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置業宣佈停牌,債務展期告吹,又一百強房企要違約?


本文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趙佳琪


前不久還在積極自救的當代置業,忽然選擇了“躺平”。

2021年10月21日早間,當代置業(01107.HK)釋出短暫停牌公告。公告稱,自本日上午九時起,於聯交所短暫停止買賣,內幕訊息公告待刊發。

這則公告發布的11個小時前,10月20日晚間,當代置業公告稱,終止有關於2021年到期的12.85釐優先票據之同意徵求。20日晚間的公告意味著,10天前針對一筆美元債的展期申請正式終止。

一方面停牌,一方面停止申請債務展期,當代置業目前的現狀不被外界所看好,甚至市場傳出的擔憂聲音稱:會不會又有一家房企面臨實質性違約?

對此,時代週報記者聯絡當代置業方面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一切以公告為準。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想展期而未展期,說明外部環境對於房地產企業的融資門檻在提高,而房地產企業在巨集觀調控下融資能力在降低,兩方形成剪刀差,進一步打擊了房地產企業的風險承受能力。

IPG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也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終止展期說明當代置業和美元債債權人可能未達成展期協議。一般來說,大多數企業寧願選擇在私募市場違約或對供應商違約,都不會選擇在公開市場違約,因為這會導致企業信用歸零,對於後續的融資極為不利。

延伸閱讀  6月末我國對外淨資產19860億美元

面對一筆無法準時償還的美元債,當代置業在10天前還曾積極“自救”。10月11日,當代置業釋出公告稱,尋求將上述優先票據於10月25日贖回35%後,剩餘部分到期日延長三個月至2022年1月25日,以改善流動性和現金管理,避免任何潛在的償付違約。為此,當代置業將會對每1000美元支付1美元的補償費用。

公告所提票據為2019年發行,發行規模為3億美元,已於2021年3月5日贖回5000萬美元本金,目前剩餘本金金額2.5億美元,利率為12.85%。

自救不僅限於展期,當代置業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兼控股股東張雷、總裁兼執行董事張鵬還有意向集團提供合共約8億元股東貸款,預期未來兩至三個月內完成。這被視作向資本市場釋放積極訊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振市場信心。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10月8日,當代置業旗下的物業公司第一服務宣佈短暫停牌,以待根據香港公司收購及合併守則刊發構成公司內幕訊息的公告。據悉,第一服務於2020年10月22日上市,上市距今不滿一年。宣佈停牌的當天,有市場聲音表示當代置業或將出售物業板塊用以回血。

一系列的舉動傳達出當代置業不願違約的心情,然而其面臨的現狀卻並不樂觀。

Wind資料顯示,當代置業目前有5支存續的美元債,總金額共計14億美元,其中最高一筆利率達到12.85%,最低也有9.8%。而除了10月25日的這一筆,最近的還有明年2月26日到期的一筆債券,規模為2億美元。

也就是說,即便當代置業能夠展期成功,但面臨共計3.7億美元兩筆債務,仍然有較大的償債壓力,情況不容樂觀。

面對大規模即期債務,以及不容樂觀的償債前景,評級機構紛紛將當代置業的評級進行下調。10月12日,穆迪將當代置業的企業家族評級由“B2”下調至“Caa2”,將該公司發行債券的高階無抵押評級由“B3”下調至“Caa3”,並將上述評級列入下調觀察名單。

10月14日,惠譽則將當代置業的長期外幣和本幣發行人違約評級自“B”下調至“C”,同時將當代置業的高階無抵押評級及其未償付債券的評級自“B”(回收率評級為“RR4”)下調至“C”(回收率評級為“RR6”)。

延伸閱讀  蔚來、小鵬9月銷量破萬,理想跌出前三,晶片短缺“壓力山大”

事實上,當代置業發展到如今需要申請展期,早有端倪。

一直以來,當代置業都以其較高的發債成本“聞名”業內。2018年12月,當代置業發行的一筆1.5億美元優先票據,利率高達15.5%,創造了當時的亞洲紀錄。而目前存續的5支美元債,利率分別為12.85%、11.8%、11.5%、9.8%、11.95%,均處於行業高位。2021上半年,當代置業利息開支合計13.73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0.55%。

高息發債意味著資本市場對於當代置業的認可度較低,而這一切均源於當代的業績正在逐步走弱。公告顯示,當代置業9月的銷售額環比下降15.4%,同比下降21.78%。

面對越來越多的違約或可能違約事件,沈萌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近期地產企業不斷出現債務違約現象,主要是因為前幾年融資成本較低,企業在一段時間內嚴重依賴融資進行發展和擴張,而從去年以來,行業面上不斷收緊融資渠道,則會導致行業性集中無力償付。

截至昨晚收盤,當代置業報收0.38港元/股,早已成仙股。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