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為什麼連BAT都很難參與到區塊鏈技術的競爭中?


為什麼連BAT都很難參與到區塊鏈技術的競爭中? 1

區塊鏈技術的競爭在經過聯盟鍊和公有鏈技術的合二為一後,最終將發展為組網能力的競爭,而這是一個 BAT 都很難參與的競爭。

1、區塊鏈技術是什麼

當我們談到區塊鏈技術,大多數人想到的可能是去中心化的記賬,但什麼是去中心化的記帳呢?我們先看記帳這個詞,”記”是指記錄編寫,“帳”廣義上可以指數據,“記賬“就是對數據的存儲和計算操作;而什麼是去中心化呢?就是組成區塊鏈系統的眾多計算機,並不是由一個中心化的機構或組織擁有,而是由眾多機構、組織、群體等共同擁有的。所以,從本質上說,區塊鏈技術就是一個去中心化計算機網絡基礎上,對數據進行存儲或操作的技術,該技術的特點是,任何數據存入到這個系統後,該數據都不可銷毀,不可篡改。

2、區塊鏈技術的商業價值

2.1 區塊鏈技術的商業價值本質

區塊鏈技術對比傳統的分佈式數據庫技術,有什麼優點呢?核心就是區塊鏈技術是去中心化的,而傳統的分佈式數據庫技術是中心化的。

去中心化對比中心化有什麼好處呢?我們以新浪舉例,新浪是一個中心化的信息平台,大眾只能閱讀新浪提供的新聞,如果新浪篡改或刪除已發布的新聞,大眾是很難感知的;如果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信息平台,在新聞發布後,沒有任何人,包括平台自身,能篡改或刪除這些已經發布的新聞,所以大眾可以完全信賴這些新聞發布後沒有被篡改過。

正是基於這種不可篡改的區塊鏈技術特點,我們可以建立一個低成本的信任中心,解決商業社會中信任成本高昂的痛點。

信任是商業社會的基礎,建立信任是商業交易的前提,缺乏信任,任何商業交易合作關係都不可能長久。在商業社會發展早期,信任是依賴血緣關係,在私人人際關係的基礎上建立的,影響範圍有限,且需要大量的時間去培育,成本高昂。

而後,基於“契約”、“合同“做為束縛,以法律和製度為保障,通過違法必罰的法律邏輯所形成的違法成本預期,我們建立了製度信任,制度信任是現代商業社會運行的基本準則和基石。制度信任有效擴大的信任的應用範圍,但是由於其需要一整套的社會規章、制度、法條做保障,其運行成本依然高昂。

而隨著區塊鏈技術的出現,基於不可篡改這個技術特點,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了不依賴第三方主觀意志的客觀信任,實現了基於機器保證的機器信任。數據保存在區塊鏈上後,就沒有任何人或機構可以篡改該數據,基於機器或者說算法的保障,大眾可以信任該數據的真實可靠。把這裡的數據換為商業社會中常見的合同或者說商業利益分配規則,就可以通過區塊鏈技術保障該利益分配規則的真實、透明、可靠、有效、可信,同時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特點,我們無需一整套的社會制度去保障,該利益分配規則會在區塊鏈平台上自動計算並執行,從而極大的降低了商業社會在交易執行時的信任成本。

總的來說,區塊鏈信任創造性地擴大了信任的範圍,降低信任的成本,進一步推動了人類信任客觀化的進程,為更大範圍內的全球一體化協作開闢了新的可能。

2.2 商業信任的進一步分析

在分析區塊鏈商業場景前,我們不妨再考察一下商業語境下的信任。信任是商業交易或交換關係成立的基礎,其核心是交易雙方或多方商業利益分配的規則,涉及到交易關係,那就存在著交易的甲乙雙方。抽象來看,交易關係分為兩種:

  1. 一種是一方強勢,比如甲方強勢,那乙方如果希望交易成立,就需要完全信任甲方,甲方是這個交易關係中的強信任源;
  2. 一種是雙方均勢,這時雙方的信任關係是弱的,甲乙雙方都是弱信任源,如果希望達成交易,需要依靠更多的約束和成本(比如商品社會的契約體系)來建立信任,否則就很難建立交易關係;

在這裡,我們再介紹一下“信任源”以及其強弱的定義。 “信任源”就是在交易關係中,可以向對方提供信任背書的能力;在商業實踐過程中,我們發現在商業交易關係中,佔據行業強勢地位,可以製定行業利益分配規則,可以提供行業信用背書,場景中其他方都能夠信任的企業或機構,可以視為強信任源;不佔據行業強勢地位,無法提供行業信用背書的企業或機構,我們稱為弱信任源;比如供應鏈金融場景中,某央企做為行業龍頭企業,每年向10家中小企業下達採購訂單20億,該10家企業又向100家中小企業下達採購訂單;銀行可以根據訂單金額對這110家企業提供供應鏈金融服務,但貸款金額的認定,最終一定是追溯到該央企的訂單金額,實際上依賴的是該央企的信用背書,在這裡我們稱該央企為該業務場景中的強信任源,中間接單的中小企業由於並不能提供充足的信用背書,我們稱為弱信任源。

2.3 區塊鏈技術應用的商業場景分析

從本質上說,區塊鏈技術是為了多機構和組織間進行協作時,降低互相間信任成本而誕生的技術,我們可以從大到小來分析,哪些商業場景需要建立信任,需要建立什麼強度的信任。

2.3.1 基於全球共識信任背書的商業場景

基於全球共識的商業場景,是全球一體化協作的商業實現,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實現目標,為實現這個目標,需要能建立全球性的共識,比如全球公民的共識,或全球國家間的共識。在全球化迅猛發展的今天,類似的商業場景已經逐步出現了:

A. Facebook的Libra項目

Libra項目本質上是希望建立一個超主權的世界性貨幣,可以在世界範圍內流動,用於價值交換和結算。這就需要在全球範圍內,包括全球的組織,機構和個人,建立對Libra價值的共識和信任,能夠接受其用於交易和清算。在這種場景下,無法存在一個強的信任源(除非建立世界國家),在聯盟中的所有方都是弱信任源,需要合作建立具備公信力的聯盟。

B. 國家間的大宗商品貿易平台

我們設想一個這樣的場景,多個主權國家之間,希望不基於某一種特定法幣(因為存在過度依賴單一法幣被單向收割的情況),進行大宗商品的直接交易,建立一個國家間大宗商品貿易平台。由於各個主權國家間存在的天然不信任(國與國之間不存在永恆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該平台無法由單一一個國家或企業建立,因為這樣該國家或企業就可以控制該平台上的數據(引導平台規則對己方有利),相當於必須完全信任該國家或企業。在這種場景下,也無法存在一個強的信任源,在聯盟中的所有方都是弱信任源,需要合作建立更為平權的聯盟。

2.3.2 國家主權級信任背書的商業場景

中國央行近期準備發行的人民幣數字貨幣就是最好的例子。 DC/EP( 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是中國自己的數字貨幣,它的定位和人民幣一樣,只是以數字貨幣的形式表現出來的。 DC/EP和人民幣一樣,由中國政府提供信任背書,由於中國政府做為一個強信任源存在,DC/EP中做為參與方的各家商業銀行完全信任這個強信任源即可,所以在DC /EP的場景中,存在二級發行架構,在央行發行M0貨幣層面,央行做為一個強信任源存在,各商業銀行信任該信任源即可;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DC/EP的技術架構,在央行層面採用的是中心化的技術架構,而在商業銀行層面則建議採用區塊鏈技術架構。

2.3.3 自然壟斷性行業信任背書的商業場景

自然壟斷性行業,在一個行業中,若由一家企業生產和供應整個市場的產品和服務,其總成本小於由兩家以上企業供應同等數量產品和服務的成本之和,則意味著該行業在制度上確保壟斷的供應是有經濟效率的,理論上稱此類行業為自然壟斷行業。在中國,壟斷性行業包括石油石化、煙草、電信、電力、武器、鐵路、航空、銀行等8個行業。

在這些行業中,天然存在一家或多家巨頭,他們聯合佔據了市場大半的份額,擁有控制行業上下游,制定行業利益分配規則的話語權,他們可以做為行業中的強信任源存在。在大部分時候,因為其一家獨大的地位,他們並不需要與其他公司聯盟構建商業生態,其他公司按其指定的規則行事即可。但在兩種情況下,他們需要建立聯盟。

第一種情況:跨行業合作。

以我們實際接觸過的供應鏈金融場景舉例,A醫院每年由200家左右的供應商供應近10億人民幣的各種物料,供應商們希望用醫院的採購訂單從B銀行進行融資,B銀行需要確認訂單有效,但醫院在這時不願意對訂單進行確權,此時,可以構建A醫院,B銀行和眾多供應商間的聯盟,在其中共享訂單數據,而B銀行可以基於這些訂單數據以及歷史訂單記錄,對符合條件的供應商提供融資。在這種情況下,B銀行需要進行跨行業的合作,並建立跨行業的信任,此時就可以通過區塊鏈技術,與A醫院和多家供應商一起構建一個聯盟,實現基於訂單的供應鏈金融的業務。在這種情況下,往往還是存在一家做為強信任源,由其推動商業的落地,在本例中B銀行就是該強信任源。

第二種情況:行業巨頭間的合作。

在自然壟斷的情況下,行業中僅存在一家巨頭的情況越來越難以被政府和民眾接受,更多的情況下行業中會同時存在多家巨頭,有時多家巨頭之間出於降低行業成本,提升行業效率的目的,需要在建立信任的基礎上進行合作,這裡的典型就是R3聯盟。 R3區塊鏈聯盟成立於2015年9月,創始成員包括巴克萊銀行,畢爾巴鄂比斯開銀行(BBVA),澳大利亞聯邦銀行,瑞士信貸,高盛,摩根大通,蘇格蘭皇家銀行,道富銀行,瑞銀集團等9家公司,目前已經有數十家國際銀行和金融機構加入,成員遍及全球。其致力於通過區塊鏈技術降低銀行間複雜的結算、清算等核心業務場景的成本。在這種情況下,聯盟成員可以視為是弱信任源,需要共同合作尋求聯盟。

2.3.4 鬆散企業聯盟間信任背書的商業場景

除了自然壟斷性行業外,還存在著大量的充分市場競爭的行業,包括科研、製造(機械、紡織等)、物流、零售、文化娛樂(教育、文學、IP、遊戲)、醫藥生化、食品、地產、農牧漁、服務業(餐飲、旅行)等。在這些行業中,並不存在著一家獨大的情況,所以也並不存在由一家或幾家可以製定行業利益分配規則的情況。當這些企業間希望建立聯盟時,面臨的一個核心問題就是如何建立互信。這時,這些聯盟成員都是弱信任源,需要共同形成聯盟。

與普通大眾的認知相反,企業間的這種信任往往是非常難以建立起來的。以我們合作的一家國內頭部加盟制快遞公司舉例,快遞總部已經提供完善的快遞單結算系統,可以每日與各區加盟的快遞商進行結算,但各區加盟商還是會每天用本子把自己當天發送的快遞件信息記錄下來,並與總部的結算系統進行對賬,核心就是加盟商並不信任總部的系統,總覺得會錯結或漏結快遞單。這還是在一個加盟體系下的情況,如果是更鬆散的沒有法律上的商業綁定關係的聯盟,建立信任更是困難,基本是無法建立的。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傳統的商業環境和技術條件下,在充分市場競爭行業希望形成類似的商業聯盟生態,是非常困難和投入極大的,類似阿里巴巴是投入上百億建立了基於支付體系的信任體係後,才完成了電商商業生態的構建。但在新的商業環境和技術條件下,能否通過區塊鏈技術,低成本的構建類似的商業生態呢?

在我們的商業實踐中,有類似想法的企業很多,我以一家與我們合作的新三板上市公司舉例。該公司的主要業務是提供生物質能源,就是把木材、麥稈等等這些東西處理後代替煤,進行燃料的一個替換升級,該技術在前幾年已經被中國認定為是零碳排放技術,能有效地節約能源,降低碳排放量,保護環境。在供能過程中,他們可以對節省的碳排放量進行統計,將減少的碳排放量在碳排放交易所進行交易,對企業產生一個新的收入。

這種新的商業模式面臨的問題是,他們提供的鍋爐基本上都是小型鍋爐,如6噸、8噸這種體積,但碳排放交易基本是50萬噸起。所以,他們需要把所有鍋爐燃燒後的減排數量收集在一起,統一和碳排放交易所之間進行批量交易。

但這個數據到底由誰來統計呢?如果是該公司它本身的系統去統計的話,碳排放交易所不會認可,因為公司自己有可能修改數據謀取利益;如果找第三方統計,第三方可能與該公司進行串謀,也不可信;這個商業模式需要極高的信任成本才能成立,基本就不可行了。

此時,區塊鏈技術提供的零成本的信任能力就可以很好的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與該公司共同合作落地了一套碳排放區塊鏈解決方案,該公司的鍋爐上安裝有名叫熱質儀的IoT設備,用於記錄每天鍋爐的燃燒量,我們通過無線傳輸的技術,可以通過該設備直接把燃燒的熱量數據寫到區塊鏈上並存儲。通過這個數據,可以很方便地推算出碳減排量。由於區塊鏈的不可篡改特性,碳排放交易的參與各方都可以認定該數據的真實、有效和可靠,該商業模式就可以落地了。

該平台建成後,行業內類似的生物質能源公司都可以用加盟的形式加入到該聯盟,使用該平台的能力實現碳排放交易,形成一個充分競爭環境下的聯盟平台。區塊鏈技術在這里通過技術建立了一個低成本,強信任源的信任中心,支撐了該商業模式的落地。

3、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區塊鏈技術來支持這些商業場景

區塊鏈技術,從本質上是用來降低多機構和組織間的信任成本。但信任並不一定需要依賴區塊鏈技術來建立,如果機構和組織間已經形成了一個強信任源,則區塊鏈在這裡起到的作用較為有限,主要用於減少聯盟間的信任摩擦,提高信任傳遞的效率,降低信任成本;如果機構和組織間都是弱信任源,通過傳統的中心化技術基本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區塊鏈技術可以很好的用較低的成本建立一個不依賴主觀第三方的,機構間互信的基於技術的強信任源,從而實現商業模式的顛覆式創新。

在現階段,區塊鏈技術從特點上分為兩大類,聯盟鍊和公有鏈。這兩類技術各有優劣,應用於不同的商業場景,我們來逐一分析:

3.1 公有鏈

定義:公有鍊是指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加入,自由退出,無訪問限制(Permissionless)的區塊鍊網絡系統。每個互聯網用戶都可以通過在自己的計算機上安裝公有鏈軟件,加入到公有鍊網絡中來,擁有對該網絡的所有讀寫權限,並統一對外提供區塊鏈服務。

技術特點:

  • 節點數量多:公有鏈可以支持大規模計算機組網,典型的公有鏈系統比特幣和以太坊的計算機網絡都有近百萬台計算機組成;
  • 性能低:傳統的公有鏈,如比特幣和以太坊,整個系統每秒只能處理20筆以內的交易,性能無法支撐傳統的商業應用;近兩年發展的區塊鏈3.0技術,通過VRF、 VDF、分片等多種技術優化手段,已經可以在保證安全和去中心化的特點下,將性能提升到原有的50-100倍,每秒能處理1000筆以上的交易,接近傳統中心化處理系統的能力;
  • 去中心化:公有鍊網絡是一個開放的動態網絡,互聯網用戶可以隨意的加入和退出,組成該網絡的計算機並不被一個或幾個中心控制,是大眾所擁有的,所以能最大程度的保證該網絡中存儲的數據不被篡改和刪除。

由於組成網絡的計算機被大眾擁有的特點,沒有人可以通過任何的技術手段篡改其上的數據,所以公有鍊網絡提供了一個不依賴第三方主觀意志的客觀信任平台,是一個基於技術的獨立的強信任源,這是公有鏈技術的最大特點。

3.2 聯盟鏈

聯盟鍊是由符合某種條件的成員組成的聯盟來管理的區塊鏈。它不像公有鏈那樣對全社會開放,只有經過許可的可信節點才能參與組成該聯盟鍊網絡,並可以使用該網絡的所有讀寫權限,其它用戶僅有部分權限。

技術特點:

  • 節點數量有限:聯盟鏈系統一般由4到7台計算機組成,其技術能支持的組網計算機數量有限;
  • 性能高:由於組成網絡計算機數量少,借助成熟的分佈式計算技術,聯盟鏈的計算性能一般都可以達到每秒處理1萬筆交易;
  • 半中心化:聯盟鏈系統的計算機一般由組成聯盟的多家機構分別提供,用於聯盟成員互相間確保對方沒有作弊,是可信的;

由於聯盟鏈系統的計算機是由多家機構提供的,這比由一家機構提供的中心化的系統的可信度有所提升,增加了作弊難度,但如果多家機構進行串謀,還是可以對該聯盟鏈系統中的數據進行修改和刪除,所以,聯盟鏈系統本質上依賴的是外界對組成聯盟鏈的多家機構的信任,其不能成為一個獨立的強信任源,但適用於對強信任源進行信任傳遞的場景。

3.3 應用場景分析

了解了區塊鏈中公有鍊和聯盟鏈的技術特點,我們可以分析一下各應用場景的適用技術:

為什麼連BAT都很難參與到區塊鏈技術的競爭中? 2

通過上表我們可以發現,在國家主權級共識和自然壟斷性共識場景下,聯盟鏈具有巨大的優勢;而在全球共識、競爭性市場共識和行業巨頭合作的場景下,公有鏈具有巨大的優勢;做為兩個不同的賽道,這兩個市場都將是萬億美金級別的市場,都有著廣闊的市場前景和發展空間。

3.4 區塊鏈技術發展趨勢

從我個人的角度看,聯盟鍊和公有鏈只是區塊鏈技術發展過程中的不同路徑,最終這兩項技術將合二為一,各取所長,核心的目標都是能通過技術建立一個客觀的第三方強信任源。而他們都需要突破區塊鏈技術由安全、去中心化和性能構成的不可能三角,實現技術的顛覆性、突破性發展,才能更好的支撐業務的變革。

3.4.1 公有鏈的發展趨勢

公有鏈技術做為一個分佈式計算、密碼學、博弈論等多學科技術綜合體,其技術難度非常高。公有鏈希望構建一個能支撐商業運行的全球性去中心化計算機,但傳統的公有鏈技術還遠遠未能實現這個目標,主要體現在:

  • 節點集中化:去中心化是公有鏈最大的特點,網絡中獨立節點數量越多,網絡的去中心化程度就越高,該網絡越無法被控制。雖然比特幣網絡有1百萬台左右的礦機組成,但由於其共識設計考慮的不周全(集中在一個機房的機器可以算的更快,具有更高的經濟效益),比特幣網絡的公開IP只有1萬個左右,實際上比特幣網絡可以看作只有1萬台計算機組成,這對於支撐一個龐大的萬億美金級別的經濟體來說,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程度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需要通過兩個方向解決這個問題:從共識角度,消除機器集中帶來的經濟效益;從網絡角度,支持混合網絡部署,能自動支持公有云網絡、專網、公網、家庭網絡的混合部署,最大限度增強網絡中獨立機器的數量;
  • 性能低下:傳統的公有鏈,如比特幣和以太坊,整個系統每秒只能處理20筆以內的交易,性能無法支撐傳統的商業應用;需要通過新的創新型的共識設計,在保證安全和去中心化的特點下,將性能提升到原有的50-100倍,每秒至少能處理1000筆以上的交易,接近傳統中心化處理系統的能力;
  • 成本高:傳統的公有鏈,由於組成其網絡的所有計算機,在一個共識週期內只能同時處理一樣的智能合約,導致使用該網絡的成本非常高昂,是同等規模雲計算成本的100倍以上。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需要通過分片等多種技術手段,降低其使用成本到一個合理區間。

3.4.2 聯盟鏈的發展趨勢

做為以分佈式計算技術為基礎的聯盟鏈技術,在解決了高性能的前提下,為了拓展其應用場景,下一步的發展趨勢一定是提升其組網的節點數量,並解決在節點數量大幅提升後帶來的性能、安全性一系列技術挑戰,將會面對公有鏈一樣的技術挑戰。

3.5 在中國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區塊鏈技術

任何商業的發展和技術的發展都需要符合當地的政策法規和監管要求。中國現行的政策是“無幣區塊鏈“,我認為在中國發展的區塊鏈技術應該符合這樣的特點:可運行在復雜網絡環境下,支持大規模節點,可控可信的高性能許可鏈。

  • 複雜網絡環境:自動支持公有云網絡、專網、公網、家庭網絡的混合部署。
  • 大規模:理論設計支持100萬以上節點組網。
  • 高性能:單鏈TPS 1000,全網TPS可支持100萬。
  • 可控:對全網所有節點狀態實時監控,實時跟踪。
  • 可信:所有接入網絡的計算機節點,其節點擁有人都需要完成實人身份認證才可以接入。
  • 許可:需要取得許可才能接入網絡。
  • 激勵:該網絡需要有激勵,才能讓更多人有加入的意願,與傳統的採用數據貨幣激勵的網絡不同,應遵循中國監管要求的“無幣區塊鏈”,所以該網絡的激勵不應該採用數字貨幣的形式激勵,而應該建立在DC/EP的基礎上,基於DC/EP進行激勵。

3.6 在世界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區塊鏈技術

從世界範圍看,如果希望建立能支持全球共識的區塊鍊網絡,我​​們需要一個更靈活,更開放,更安全,更動態,更公平的區塊鍊網絡:

  • 更開放:該網絡是一個全球化部署的網絡,才能形成全球性的共識;需要有足夠多的獨立節點,保證其網絡的中立性和可信性,獨立節點數量應該至少在百萬級別。
  • 更靈活:該網絡應該能適應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法律監管的需要,能夠在符合當地監管和法律政策的範圍內靈活調整其組網規則。
  • 更安全:KYC的本質是保障鏈的安全性,在一個國家內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實現對安全的保障,在跨國的環境下,KYC信息本身就無法跨國流動,所以需要在技術上能像比特幣一樣,自洽的(博弈論+密碼學+分佈式技術)實現高安全級別。
  • 更動態:該網絡應該可以基於外部環境的變化,包括網絡傳輸環境、節點可信環境、經濟體系環境等,動態調節網絡能力,使其一直保持在足夠穩定、足夠健壯、足夠安全、足夠去中心化的特點。
  • 更公平:考慮到在全球範圍內的共識,可能不僅需要支持商業經濟生態,還會具備一定的社會屬性,該網絡的設計需要考慮到多帕累托主體參與以及平衡。

3.7 區塊鏈未來發展展望

總的來說,區塊鏈技術的競爭,在經過聯盟鍊和公有鏈技術的合二為一後,最終將發展為組網能力的競爭。由於區塊鏈技術提供的是一個第三方的強信任源的能力,哪個技術組建的網絡中獨立節點數量越多,誰就越能提供可靠的強信任源。一個100萬獨立節點組成的區塊鍊網絡提供的不可篡改能力一定高於一個10萬獨立節點組成的區塊鍊網絡。

而另一個很有意思的特點是,這是一個BAT都很難參與的競爭。如果同樣是由100萬台計算機構成的區塊鍊網絡,一方機器是由互聯網用戶提供的,一方機器是阿里提供的,則阿里提供的這個區塊鍊網絡存在兩個致命的劣勢:

  1. 100萬台機器由互聯網用戶提供,組網的成本為0,而阿里提供,則阿里需要承擔組網的全部高額機器購置成本。
  2. 由阿里提供機器的網絡,該網絡阿里是具備控制並篡改其上數據內容的能力的,信任該區塊鍊網絡,就相當於信任阿里的信用背書,在這種情況下採用阿里的雲計算服務似乎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區塊鏈技術在快速發展,從公有鏈角度,國際上包括以太坊2.0,Dfinity,Algorand,國內有Conflux和Ultrain團隊都在快速接近支持去中心化、安全和高性能的區塊鏈3.0技術目標;從聯盟鏈角度,螞蟻金服區塊鏈團隊和騰訊區塊鏈團隊也在快速接近突破大規模網絡節點支持這個目標,希望在未來的兩年內,區塊鏈技術能有突破性的進展,在商業落地上取得長足的進步,讓去中心化的商業生態發展可以初見端倪。

作者簡介:

郭睿,Ultrain超腦鏈聯合創始人& 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