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愛馬仕”陷危機,創始人曾說:倒掉的教育公司是自己作的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宋傑|上海報道

10月8日,一張精銳教育創始人張熙的朋友圈截圖在網路瘋傳,內文顯示,因投資擴張太過激進和疏於財務管理,精銳教育投資失敗,張熙個人已傾家蕩產。不過,據媒體報道,公司員工後來闢謠稱該圖片為假,並提供張熙朋友圈截圖,這張截圖中,張熙表示:“精銳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10月14日,精銳教育上海總部門口。《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宋傑|攝

精銳教育上海總部門口貼出《致學員及家長的一封信》。《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宋傑|攝

5天后(10月13日),令各地學員、家長猝不及防的反轉再次來臨,精銳教育上海總部門口貼出《致學員及家長的一封信》,內文寫道,精銳教育已無法維持正常運營,決定全面轉型非學科業務,並於10月13日起暫停營業。

其實,早在今年8月,精銳教育(NYSE:ONE)就收到紐交所的退市警示函,瀕臨退市邊緣。10月12日,精銳教育宣佈停牌,每股報價0.4美元,總市值為6464.82萬美元,相較於2018年6月16美元/股的高點,下跌97.5%。

眼下,《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所在的精銳客戶群內,數百家長在等待退款,這或許只是冰山一角。據2021年Q2財報顯示,精銳教育平均每月入學人數為13.57萬人;截至今年2月28日,精銳教育在36個城市佈局,共有457個學習中心。

家長:“我採訪過張熙,他更像商人”

10月14日,《中國經濟週刊》記者來到精銳教育上海總部門口發現,之前的退費長龍已經逐漸散去,只有零星幾位家長趕來辦理退費登記手續。一旁超市的員工對記者說:“前兩天冒雨來登記的人群把超市門口擠得滿滿的,有的家長說‘孩子高三,到了人生關鍵時刻,咬咬牙把積蓄拿出來湊齊學費衝刺,結果碰到了這事(暫停營業)’。”

10月14日,部分家長趕來辦理退費登記手續。《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宋傑|攝

延伸閱讀  官方介入調查“無病女學生被推上手術檯”!涉事醫院多次被罰

有家長向記者反映,從10月7日開始,精銳教育各門店及旗下教育類品牌老師相繼在家長群釋出停課通知,老師們表示自己的工資也被拖欠著。

“我付了錢還一節課沒上。這次花錢買的教訓就是,孩子還得自己來教,別想偷懶,作為家長必須一刻也不能鬆懈。”另一位家長說。

碰巧的是,從事媒體行業的學員家長吳女士曾採訪過張熙本人。她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說:“我當時剛工作沒幾年,採訪他時,我覺得他更像商人,不像從事教育行業的。我孩子4歲半,報了一門畫畫、一門英語,英語是暑假剛報的,沒想到就‘爆雷’了,我還信誓旦旦對朋友說‘我報課很謹慎’。”

精銳教育因其高昂的學費被家長比作教培界的“愛馬仕”。據《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瞭解,精銳教育一對一(90課時)初中輔導價格為58500元(語數外單科價格),高中一對一(90課時)輔導價格為71550元(語數外單科價格)。這還是常規價格,如果是保分輔導,價格會更高。

“‘神獸’忽然閒適起來的週末,我決定凡爾賽一下,這大概是我買過的最貴的水壺了。”學員家長在朋友圈晒出精銳教育的水壺配文道,他家還有數萬元的學費未被退回。

張熙:“倒掉的教育公司都是自己作的”

天眼查App截圖

天眼查App顯示,精銳教育成立於2007年,總部位於上海。上海精銳教育培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劉婭婕,註冊資本約5876.25萬元。股權穿透圖顯示,該公司疑似實際控制人為張熙。精銳教育公司對外投資十餘家企業,自2007年12月以來,該公司相繼投資成立80餘家分支機構,其中超半數目前已登出。

精銳教育以1對1、1對3課堂個性化教學形式為主。旗下包括高階一對一個性化教育品牌精銳•個性化;專營4-12歲少兒邏輯思維、語言能力、AI程式設計、STEAM等創課多元思維能力培養的精銳•至慧學堂;致力於培養孩子英文跨學科知識運用能力的少兒英語教育品牌小小地球。

2018年,張熙演講時曾公開評論:“倒掉的教育公司都是自己‘作’的。”而如今看來,似乎一語成讖。

在視訊中,張熙回顧說:“2012年時我們也很糾結,當時進北京(市場)4000萬美金全砸裡面了,從網際網路的角度,在一個城市能虧4000萬美金也是‘奇蹟’,我們後來又融了一筆錢重整,一些該撤的城市就撤,‘不破不立’,決定走向更高階。比如廣州地區學費一次性漲價近40%,有人問我為什麼有底氣漲價,我們一個教學點(投入)是別人的4-5倍,我為什麼不能漲?”

2018年,剛剛完成美國上市的精銳教育開啟了“買買買”模式,繼年初收購“小小地球”,8月收購天津的華英教育之後,精銳教育又聯合第三方共同收購處於低谷的巨人教育100%股權。當時業界就擔憂,收購一家問題機構,有可能是把雙刃劍,一方面做大盤子實現規模化,但也有可能成為一個“燙手山芋”。如果整合不好,收購過來的問題企業有可能成為“拖油瓶”。

財報顯示,2020年精銳教育鉅虧7.25億元。而2021財年上半年,雖然業績有所提升,但仍淨虧損3.32億元。

延伸閱讀  轉賬後可“解封”賬戶繼續投資?男子差點被騙18000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2月28日,精銳教育資產負債率高達97.94%。

天眼查風險資訊顯示,精銳教育目前涉及多條法律訴訟,案由包括合同糾紛、商業賄賂不正當競爭糾紛等。2021年8月,該公司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超302萬元。此外,公司還多次因虛假宣傳、違法廣告法被行政處罰,處罰金額累計超300萬元。

律師答疑:教培企業一旦破產,就不用退費還錢了?

不只是精銳教育,自疫情以來,已出現過多家教培機構經營困難,甚至跑路的情況,給學生家長造成巨大損失。這時,家長們除了登記還有哪些合法途徑維權?教培企業一旦宣佈破產,難道就不用退費了?

上海因咖律師事務所律師杜偉近期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就前述問題做了回答。

杜偉認為,如果培訓機構在辦學過程中意圖放棄辦學,但是仍然對外宣傳繼續擴大規模、繼續招生、繼續讓學生家長繳納相關高額學費,收取費用之後跑路,該種情形下是涉嫌犯罪的。

杜偉介紹,這時,培訓機構可能涉及的罪名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集資詐騙罪、詐騙罪、侵佔罪。杜偉建議,家長可以聯合向警方報案,警方會根據證據決定是否立案。在認定是否構成詐騙時,關鍵看是否存在非法佔有目的、是否在無法經營後還繼續招生,並結合教培機構收取的學費和資金流向等綜合認定。

杜偉認為,這類案件一般涉及執行款項、對股東限制高消費、將股東加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使其坐飛機、高鐵、購買房產等受限。

我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規定:破產財產在優先清償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後,依照下列順序清償:(一)破產人所欠職工的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卹費用,所欠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二)破產人欠繳的除前項規定以外的社會保險費用和破產人所欠稅款;(三)普通破產債權。

“也就是說,在通常情況下,如果教培機構走破產程式,其需要優先支付員工的工資和賠償費用,同時需要支付投資人的賠償費用,最後才會賠償消費者的費用。家長支付的培訓費用屬於消費者的費用,屬於最後退還的部分。從目前的情況看,精銳教育即使走到這一步流程,其是否有資金退款還是未知。”杜偉說。

責編:楊琳

(版權屬《中國經濟週刊》雜誌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連結、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延伸閱讀  上市公司重要公告集錦:溫氏股份前三季度預虧92.5億至97.5億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