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年1.2人養一個老人?個人養老制度呼之欲出:擬採取個人賬戶制


本文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劉星志


老齡化社會離我們還有多遠?

有統計顯示,預計到2050年,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將達到4.8億人,約佔屆時亞洲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二、全球老年人口的四分之一。“未富先老”的國情已經成為不爭事實。

第七次人口普查資料出爐後,人口老齡化帶來的養老難題變得更加具體。根據國家統計局資料,2010年至2020年,10年間就業人口比例由70.2%下降至63.4%,預計到2050年該資料將進一步降至45.2%;而另一方面60歲及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重將快速提高,目前該數字為18.7%,預計到2050年時將高達37.2%。

在“十四五”規劃綱要中,黨中央首次將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上升為國家戰略。如何老有所養,如何構建多層次的、更加公平的、可持續發展的養老保障體系,這聚焦了全社會的目光。

而在日前舉辦的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下稱“年會”),更是首次設立了養老議題專場,探討如何做好養老保險體系建設以及配套金融服務。

我國當前養老保險體系三個支柱中,作為第三支柱的個人養老金制度還沒有出臺。綜合各層次表態及意見,總的考慮是,未來要建立以賬戶製為基礎、個人自願參加、國家財政從稅收上給予支援,形成市場化投資運營的個人養老金制度。

促進“第三支柱”成共識,政策需儘快落地

經過多年探索發展,我國目前初步形成了三大支柱的養老保險體系——其中,第一支柱為基本養老保險;第二支柱包括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第三支柱則包括個人儲蓄性養老保險和商業養老保險等,由個人自願參加。

“十四五”規劃提出,發展多層次、多支柱養老保險體系,提高企業年金覆蓋率,規範發展第三支柱養老保險。由個人自願參加的“第三支柱”寫進“十四五”,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相關政策呼之欲出,也意味著個人養老時代即將到來。

年會上,人社部養老保險司司長聶明雋專門提到了發展第三支柱的問題。聶明雋表示,發展第三支柱主要有兩個方面的任務。

延伸閱讀  緊急!這裡尋找次密接人員!行程涉及餐館、旅館

一是建立有稅收等政策支援的個人養老金制度,為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勞動者提供個人積累養老金的制度選擇。個人養老金擬採取個人賬戶制,年度繳費額度的上限,一開始可能會與個稅遞延試點的政策相銜接,今後隨著經濟發展、工作水平的提高來逐步調整、提高繳費的上限。在投資產品的選擇上,將符合規定的儲蓄存款、銀行理財、商業養老保險、公募基金等等都作為個人養老金的產品,以便於參加人根據不同的偏好自主選擇,也為市場充分公平競爭創造良好的環境。

二是規範發展個人商業養老金融產品,對有稅收等政策支援的個人養老金要明確制度安排,其他個人商業養老金融業務作為第三支柱的組織部分,按照市場規則運作和監管,兩者是相互支援,相互促進,雙輪驅動,共同促進第三支柱的發展。

第三支柱養老保險如此受關注,原因說到底來自於人口老齡化帶來的養老壓力。老年人口越來越多,財政支出壓力必然會增加。

作為養老保險體系第一支柱的基本養老保險覆蓋面廣,然而資金壓力也最為明顯。據瞭解,截止今年6月底,基本養老保險覆蓋超過10億人,參保率超過90%。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在今年9月演講中預測,未來30年,退休人數將從1.06億激增至2.78億,淨增1.7億人;而在此期間登記參保人數將從2.76億增至3.41億,僅增加7000萬人。

因此,30年間“參保贍養率”將從38.3%提高到81.8%。這意味著原來是2.6個人養一個老人,而到2050年,1.2個人就要養一個老人。

目前三支柱養老體系中,第一支柱佔比過大,第二、第三支柱還有很廣闊的發展空間。聶明雋提到,截止今年9月底,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達到了4.97萬億;目前第二支柱參加職工的人數是6953萬人,積累資金3.62萬億元;而計入第三支柱的稅延商業養老保險目前規模僅4億元。

此外,由於採用的制度不同,相比第一支柱的基本養老保險,第二、三支柱更能夠為國民養老儲備財富。我國基本養老保險採用現收現付制,即在職職工繳費來支付退休人口的養老金,在過去的人口紅利期現收現付制可以保證資金結餘,而在老齡化時期則可能出現虧空,無法儲備財富。

面對人口老齡化的壓力,要真正撐起國民的養老保障,第三支柱發展亟需加速。近一年來,有關第三支柱的政策訊息不斷,先是2020年10月,規範發展第三支柱養老保險寫進“十四五”規劃,而在今年5月15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開展專屬商業養老保險試點的通知》宣佈,自2021年6月1日起,由6家人身險公司在浙江省(含寧波市)和重慶市開展專屬商業養老保險試點。

儘管訊息不斷,但第三支柱的政策目前還沒有出臺,也側面反映出政策制定的複雜程度。有業內人士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從產品供給側來看,政策制定需要平衡金融業各方市場力量。“過去養老被認為是保險業的範疇,但隨著產業規模的擴大,包括銀行、基金在內,整個金融業都有很大機會。”該人士表示。

某保險行業專家在接受時代週報記者採訪時談到:“第三支柱涉及各方利益,關係民生福祉,政策層面推進應做到積極、穩妥。”論壇上聶明雋也表示,當前相關部門正在抓緊按程式推進有關政策,但政策落地見效還要有賴於市場金融機構的繁榮,特別是有賴於市場機構的大顯身手。

養老金融成藍海,需各類產品百花齊放

延伸閱讀  周小川:住房貸款是一個重要的再分配金融工具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中國保險與風險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陳秉正在金融街論壇“人口老齡化背景下的養老金融服務”分論壇中提及,當前社會老齡化程度的不斷加劇對養老保障提出了巨大需求。同時,也須動員社會各界力量、資源介入養老保障,彌補政府單方提供養老保障的壓力。此外,人民群眾在養老保障方面的需求也日益呈現多元化、多層次的特點。

對於個人養老來說,除了各種配套設施的完善以外,“養老錢”也是不得不關注的問題。一個大背景是,早在2019年創新經濟論壇上,中國央行原行長周小川就曾談及,全球經濟已進入低利率甚至負利率時代,中國不是不可能進入負利率,只是儘量避免快速進入負利率時代。

而對於保守的中國人尤其是中國老年人來說,“儲蓄”是最重要且幾乎唯一的理財手段。根據據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釋出的《中國養老金融調查報告(2021)》,雖然養老財富儲備渠道越來越多元化,但銀行存款仍是最大的養老財富來源。資料顯示,有50.81%的調查物件偏好銀行存款的方式,其次是商業養老保險(27.98%)、銀行理財(26.27%)、房產(21.69%)、基金(15.59%)。

隨著老齡人口的增長帶來的需求及頂層設計的支援,養老金融未來將迎來消費藍海。然而,當前養老金融市場的現狀是:社會的養老保障體系發展不平衡,養老金融市場的產品單一化、同質化非常嚴重,服務體系無法滿足個人養老需求,亦無法促進養老企業的發展等。

中國人民銀行最新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21)》建議:有序擴大第三支柱投資的產品範圍,將符合規定的銀行理財、儲蓄存款、商業養老保險、公募基金等金融產品都納入第三支柱投資範圍。允許銀行、基金、保險等各類具備條件的金融機構發揮自身行業特點,為第三支柱提供合適的養老金融產品。

混業經營是養老金融市場的明顯特徵,銀行、保險、基金、證券等行業都可以參與進來,各類機構可挖掘自身差異化優勢,以客戶需求為導向,在投資、產品、服務等方面形成更多互補。

中國人壽集團黨委副書記、總裁袁長清在年會中指出,積極服務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金融業應有作為、能有所為、大有可為。充分發揮自身資金融通、風險保障、產業整合三大優勢,積極承擔優化養老金融服務供給、加大養老產業金融支援力度、防範養老金融服務風險三大任務。

近年來,以銀行、保險為代表的眾多金融機構紛紛加大養老領域規劃和佈局,積極爭取全牌照經營許可,打造全方位的養老金融品牌。

從市場反應看,除了銀行、保險等企業積極佈局養老產業,養老基金等其他養老理財產品也是政策推動的重要組成部分。聶明雋談到,養老與金融關係密切,要規範發展個人商業養老金融產品,努力實現我國多層次、多支柱養老保險體系建設與金融市場良性互動、共同發展。

事實上,在2018年3月證監會發布《養老目標證券投資基金指引(試行)》後,首批養老目標基金於2018年8月正式獲批。Choice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9月16日,市場中131只養老FOF(份額合併計算)規模合計已超800億元,且絕大部分養老FOF獲得了正向收益。

有業內人士表示,除了基金、保險和銀行紛紛推出的個人養老金產品之外,也不排除券商、信託進一步加入到養老金融版圖中的可能,以豐富第三支柱。

“隨著社會對養老金融產品的需求進一步釋放,第三支柱市場潛力很大。”銀保監會副主席肖遠企在年會上表示,我國居民存款已經超過90萬億元,可轉化為長期養老資金的金融資產非常可觀,規範發展第三支柱的基礎和條件比較成熟。

延伸閱讀  我國多地拉閘限電,對航運業各個板塊可能會產生什麼影響?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