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引入分級管理 網絡小貸洗牌加速?


網絡小貸一直由各地監管部門批准,但經營的卻是全國性的業務,面臨各地不同的監管標準和監管尺度。

多位行業專家及市場人士對記者分析,對於網​​絡小貸分級管理,目前還沒有特別明確的分級思路,但可能根據平台大中小規模或者全國性網絡小貸和區域性網絡小貸來劃分,在具體門檻設置上,應該會綜合註冊資本、業務結構、業務模式、貸款餘額等多方面因素進行考量。

新的監管方式會引起網絡小貸行業重新洗牌嗎?

會怎樣分級管理

跟傳統小貸比,網絡小貸有跨區域經營的特點。傳統小貸都是以地方監管為主,經營區域性的業務、進行區域性的監管;但網絡小貸不同,雖由各地監管部門批准,經營的卻是全國性的業務,各地的監管標準不同、各地的執法、監管的尺度也有所差異。 “這就造成了監管的真空、監管套利的存在。當前針對網絡小貸推出分級管理有這樣的考慮,也有緊迫性。”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此外,從消費金融行業角度看,快速發展的背後也帶來居民槓桿率快速提升、特定群體風險積聚、資金流向難控等問題,在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來,對網絡小貸進行分級管理,有助於緩解潛在風險隱患,消除金融服務偏離實體經濟的苗頭,可視作金融機構供給側改革組成部分。

經濟觀察報記者從多位市場人士處了解到,對於網絡小貸分級管理,目前還沒有特別明確的分級思路,按照以往監管的思路和監管架構來看業內有以下的判斷:第一種可能根據大中小規模來劃定,對不同規模的平台採取不同的監管規則;第二種是區分全國性網絡小貸和區域性網絡小貸,分別對應中央和地方兩級監管機構進行針對性監管,在具體門檻設置上,應該會綜合註冊資本、業務結構、業務模式、貸款餘額等多方面因素進行考量。 “不管是大中小還是全國性、區域性的分級方法,他們之間並不是完全獨立的,可能是並列的關係,即一些大的平台可能會允許在全國進行展業,而小的平台的思路可能會把它約束在一定的區域範圍內開展業務。”尹振濤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當然無論哪種類別,可能都是由銀保監會來製定統一的規定,然後由各地金融監管局負責審批和監管,而規模最大的、需要全國展業的一類網絡小貸公司也有可能要上報銀保監會進行登記註冊。

上述南方的網絡小貸公司總經理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網絡小貸可能會參考小額貸款或者擔保公司的監管思路,根據不同的註冊資本金來決定業務範圍。例如像擔保公司監管,幾億的註冊資本金可以做省內業務,如果要做跨區域業務註冊資本金就要達到更高的規模。 “有一種說法是未來網絡小貸也會仿照這樣的做法,但還不確定未來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發展方向。”他說。

今年4月,有消息稱監管正醞釀統一的互聯網小貸管理辦法,監管思路出現一些變化,例如規定註冊實繳資本金5億元,槓桿倍數3-5倍;此外要求借款人為自然人的,單筆投放上限為20萬或30萬元,借款人為企業的,單筆投放上限為100萬元,“之前好像有這麼個說法,但是就拿實繳資本金5億來說,假設不繳會有什麼後果,是不是會停業整頓或者怎麼樣,現在也沒有個明確的說法。”上述網絡小貸公司總經理表示。

行業分化加劇

過去,具備放貸資格的機構主要是銀行,後來消費金融牌照放開,讓持有此類牌照的機構也具有了放貸資格。但是消費金融牌照申請難度很大,從目前獲得銀保監會批复的情況來看,持消費金融牌照的公司有二十餘家,其中銀行系機構佔據九成以上。幾年前,一種新的牌照——網絡小貸牌照申請的相關政策陸續在重慶、廣州、上海、江西等地出台,讓不少想要開展信貸業務又拿不到消費金融牌照的企業看到了希望,紛紛轉向申請網絡小貸牌照。

“由於牌照發放仍在地方,各地標準不一,導致網絡小貸公司數量驟增且參差不齊,網絡小貸試點未達到監管層預期效果,需再次梳理整頓。”薛洪言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近年來,部分網絡小貸公司還存在高利放貸、暴力催收、非法經營等問題,潛藏較大的金融風險和社會風險隱患。從2017年底開始,監管對網絡小貸進行了密集的整治工作,網絡小貸行業一度降溫。

2017年11月2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了《關於立即暫停批設網絡小貸公司的通知》。 《通知》表示,自即日起,各級小額貸款公司監管部門一律不得新批設網絡(互聯網)小貸公司,禁止新增批小貸公司跨省(區、市)開展小額貸款業務。 12月8日,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風險專項整治實施方案》,決定集中一段時間開展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風險專項整治工作,根據違法違規性質、情節輕重、風險程度和社會危害程度等因素分別對合規類機構、整改類機構和取締類機構實施分類處置。

“整改的確在進行而且每年還有年檢,然後監管發現問題,就會讓整改,整改不到位就不能開展業務。但由於地方監管不統一的問題,有的比較嚴格,有些地方可能還是會比較鬆。”上述網絡小貸公司總經理表示,整改後“生意”還是受到了一些限制,讓他印象最深的是對槓桿倍數有了更多的約束。 “以前大家都有動機出表,如果不斷出表(就可以擴大槓桿倍數),例如每隔三個月出一個表,可能最後股東出一個億的資金,結果可以做10個億的生意,因為原來做表外的話是不受限制的;但現在已經有了槓桿倍數的限制,監管不再管是表內還是表外的,槓桿倍數就是2-3倍,即股東出一個億,最多就是放貸2-3個億。”上述網絡小貸公司總經理表示。

實施分級管理,對網絡小貸牌照價值會有什麼影響?

尹振濤認為,業務範圍更廣的牌照肯定價值會更大、反之亦然,根據分級的不同市場會有一個比較大的變化。而薛洪言認為,對網絡小貸進行分級管理後,網絡小貸不一定能夠全國經營,牌照價值整體會縮水。具體到機構層面,需視分級結果而定,整體上兩極分化會加劇。

訪問:

阿里雲 – 最高1888元通用代金券立即可用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