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重塑工業互聯網下的開發者生態 | 聯想工業互聯網平台的發展路徑


工業互聯網作為一個在前兩年被過度炒熱的概念,就像區塊鏈技術一樣,隨著資本的褪去,在2019年逐漸回歸到了技術本身,開始在工業實踐中實現真正的落地。

伴隨著中國政府高度重視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工業互聯網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是新一代網絡信息技術與製造業深度融合的產物,將推動形成全新的工業生產製造和服務體系,成為工業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依托。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工業互聯網?

Gartner 此前在【工業互聯網平台魔力像限】中就指出,工業互聯網(IIoT)平台是指一組集成的軟件能力,對那些資產密集型的行業,提高對工廠、技術設施和設備的控制優化、運營可視化和決策輔助。

回顧整個2019年,伴隨著企業的是對於數字化轉型的未知和迫切的需求,企業服務市場持續走高,尤其針對傳統企業進行技術輸出的領域,更是受到了資本的青睞。但是隨之而來的,就是對於技術的炒作,工業互聯網也不例外。

當前國內工業互聯網領域相對來說還比較混亂,很大一部分企業都會混淆工業互聯網平台和軟件應用的關係。許多供應商僅僅做了一些SaaS應用,就號稱是工業互聯網平台。實際上,工業互聯網平臺本身是起到一個承上啟下的作用,它並不是應用程序的本身。如果說IT是萬丈高樓的上部,OT是樓身中下部,那麼工業互聯網平台就是一個上上下下的樓梯。

那麼怎樣的平台能被稱為工業互聯網平台?它一定是有標準可依的。尤其強調平臺本身對生態夥伴的支持能力,除基礎資源層的資源能力、帶寬能力、性能和分析之外,還需要考慮它能否幫助生態夥伴在這個平台上快速構建行業應用以及快速遷移行業解決方案,是否能夠快速把原來的知識經驗轉換成可對外提供的服務。

時下,伴隨著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科學技術的發展,新一輪工業轉型革命已經到來,伴隨著這樣的大趨勢,傳統製造業向數字化、智能化方向發展意識大勢所趨。然而在現階段,儘管工業互聯網在製造業中成為一種新的基礎設施,但在於傳統製造業相互配合發展的過程中仍存在許多挑戰,如數據類型多且難以收集、技術複雜度高、行業屬性重、產品化困難、人工智能技術在工業應用中存在技術壁壘、部署環境複雜等等隱私,且難以通過一種平台來覆蓋多個行業,不同平台之間的協作性也存在諸多問題。

在這樣的背景下,聯想適時公佈了3S 戰略,一是Smart IOT,智能物聯網設備,它所產生的數據是實現智能化變革的基礎燃料;二是Smart Infrastructure 智能基礎架構,它為智能化變革提供計算、存儲和網絡支撐;三是Smart Vertical,行業智能,為各行業提供智能化解決方案和服務的業務。作為3S戰略中行業智能戰略的一個重要支撐,2019年6月份成立了聯想數據智能業務集團,專攻工業互聯網,一改以企業服務為核心,旨在打造以技術開發者為核心群體的工業互聯網新生態。

聯想工業互聯網的戰略佈局

打造以技術開發者為核心的工業新生態,通過為更多企業實現在生產端的實時數據分析,從而進一步達到智能化生產的目的。

聯想數據智能業務集團的前身是聯想大數據,在成立數據智能業務群之後,主要業務分為三大方向,分別為聯想諮詢、產品生態以及專業技術服務。在這一階段中,聯想通過內外部實踐,積累了大數據平台、物聯網平台以及人工智能平台等核心產品,能夠為廣大企業提供端到端的解決方案。其次通過聯想自身的技術能力,對外輸出數據湖、物聯網平台建設、工業互聯網平台建設的專業技術服務。

隨著互聯網與物聯網深化程度的不斷加深,製造業與這兩者之間的關係也愈發緊密。隨著來自業務的壓力,越來越多的傳統製造企業開始著手自己的數字化轉型。然而這類數字化轉型,還只是停留在過去的階段。

過去數字轉型更多的是強調IT域的轉型,比如數據中台,IT域將數據收集在一起,把ERP、CRM系統數據收在一起,把客戶、銷售進行統一管理。但是在中國,這種中台模式並不一定適用於製造業企業。因為對於傳統製造業企業來說,客戶可能只有幾家PC大廠或者手機大廠,他們所關注的內容是如何高質量地生產,如何高質量地服務下游合作夥伴。

根據這種需求再來看現階段的工業互聯網環境,其實有很多炒作的技術仍然是屬於自動化領域的範疇,並非真正的智能化生產。現階段很多工業互聯網平台所提供規劃完全只是基於自動化實現的,比如用更多機械手和更多自動化設備等,不僅前期的投資十分高昂,且不具備智能化,因為這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生產線無法適應快速的業務變化的問題。

因此工業互聯網平台,需要的不僅僅是對硬件的重構,不僅僅是實現硬件的自動化,更重要的是需要軟件和IT系統全新重塑。

在聯想集團技術院士於辰濤看來,工業互聯網有四個核心點,分別為智能化生產、網絡化協同、定制化服務和服務化轉型。

前兩年之所以工業互聯網被炒作的比較火,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大部分都在炒作個性化定制以及服務化轉型這兩部分。因為這兩部分實現起來最簡單,大部分只是需要一個雲平台就可以實現。但是對於工業互聯網來說,真正關鍵的是在於網絡化協同與智能化生產。

如何理解網絡化協同與智能化生產?其是指針對供應鏈上下流效率的全面提升;其次是幫助國內大部分沒有面向終端直接銷售能力的企業,在工業生產過程中來提升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成本。現階段隨著互聯網化程度在工業領域中的不斷加深,其業務變更頻率也隨之加快,對於生產線及時響應的要求也就越來越高,需要能夠根據業務的變化來快速調整生產策略,這就是智能化生產的關鍵所在。最後,智能化生產的應用,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著工業互聯網開始真正走向實踐與落地,真正幫助傳統製造企業實現了智能化。

但是在現階段,這樣一個工業互聯網平台體係是缺失的,大部分工業互聯網平台仍然停留在自動化的層面。因此,聯想基於自身的實踐設計了一款適用於國內的工業互聯網架構體系。聯想認為,未來的製造業一定是柔性的,面向未來的工業生產過程,最核心的問題一定是AI+IoT的問題。如何幫助企業實現智能製造,甚至以智能製造為基礎來實現更大範圍上下游聯動的智能化協同,能夠讓每一名參與其中的開發者都能從中受益,才是真正實現了工業互聯網的完美落地。

聯想的開發者生態建設

基於iLeapCloud、LeapIOT(工業物聯網平台)、LeapHD(大數據平台)以及LeapAI(企業級人工智能平台)為基礎的聯想工業互聯網平台,正在從開發者的角度,為企業帶來實質性的生產轉變。

因此聯想希望構建的工業互聯網體系,是以開發者為核心的生態體系。現階段的工業互聯網,更多講的是將各個平台鬆散耦合在一起,是基於業務、功能實現的整合,而恰恰忽略了在整個流程中起到關鍵性作用的開發者。只有極大提升開發者的研發效能,才會從根本上提升工業互聯網的效能水平。

聯想工業互聯網平台具備數據無縫融合、微服務以及低代碼這三個特點。數據無縫融合即是指所有數據能夠在同一個平台上貫通,拒絕數據孤島的現象,將IT 和OT 的數據融合為一個整體、統一的分析、計算環境;低代碼的概念則非常廣泛,其不只是字面意義上的代碼簡化,更能夠使一系列繁瑣的操作能夠以桌面拖拉拽的形式來完成。此外,低代碼開發最核心的部分在於架構和預置資源內置。架構層面需要能夠支持非常靈活的組件擴展,這也是為什麼選擇微服務的原因;另外在預置資源內置層面,平台內置了數據接入協議、在物模型預置、時序數據處理、流入數據處理等算法,通過結合聯想iLeapCloud 平台上所集成的大量經過實踐檢驗的組件,極大簡化平台內的開發,從而更快速地推動工業互聯網應用的落地。

寫在最後

聯想集團技術院士於辰濤在最後曾提到,未來聯想工業互聯網平台將會藉助社區的力量來發展,通過與一些重點高校合作,打造如智能製造相關領域下的大賽活動,來推動開發者關注工業互聯網,尤其關注在低代碼的工業互聯網開發環境中如何做出更高質量的產品。在用戶的認知層面上,聯想已經先人一步,其成功認識到了開發者一定是各個服務開展的基礎,同時開發者也是工業互聯網平台的真正用戶。面向開發者,正是聯想智能工業互聯網平台最大的價值所在,也是其與其它工業互聯網平台之間最大的不同。

誠然當前國內工業互聯網仍然是一個良莠不齊、賽道尚不清晰的市場,許多進入賽道的種子選手甚至都不及格,但這不妨礙工業互聯網正在逐漸成為企業數字化轉型的一條可選之路。在這種情勢下,更是需要服務提供商靜下心來做業務,把工業互聯網真正普惠給那些真正需要的開發者身邊,實現真正的企業轉型,我們也期待聯想能夠為國內工業互聯網領域下的開發者生態建設起到示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