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進入第六次大滅絕時代?

地球進入第六次大滅絕時代? 不少人將2020年說成是“災難性”的一年,因為我們遇到的地球問題很多,例如高溫,風暴,野火等等都比往年強了很多,所以地球的生態環境確實處於“災難性”的狀態一樣,然而這並不是人類希望看到的,我們在2020年可以說過得很艱難,全球整體都沒有一個“平靜”的時段,而在今年年初之前,聯合國又發出了一個警告,那就是說2021年將是災難性的一年。 這什麼情況?這年年都被稱為災難性的一年了?而聯合國說的這個災難性主要是針對飢餓問題可能會在不少國家出現,所以這是直接提醒了人類的節約問題。而在這個基礎之上,我們又看到了一個嚴峻性的問題,那就是《保護科學前沿》雜誌發表一篇論文,人類應該警惕了。 地球進入第六次大滅絕時代 我們都知道,在地球的歷史上,科學已經記錄了五次的生物大滅絕過程,其中每次帶來的影響都非常的巨大。 第一次、4.4億年前的奧陶紀末期,總計導致大約85%的物種絕滅。 第二次、3.65億年前的泥盆紀晚期,海洋生物受到重創,遭受滅頂之災。 第三次、2.5億年前的二疊紀末期,總計導致超過96%的地球生物滅絕。 第四次、2億年前的三疊紀晚期,估計有76%的物種滅絕,以海洋生物為主。 第五次、6500萬年前的白堊紀末期,約75%—80%的物種滅絕。 第六次、?這還是一個未知數,但是從前五次的生物大滅絕過程我們可以看到,如果地球出現第六次滅絕時代,那麼帶來的影響不會比這個低,甚至包括人類都可能是受到影響的一部分,所以不是一個好消息。而這個結論是由17位全球領先的生態學家和氣候學家組成的團隊研究了全球約150所領先大學的環境變化的著作,對全球即將發生的氣候和人為災難的預報進行了修正。 所以,這17位科學家認為,由於環境問題,地球已進入了第六次大滅絕的時代,這是一個嚴重的警告,人類應該警惕了。 第六次大滅絕時代會帶來什麼影響? 如今的地球生態環境可以說比以前糟糕很多,科學家們說地球可能進入第六次生物大滅絕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這一次直接修改為進入到了大滅絕時代,這說明爭議性已經變小。而帶來的影響也是令人恐懼的,根據科學家們預測,在未來的幾十年中,將有大約20%的現有物種面臨滅絕的威脅。如今的生物可以說已經正在“步入”這個路線上。 而從前面大滅絕時代帶來的物種變化,可以想到,人類可能也是受到其影響的,維持生態系統的基礎沒有了,那麼滅絕也會因此出現連鎖效應波及到人類。所以人類如今應該清醒,而從影響的角度來講,如今正在加速這些問題而對出現,人口持續正在,溫室氣體排放,塑料產量的增加等等,都對生物圈產生了影響。但是很遺憾的,如今我們無法確定生物圈的影響已經有多大,影響生物圈太大了,無法做詳細的勘測,研究,說明。 當然,從我們潛意識的角度來講,地球生物滅絕與人類的關係是最大的,我們的破壞對它們的影響最大,同時在氣候巨變的情況之下,這加速了生物的一個滅絕過程,所以其實根源就在於“人類”。人類如果不進行改變,一切可以說都是“空談”。 人類如今正面臨什麼? 其實我們就單獨地從氣候問題就可以看到,極端性的氣候正在橫掃全球,澳洲大火甚至造成了幾十億動物的影響,動植物被摧毀極其的嚴重,甚至可以說讓一些面臨滅絕性的動物“雪上加霜”。什麼珠峰長草,南北極紅雪,綠雪事件等等,都是呈現出了氣候的極端性變化,所以氣候問題就是地球如今的一個災難性問題,人類不改變,這樣的問題只會變得更加的嚴重,所以人類如今面臨的問題就是地球的嚴峻性問題。 而在2021年,我們地球同樣也可能面臨這樣的問題,因為我們地球的變暖還在持續發生之中,那麼問題只會是越來越嚴重,過去一年的全球平均氣溫已經達到了歷史極值,而2021年還有概率創下新高了,所以地球升溫加劇,人類面臨的災難性問題也就更多了,如今我們看到的一些極端性自然災難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同時在地球升溫之後,大家應該也看到了,南北極地區的暴露問題是越來越多,遠古生物不斷地重現地球,被人類一個一個的挖掘出來,然而在它的背後,還可能隱藏著更大的威脅,那就是遠古病毒,科學家已經在永久凍土之中發現了具有極強感染力的病毒——西伯利亞闊口罐病毒。該病毒在永久凍土之中活了3萬多年,而在人類發現之後,居然它依然不死且具有感染性及殺傷力。讓科學家們都感覺到恐懼。 而更加令人擔心的是,在永久凍土之中,可能還存在很多人類未知,與這些相似的病毒,如果對地球生命具有威脅,在全球變暖的背景之下,它們一一地出現在生物圈之中,那必然又是一場滅頂之災的問題,所以如今的地球其實很危險,人類如今的安全背後還隱藏了更多的威脅,這都需要人類保護環境才可能將其改變,不然這遲早都會因為生態系統的變化,將人類推向深淵。

地底下有2300億噸石油,還有1.5億億噸碳,真是生物變的…

地底下有2300億噸石油,還有1.5億億噸碳,真是生物變的? 有人不認可“化石能源”這個提法 我們的地球是一顆碳星球,因為有太多碳。環顧一下你的周圍,你的家具用品、吃的穿的用的、你讀的書本、甚至包括咱們自己,沒有哪一樣裡邊沒有碳元素。我們吸進去氧氣,呼出來二氧化碳,空氣中二氧化碳太多導致氣候變暖,這讓科學家們頭疼。所以我們要種樹,樹可以吸收空氣中的碳把它固定到地面。如果哪一天樹變成了煤,煤可以燒,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化石能源。 煤燃燒釋放熱能和二氧化碳 地球上的碳一直在不停地循環,從土壤到空氣,再從空氣回到土壤。我們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正在打破這種平衡,因為我們把地底下的石油和天然氣抽出來、把煤炭挖出來燒,幾千萬年甚至幾億年前被封存在地底的碳變成二氧化碳回到大氣中。 有些朋友對“化石能源”這種提法總是心存懷疑,全球石油產量每年40多億噸,年年都說石油會耗盡,但地底下的石油儲量卻似乎並不見少,現在已經探明的石油達到了2300億噸。科學家們還說在我們的地底下總共封存了1.5億億噸碳,如果說這些都是化石能源,是由細菌和動植物的屍骸堆出來的,細菌怎麼變成石頭和油?它們不會腐爛或被吃掉嗎?古時候哪來那麼多細菌呀? 美國中部井架林立的頁岩油田 地球大氣曾經充滿二氧化碳 碳並不是在地球上產生的,它來自古老恆星,是核聚變的產物,也是恆星毀滅的象徵。未來當我們的太陽燒光它內核裡的氫,內部的能量無法抵抗外殼壓力時,它外面的物質會向內劇烈坍塌,造成強烈爆炸,這就是氦閃。經歷幾次氦閃之後,太陽正式走向死亡。 在氦閃的過程中,太陽內部物質會經歷一種“三重α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氦會聚變成碳,這正是宇宙中碳的起源,地球上所有的碳也是來自於太陽誕生之前的一次劇烈爆炸的殘骸。 “三重α過程”產生碳 但在地球誕生之初,碳以原子的形式存在地下,大氣中既沒有碳也沒有氮氣更沒有氧氣,原始地球的空氣裡含量最多的是氫氣和甲烷,這是太陽系星雲中普遍存在的兩種氣體。 隨著放射性物質不斷衰變發熱,地球變得滾燙,岩石熔融,大部分鐵和重元素下沉到地心,而碳被氧化成二氧化碳,與水和氮氣一起隨火山噴發出來。水聚為湖泊和海洋,大氣中充斥著幾億億噸碳,氧氣幾乎為零,這時候的地球不適合今天生物的生存。 二氧化碳和水從地下噴出形成大氣和海洋 生命的出現改變了地球的面貌 在大約40億年前,在地球表面的海洋與湖泊中誕生了最早的單細胞生命,這些原核生物不需要氧氣就能生存。到了大約35億年前,地球上出現了一種更高等級的單細胞生物——藍藻細菌,這種細菌吸入二氧化碳,再通過光合作用釋放出氧氣,氧氣釋放到水里後與游離的金屬(主要是鐵)離子產生氧化物,今天絕大多數的鐵礦就是那個時候產生的。 細菌和藻類製造氧氣固定了碳產生氧氣改變了地球 當水里的金屬離子差不多耗盡,氧氣就從水里釋放到空氣中,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和甲烷越來越少,氧氣越來越多。水里大量的厭氧細菌都被氧氣給毒死了,這就是地球歷史上的第一次“大氧化事件”,又被稱作“氧氣大屠殺”。三十多億年間海洋和湖泊裡的細菌去哪了?它們死後都沉到了水底。由於水中氧氣含量極低,它們不會腐爛,也沒有別的生物吃掉它們,這些細菌和藻類攜帶著億億噸計的碳一點點沉積、被沙土和礦物質掩埋起來。 細菌和藻類清除了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製造出了氧氣、淨化了海洋與湖泊的水質,也為更高級生命的出現和演化創造了條件。 寒武紀海洋生物大爆發 沉積和板塊運動製造石油 由於大量泥沙傾瀉,水底沉積的物質被越埋越深,在億萬年的時間裡會深達數百甚至幾千米。地球的中心是一顆炙熱的大鐵核,它的溫度高達5000℃。地心強大的熱力使地幔物質翻滾對流,地幔又推著地球表面的地殼來回移動。一部分地殼被擠壓到另一塊地殼的下面,在高溫高壓下,沉積的細菌殘骸發生了變性。 地質學家們對一種名為“乾酪根”的沉積岩十分感興趣,乾酪根是一種黑色或棕色的石頭,又被稱為油母質。顧名思義,這是一種可以產生石油的石頭,它實際上就是古代生物殘骸在地底高溫高壓下經億萬年變性的產物。 沉積岩中的干酪根上有古代水藻痕跡 科學家在形成時間比較短的油母質中發現了大量的動植物化石,它們主要是遠古時期的水草和魚類的殘骸。而更早期的油母質中卻什麼也找不到,因為細菌太小,它們的個頭普遍在1微米以下,在億萬年的高溫高壓下,醣類、脂肪酸和氨基酸被分解清除,細菌化為烏有,僅剩下高分子的含碳有機混合物存留在岩石縫隙中。如果地下的溫度合適,一部分油母質會分解,釋放石油或者天然氣。 石油層的形成 煤炭也是一種干酪根,從本質上講它與幾十億年前沉積在水底的小生物是一樣的。地球上有些森林持續存在了幾千萬年,有一部分樹木倒下後並不會完全腐爛,它們一層一層地堆積,新的樹木在上面生長,倒伏的樹木逐漸碳化成泥。隨著歲月變遷,森林被埋藏在地下,慢慢變成乾酪根,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煤礦。 龐大的古森林造就了龐大的煤礦 結論: 許多人糾結於地層下石油與碳儲存的龐大數字,覺得這些不可思議的結果不可能是生物創造的,那是他們無法想像我們的地球之大、生物總量之龐大、歷史之漫長。打個現實的比方,我們大氣層裡目前二氧化碳的濃度大約為622ppm,也就是萬分之六多一點,這是個極低的比例。然而考慮到大氣層的總質量為5.15×10??千克,這意味著大氣中二氧化碳總質量約為32033億噸,其中元素碳的質量達到8736億噸!由此可見,微生物和動植物用幾十億年的時間將1.5億億噸碳固定在地下,這是一點也不奇怪的事情。

人類大腦為什麼疊成核桃似的?

人類大腦為什麼疊成核桃似的? 說到人類大腦,你一定能聯想到這種堅果——核桃,它們的外形實在是太相似了,都有著層層疊疊的褶皺和深深淺淺的溝回,也難怪崇尚“以形補形”的中國人會認為“核桃能補腦”了。但是其實兩者也不太一樣。 如果你拿幾個核桃來比較一下,會發現核桃的溝回是有差異的,它們長得併不一樣,可是大腦卻不是。科學家發現,人們的大腦長得都很相似,有的地方溝回很多,有的地方就相對平滑。看來,大腦也有一張“固定圖紙”,如果有人的大腦不按“圖紙”進行折疊,他們很可能患病。 大腦折疊的“圖紙” 在生物的發展史上,神經系統是一種重要的演化。我們認為神經系統越複雜的生物,它的演化等級越高。除了極少數動物,比如海綿類外,幾乎所有真核生物門的動物都具有神經系統,哺乳動物不僅具有神經中樞——大腦,還進化出了能思考的大腦皮層。但人類的大腦皮層還是很特別,其他動物的大腦都不像我們這樣折疊成“核桃”,即使是人類的近親猿猴,也不像我們的大腦這樣“皺”。為什麼我們的皮層尤其“皺”呢,是什麼決定的?大腦的“圖紙”是怎樣的呢? 不用說,大腦的“圖紙”就是基因,它指揮著大腦按固定的步驟進行折疊,其中有不同的基因參與大腦的折疊。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只在人類身上存在的基因,這種名為“ARHGAP11B”的基因會讓人類大腦產生更多的腦細胞。當腦細胞越來越多,大腦裝不下時,就會發生折疊。 然後,另外一些基因一步步指導大腦折疊。比如,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和德國萊布尼茨聚合物研究所的科研人員發現,大腦總是從擁有蛋白聚醣連接蛋白、基膜聚醣和膠原蛋白這三種蛋白質的腦細胞開始折疊,控制這三種蛋白質合成的基因標記著折疊的起點。 新西蘭奧塔哥大學的神經學博士亞當·奧尼爾則找到了另一個基因——PLEKHG6,這個基因能指揮腦細胞在正確的時間生產,去到正確的位置。奧尼爾在實驗室裡改造了一個皮膚細胞,它原本應發育成手部皮膚,通過改變這個細胞的基因表達,它將發育成一個“微型大腦”。接著,奧尼爾使PLEKHG6基因失效,發現“微型大腦”中部分腦細胞並沒有到達正確的位置,最終折疊出的“微型大腦”與正常大腦並不相同。 於是我們知道了,腦細胞的生產順序和所處位置也有“藍本”,腦細胞必須聽從指揮,到達正確的位置,這樣當大腦按照“先生產,先折疊”的規律進行折疊時,就會折疊出正確的形狀。 折疊出錯後果嚴重 正常人控制大腦細胞的基因是相似的,因此腦細胞生產順序和所處位置能保持一致,這樣不同人的大腦折疊後的形狀就會很類似,但是如果基因發生了突變,大腦折疊形狀變化了,發生精神疾病的可能性就會大大增加。 精神分裂症是一種較常見的精神疾病,表現為精神失常、妄想和感知扭曲等,但許多其他精神疾病也有這些症狀,所以光靠這些症狀很難確診病人是否真的罹患精神分裂症。並且精神分裂症患者越早接受心理治療或者藥物治療,其病情好轉越快。因此如果有方法能更早確診精神分裂症,將能大大提高該病治癒的可能性。 為此,許多科學家進行了這方面的研究。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精神病學副教授莉娜·帕拉尼亞潘研究發現,對大腦進行核磁共振掃描,比較大腦褶皺形狀,有利於精神分裂症的診斷。研究小組收集了瑞士123名測試者的核磁共振掃描數據,包括79名已表現出精神分裂症症狀但還未確診的潛在患者和44名健康人,結果發現他們的大腦折疊形狀不太一樣,在正常人褶皺較多的大腦區域,潛在患者的褶皺卻很少,大腦皮層很平坦,而相鄰區域則相反。 4年後,參加過實驗的79名潛在患者中的16人確診了精神分裂症。如果4年前潛在患者們能根據大腦褶皺形狀異常的體檢結果進行預防,他們很可能不會發病。 我們的大腦皮層的腦細胞數量遠遠多於其他哺乳動物,這是我們智力突飛猛進的原因,但與此同時,數量大增的腦細胞和復雜的腦部結構也增加了我們患上精神疾病的風險。在了解大腦結構的基礎上,早預防早治療應成為我們應對風險的重要手段。

亞馬遜河到底有多可怕?為什麼沒人敢游泳,更沒有一座…

亞馬遜河到底有多可怕?為什麼沒人敢游泳,更沒有一座橋敢跨越? 如果你還不太認識亞馬遜河,那麼我們先來幾條數據,它是世界第二長河,但它的徑流量流量世界第一,支流總數超過1000條,它的流域面積高達700萬平方千米,佔整個南美洲的40%,還有它還佔全世界所有河流的入海流量的20%! 但接下來的事實就有些讓人糊塗了,亞馬遜河還沒有一座橋敢於跨越,還有在亞馬遜河中游泳還得冒生命危險,這又是啥情況? 為什麼沒有橋敢於跨越亞馬遜河? 亞馬遜雨林是全世界最大的熱帶雨林,它的面積超過550萬平方公里,橫跨9個國家,佔了世界雨林的一半,佔全球森林面積20%,這是地球上生物種類最豐富的地區,所以被譽為地球之肺! 亞馬遜雨林有雨季和旱季,不過卻不是各位想像中的非洲草原乾旱的季節,只是雨水相對比較少的季節,一般每年的5-10月是亞馬遜雨林的旱季,雨季則從11月開始到第二年的4月! 充沛的雨水通過上千條支流匯集到亞馬遜河中,當然旱季也不會斷流,只是水位比雨季要低一些,因此亞馬遜河的旱季和雨季水位相差非常大。 雨季的亞馬遜河河水暴漲,河道平均水深達到40米,寬度則平均超過38千米,到了入海口附近河道更是寬達上百千米,即使是亞馬遜河的支流欣古河旱季時寬度13千米,但到了雨季寬度就是56千米! 所以在亞馬遜河附近的建築都是高腳結構的房子,假如按旱季水位造的房子,那麼雨季時就淹水里了。 亞馬遜河上造橋,成本太高 其實亞馬遜河並不是不能造橋,而是其河道變化大,橋樑長度實在太誇張,造橋難度極高,成本也太大,假如亞馬遜河在中國,依中國人的尿性,為了經濟發展,一定會在上面架設橋樑。 杭州灣大橋 但巴西根本就沒有這種南北連通的迫切性,所以到現在也是渡船佔據了跨河的運輸,畢竟這個成本更低,靈活性也更大! 內格羅河大橋 當然肯定會有人說亞馬遜河上真有橋,確實有,不過那是內格羅河大橋,看名字也知道不是亞馬遜河上的哈,那是亞馬遜河的支流。 為什麼在亞馬遜河中游泳,要冒生命危險? 我們在山塘水庫或者河裡游泳,最怕的是什麼?不過是螞蟥而已,這種噁心的生物盯在人身上吸血,一拉還能被拉長,直接汗毛倒豎,但我們不是依然下水游泳了嗎? 亞馬遜河到底有哪些危險 來自亞馬遜河中的威脅可不少,熱帶雨林的河里奇奇怪怪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僅僅是我們了解到比較大的威脅就有如下幾種: 1、食人鯧 2、黑凱門鱷 3、電鰻 4、鑽JJ魚:牙籤魚 5、公牛鯊 6、綠森蚺 這些來自水下的威脅中最兇猛要數食人鯧,這種魚其實很膽小,但一旦發起攻擊,那是幾百條一起衝上來撕咬,只要幾分鐘,獵物就被啃至白骨,實在是太可怕了! 還有鱷魚和公牛鯊就不多說了,這種看起來像爛木頭的鱷魚威脅太大,冷不丁的衝出來,就算沒咬到人,也要嚇到心髒病發了,公牛鯊能在淡水里呆很久,所以它的威脅不可小覷。 值得一說的是電鰻,非洲也有電鰻,亞馬遜河中的電鰻威力比起非洲來,據說要弱那麼一點,但它的瞬間電壓也高達300~800V,不過這電不死人,但它可以電暈人,在水里如果暈倒了,那就危險了,只要數分鐘就會被淹死。 還有牙籤魚,它的個頭很小,當然牙籤魚已經表明了它的體型,它們經常寄生於大魚的魚鰓部位,就是順著魚鰓的水流進入的,所以你在水里尿尿,它就會順著水流鑽入你的JJ,當然女生不要笑,你們那裡更寬敞,進入體內的牙籤魚,只能手術取出,那痛苦,估計只有嘗試過的人才有說話的份。 最後的綠森蚺,這種恐怖的動物,《狂蟒之災》中各位已經看得差不多了,它的最長可達8米,體重可達160千克,所以吞下一個人,那不過是點心而已!因此遭遇綠森蚺時,你得祈禱它已經吃飽了,再也吃不下一個人了! 當然亞馬遜的威脅還有來自森林中的威脅則還有美洲豹以及多種毒蛇和毒蟲,據說曾經有位攝影師進入亞馬遜拍攝時,不小心被樹枝劃破了手指,結果傷口迅速潰爛,其速度和程度超出想像,幸虧及時就醫,醫生警告其稱,再晚兩天,估計手指得截肢! 亞馬遜雨林對人類不友好,但這是野生動物的樂園,而在亞馬遜密林深處,也有數十萬亞馬遜原住民,甚至還有從未和外界接觸的部落;對於亞馬遜,我們還是知之甚少。

世界上本沒有人,那第一對男女是怎麼來​​的?

世界上本沒有人,那第一對男女是怎麼來​​的? 人類從未停止過追問自己是怎麼來的,從最初地問爸媽:“我是怎麼來的”,到現如今追問:“第一個人是怎麼來的”,在追問的過程中,我們得到了各種答案。 神創論 在過去,我們能觀測到的自然現象並不多,以至於很多問題都無法解答。在這種背景之下, 神創論誕生了。 神創論認為,人是由更高級的神創造的,比如:我們認為第一個人是女媧摶土造人而來的,而西方基督教認為第一個人是上帝創造的,上帝在第一天創造了光,第二天創造了空氣,第三天創造了海洋,第四天創造了形成,第五天創造了水中的生命和飛鳥,第六天創造了蟲蟻走獸以及人,而第七天上帝看到世間萬物都已經造齊了,所以去休息了。 由於神創論符合人們的觀測,所以當時的人們普遍接受了神創論,甚至到了現在,神創論還在影響著西方人的生活,比如:聖誕節和復活節等,都和上帝有關。 按照神創論,人類從誕生第一天開始就是人,而且從未發生過變化。不只是人類,其他動物也是如此,大象,獅子,河馬等從誕生之初就是這個樣子。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以及化石的不斷出現,人們開始發現,神創論也有缺陷,它並不能解釋人類的由來。 神創論的缺陷 最開始質疑神創論的是地質學家們,按照《聖經》的解釋,地球只有短短幾千年的歷史,然而地質學家們發現,地球是在不斷發生變化的,而這種變化在短短幾千年裡絕對完不成。 赫頓發現,有些花崗岩脈向上深入到沉積岩中;而有些高山之巔上卻發現了海洋生物的生存痕跡,因此他認為地質是在不斷發生變化的,而且這種變化需要非常久的時間,絕對不是短短幾千年。 後來,開爾文勳爵還通過研究地球溫度的變化,認為地球的年齡大約是9800多萬年。儘管開爾文勳爵得出的地球年齡不靠譜,但是他的理論開始挑戰神創論。 與此同時,居維葉通過對比已經滅絕的古生物遺骸發現,不同時代的化石之間的差異非常大,居維葉甚至可以用它們來辨別不同的岩層。而這也代表著,地球上曾經存在過許多生物,只是由於各種原因它們都滅絕了,而且這種滅絕是沒有任何規律,也沒有任何目標,只是在不停的毀滅與重塑。 而且,他們還發現這些已經滅絕的生物的身體構造和現如今的生物非常相似,在這種背景之下,神創論已經無法解釋世界了,儘管在當時許多科學家都信奉宗教,但他們已經不相信《聖經》的字面意義。 進化論 既然神創論無法解釋第一個人類的由來,那麼當時的科學家就開始尋找一個新的理論來解釋這一切,進化論就由此誕生了。 提到進化論我們會想到達爾文,但其實達爾文並不是第一個提出進化論的人,拉馬克就提出過自己的進化論觀點:用進廢退,獲得性遺傳。他認為長頸鹿的脖子之所以變長,是因為它們一代代努力地伸長脖子的結果。 但是達爾文通過研究發現,生物的演化規律應該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他認為長頸鹿之所以有長脖子,是因為在特殊年份,只有擁有長脖子的長頸鹿才能夠活下來。 達爾文的進化論雖然是進化論的開端,但並不是最終結局,後來又有許多生物學家以及分子學家等都加入進來,完善該理論,比如:木村資生提出中性假說,認為生物在進化過程中,會保留一些中性基因,這些基因對生物既沒有明顯的好處也沒有明顯的壞處,所以不受自然選擇的影響,有一定概率會遺傳給下一代。 第一對男女是怎麼來​​的 按照現代進化論的解釋,人類是由猿演化而來的,大約在1000萬年前,非洲還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森林,但隨著非洲大裂谷的形成,使得非洲東部的猿類難以遷徙到其他地方,再加上當地森林褪去,稀樹草原取而代之,使得原本生活在樹上的人類遠古祖先被迫來到地面上,並採用兩足行走的方式。 當人們來到地面上生存時,以植物為生的它們開始轉化成了雜食動物,不過由於當時它們的捕獵技能並不高,所以它們很可能是一個機會主義者,撿拾別的動物吃剩的骨頭以及腐肉等為自己加餐。 吃肉是人類演化歷史上的重要轉變,原因是因為肉類中的營養比植物更豐富,而且消化肉類不需要較長的腸道,而較長的腸道又會消耗大量的能量。因此當人類開始吃肉之後,人類的腸道變得比其他靈長類動物更短,節約了大量的能量,而這部分能量很可能就被用來發育大腦。 古人類學家將人和猿的分界線定為腦容量是否超過750毫升,當人類大腦不斷膨大,並超過750毫升時,此時世界上第一個人就誕生了。只不過,儘管他符合“人”的定義,但他其實和當時的猿並沒有生殖隔離,就像是考試考了59分和60分一樣,儘管分數區別並不大,但由於人類規定60分是及格線,以至於考59分和60分會受到不一樣的待遇。 在當時,腦容量超過750毫升的人依舊可以和腦容量不足750毫升的“猿”自由交配,所以追究第一個“人”是怎麼來的沒有任何意義,而且科學家也不會去研究第一個男人,或者第一個女人是誰。

2020年,人類發現了哪些新動物? |奇怪的動物知識

2020年,人類發現了哪些新動物? |奇怪的動物知識 2020年發生了許多事,發生了許多變化,當然也有很多按部就班前行的事,其中之一就是我們人類對於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鄰居又多認識了許多。發現一個新物種並非難事,因為這世界上還有數百萬物種我們沒有命名。下面就來盤點2020年發現的一些有趣的、令人“恐懼”的、具有生命力的、甚至是長相很“囧”的新動物。 撰文| 蘇澄宇(科普作家) 據科學家估計,地球上生活著1500萬左右種不同的物種。到目前為止,科學家只發現並命名了約200萬種,還不到七分之一。地球上仍有很多植物、昆蟲和魚類動物至今沒有被命名。 (哺乳動物暫且不提。) 既然還有這麼多物種沒發現,是不是很容易就能發現新物種(前提是你有專業知識儲備)?對的。這些沒有命名的物種可能到處存在,一些未知蜘蛛有可能就“潛伏”在人們的花園之中,稍微具備相關的分類知識的人,很可能出一次野外就會發現一個新物種。甚至作為網上沖浪者,光是瀏覽網頁、看看視頻就發現了一個新物種…… 正因為如此,分類學相關的論文一般沒啥影響力,所以大多科學家都是著眼於已有的物種上。某種程度來說,這也解釋了為啥他們不太願意找新物種,然後寫一篇論文,因為影響因子真的太低了,就一兩分。 不管怎麼說,發現一些地球上的未知物種,對擴寬我們的視野還是很有幫助的,同時還能感受大自然的神秘與魅力所在。 下面就是一些2020年發現的一些有趣的新物種。 01 一種真菌:Troglomyces twitteri 地點:twitter 論文時間:2020/5/14[1] 這是一個典型的由網友發現的案例。美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生物學家Ana Sofia Reboleira在刷推特時,偶然發現了一張千足蟲的照片,這張照片是她的同事分享的。 訓練有素的她很快發現了照片裡不尋常的地方。 圖中紅色的小點處是類似真菌的東西,在那之前,這些真菌從未在千足蟲身上發現過。所以,她和同事一起,在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千足蟲藏品進行調查。 結果發現,千足蟲上確有這種真菌,而且是一種新的真菌。這是一種寄生在昆蟲上的真菌,也寄生在千足蟲身上。千足蟲雖然叫“蟲”,但分類學上不是昆蟲。 因為是在twitter上不經意發現的,所以給它起名Troglomyces twitteri 02 一種侏儒海馬:Hippocampus nalu 地點:南非 論文時間:2020/5/19[2] 研究人員在南非發現了一種新侏儒海馬,命名為Hippocampus nalu,大概就指甲蓋那麼大。這也是非洲印度洋地區發現的首類侏儒海馬。侏儒海馬之所以被稱為侏儒,就是因為它是所有海馬中體型最小的一個屬。這一屬發現時間較晚,最早發現的侏儒海馬在1969年,之所以發現時間這麼晚,一來是因為前面說的體型小,二來是因為它特別善於偽裝,和它居住所在的珊瑚融為一體。科學家第一次發現侏儒海馬是對它的宿主柳珊瑚進行了檢測,才發現原來竟有個動物在裡面,由此可見侏儒海馬多麼善於偽裝。 如果你不仔細看,能發現這是海馬嗎? 03 一種竹葉青:Trimeresurus Salazar 地點:藏南地區 論文時間:2020/4/14[3] 科學家在藏南地區考察時,發現了一種新竹葉青(該屬包括至少48個種),將這種新發現的蛇命名為Trimeresurus Salazar。 如果你看過《哈利·波特》,可能會比較熟悉這個名字來源。這是《哈利·波特》一個蛇佬腔(能和蛇說話的人)的名字:Salazar Slytherin。他是霍格沃茨魔法學校的創始人之一,也是斯萊特林學院的創始人。 04 一種黑色鬣蜥:Iguana melanoderma 地點:蒙特塞拉特群島 論文時間:2020/4/13[4] 這是在蒙特塞拉特群島發現的一種新發現黑鬣蜥,將其命名為Iguana melanoderma,平平無奇的名字,不多說了……看圖吧。是不是覺得和焦油的黑有點像,這也是被稱為“黑” 鬣蜥的原因。 05 一種彎腳壁虎:Cyrtodactylus phnochiensis 地點:柬埔寨波雷朗野生動物保護區 論文時間:2020/4/13[5] 這是一種發現於柬埔寨波雷朗野生動物保護區的彎腳壁虎,命名為Cyrtodactylus… Continue reading 2020年,人類發現了哪些新動物? |奇怪的動物知識

氧氣“多多益善”嗎?高濃度氧氣會對人體產生什麼影響…

氧氣“多多益善”嗎?高濃度氧氣會對人體產生什麼影響? 生命要想維持正常的生理活動,就必須從外部環境攝入能量和物質。除了比較低級的生命形式,比如厭氧菌,氧氣是地球上絕大多數生命所必需攝入的物質之一。 地球誕生於45億年前,生命大約形成於35億年前,其實地球上最早最原始的生命是不需要氧氣的,那時地球大氣中的氧氣濃度也比較低。直到地球海洋中誕生了藻類,它們能利用陽光進行光合作用,並釋放出大量的氧氣。正是它們的出現,改變了地球上的大氣,同時也影響了生命的進化方向。 研究顯示,地球大氣層中氧氣的濃度大約於24億年前大幅度提升。氧氣具有強氧化性,海水中的氧氣濃度增加,使得地球上的一批原始生命因此滅絕。經過長時間的演化,地球上的生命逐漸適應並學會了利用氧氣進行新陳代謝。 氧氣雖好,可也要適量。就像食鹽一樣,太少感覺味道太淡,太多則感覺味道太鹹。生命的呼吸需要氧氣,但大氣中的氧氣濃度也需要保持在一定的水平範圍之內,這樣才不會出問題。 現在地球大氣中的氧氣濃度大約維持在21%。而這裡所說的氧氣濃度一般是指低海拔地區大氣中的氧氣濃度,海拔越高空氣越稀薄,氧氣濃度也就越低。 其實地球大氣中氧氣的濃度一直都在變化,而導致這一變化的主要就是地球上的植物。在距今幾億年前的石炭紀和三疊紀時代,那時地球上的氧氣含量大約維持在35%~42%之間,這樣高的氧氣濃度10分有利於昆蟲等不以肺為主要呼吸器官的生物的生長,所以在那個時代出現了各種巨型的昆蟲,比如巨型蜻蜓。 上過初中化學的可能都知道,一根燒紅的鐵絲在空氣中並不會燃燒,可放在純氧中卻會燃燒。 地球上某些生物對氧氣濃度的適應比較強,而人類只有當氧氣濃度在19.5%~23.5%之間時才比較適宜。 如果空氣中的氧氣濃度較低,則我們的身體會出現缺氧。當氧氣濃度低於16%時,我們的身體就會感受到明顯的不適;如果氧氣濃度低於6%,我們很快就會窒息而亡。 同樣,高濃度氧氣對人體也是有害的。當空氣中的氧氣濃度達到50%以上時,人體就會感覺不適,長此以往會引發身體某些部位的病變;如果氧氣濃度達到70%以上,很快就會引發氧氣中毒;一旦超過80%,就會對身體產生不可逆的傷害。 正是因為高濃度的氧氣對人體有害,所以只有在搶救某些危重病人的時候,才會使用有壓力的高氧,並且只能短時間使用。醫院裡向病人輸氧時,都會控制氧氣的濃度,通常還會給氧氣加濕。 生命體之所以需要氧氣,是因為需要氧氣與醣類物質進行化學反應,轉化為能量,供給給全身的細胞。 氧氣具有強氧化性,會在細胞內生成氧自由基。在正常情況下,我們的身體對這種自由基具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也就是抗氧化能力。而在高氧環境下,氧自由基的數量會增加,這無疑會打破這種平衡,並對身體產生不同程度的損傷。在高氧環境下,身體的新陳代謝也會加快,這會縮短人類的壽命。 關注我,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傳說中的尼斯湖水怪真的存在嗎?

傳說中的尼斯湖水怪真的存在嗎? 在過去的2020年4月14日,根據《每日郵報》報導,一個名叫伊因的探險者發現尼斯湖水怪,並拍下視頻,一時間關於尼斯湖水怪的話題又被人們提起。關於尼斯湖水怪的傳聞,最早可以追溯到1500年前,一直到現在還有不少人自稱看到尼斯湖水怪,甚至發布了一系列照片,表明拍到尼斯湖水怪真身。那麼尼斯湖水怪真的存在嗎?它的真身到底是什麼?帶著這些問題,讓我們來探索一番。 尼斯湖是英國境內的一個淡水湖,雖然他並不是英國最大最深的湖泊,但它卻是最知名的湖泊,而這一切全都跟尼斯湖水怪脫不了關係,為了證明尼斯湖水怪是否存在,近百年來動物專家、生物學家以及地質學家都前往尼斯湖進行探索,甚至吸引成千上萬的遊客來尼斯湖一探究竟。雖然並沒有證據表明尼斯湖水怪真的存在,但是依然有不少人堅稱自己曾經親眼目睹過它。 早在1500多年前,有一種不知名的怪獸藏匿在湖底,常常夜晚出沒,以人類和牲畜為食,廣為民間所流傳。而且在公元七世紀出版的傳記《聖庫侖生平》中就曾記載:修道士聖庫侖聽聞附近有一種殘忍兇猛的野獸攻擊人類,他為了讓百姓過上安定的生活,到達那條小河,派遣自己的手下去河中游泳,將水怪給吸引出來,自己用手指劃成十字,嘴裡說著“莫靠近,莫傷人,速歸去!”怪獸就真的被嚇跑了。看到這裡,也許我們會認為是為了傳教所策劃。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19世紀以後關於尼斯湖水怪的傳聞便多了起來,甚至還出現了關於尼斯湖水怪的影像,這就讓人不禁思考尼斯湖里是否真的存在一種不為人知的神秘生物。 尼斯湖水怪最經典的一張照片拍攝於1934年,照片上水怪的形象跟一種生活在侏羅紀時期海洋生物蛇頸龍相似,它有著長長的脖子,在湖中悠閒的游動,是我們此前沒有見過的新物種,好多人認為那就是尼斯湖水怪。但可惜的是,拍攝者在1975年就承認了,所謂的水怪不過是人造模型而已,沒想到竟然讓大多數人信以為真。 但是有很多人仍然相信尼斯湖水怪是存在的。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許許多多的科學家以及地質探險者陸續來尼斯湖,想要探索解開“尼斯湖水怪之謎”,有時大概會發現一些新物種,但是對​​於探索尼斯湖水怪,總體來說還是失望而歸。由此,科學家認為可能尼斯湖水怪根本不存在。 在2019年6月,新西蘭奧塔哥大學所組成的國際DNA權威科考隊,開始對尼斯湖中進行抽樣檢測,在尼斯湖深淺不一的水域提取出樣品,想通過樣品提取關於生物的DNA物質,來判斷尼斯湖水怪究竟是否存在。尼爾教授認為,一個生物在一片水域進行日常活動,它一定會留下相應的DNA物質,而經過不斷地對比分析,發現尼斯湖的鰻魚十分多,由此懷疑,尼斯湖水怪其實就是巨型鰻魚而已。 而尼斯湖中的鰻魚最長只有1.6米,5-6斤左右的重量,但是伊因曾說:“從拍攝畫面看,湖面上沒有船隻出現。它彷彿像幽靈一般,至少有3到4英尺寬,但大部分身體都在水位以下。從移動的範圍來看,至少有10英尺長。”如果說尼斯湖水怪是一個巨鰻,但是並沒有人在尼斯湖中捕撈到超過鰻魚體長的新聞,對此,我們也無法判斷。 事實上,尼斯湖作為旅遊勝地,通過“尼斯湖水怪”這個噱頭,對蘇格蘭經濟有一定推動作用。而對於尼斯湖水怪是否存在,相信大家都有各自的判斷,也許尼斯湖中根本沒有什麼水怪,只是人們想像出來的幻影,但或許它也是真正存在的,只是以我們現在的科技水平還無法探測。

米粒大的原子彈威力有多大,造出來了嗎?

米粒大的原子彈威力有多大,造出來了嗎? 看到不少網友問這個問題,就來說一下。 首先,讓我們了解一下原子彈是個啥玩意。 所謂原子彈是核武器的一種,是指通過核裂變釋放出的巨大能量,發生劇烈爆炸,利用光熱輻射、衝擊波、放射性等效應造成殺傷和破壞作用,使用後還會導致大面積放射性污染,是一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核武器還包括氫彈,這裡不展開來說。 原子彈的結構主要有引爆控制系統、高能炸藥、中子源、中子反射層、核裝料、彈殼等部分組成,核裂變裝藥主要為鈾-235或钚-239。其爆炸原理是利用這些裝藥的質量臨界點,將每一塊裝藥設置在臨界點之下,然後通過常規炸藥,將這些核裝藥塊迅速擠壓到一起,從而形成連鎖反應,爆發出巨大能量。 何謂質量臨界點?就是放射性裂變材料維持鍊式反應的最小質量,達到了這個質量,裂變材料就會自己發生自持式連鎖反應,導致爆炸。臨界質量的大小取決於材料的種類、結構密度、幾何形狀、有無中子反射層等。有中子反射層的球形鈾-235臨界點為15kg左右,钚為10kg左右。 原子彈的威力有多大? 原子彈爆炸的原理是當一個中子打到鈾-235原子核,就可以使這個鈾核發生裂變,放出2到3個中子,這個過程是隨機的,因此平均約2.5個中子。在這個過程,會有一點點質量虧損,這些失去的質量就變成能量釋放了。 這個過程的反應式為:U235+1n→Ba142+Kr91+3n。 從反應式我們可以看到鈾-235核子質量為235.0439,加上1個中子質量為為1.0087,總質量為236.0526;裂變後產生一個鋇-141,質量為140.9139,和一個氪-92,質量為91.8973,再加上3個中子,質量共為235.8373。質量虧損為0.2153,虧損比為0.0912%。 也就是說,1kg的鈾-235,在裂變中轉化為其他物質質量為0.999088kg,其中有0.000912kg的物質轉化為能量了。這個能量轉化出來有多大呢?這裡需要用到愛因斯坦質能方程,其表達式為E=MC^2,這裡的E為能量,M為質量,C為光速。根據這個公式計算:E=0.00912*300000000^2=8.2^14J 答案是1kg鈾-235完全發生裂變反應的話,可以得到8.2萬億焦耳能量。 1噸炸藥能量相當於4184000000焦耳,1kg鈾-235完全連鎖反應爆發出來的能量相當1.96萬噸炸藥的爆炸威力。 實際上,原子彈爆炸威力遠遠達不到這個水平。 原子彈爆炸威力達不到上述計算水平,並不是愛因斯坦的質能方程有問題,而是存在兩個無法解決的問題:一是核燃料做不到100%純度,1kg核裝藥就沒有1kg鈾核質量;二是這些裝藥的核裂變反應並不能全部完成,很多核裝藥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炸飛了。 美國上世紀投放到日本廣島的首個原子彈外號叫”小男孩“,裝了鈾-235藥料64公斤,採用的引爆方式是槍式結構,也就是像用槍射擊一樣的把幾塊分開的鈾-235塊迅速擠壓在一起,使之達到質量臨界點,發生連鎖反應。具體是將這些鈾塊分成4塊,讓每一塊都沒有達到臨界質量,起爆時用常規炸藥爆炸力量將其中一塊射向其他三塊,形成整塊超臨界質量的鈾-235,引發裂變連鎖反應。 理論上這個爆炸威力有多大呢?按質能方程計算得:64*0.000912*300000000^2≈5.25*10^15J/4184000000≈1255525噸炸藥。也就是這顆原子彈如果完美的發揮出核裂變威力,就相當約125.5萬噸TNT烈性炸藥爆炸當量。 但實際上,據後來評估,這次爆炸威力只相當於1.3萬噸TNT當量,只達到理論能量的1%多點,也就是還沒有達到1kg純鈾-235全部裂變釋放的能量。 人類有能力製造米粒大的原子彈嗎? 從上述原子彈爆炸的原理,我們可以看出目前製造的的原子彈,是依靠核裂變連鎖反應的質量臨界點來實現爆發的,小於質量臨界點的原子彈無法實現爆發。 從目前的用於原子彈裝藥的兩種主要藥料來看,鈾-235的質量臨界點在15kg左右,钚-239的質量臨界點在10kg左右,小於這個質量就無法形成連鎖反應。因為鈾核裂變放出的中子必須要打到另一個鈾核,如果沒有達到臨界質量,中子碰到鈾核的概率就小於1,鍊式反應就難以為繼。因此從目前的人類技術水平來看,還無法製造出很微小的原子彈。 當然,這個臨界點並不是絕對的,在創造某些條件的情況下,可以發生改變。比如在鈾-235球外麵包裹一層中子反射層,臨界質量就可以降低。但這種降低也是有限度的,比如中子反射層效率很高狀態下,把裝料臨界下降到3公斤。但要下降到以克計算,甚至一個米粒大小,目前技術還無法達到。 但這裡可以測算一下這個米粒大小的核藥有多大威力。 這裡說的米粒只是裡面的裝藥為一個米粒大小,如果要包括整個結構和外殼,米粒大小的核彈就更無法做到了。 有人測量過一粒米的重量,有大有小,一般的米約為20mg。米的密度約1.6g/cm^3,鈾-235的密度為約19g/cm^3,約為米的12倍,因此如果1個米粒大的鈾-235質量約為240mg。按照核聚變質量轉化率0.0912%計算,240mg將有0.21888mg的質量轉化為能量,根據質能方程(略去計算過程),可得到約4.7噸TNT烈性炸藥的爆炸威力。 但實際上,原子彈核裝藥利用率只有約1%,這樣這個只有米粒大小核裝藥的微型原子彈,爆炸威力為47kg炸藥的當量,因此其破壞力也是不可小覷的。 就是這樣,歡迎討論,感謝閱讀。 時空通訊原創版權,侵權抄襲是不道德的行為,敬請理解合作。

誰改變了非洲鐵路?

誰改變了非洲鐵路? 非洲是世界第二大洲,豐饒的資源讓這片神奇的大陸享有“世界原材料倉庫”的盛譽。 “世界原材料倉庫” 真的是一種“盛譽”麼? ▼ 然而,地下的寶藏並沒有為這裡帶來繁榮富庶。二戰後,非洲國家雖然紛紛獲得獨立,但無論是經濟發展還是社會生活,這裡依舊蒙著一層厚重的殖民地色彩,非洲的鐵路交通的亦是如此。 如果這地下的黑金只換來了戰爭和難民 那真是不如沒有的好 (2011年利比亞叛軍,圖片:shutterstock)▼ 在悠久的世界鐵路史中,非洲鐵路一直沒能擺脫資源掠奪工具的屬性,這使得整個非洲至今沒有覆蓋全洲的鐵路交通網。鱗次櫛比的鐵路標準,年久失修的鐵路設施,側重資源出口的貨運屬性,讓這裡的鐵路失去了它最重要的造福當地人出行便利的能力。 而從上世紀70年開始,我國在非洲的鐵路援建工作,則正在扭轉這片大陸上的交通困局。 從“掠奪之路”到“自由之路” 1857年,當太平天國運動令清政府焦頭爛額之時,古老的非洲大陸卻在因第一條鐵路的興建而逐漸邁向近代。 這一年,英國取得了修建亞歷山大經開羅至蘇伊士的鐵路租讓權,從而拉開了非洲鐵路修建的序幕。 1857年的非洲,殖民地仍集中在沿海地帶 奧斯曼帝國尚有一定的權威 但英國人已經開始爭搶關鍵地區的路權了▼ 然而這里大規模的鐵路修築,實際是為了滿足西方國家掠奪非洲農礦資源的需要。為了把殖民地的內陸部分的資源產地與港口連接起來, 英國人要修的這條鐵路線顯然是為自己服務的 (圖片:shutterstock)▼ 20世紀初,西方殖民國家在此掀起了一場鐵路建設和沿海港口改進的高潮,非洲60%以上的鐵路修建於這一時期。到1937年,西方國家在非洲—共修了61700多公里的鐵路。 比如著名的毛里塔尼亞沙漠鐵路(曾經世界最長) 功能就是把沙漠內陸的鐵礦運出來 (祖埃拉特——努瓦迪布) (圖片:Juriz / shutterstock)▼ 從烏干達的坎帕拉到肯尼亞的蒙巴薩,從剛果的布拉柴維爾到黑角,從安哥拉的盧奧到洛比托……英國、法國、葡萄牙等歐洲國家競相將自己殖民地腹地的寶貴資源,通過鐵路和輪船源源不斷輸送回國。 這些線路上真正重要的只有兩個點 起點(資源點)和終點(港口)▼ 由於殖民地的宗主國不同,其技術水平、資金實力也不盡相同,因此非洲大陸存在多種不同軌距的鐵路。這就造成整個非洲各國的鐵路設施難以互聯互通,更不可能形成貫通南北東西的鐵路網。 關鍵就是怎麼把物資運出去 而各國的經濟也嚴重和單一的出口資源綁定 這套基礎設施並非為了內陸貿易和內部分工而建▼ 而二戰後迎來的民族獨立與自由的非洲各國一窮二白,鐵路等基礎設施的修築不僅極為緩慢,原有的鐵路線也不可避免遁入年久失修的處境。 貧民窟中的古早鐵路 (肯尼亞-基貝拉) (圖片:Oliveira Fernandes/ shutterstock)▼ 今天非洲的鐵路總里程也只比二戰結束時增加了不到50%。除了南非建成了相對發達鐵路網外,非洲大部分國家,特別是索馬里、尼日爾、乍得等面積較大的國家甚至無一寸鐵路。 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 (圖片:MDart10/ shutterstock)▼ 坦桑尼亞和讚比亞在60年代取得獨立後,一直想擺脫出海鐵路通道受制於南非和南羅得西亞白人種族主義政權的依賴,多次尋求西方國家和蘇聯的援助,來修建新的出海鐵路通道,但是均遭拒絕。 問題是坦桑尼亞本身是沿海國家 卻要依賴南非出海,除了貧窮落後實在想不出別的理由 (南羅得西亞即今津巴布韋)▼ 1965年和1967年坦桑尼亞贊比亞兩國總統先後訪華,經過多輪商談,最終與我國簽署達成了坦贊鐵路修建協定。 紀念坦贊鐵路的郵票 (圖片:shutterstock)▼ 坦贊鐵路東起坦桑尼亞首都達累斯薩拉姆,西至贊比亞的卡皮里姆波希,全長1860公里,由中國專家和工程技術人員進行勘測、考察、設計並幫助坦、贊兩國政府組織施工。 1976 年7 月全線建成移交,我國政府為該項目提供了無息貸款9.88… Continue reading 誰改變了非洲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