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萬越南工人因疫情逃離工廠,耐克傻眼,鞋產量下降1.8億雙


近期,越南的新冠病例曲線已有所平緩,但幾個月前突然暴發的疫情還是為當地製造業帶來不小余波。而在全球經濟疲軟、供應鏈不穩的背景下,越南製造業的這次波動,可能在大洋波岸煽起一場“風暴”。

據美國《坦帕灣時報》(Tampa Bay Times)10月17日最新訊息,伴隨著新冠疫情的全球肆虐,世界各地的企業和消費者正深受供應鏈不穩的影響。其中受影響最大的企業,就包括美國知名運動品牌耐克。

根據統計,耐克約四分之三的鞋類商品產自東南亞,一半以上的鞋類產自越南。但由於越南此前為了應對新冠疫情而採取的嚴格工廠限制措施,數百萬工人停工,耐克鞋類的產量驟降。有專家估計,這期間耐克鞋類產量下降了1.8億雙之多。

而當越南放鬆限制後,員工並未返工,而是逃離(exodus)越南南部的工廠返鄉。政府估計,撤離的工人可能超200萬人。

一邊是需求強勁的歐美消費者,一邊是趨於崩潰的全球供應鏈。當面對這場供應鏈的“完美風暴”時,包括耐克在內的不少世界名牌們,已近乎“無能為力”。

CNN:耐克、安德瑪和其他企業,面臨越南的供應問題

越南工廠停產

專家:耐克鞋產量少了1.8億雙

據彭博社,去年越南很好地控制了新冠疫情。但今年7月後,德爾塔變種在越南全境開始傳播,病例和死亡人數一路攀升。8月27日,越南的確診病例數達到了創紀錄的17428例。越南南部的工業區,正是疫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隨後,越南實施了嚴格的限制措施,如限制外出購買食物和宵禁等。部分工廠被要求建立員工住宿設施,讓員工居住在原地。還有一些工廠選擇了關閉,員工紛紛逃出胡志明市這樣的大城市,回到農村地區,躲避疫情。

一位叫做黎氏美(Le Thi My,音譯)的越南裝配女工回憶說,離開胡志明市後,她回到了位於越柬邊境的西寧省,但那裡的新冠疫情也很嚴重。“除了恐懼,我們幾乎一無所有。我看到我們社羣裡有很多人死於新冠肺炎。”

進入9月,越南的新冠疫情曲線逐漸壓平,確診病例數從最高時的17000多例,逐漸下降到10000例以下。根據越南衛生部門的最新通報,10月17日的總確診病例數為3193例。過去一週的日平均病例數為3484例。越南的政府和工廠,也在紛紛通知工人返工。

但逐漸好轉的新冠疫情,並未給越南民眾帶來安全的感覺,甚至加劇了工人出逃的現象。越南政府估計,撤離的員工可能超過200萬名。

一名叫做陳氏花(Tran Thi Hoa,音譯)裁剪員工表示,她迄今沒有理睬這些通知,也暫時沒有回到胡志明市工作的想法。

延伸閱讀  辦公室10個人裡8箇中招!杭州女白領:知道傷身體,但我控制不住啊

作為兩名孩子的母親,陳氏花說:“我現在不能帶我的家人回城,因為仍然太冒險了。身為一家之主,我必須首先考慮我的家庭。”

甚至,即便有些公司願意提供免費午餐和加薪,仍不足以吸引工人們回來。

根據胡志明市報告的一份資料,截至10月6日,胡志明市的工業園區和出口加工區約有57%的工人已經返工,高於放鬆防控限制前的24%,但仍不足以支撐很多工廠的滿額執行。數百萬工人仍在停工,或準備返工。


越南的一家耐克加工廠內 視訊截圖

缺乏員工,已經為當地製造業帶來了不小影響,而很多依賴越南製造業的大品牌,也感受到了連鎖反應的威力。其中,就包括耐克。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網(CNN)的一份統計,耐克的鞋類產品中,約四分之三產自東南亞。其中,越南產鞋品佔總量的51%之多,而印度尼西亞產鞋品,佔總數的24%。

越南工廠7月至9月期間的限產和停產,無疑對耐克造成了重大打擊。金融服務公司BTIG的分析師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估計,這期間僅耐克的鞋類產量就減少了1.8億雙,而後續的影響仍是未知。“沒有人知道產量的增加會有多快,或多慢。”

耐克首席財務官馬修·弗蘭德(Matthew Friend)在本月初的財報電話會議上說,即使工廠開始重新開工(耐克預計將從10月份開始分階段重新開工),全面投產也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公司高管在電話會議上說,耐克在越南一半的服裝廠目前仍在關閉之中。

彭博社認為,面對如此窘境,像耐克這樣的品牌近乎“無能為力”。近期,耐克已經大幅下調了銷售預期,主要是因為越南商品短缺。當然,耐克在其他國家也有工廠,但培訓工人和裝配流水線,就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據估計,美國耐克目前商品庫存創30年來最低紀錄,僅能維持1個月左右的銷售。9月底,由於供應鏈問題,耐克已經下調了全年銷售預期。

“從源頭到門店,我們都遇到了問題”

不僅僅是耐克,其他快消品和電子產品產品的供應,也因越南的停產而陷入停滯。

越南在全球消費經濟中卻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從沃爾瑪的傢俱、阿迪達斯的運動鞋,再到三星的智慧手機,越南製造的商品涵蓋了各個產業。根據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的資料,越南是美國服裝和鞋類的第二大供應商,僅次於中國。

運動品牌安德瑪(Under Armour)的鞋類和服裝生產中,越南佔三分之一。安德瑪執行長帕特里克 弗里斯克(Patrik Frisk)在8月份的最新業績電話會議上表示,公司正在密切關注當地工廠關閉對其供應鏈的影響,稱這是一種“正在發展的情況”。

延伸閱讀  太原市衛健委從七個方面做好災後衛生防疫工作


安德瑪的商品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來自越南 商品截圖

工廠關閉還可能影響到蘋果公司等科技公司,由於部件供應商的關閉,iPhone 13的交付可能會中斷。三星電子在越南生產家用電器的子公司表示,如果能迅速恢復正常運營,預計將實現出口目標,反之則不行。

但是,這還需要時間。里昂估計,越南的封鎖結束後,工廠可能需要5到6個月才能恢復正常執行。而且,無論何時工廠開工,它們將始終面臨人員短缺的問題。

里昂認為,12月份零售商的減產情況將尤為明顯,並將持續到明年第一季度。他預計,越南的產量要到2022年年中才能恢復正常。目前,在越南有大量業務的服裝和鞋類公司的股票還沒有完全反映出這場動盪的影響。

但南加州大學肯德里克全球供應鏈研究所執行主任尼克·維亞斯(Nick Vyas)表示:“從源頭到門店,我們都遇到了問題。供應鏈的瓶頸正逐漸暴露出來。”

全球供應鏈指的是將產品建成並交付到消費者手中所需的商業和運營網路。這一鏈條中的環節包括零部件的製造、勞動力的供應以及跨越國界和海洋的貨物運輸。專家表示,當前供應鏈遭受困境的最大原因,即在於新冠疫情。

2020年,疫情導致全球工廠關閉,工人失業,生產癱瘓,某些商品供應中斷。與此同時,消費者對許多產品的需求急劇下降,導致全球經濟陷入深度衰退。

在新冠肺炎疫苗快速開發、政府援助水平高企以及消費習慣改變的推動下,全球商品需求迅速反彈。但需求的迅速反彈使得加工廠、製造商和企業難以跟上需求的增長。

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運營和供應鏈管理教授羅伯特·漢德菲爾德(Robert Handfield)說::“我們有一系列揮之不去的問題,已經存在一段時間了,然後新冠病毒就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他認為,這是一場“各種因素的完美風暴”,導致交貨延遲、產品短缺和潛在的價格大幅上漲。

10月17日,美國交通部長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承認,供應鏈問題“肯定”會持續到明年。而被問及拜登是否考慮取消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時,布蒂吉格則模稜兩可地表示,“每個想法都正被認真對待。”

為了應對供應鏈危機,美國總統拜登在當地時間13日發表講話,宣佈美國最大的兩個港口洛杉磯港和長灘港將實行每天24小時、每週7天的工作制,以解決港口貨物擁堵問題,並讓美國本土的貨物運輸卡車得以在交通較為通暢的夜間運送貨物,應對供應鏈緊張局面。

與此同時,美國還不得不應對持續通脹和此起彼伏的罷工潮。據美國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13日報告,美國7月份消費者價格指數(CPI)較去年同期上漲了5.4%。而目前美國已有約10萬名工會工人正在罷工或準備罷工;僅在最近兩個月,全美就已有近40家工廠爆發了罷工事件,幾乎是去年同期的兩倍。

延伸閱讀  美國一學校規定學生接種新冠疫苗後隔離30天 被批荒謬

但這一背後的深層次原因,可能在於富裕國家對於新冠疫苗的壟斷。越南是東南亞疫苗接種率最低的國家之一,9800萬人口中只有約14%已全面接種疫苗。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已經遊說拜登政府捐贈更多疫苗。

“如果在美國有人不能給她的丈夫或孩子買新衣服,我感到很遺憾,”遠在越南的陳氏花說。“但我也不能把家人留在這裡。”

來源:觀察者網 文:趙挪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