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朝和宋朝是敵對,為什麼金人卻喜歡起漢名


金朝和宋朝是敵對,為什麼金人卻喜歡起漢名的頭圖

金朝和宋朝是敵對,為什麼金人卻喜歡起漢名

千年前,女真人在白山黑水間崛起,建立金朝,南下滅北宋,一派威風。而後南宋建立,金朝長期與南宋對立。金朝對宋朝有一定軍事優勢,可金人卻也樂於吸收漢文化。如果查看《金史》等資料,我們不難發現很多金人都有漢名。比如說金熙宗早夭的長子漢名叫濟安,海陵王四子滕王漢名為廣陽,金太祖的庶長子完顏斡本漢名為宗幹。

為什麼金朝和宋朝敵對,金人卻喜歡起漢名呢?

上圖_ 黑水都督府和渤海都督府

一、金人與中原朝代的交往

位於東北的肅慎,是金人的發源地。唐之前,由於距離遙遠,肅慎與中原交往甚少,長期過著原始的與世隔絕的生活。唐時,肅慎南邊的屏障高句麗亡國,肅慎引起了唐朝的注意。

唐朝称肃慎为靺鞨。唐朝在黑水靺鞨地区设勃利州、建黑水州都督府。而粟末靺鞨部则自立为震国,与唐朝互市后则改称渤海国。这样一来,金人先辈渐渐受到中原的影响,风气有所改变。这时的靺鞨人已经开始使用汉姓。《北风扬沙录》就记载道:“唐时女直初称姓拏”。不过靺鞨人还是习惯用自己部落的姓氏和名字。

遼朝立,遼人將靺鞨人稱為女真人。苦於遼朝的統治殘暴,公元1115年,女真人完顏阿骨打自立金朝。公元1125年,金人推翻遼朝。公元1126年,金人直逼北宋帝都汴梁,步入中原,次年,金人亡北宋,開始與南宋長年對峙。與北方中原地區聯繫增多後,金人不只局限使用漢姓,還開始使用漢名了。

上圖_ 南宋版圖(蒙古、金、西夏、南宋 )

二、金人與漢名

1.金朝初:女真名與漢人名並行

南下之後,金朝已在中原擴張,宗室貴族感受到了漢文化的魅力,選擇效仿漢人起漢姓漢名。走在潮流前端的金太祖完顏阿骨打,在天輔建元後,尋思著起一個漢人姓名促進身份認同。姓氏方面,金太祖覺得漢姓“王”能體現自己的尊貴,於是以“王”作為自己的漢姓。那麼,作為皇帝,要起什麼漢名呢?金太祖選擇了“旻”。 “旻”,上日下文,義為天空,蘊含著金太祖希望金朝疆土遼闊的野心。

無獨有偶,金太宗完顏吳乞買,跟隨哥哥阿骨打的腳步,火速取了一個漢名“晟”。 “晟” 和“旻”是同款日字頭名字,有光明旺盛的含義,看來“晟” 也是體現了金朝二代皇帝繁榮政治的期望啊。

皇帝都取漢名了,宗親貴族怎麼會無動於衷呢?這裡舉幾個例子。鄆王完顏吾都補,漢名為昂。邢王完顏窩裡混,漢名為宗敏。甚至一些大臣也給自己安了一個漢名,如唐括阿里,改漢名為德溫。

在金太祖至金章宗前,改漢名是金朝上層階級的樂趣,並沒有風及平民。而且女真名和漢名並存,兩者和諧相處。

上圖_ 《史集》中的金朝歷代皇帝肖像畫(描摹自當時的漢文文獻)

2.漢名為大名,女真名為小名

金世宗至金章宗當政時,對漢文化更為推崇,這也體現在他們對後代大名小名的安排上。大家都有大名和小名吧?大名,就是我們在正式場合通用的名字,小名則是父母等對我們較親暱的稱呼。這些金帝就規定自己孩子成年後取的大名是漢名,女真名是小名。

這裡舉幾個《金史》裡的例子。金世宗的二子金顯宗小名是女真名胡土瓦,十七歲成年後賜漢名允恭。金世宗的嫡孫金章宗,生於麻達葛山,金世宗喜歡該山的“地衍而氣清”,於是以山名作為金章宗的小名。金章宗十九歲時,金世宗賜其漢名璟。金宣宗女真小名為吾睹補,十五歲時,金宣宗被封為溫國公,但還沒有大名。金宣宗二十三歲時,才被賜名珣。

上圖_ 金章宗瘦金體書法

如果金朝的宗室子孫早逝,逝者還會被追封漢名。如金章宗之子完顏洪靖,女真名叫阿虎懶,由於“生而警秀”,備受金章宗鍾愛。可惜阿虎懶沒活過兩歲就薨了。金章宗十分悲痛,追封阿虎懶為荊王,賜名洪靖,並贈開府儀同三司。又如完顏洪靖的弟弟完顏洪熙,女真名為訛魯不,“未彌月薨”,被金章宗追封榮王,賜名洪熙,並加開府儀同三司。

當然,金章宗在改漢名改得不亦樂乎時,發覺自己身負保護女真傳統的重任,所以一度禁止女真人用漢名。但金章宗帶頭起漢名,對改漢名的人也不加處罰,所以女真人中改漢名之風盛行。

上圖_ 金朝上京遺址

3.只用漢名

如果说金章宗还有一丝保护女真传统的觉悟,那么他的继任者就大部分都选择顺应汉化潮流了。金朝后期,虽然女真人还在使用女真姓氏,但是女真人的名字基本只有汉名,没有女真名了。皇室中,金宣宗的儿子玄龄早夭,只留下“玄龄”的小名。大臣中,石抹世勣、温敦昌孙等皆只留下汉名。范用吉很像汉人名字吧?实际上他是个女真人,只不过拥有汉姓汉名。范用吉的女真姓是孛术鲁,汉名是久住。在入宋后,范用吉“谒制置赵范,将以计动其心”,所以更姓为范,称范用吉。

上圖_ 金代銅坐龍

三、金人並不是一開始就以取漢名為風潮的。為什麼金朝明明和宋朝敵對,金人卻喜歡起漢名呢?

1.皇室貴族的促進作用

前文已經舉過很多金朝宗室貴族取漢名的例子。大家想想,金人看到統治者紛紛取漢名會是什麼反應呢?不難想像,金朝的大臣、普通百姓聽說領導人取漢名,也會對漢名產生濃厚的興趣,也想給自己取一個漢名。於是,隨著宗室貴族取漢名成了常態,金人習慣了給自己取漢名。

2.金朝人嚮往漢文化

金初,金人以游牧為生,武力彪悍。但金人崇尚漢文化,如金世宗就親口說過自己“慕古之帝王”。統治者網羅有才之士,宗室子弟也被送去漢學大師處學習,金人中便興起了學習漢文化的熱潮。改用漢名,就是金人漢文化熱潮的一種反映。值得注意的是,金人的漢名往往含有儒家思想的因素,如金章宗時的禮部員外蒙括仁本,有“仁”;金世宗時的名臣唐括安禮,有“禮”;金太祖時的將領完顏忠,有“忠”等。

上圖_ 金軍南下攻宋示意圖

3.民族融合進一步加深

金人在南下擴張的過程中與中原漢人有了更多更深的交流。如在攻破山西諸州、陝西、開封等地後,金太祖強制遷中原人北遷。與此同時,金太祖又命令女真人遷到華北、山東等中遠地方。如此一來,中原人和女真人便開始雜居。

雜居時溝通不暢怎麼辦呢?平民和統治者紛紛想到了漢語。 “凡聚會處諸國人言語不通,則各為漢語以證,方能辨之”。漢語成了民族雜居處交流的工具,故而得到統治者的認可和推行。而漢人和女真人通婚,漢字也漸漸普及,改用漢名也自然地成了民族融合的結果。

作者:夏禎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宋庭妨《金代女真人改從漢人姓名研究》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