者表達了同一個觀點,這一波紅利確實讓不少跨境人買得起深圳灣的房子。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行業瞬息萬變,遊走在邊緣的人佔大多數。

辭職創業

創業還是上班?這幾年不少跨境電商圈的人都有過這樣的糾結。1995年出生的張小金在深圳某頭部跨境電商企業上班剛好一週年的那天,辭職走人了,轉身立即投入了創業的準備當中。

雖然深圳龍崗阪田是跨境電商賣家雲集之地,但考慮到租金等因素,張小金把辦公室租在了深圳寶安區的一個創業孵化中心。兩間辦公室,面積攏共50平方米,月租金3000元,張小金的店鋪運營和產品打包都在這一方空間裡進行。

張小金還有一個搭檔,兩個人的團隊目前還只在亞馬遜平臺經營著一個店鋪。對於為什麼選擇創業,張小金對第一財經表示,在公司幹了一段時間後發現這個行業前景還可以,產生的效益也非常可觀,同時也學會了一些開店的基本技能。

而更深層次的原因,張小金認為,國內電商其實已經流量飽和了,而國外電商發展還剛剛開始,他想再抓住一波電商紅利。

商務部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跨境電商進出口規模達8867億元,同比增速達28.6%,預計2021年全年跨境電商規模將保持良好增長。


不僅是跨境電商,全國外貿進出口總體情況一片向好。最新官方資料顯示,今年1~8月,進出口延續了去年四季度以來的高增長勢頭。進出口、出口、進口同比增長均為10年來同期最高水平。以人民幣計,1~8月進出口、出口、進口金額分別為24.78萬億、13.56萬億、11.22萬億元。8月當月,進出口、出口、進口金額分別為3.43萬億、1.9萬億、1.53萬億元,創單月新高。

延伸閱讀  特斯拉被判賠償1.37億美元 因為放任公司內部的種族歧視

而對於辭職創業的行為,蘭英的看法與張小金稍有不同。2018年,蘭英大學畢業,畢業即創業,彼時蘭英便在深圳開啟了單打獨鬥的模式。去年疫情暴發之後,除了看到大賣盈利頗豐之外,蘭英還看到了一波波熟悉的創業朋友悵然離場。蘭英在採訪中時常對記者說:“跨境電商沒有外人想象的那麼好做,最好先了解清楚,要不然就是被割韭菜。”

走出去的門檻

同樣生於1995年,蘭英最火爆的一面在和物流公司的交涉中展現得淋漓盡致。“每天都被物流氣得頭禿,他們天天甩鍋。”蘭英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道。從蘭英提供的聊天記錄可以看到,要發的貨物交給了物流公司,但一直被壓在了港口,遲遲不得發貨,物流公司的解釋全指向了是國際輪船公司的問題。

受到全球疫情持續蔓延、全球運力結構性失衡等因素的影響,部分國際物流的運費高企、運力不足等矛盾一直困擾著外貿行業。像蘭英這類的本地倉發貨賣家,每天國外客戶在平臺下單後,蘭英都要在最快的時間將產品打包好,再交給國際物流公司發往目的地。所以物流的費用和時效性,對蘭英店鋪的運營十分關鍵。

蘭英說,自己的資金實力並不能扛住市場持續的風險,物流費成倍上漲、物流時效嚴重耽擱、買家退貨率上升都將帶來一系列連鎖反應,如果店鋪差評再增多,這個店鋪再想留住客戶就更難了。

張小金也認為,目前物流費是他們做跨境電商的主要成本之一。他表示,現在海運的價格都快趕上前年空運的價格了,所以利潤也被極大地壓縮了。

據瞭解,平常一般的貨物從國內發往美國,快速物流七天之內能到,但是物流費用較高;普通物流差不多半個月才能到,如果遇上一些意外情況,物流時間將更久。張小金說,如果客戶選擇快速物流的話,我們產品的價格也會提高30%左右。

“除了物流問題之外,平臺規則、目標市場的運營政策、客戶購物愛好、語言等都是需要重點突破的環節。”蘭英補充道。

實力的較量

譚星算是吃到了跨境電商這一波紅利的“95後”之一。老早出社會的他一直從事著和外貿相關的工作。2017年底,在收穫了一波行業經驗後,譚星開始了自己創業。2020年疫情初始,一直主營燈具的他將一款“殺菌燈”迅速推向市場,在短短的兩個月內店鋪銷售額便達到了1500萬元,創下了創業以來的最高銷售紀錄。

今年9月初,當再次問及譚星今年的銷售情況時,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上半年銷售額已經有5000萬元了,按往常經驗,下半年總體能比上半年銷售額增加20%左右,今年銷售額應能過億。譚星稱,公司去年的銷售額最後累計差不多有9000萬元。

相對於蘭英和張小金的創業經歷,譚星的創業多少有“資本”加持。第一財經記者瞭解到,依託於家族的實力,譚星有強大的供應鏈。在去年疫情全國多地未開工的情況下,一直與譚星合作的燈具廠家能夠迅速配合譚星的供貨需求,及時出貨。同時,在物流方面,由於深耕多年,有穩定的國際物流合作伙伴,並且由於公司出貨穩定、貨量大、資金到位等,譚星去往海外的產品,在時效上並未受到太多影響。

延伸閱讀  第十四屆全運會閉幕式在西安舉行

張小金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其實要想入行不難,你投入幾千塊也能玩,投入幾百上千萬也能玩,各有各的玩法,且看你實力有多雄厚,你能做到什麼程度。”

對於張小金而言,就是根據自己的能力來挑擔子。據瞭解,從今年7月辭職創業至今,時間也不超過3個月,他和同伴前前後後一共投入了14萬元左右,但好在運營兩個月之後就回本了,到現在兩個人還盈利了十來萬元。

和譚星有穩定的供應鏈不同,張小金前期拿貨則更多的是依靠國內的1688批發平臺。據張小金介紹,他經常刷Facebook等國外的社交平臺,關注國外的各種新聞,再從中發現商機。之後便從1688平臺下單對應產品,當自己的店鋪內有客戶下單,便立馬通過國際物流郵寄過去。

而最近張小金店鋪內的一款“爆品”和東京奧運會相關。張小金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前段時間東京奧運會,我在Facebook上看到非常多的外國網友發了關於運動員裝飾品的帖子,於是我們立馬在國內找到相對應的供應商,定製了同款產品。這一款上架後就‘爆了’。”


瞬息萬變的市場

然而,今年4月底開始,亞馬遜的“封號”事件激起了行業巨大浪花,業內用“去年有多火爆,今年就有多慘烈”來形容跨境電商頭部賣家的境遇。

9月17日,針對今年4月底以來大批中國跨境電商被亞馬遜平臺關停、產品下架的問題,亞馬遜方面首次作出迴應。亞馬遜全球副總裁戴竫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此次“封號”事件並不是針對中國,其他國家的商家都有涉及,但是此次“封號”事件並未影響中國賣家在亞馬遜平臺的整體業務增長。

“在過去的5個月,亞馬遜關閉了約600箇中國品牌的銷售許可權,其中涉及這些品牌的約3000個賣家賬號。”她表示,“在過去的幾個月,中國賣家的業務在亞馬遜上的整體銷售額佔比並沒有發生改變,依然保持健康快速的增長。”

而針對商家關心的被封賬號,戴竫斐表示:“當一個賣家的賬號被停用的時候,亞馬遜會告訴賣傢俱體的原因,並且提供他們能夠申訴的流程。這一次600個品牌申訴成功的機會不大,但是正常的流程下他們是有申訴的。”

中國賣家正在崛起,已佔到2020年亞馬遜頭部賣家的四成。但是由於各國法律、文化、商業習慣不同,企業在出海時也會碰到各種風險與挑戰。亞馬遜方面表示,未來有責任和義務加強相關規章制度的宣傳以及普及力度,並將在浙江杭州建立亞馬遜全球的第一個賣家培訓中心,藉此為更多的企業提供幫助,提升精細化的運營能力。

(應受訪者要求,張小金、蘭英、譚星為化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