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位元組跳動也開始裁員 曾被很多人相信會“永遠增長”的位元組跳動,最近似乎陷入了裁員潮。



曾幫助位元組跳動成功切入遊戲領域的休閒遊戲部門Ohayoo,正在面臨整體的裁員調整。

有位元組跳動員工在職場社羣稱,該公司旗下的休閒遊戲發行與自研平臺Ohayoo團隊正在調整中,“應屆校招生全部被裁”、“補償N+1,直接讓籤協議,內部轉崗限時一個月,但HR推薦的崗位(匹配度很低),沒有一點誠意。”

有知情人士向品玩證實,此次裁員從上週五(10月15日)陸續開始,調整原因與近期進行中的績效考核無關,公司給出的官方理由是業務調整。而且,裁員中應屆生員工受到不小影響:

“應屆生基本都辭退了,最多留了一兩個收收尾,內部轉崗也需要按照流程進行三輪面試”。

“剛入職三個多月就丟了工作,大家都在想辦法,轉崗的選擇和時間都非常有限。對於研發技術人員來說,會刷題還有出路,但對於非技術類的校招生,丟了應屆生身份,真的是雪上加霜。” 另一位Ohayoo員工對品玩說。


Ohayoo團隊突如其來的裁員訊息,將業內外的目光再次引向了位元組跳動的遊戲業務。事實上,直至今年上半年,位元組跳動在遊戲領域的投資節奏與業務擴張速度,都還是十分迅猛的。

自2017年收購朝夕光年並正式進入遊戲領域以來,位元組跳動已在幾年時間裡搭建起Ohayoo(休閒遊戲)、朝夕光年(中重度遊戲)、Aoligame(雲遊戲),以及Pixmain(獨立遊戲)四大平臺。其中,休閒遊戲是位元組跳動最初切入市場的敲門磚,而Ohayoo也穩坐國內休閒遊戲發行的第一把交椅。截至目前,其官方資料顯示,Ohayoo累計發行了150多款遊戲,MAU超過8000萬,最高單款流水達6億,《我功夫特牛》《消滅病毒》等代表性遊戲的總下載量超過5億。

憑藉著Ohayoo平臺,位元組跳動已在休閒遊戲擁有了自己的護城河。然而這個看似光鮮亮麗的業務,實際上可能並不賺錢。

一位內部知情人士稱,Ohayoo業務一年的流水能達到幾十億,但算上廣告開銷和人力成本等費用,整體下來依舊是虧本的——“商業化負責人在今年開會的時候,強調不要流水要利潤”。

也因此,與以往位元組跳動精簡人員傾向於保留技術崗位不同,本次調整受影響最大的便是Ohayoo的研發中心、也是其內部孵化的三個休閒遊戲研發團隊,分別是輕舟工作室、白鷺工作室和長河工作室,被裁人數近50人。

此外,Ohayoo此次裁員也與業務線高層變動有關。在位元組跳動遊戲業務的管理劃分中,休閒遊戲Ohayoo平臺相關業務歸屬穿山甲部門,其也是位元組跳動主要的商業化平臺之一;而中重度遊戲在內的業務則統一劃歸到了戰略投資部,其負責人是嚴授。

在前幾個月的變動中,穿山甲原負責人徐宇傑因個人原因離職,當時Ohayoo的負責人徐培翔也同期離開,而接手穿山甲的新任負責人、也是位元組跳動增長中臺的負責人趙祺。新任負責人將Ohayoo組織架構變更為自研線、發行線和渠道線三個部門,除了自研線之外,此次裁員也涉及發行部門。

這種中層的變動,人員快速的來了又走,也是許多位元組跳動員工近來越來越明顯感受到的趨勢。

延伸閱讀  萬元以下音箱聽個響?北歐頂流品牌丹拿Emit20不同意!

還有一個原因是整個遊戲行業面臨的動盪。“有訊息說IAA廣告變現(In App Advertisement)即將被一刀切,而Ohayoo的主體變現模式就是IAA,如果政策確定了,這個業務線被砍也是遲早的事。”一位遊戲行業人士說。

“未來位元組遊戲依舊是自研、發行、渠道三者並駕齊驅,Ohayoo(裁員之後)的重心將是渠道產品摸摸魚,朝夕光年的重心仍會是重度遊戲自研與發行。”上述知情人士稱,位元組遊戲業務的發展方向與騰訊遊戲十分類似,通過此前釋出的渠道線產品“摸摸魚”來獲取使用者畫像,並一手提高自研能力,另一手提高代理髮行能力。

據該人士透露,雖然Ohayoo內部進行了人員調整,但同期也在廣州上線了新的遊戲專案,“應該與遊戲發行相關,成員很多都是阿里九遊的老員工”。

把時間線拉長,會發現位元組跳動正進行人員調整的不僅是Ohayoo團隊。據澎湃新聞報道,有位元組員工在社交媒體平臺發文稱公司整個商業化團隊都在調整中,“溫州都裁完了”、“各大直營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而位元組跳動官方就此迴應:訊息屬實,正常業務調整。

另據豹變報道稱,從去年年底開始,位元組跳動對商業化團隊進行了一系列的組織架構、業務範圍調整。其中溫州本地直營中心最賺錢的電商業務被砍掉,交給了大眾消費業務錢,從而導致了本地直營中心的業績頹勢,成為率先撤城裁員的城市之一。

本地直營中心是位元組跳動設定在二三線經濟較發達城市的商業化機構,主要負責當地抖音、今日頭條等位元組系App的廣告銷售業務。此番裁員之前,位元組跳動在華北、華東、華南等區域建立起了20多個直營中心。

除了位元組系App的廣告銷售業務之外,本地直營中心的撤城裁員也讓其本地生活新業務受到直接影響。這一位元組跳動去年年底在抖音平臺推出、直接對標美團的新業務曾被視為商業化接下來很長時間裡的頭部專案,20多個直營中心全力投入,大量從競爭對手公司挖人,但最終也因ROI過低而被漸次叫停。

此外,同期被曝出裁員的還有位元組跳動旗下的房產業務。據公開資訊顯示,位元組跳動於今年初正式上線了名為“幸福裡”的房產交易資訊內容平臺,並開始大規模招募房產行業人才。在剛過不久的國慶節期間,又傳出位元組跳動收購北京麥田旗下地產經紀公司的訊息。但接近幸福裡的人士稱,其新業務開展並不順利,內部也進行過裁員,具體規模和數量有待確認。

自8月初大力教育極速減員近3000人之後,位元組跳動裁員的訊息便頻頻傳來,此次Ohayoo的裁員調整更是嚴重波及團隊裡的應屆生,這些都讓位元組跳動過往建立起的擴張速度飛快、重金挖人、深受應屆畢業生追捧的形象,開始出現變化。

無論是人員規模曾高達萬餘人的大力教育,還是重金投入發展的遊戲業務,亦或是曾深受內部重視的本地生活業務,這些新業務都有著相似的發展軌跡:它們初期被內部寄予厚望,投入了大量人力成本並進行資源傾斜,有時甚至會建立起內部賽馬機制,只為在短時間內試錯出成功的產品模式——也就是位元組跳動的“App工廠”模式。

過去的抖音和今日頭條都是在這種模式中跑出來的勝利者。但今天人們越來越多的意識到,在App流水線上,同樣有著眾多不曾被外界知曉的失敗品。對於過去幾年的位元組跳動來說,一個產品/業務失敗了,整個團隊會被迅速地調配到其他急需人力且優先順序更高的業務線中,一方面,這一階段的位元組跳動的各項業務間行業壁壘並不算高,以產品、研發、運營等為主體的人員結構可遷移性較高;另一方面,當時整個網際網路行業仍處於上升期,位元組跳動更是其中增長最快的之一,可開設的新業務源源不斷,公司的擴張速度和盈利能力看起來可以承接住自身的人才密度。

但今天位元組跳動的新業務開始受到大環境和政策的直接影響,網際網路行業在回到一個正常的監管環境後也告別了低成本高增長的時期,這樣的背景下,抖音和今日頭條賴以成功的模式,開始顯示出另一面,它們對新業務帶來的策略固化和慣性開始暴露出來,位元組跳動整體在飛速發展中日益龐大的組織架構,也開始帶來新的管理挑戰——這些都改變了它的試錯成本,也讓裁員似乎成了不可避免的結果。

延伸閱讀  再度叫板馬斯克!亞馬遜計劃在2022年底前發射兩顆原型衛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