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Facebook工程副總裁Jay Parikh宣布離職,曾負責創建數據中心基礎架構


Facebook又一高管離職

當地時間1月28日,Facebook工程副總裁Jay Parikh在其個人主頁上宣布將要離職。資料顯示:Jay Parikh於2009年加入Facebook,曾負責該公司數據中心基礎架構的建設,在此基礎之上,Facebook才能夠構建眾多的應用程序與軟件。

Facebook工程副總裁Jay Parikh宣布離職,曾負責創建數據中心基礎架構 1

Mark Zuckerberg(左一)與Jay Parikh(左二)

Facebook發言人表示:David Mortenson將接手Parikh的工作,Parikh的其他職責很可能會由其他幾名工程主管分擔。

Facebook首席執行官Mark Zuckerberg在對Parikh的評論中說:“沒有你,我們在過去11年中取得的許多成就是不可能實現的。在你到來之前,我們甚至沒有數據中心,現在我們可以將我們的設計共享給全世界!”

兩年時間風波不斷,Facebook十數位高管相繼離職

過去幾年中,Facebook經歷了數次風波:從2016年被質疑干涉美國大選,到2018年數據洩露事件,再到2019年的幾起反壟斷調查…Facebook因為數據安全問題一直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在這期間,有十數位高管因為不同的原因離開了Facebook,本文對這些離職的高管及其去向進行了簡單地梳理。

Jan Koum:Facebook旗下即時通訊應用WhatsApp的聯合創始人,2018年4月離職。 Jan Koum在離職聲明里並沒有提到離職的原因。據外媒報導,Jan Koum離開是因為他與Facebook高管在數據隱私保護理念上存在衝突。

Elliot Schrage:Facebook通訊和公共政策主管,2018年6月離職,原因未知。

Colin Stretch:Facebook首席律師,2018年7月離職,原因未知。

Alex Stamos:Facebook首席安全官,2018年8月離職,離職後將前往斯坦福大學任職。

Dan Rose:Facebook合作夥伴副總裁,早期高管之一,2018年8月離職,離職原因是希望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Rachel Whetstone:Facebook高級通訊主管,2018年8月加入Netflix,他在Facebook只待了一年。

Alex Hardiman:Facebook新聞產品主管,2018年8月離職,他將重返媒體領域,以首席商務和產品官的身份加入《大西洋月刊》。

Kevin Systrom和Mike Krieger:Instagram聯合創始人,2018年9月離職。

Brendan Iribe:Facebook旗下VR品牌Oculus的前首席執行官和聯合創始人,2018年10月離職。

Chris Cox:Facebook創業“元老”之一、首席產品官,2019年3月離職。

Chris Daniels:WhatsApp業務的副總裁,2019年3月離職。

結語

Facebook目前面臨著來自監管和競爭對手的雙重壓力。反壟斷調查、信心安全問題已經夠讓人頭疼了,曾被視為發展重點的VR/AR業務也一直沒有太大起色,而短視頻業務在市場上遭受了來自TikTok等新興應用的衝擊;2019年6月,Facebook重磅推出的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貨幣Libra,在經歷國會調查、核心成員退出、白皮書修改、機密被盜等各種挫折,上線日期變得遙遙無期…

雖然面臨著種種困難,創始人扎克伯格仍然抱有著樂觀的心態,並且將目光放在了更加長遠的2030年,不知道在扎克伯格的樂觀精神帶領下,Facebook會走向何方。 2020年1月,谷歌母公司Alphabet市值突破萬億美元大關,並成為“FAAMG”的五家美國科技公司裡,只有Facebook還沒有達成這一目標,同時,Facebook也是被寄予厚望的下一家“萬億俱樂部玩家”。 Facebook會以何種方式“逆風翻盤”,並且突破萬億美元的市值,十分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