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溫症有多可怕?甘肅白銀百公里越野賽:選手到底經歷…


失溫症有多可怕?甘肅白銀百公里越野賽:選手到底經歷了什麼?的頭圖

失溫症有多可怕?甘肅白銀百公里越野賽:選手到底經歷了什麼?

據新華社報導,5月22日上午在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舉行的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遭遇極端天氣,截止23日早上10時,已有21人遇難!

這個信息令人無比悲痛和震驚,20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離開了世界,背後是20個破碎的家庭,讓人淚目!震驚的是風和日麗的天氣中突發的暴雨怎麼也會因低溫症凍死人?

低溫症到底有多可怕?

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的舉辦地點在黃河石林景區,起點在景區南山廣場大門口,途經豹子溝廣場、觀景台、常生村、朱家窯、付家峴、金坪村、戚家泉,終點回到豹子溝廣場,全程約100千米,累計爬升約3500米,限時20小時內完成,總共設置9個補給點,11個打卡點,這項賽事參與人員非常踴躍,有如下幾個特點:

1、國內最輕鬆的百公里越野賽

2、整體爬升不高,累計爬升為3500米,看起來不低,但與其他賽事相比輕鬆很多。

3、賽道難度比較低,屬於可以跑動的高速賽道(部分賽事很多路段都要步行甚至攀爬)

不過這條輕鬆的賽道仍然存在一些不確定的因素,主要表現在如下幾個點上:

1、賽道整體海拔都在2000米左右

2、完賽時間為20小時,所以小白基本就不用參加了

據一位ID為“流落南方”的跑友親身經歷了死裡逃生的過程,實在是僥倖,以下為簡述過程:

1、5月22比賽日天氣非常好,風和日麗,暖洋洋

2、開賽前起風,風力四五級,2千米熱身後都沒暖和起來

3、5月底白銀已經入夏,選手有備衝鋒衣,但沒穿,因為選手的轉運包頭一天被收集

4、比賽開始後風力增大,連帽子都被吹走

5、CP2打卡點之後,原本的小雨變成了大雨,風力增加到七八級,大風裹挾著雨,體感非常冷

6、從CP2到CP3,爬升1000米,中間沒有補給,山體暴露,海拔增加,更加寒冷

7、“流落南方”在這個過程中決定退賽,因為大風大雨冷得發抖,十指冰涼,連口腔都沒有暖意,經驗豐富的他從未遭遇過這種場景,意識都差點迷糊了,攜帶的薄膜狀保溫毯瞬間被風撕碎,毫無作用。

“流落南方”感到非常慶幸,因為在這種低溫狀態下,意識模糊可能突然昏迷,在這種狀態下昏迷的結果可想而知,他撤回到山腰的小木屋等待救援的一小時內,退賽在小木屋內求援的選手已達50人。

後救援車輛抵達,能動的自行走到山下車上撤回酒店,從賽事群裡的發布的照片​​看,山頂場景觸目驚心,因為體力更好的選手跑得比較快,比“流落南方”更接近山頂,氣溫也更低,傷亡慘重,很多選手都是邊刷手機邊痛哭流淚!

從失溫到死亡,遇難選手們都經歷了什麼樣的過程?

我們經常聽到的是冬天醉酒狀態下在室外凍死的新聞,似乎這一點大家都可以理解,畢竟冬天滴水成冰實在是冷,但已經進入夏天的季節裡,一場大風加上暴雨,讓21位百公里的“馬拉松”選手遇難,實在令人費解!

但事實上夏季失溫和冬天的寒冷一樣可怕,而且在夏季我們還會因為從潛意識裡放棄準備禦寒衣物,從而發生嚴重後果,從上文賽事中我們了解到,從CP2-CP3這個階段裡,大風大雨,還是2000-3000海拔的區域,溫度下降很快!

而且選手為了跑動方便,都沒有攜帶衝鋒衣以及其他禦寒裝備,雨水打在人身上,被大風一吹,體溫流失很快,而人體在低溫下會有幾個發展階段:

1、輕度失溫:體溫在37~35度;

2、中度失溫:體溫在35~33度;

3、重度失溫:體溫在33~30度;

輕度失溫時:手腳已經不太靈活了,做事很難保持POSE,動作已經變形,此時觀景視物沒問題,走路也還能保持方向,這是發抖比較厲害(肌肉抖動產生熱量) ,手指發僵,無法做精細動作;

中度失溫時:意識有些模糊,但還能勉強維持,動作嚴重變形,走路嚴重歪歪扭扭,注意力無法集中,此時體表已經麻木,從輕度失溫開始,身體會將體表供血的毛細血管收縮,保證重要臟器!

但繼續失溫後連重要臟器也無法維持,意識就會趨近昏迷,重度失溫下,短期記憶力喪失,不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情,無法手腳已經不聽使喚,皮膚呈現怪異的藍紫色,身體抖動會陣陣,到最後會停止,因為身體會儲存能量供給核心,此時狀態可能會接近昏睡或半昏迷,但仍然活著。

體溫到達30~27度時已經基本處在半昏迷和昏迷狀態,在體溫到達27~25度時可能會直接引發猝死,在這個過程中,還可能因為大腦失溫對血管收縮放鬆控制,溫熱血液湧上體表,會有一個很熱的錯覺,但出現概率大約只有30%,而馬拉松選手本身就沒什麼衣著,所以凍死脫衣這種現像一般都不會看到。

人體體溫測量在直腸或者口腔,一般人很難感知自身直腸的溫度,但口腔溫度很容易感知,手伸進去能感覺到溫暖,表示失溫並不嚴重,“流落南方”跑友感覺不到口腔溫度,表示已經到了比較危險的程度,他的意識有些模糊,但並沒有失去控制,所以他很慶幸當機立斷放棄比賽!

再一次向遇難的選手錶示哀悼,徒步或者越野賽事同樣是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一定要做好充分準備,對於此次事件的性質以官方發佈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