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O 爆紅,新技術讓“不要臉”有了新定義


普遍關心的問題是,ZAO 實現產品冷啟動巨大成功的底層邏輯是什麼?同為工具類 App,臉萌、ZEPETO 先後折戟,ZAO 該如何避免曇花一現?在市場環境不完善的前提下,AI 生物識別技術廣泛應用於 C 端產品,可能帶來的潛在風險有什麼?

ZAO App 在 App Store 的介紹截屏

裂變傳播的密鑰

實際上,ZAO 並非是第一款 AI 換臉 App。今年四月,名為顏技的 App 上線了 IOS 版,具有和 ZAO 相同的圖片換臉到視頻功能。但它沒火。

ZAO 實現病毒式流行的原因,是選擇了自帶傳播屬性的新奇玩法,將產品功能做到極簡,將技術門檻降至可接受的範圍,切中用戶偏好自戀和展示的人性需求。

ZAO 目前只有兩個玩法,視頻換臉和表情包換臉,外加一鍵分享至朋友圈的功能。 App 內提供了相對豐富的製作素材,比如各類影視劇經典場面的短視頻。用戶需要做的,僅僅是上傳一張自己的照片,就可以輕鬆完成換臉。

AI 換臉技術也並非最近才出現。 2017 年,ID 名叫“deepfakes”的用戶就在 Reddit 論壇內第一次上傳了其自製的換臉視頻。後來,他還開源了自己使用的技術代碼。 “deepfake”如今成為 AI 換臉的代名詞。

有相關從業者表示,使用“deepfake”技術製作換臉視頻對電腦配置,尤其是顯卡要求很高,與 ZAO 產出的視頻相比,同等體量的內容可能要渲染十多個小時。顏技 App 簡化了換臉製作的技術難度,並將整體生成時間控製到兩三分鐘。而在 ZAO,製作一段換臉短視頻的時間只需 10 秒。

所以,在AI領域各項技術趨於成熟的前提下,技術本身或許不再是產品成功的關鍵因素,選擇合適的場景匹配優質的體驗可能更加重要。

短視頻正在成為移動互聯網主流表達方式。但在短視頻平台上,流行的作品多數還是經過精心製作的。在乎顏值在乎身材,缺少對拍攝的構思,對普通用戶而言製作短視頻也是一件有難度的事情。

在這一層面上,ZAO 又降低了短視頻製作的門檻。拍攝素材是現成的影視劇情,用戶也不必在意身材、場景等影響美觀的因素。用戶又是愛美的,自戀的,ZAO 正好切中這一需求,由此產生了裂變的傳播效應。

只是,縱觀ZAO 這類以新奇玩法起步的工具產品,它們在迅速聚集一大批原生流量後,限於玩法單一,如果不能持久保持用戶的新鮮感,終將死於低留存,成為其他平台完善產品功能的靈感來源。如何避免曇花一現是 ZAO 亟待解決的問題。

ZAO 的十字路口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ZAO 的運營主體是長沙深度融合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由海南喵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全資持有。

喵咖科技的股東為自然人王力,雷小兩,二者分別持股 50%。而王力是陌陌總裁、首席運營官,雷小亮是陌陌聯合創始人。所以,ZAO 實際是陌陌孵化的產品,擺在它面前的有兩條路:作為獨立 App 發展;融入陌陌本身,成為其產品甚至是矩陣的一部分。

製作 AI 換臉作品對計算機的運行性能要求極高,對於產品運營商而言,在使用硬件和服務器上的投入成本也是極大的。 ZAO 官方透露,8 月份公司花 700 萬租的服務器,僅僅 8 月 30 日上線當晚,就已經消耗了 1/3。

儘管 ZAO 已經將製作技術優化到可接受的水平,但這個還未有明確贏利點的產品,必定在不短的時間內處於燒錢狀態。於是,成為陌陌產品或者矩陣的一部分是個合理的商業選擇。

在直播商業化能力見頂的當下,陌陌也在尋找新的盈利點。包括 ZAO 在內,當前陌陌同時孵化的社交產品有六個,其中四個是在今年上線的。陌陌主打陌生人社交,對視頻展示個人的內容有天然需求,ZAO 是一塊合適的拼圖,補足了陌陌在短視頻領域的短板。在 ZAO 大獲成功後,想必不久各大短視頻平台,直播平台都會推出類似的換臉濾鏡或者模塊功能。

作為獨立 App 發展,ZAO 也有一定的機會。儘管功能產品易複製,但 ZAO 具有先發優勢。 ZAO 必然會面對一股流量退潮,如何在現有大流量的基礎上實現用戶高留存,和對流量的精細化運營是關鍵。

從工具類 App 轉型成社交社區是 ZAO 的選擇。目前的狀態看,ZAO 似乎是一個全民娛樂的工具,但從長期看,對 AI 換臉功能有持續性需求的用戶必然是小眾的。

以極客公園此前報導的觸漫 App 為例,其最早是一個漫畫創作類的工具 App。創始人黃躍中告訴極客公園(ID:geekpark),起初它將產品定位為全民漫畫創作工具,經過用戶調研後發現,對 00 後而言漫畫創作才是一個強需求。於是觸漫開始對產品功能做調整,針對 00 後的用戶偏好做運營,如今成為了 00 後泛二次元創作的社區。

在視聽內容領域,ZAO 無疑會助推影視娛樂視頻二次創作品類的發展,為避免成為曇花一現的產品,ZAO 需要找到對這類創作有強需求的用戶,實現同好社區的構建,並在這一社區的基礎上做會員、直播、廣告等模式的商業化。

AI 換臉的隱憂

只是在 ZAO 實現更大商業化前景之前,擺在它面前的攔路虎卻是產品對用戶人臉數據採集、使用、轉讓等存在的風險問題。普遍擔憂是,AI 換臉技的門檻降低,可能會導致色情視頻換臉、視頻欺詐等犯罪方式的流行。

此前,好萊塢明星蓋爾·加朵的容貌被 deepfake 技術複製到情色電影中,這導致 Reddit 論壇直接封殺了 deepfakes」的賬號。斯嘉麗·約翰遜也是這類換臉技術的受害者。她曾說,作為影視明星,自己的肖像被這樣使用,旁人都會知道這是假的,但是對於普通人而言卻不同。

監管風險是 ZAO 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普通人的肖像被違法用於色情、敲詐情況的可能性極大,並且更讓用戶關注的是 ZAO 本身對用戶協議的規定。其對人臉數據的使用範圍、權利的界定都是引起爭議的焦點。

ZAO App 的用戶協議

以ZAO 用戶協議涉及的授權內容為例,用戶上傳發佈內容後,就意味著同意授權ZAO 及其關聯公司,以及ZAO 用戶在“全球範圍內完全免費、不可撤銷、永久、可轉授權和可再許可的權利”。該類條款包括,但不限於人臉照片、圖片、視頻資料等肖像資料中所含的用戶或肖像權利人的肖像權,以及利用技術對其肖像進行形式改動。

有業內人士指出,“Zao 的火爆,普及了普通人對 Deepfake 的了解;普及了一部分人對「看用戶協議這件事”的了解;提醒了少部分人意識到人臉數據安全是個現實問題。可能也提升了有關部門對於人臉數據和換臉技術的進一步關注,加速了相關約束的出台進程,以及相關安全檢測技術的需求。 」

8 月 23 日,支付寶發布了《生物識別用戶隱私與安全保護倡議》,呼籲從事該行業的科技企業加入進來,一起來規範和保護用戶信息。倡議指出,企業應對採集到的信息進行加密存儲來提高安全強度,也應明確和規範用戶信息使用的目的及範圍,避免信息被過度使用。

都在談移動互聯網的紅利將盡,但新技術卻是挖掘原生流量的鏟子。最近,包括AI 換臉,AI 算命等等,AI 技術開始逐步走向C 端,與特定場景結合推動現象級產品的出現,只是在AI 技術完全滲入互聯網產品的方方面面之前,對數據使用的規範,對數據安全堡壘的構建,也是技術推動產品、產業發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