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疫情過後,醫療器械行業會迎來大爆發嗎?


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於醫療器械行業而言,既是一場產能大考,也蘊含著產業變革和發展的機遇。

械企全面戰“疫”

萬萬沒想到有一天被口罩難住了。疫情蔓延態勢下,“口罩荒”成為常態,一罩難求,很多人不禁發出“口罩都去哪了”的靈魂拷問。

不止口罩,前線醫護人員最需要的防護服、護目鏡、醫用帽、手術服、防衝擊眼罩、防護面罩等醫療物資也缺口嚴重。截至2月7日,全國口罩企業按產能測算復工率已達到73%。截至2月5日,我國醫用防護服日產量已經達到了3.16萬件。截止2月8日,湖北省主要的防護品生產企業復工率已達100%,防護服日產量穩定在3萬件以上。

但這些仍供不上使用需求,僅武漢每天就需醫用防護服十萬套、口罩百萬隻。如果擴大到全國范圍,若要滿足瞬間激增的十幾億人的口罩需求,絕非朝夕間能解決的事。消耗量巨大、醫療物資應急儲備不足、原材料短缺、交通封鎖、春節假期工人放假、物流運力不足等因素堆疊到一起,更是加劇了供需矛盾。

這場在春節前夕突如其來的疫情給醫療器械廠商帶來了一次生產供應能力的考驗與特殊的機遇。

疫情當頭,全國各地的醫療器械廠商多處在緊張忙碌的生產狀態中,不少”械企“自春節假期開始就一直沒有停工,加班加點生產作業。因為需求旺盛,近期有些”械企“出現了訂單激增、甚至產品脫銷的情形。

2月3日,魚躍醫療發佈公告稱,該公司的口罩產品因物料短缺,已停止生產,暫時無法供貨,消毒感控、溫度測量、血氧儀及口罩產品已全面脫銷。呼吸機、霧化器及製氧機等產品的市場需求也在不斷增加。

InfoQ記者從魚躍醫療了解到,春節期間,魚躍多個生產車間不停工,24小時生產利康洗手消毒液、額溫槍等防控醫療器械產品和消毒產品,並堅持不漲價,保障疫區防控物資供應。為支援前線疫情防控,魚躍集團已向武漢等全國疫情防控區域提供DR、移動DR、CT共50餘台,各類感控消毒產品1000餘噸,體溫監測與呼吸治療等產品300餘萬台;魚躍集團累計向湖北省捐贈近5000瓶感控消毒產品,價值200萬元呼吸類產品,100台醫用制氧機與200支額溫槍。

疫情過後,醫療器械行業會迎來大爆發嗎? 1

英科醫療2月5日在互動平台表示,近期國內市場一次性防護口罩需求激增,春節期間公司日接單量超過去年同期的10倍以上,天貓旗艦店電商平台訂單激增60倍以上。英科醫療也已累計向武漢市醫療機構捐贈了上千萬支醫用防護手套,手術服等物資。

據了解,作為官方認可的核酸檢測試劑盒生產廠家之一的上海捷諾生物科技,員工春節無休,加班加點趕工,截止1月25日已供應給武漢地區1000盒(5萬人份)以上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全球最大的健康防護手套生產企業藍帆醫療,也因保障疫情生產取消了員工的休假,8條全自動生產線24小時連軸轉滿負荷生產。

專注醫療健康產業投資的高特佳投資集團合夥人范大龍告訴InfoQ記者,他們公司所投資的邁瑞醫療、之江生物、聖湘生物、華銀健康等醫療企業都積極參與到此次疫情的”戰鬥“中,其中邁瑞醫療為武漢火神山醫院提供了移動DR、智能呼吸機、智能監護儀及中央站系統、輸注泵以及手術室所需的麻醉機等重要設備。

危機的另一面是機遇。新冠疫情讓一些原先生存維艱的口罩廠一夜之間訂單倍增,獲得了空前的關注。還有一些瀕臨倒閉邊緣的醫療器械公司反倒因疫情“活”了過來。

剛松防護是蘇州吳江一家生產防護服、防護手套、防護面具、醫用紡織品、醫用無紡布製品等防護品的企業,曾因股東和關聯企業提供擔保而陷入債務危機,從2018年下半年停止生產經營,去年底開始破產清算,至今已停產了570多天。鑑於疫情緊急,需要大量口罩等防護用品,2月3日,吳江區人民法院依照《企業破產法》規定依法許可剛松防護恢復生產。

另一家”起死回生“的企業是山東威海的鴻宇無紡布製品有限公司。該公司主要生產一次性手術衣、手術包、隔離衣、口罩等無紡布醫療用品。 2016年,威海鴻宇因為經營不善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今年1月底,威海經區法院緊急許可破產重整醫療企業全線恢復生產,就這樣,威海鴻宇被”救活“了。據悉,其已於大年初四正式複工,4條生產線全開後,日產能可達到7萬件。

甚至,加工巨頭富士康以及一些內衣、紙尿褲等家紡工廠、車企,也開始“不務正業”,為緩解醫療物資缺口貢獻力量。富士康集團旗下工業富聯導入口罩生產線並於2月5日實現試產;紅豆公司連夜將10萬級別潔淨廠房改造成了防護服生產車間;上汽通用五菱也將聯合供應商改建14條口罩生產線…

疫情狙擊戰中,AI“武器”技術實力幾何?

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裡,除口罩、防護服等戰略物資外,AI醫療器械也成為在抗疫一線發揮關鍵作用的”武器“。

智慧醫療場景智能機器人提供商鈦米機器人董事長&CEO 潘晶在接受InfoQ採訪時表示,疫情之前,在湖北主要是武漢的醫院裡已有30多台鈦米機器人在運行,疫情爆發後,鈦米又向武漢輸送了10台智能消毒機器人。目前,這些機器人均在武漢中心醫院、武漢協和醫院、武漢中南醫院等多家醫院正常運行,日均工作時長超過17小時。

疫情過後,醫療器械行業會迎來大爆發嗎? 2

鈦米智能消毒機器人

新型冠狀病毒主要通過呼吸道飛沫傳播和接觸傳播,因此,加強對新型冠狀病毒污染的重點場所進行消毒十分關鍵。疫情防控期間,為減少醫院內的交叉感染,醫療機構要做好醫療器械、污染物品、物體表面、地面等的清潔消毒工作,對疫情隔離區除做好前述工作外還要做好室內空氣的消毒。

據介紹,鈦米智能消毒機器人可在疫情期內代替醫護人員在隔離區內進行高水平消毒工作,集成超幹霧化過氧化氫、紫外線消毒、等離子空氣過濾等消毒方式,可以對環境物表面的芽孢以及多重耐藥菌達到最高的99.9999%殺滅效果。與人工消毒相比,智能消毒機器人能夠在疫情現場,重點針對患者、醫護、”醫廢“的高頻活動區域進行沿路徑高水平消毒,重點針對患者和醫護人員的所處區域進行多點終末消毒。

潘晶告訴記者,鈦米智能機器人的”AI“能力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通過傳感器判斷消毒環境裡是否有人,以選擇合適的消毒方式;自動檢測環境的面積來計算消毒時間,並根據空氣中過氧化氫的濃度判斷後續的消毒操作;自動識別待消毒目標,如針對ICU裡的病床要進行360度無死角的消毒。

除了消毒機器人之外,智能送藥機器人、送餐機器人、配送機器人等服務機器人”衝鋒“在武漢等疫區前線。另一家云端智能機器人運營商達闥科技為疫區捐贈了多款5G雲端智能機器人,包括5G雲端醫護助理機器人、5G雲端消毒清潔機器人、5G雲端送藥服務機器人和5G測溫巡查機器人,主要承擔遠程看護、測量體溫、消毒、清潔和送藥等工作。這些服務機器人成了這場疫情阻擊戰中最特別的抗疫”戰士“和抗疫”武器“。

華夏基石醫療健康研究員艾中向記者表示,近些年,隨著物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在醫療領域的應用更加普及,智能消毒機器人、送藥服務機器人等輔助醫療設備應用較多,技術已發展較成熟。在當下的疫情防控關鍵時期,智能機器人上陣運用可以減少人與人直接接觸,減少醫護人員感染機率,AI 技術將為醫院節省部分人力。

軟實力的”武器“方面,1月31日,醫療AI公司推想科技首發了一套影像AI產品—新冠肺炎AI系統,幫助進行肺炎感染篩查和疫情監測。肺炎AI特別版可以根據胸部CT影像數據進行快速預測,對肺炎等徵象進行報警,同時提供定量分析及前後片對比與評估等,協助處於超負荷工作狀態的醫生快速結合AI預測作出臨床判斷,降低交叉感染風險。

“由於此次疫情突然爆發,研發團隊在春節前就開始了戰斗狀態,一直沒有休息,很多同事都是連續熬夜,白天開會溝通需求,晚上寫代碼,有的同事熬到噴鼻血”,推想科技創始人&CEO陳寬告訴InfoQ記者,“另一個大的挑戰來自遠程辦公,因為恰逢春節假期加上疫情原因,團隊分散在各地,任何問題只能通過線上方式溝通,在家辦公家裡條件所限,有的同事直接搬著電腦在院子里辦公”。疫情不等人,最終,團隊三四十人在短短幾天內就完成了產品上線。

陳寬介紹,肺炎AI系統主要基於深度學習,搭建了融合多個神經網絡的預測模型,其中也使用了遷移學習、半監督學習等技術來優化模型效果。這些不同的神經網絡用來保證模型既可覆蓋大多數應用場景,又能對特殊案例做出準確預測。

目前推想科技肺炎AI特別版已經在武漢同濟醫院採用,輔助醫生排查、甄別新冠肺炎。來自一線的應用案例反饋,該系統在排查的敏感度和特異度都處於較高的水平。

疫情過後,醫療器械行業會迎來大爆發嗎? 3

武漢同濟醫院使用推想肺炎AI系統

近日,一場關於新冠肺炎檢測標準的討論受到了廣泛關注。 2月3日,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在朋友圈呼籲“別迷信核酸檢測”,因為有些隱匿型患者CT影像顯示肺部異常,但多次核酸檢測出現了假陰性的問題,因此建議將CT影像作為篩查新冠肺炎篩查的主要依據。艾中分析,近期國內出現的”3次核酸檢測假陰性,第4次才呈陽性“的病例,主要是由於核酸檢測涉及的操作流程較長,採樣方法(比如咽拭子的取樣)、快速送達和運輸、核酸提取等操作稍有不注意就導致病毒的RNA容易降解,也可能是患者初期體內病毒低度不夠所導致的。

鑑於新冠肺炎比較長的潛伏期,一些症狀輕微、無症狀的感染者,往往存在影像學的症狀,推想的AI系統可以幫助排查這些無症狀感染者和早期患者。另外,核酸檢測對於實驗室環境要求極高,對於並不具備檢測條件的基層醫院來說,一次檢測加上往返需要幾天時間,AI+CT方式可以填補填補核酸檢測試劑盒無法到達的基層真空。

2月5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正式將CT影像結果作為臨床診斷病例的診斷標準。陳寬解讀,此舉充分肯定了影像學在疫區診斷、防控中的重要作用。他認為,CT等影像學手段,在疫情的初步診斷、治療轉歸等方面有著不可取代的作用。 AI的出現,將會給CT等影像學手段”插上了翅膀“,將在這次對抗疫情中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

依圖科技、商湯科技等多家AI獨角獸也陸續推出了輔助醫護人員篩查新冠肺炎的AI 影像產品。 2月4日由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依圖醫療開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智能CT影像評價系統正式投入醫用;商湯科技在已有SenseCare智慧診療平台基礎上針對新冠肺炎進行了升級,利用AI對疑似患者肺部CT影像進行病灶的自動檢出、定位、瀰漫性程度的多維分析幫助快速篩查疑似新冠病例。

艾中認為,目前核酸檢測仍然是新冠肺炎確診的”金“標準,影像學檢查尤其胸部CT掃描也是非常重要的輔助檢查手段。

接下來,隨著疫情防控進入攻堅階段,相信AI+CT將成為新冠肺炎臨床診斷病例判定的有效工具。

醫療器械行業或將大爆發?

”這次新冠疫情對醫療行業來說,影響是深遠的,就像當年的SARS一樣,當年SARS過後,每個醫院都建立了相對應的發熱門診,而這次疫情之後,大家對於醫院的感控這一塊也會更加重視“,潘晶表示。

艾中分析,突發疫情之下,湖北多地出現的醫療物資和醫護人員短缺的情況,側面反映出了科學醫療體系的重要性。 ”我認為,經歷這一次疫情,政府對醫療資源的合理配置,重要醫療戰略物資的儲備製度,關鍵時刻醫療資源的調度協同性和共享性等問題會有更多思考“。

整體來看,這次新冠疫情為醫療器械行業帶來了一定挑戰的同時,也帶來了機遇。

艾中認為,短期來看,醫療器械行業的不同企業面臨著結構性的利好和另外維度的挑戰。對於

口罩、防護服等疫情防控急需的物資,政府鼓勵企業加大馬力生產,保障抗疫前線醫療物資需求,這些企業將收穫大量訂單,產能飽和;而對於部分與疫情需求關聯度不大的醫療企業,短期內會對生產經營產生負面影響,如手術、骨科器械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擠占。

這種雙重影響已經在股市上有所體現。近期,醫藥板塊呈現兩極分化趨勢,與戰”疫“相關的口罩、醫用消毒、診斷試劑、抗病毒藥物等概念股掀起漲停潮,而一些醫藥股卻持續跌停。範大龍對記者表示,短期受疫情影響,很多行業受打擊較大,但醫療行業有逆向投資屬性,越是危機的時候市場需求越旺盛,加之央行釋放1.2萬億資金增加流動性推動,醫療器械股短期出現了一波漲勢。

針對疫情結束後,醫療器械產業的投資趨勢,範大龍預判,本次疫情爆發後,除武漢緊急建設了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外,全國已有20多個省近60家醫院要建設單獨隔離院區;國內危急重症ICU床位/總床位為5%-6%,而美國是18%,未來幾年病房還會迎來新的建設期。將在未來幾年帶來額溫槍、免疫檢測儀、血球儀、血氧儀、監護儀、超聲、呼吸機、制氧機、移動DR、便攜超聲、移動CT傳染防護耗材等醫療設備及耗材的大量需求,相關醫療設備市場將進一步擴容。醫療器械行業市場前景很大,目前醫療設備行業競爭格局還較為分散,因此有大量的投資和併購機會。

中金公司的研報也認為,類比SARS時期,醫藥行業會在短期內獲得超額收益,疫情的短期衝擊不會影響醫藥行業長期發展的邏輯,短期調整是佈局優質公司的好時機。

疫情蔓延態勢之下,遠程醫療、互聯網醫療迎來了發展熱潮。疫情期間,微醫、丁香園、春雨醫生等互聯網醫療公司的在線問診服務十分火爆,國內許多醫院推出了網上醫療服務,為患者提供免費醫療服務,騰訊、京東健康、阿里健康、百度等互聯網公司也上線了新冠肺炎線上諮詢問診平台。在線問診在解決患者需求的同時大大降低了去線下醫院的交叉感染風險。經此一”疫“,此前發展較慢且處在邊緣的互聯網醫療有望躋身主流,加速成長。

長期來看,人工智能醫療也將迎來較大發展機遇。 AI技術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助力頗多,如預警、預測、檢測、測溫等。範大龍表示,醫療AI過去的應用場景多是智能讀片、輔助診斷,都是作為某個科室醫生的補充,應用習慣還需培育的過程,AI健康管理又太獨立於醫院系統做C端市場。這次疫情后,消毒機器人,送藥機器人等紛紛參加了戰疫,開拓了新的應用場景,即融入醫院中去,但相對獨立於醫生。未來AI機器人將逐漸為醫院的軟硬件系統做迭代,未來新建設的醫院也會充滿科技感。而AI機器人也不只是局限於手術機器人等少數幾個領域,如智能檢測機器人、採血機器人、智能醫療物流機器人等也可能將是一級市場的投資機會。

最近幾年,人工智能在醫療健康領域已經有了廣泛運用,尤其是AI醫學影像設備、AI機器人等已在各個診療階段普及開來,發展迅速。因為這次疫情,一些原先還在落地探索期甚至被認為是”沒多大用“的醫療AI技術/產品有了用武之地,這不禁令人展望,如果下一個突發性的公共事件發生, AI或許能幫助做更多的事情。

趨勢之外,潘晶更關注AI產品帶來的最終價值。他認為,對於人工智能醫療領域而言,這次疫情無所謂利好或者利空。因為AI產品最終是要能夠滿足客戶的需求,體現人工智能產品的價值。 “因此,疫情本身對於一個人工智能產品的價值,並不會起到所謂利好還是利空的效果。因為這些技術和產品,它們所要解決的醫療問題,是這些產品能不能得到長足發展的一個根本的原因”。

有業內人士認為,疫情結束後,醫療器械行業或將迎來大爆發。對於這個問題,我們接觸到的專家的看法總體比較一致,他們均認為,短期是利好的。

不過範大龍表示,短期看是利好,長期還是要看企業核心價值,醫療器械行業的爆發受政策、技術、市場、資本、疾病等多重因素影響。在中國,對於醫療器械行業影響最大的因素還是政策,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前,集中帶量採購正在逐漸由藥品領域向醫療器械領域蔓延,高值耗材降價已是大勢所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國家主要精力都放在疫情防控上面,對高值耗材有一定的推遲,對體外診斷有一定的緩衝機會。但控費仍然是醫保剛需,這些政策趨勢並不會因為疫情而改變;市場層面,疫情后大規模的醫療基礎設施建設,將帶來大量的醫療器械的採購,加之中國比美國的藥械佔比本來就很低,進口替代等多因素,市場肯定有很大的增量;技術層面,除了邁瑞、聯影等少數幾家有核心技術的企業,國內大部分企業產品和技術差異化不大,因此競爭激烈,各家主要拼銷售,而帶量採購政策下,同質化產品比拼的就是成本。所以,行業優勝劣汰加劇了資本市場的併購整合格局。頭部企業強者恆強,在產品創新上,需要掌握核心技術和產品研發思路以及產品細節,還需要在新材料和關鍵組件上有突破。另一方面如AI機器人、5G、遠程醫療等新技術和新模式的出現,也會令IT互聯網企業跨界競爭加劇,而一般的醫療器械企業要么被併購,要么創新,要么出局。未來,醫療器械公司兩極分化會愈發加劇。

“目前對疫情作戰還未結束,是否對行業利好還有待觀察,而且這也不是當前最重要的事情,當前最重要的是,盡最大努力配合抗疫一線,共同打贏這場新冠肺炎戰爭” ,陳寬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