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記錄Uber的崛起與墜落


矽谷最浮誇的頭銜是“創始人”。這與其說是個頭銜,不如說是一種宣示。

在早期,Uber被稱為 UberCab——為“土豪”提供高端轎車服務。 2011 年,創始人卡蘭尼克意識到交通行業的所有競爭標準全都在壟斷壁壘深厚的出租車行業手裡——而他們一心要阻止任何挑戰者——這意味著卡蘭尼克必須招募願意不惜一切代價贏得勝利的忠實追隨者,他需要的不僅僅是員工——他需要真正的信徒。

這種世界觀造成了Uber至今仍在為此付出代價的狀況。在當地分部,卡蘭尼克僱傭了和他想法一樣的副手:冷酷無情,並確信錢永遠花不完。他講述Uber終將無處不在的故事,可以提供“像自來水一樣可靠的交通服務”。卡蘭尼克賦予了員工相當大的權力。各市的一把手幾乎無需向總部匯報,他們可以僅僅依據直覺和表格上的數據,就批准七位數的促銷活動。

大搖大擺

2014 年,Uber宣布加收 1 美元的“安全乘車費”,聲稱用以支持「為您提供路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一個業界領先的背景調查程序、定期機動車檢查、司機安全教育、應用安全特性的開發以及保險」。

據參與該項目的員工說,安全乘車費的設計主要是為了給每次出行增加 1 美元的純利潤。法庭文件顯示,它為該公司帶來了近 5 億美元的收入,但從未專門用於提高安全性。當時,“司機安全教育”只是一個簡短的視頻課程。

16 起謀殺

對於初創企業來說,沒有什麼比增長更緊迫的了。從創始人簽署投資人第一份投資意向書起,他們就作出承諾,要讓這家初創企業不斷成長。到 2015 年,卡蘭尼克對全球擴張的痴迷已經超越了界限。

在巴西,為了減少盡量聚集乘客和司機,Uber允許註冊時只提供電子郵件(很容易造假)或電話號碼,無需身份證件。大多數巴西人使用現金,這意味著司機可能攜帶大量現金。

小偷和憤怒的出租車發起了攻擊。他們用偽造的電子郵件註冊Uber,然後玩起“輪盤賭”:叫車,然後製造混亂。車輛被偷、被毀;司機們遭到襲擊、搶劫,甚至被殺害。

2016 年,巴西司機 Osvaldo Luis Modolo Filho 被一對夫婦謀殺,他們用假名叫車,用菜刀反复刺傷這名司機之後,開著他的黑色 SUV 逃離,讓他在大街中央死去。

Uber並非無視司機面臨的危險。但由於對增長的執著,對技術解決方案的信仰,在視野存在很大的盲點。卡蘭尼克確信,軟件讓Uber車輛本質上比傳統出租車更安全,因為行程可以被 GPS 記錄。他堅信Uber可以通過代碼提高司機的安全。

而在產品團隊最終改進了身份驗證之前,巴西至少有 16 名司機被殺害。

Uber還剩下什麼?

卡蘭尼克創造了一家改變世界的公司。最先投資的人獲得了驚人的回報。在早期,一位名叫 Oren Michels 的常客給卡蘭尼克開了一張 5000 美元的支票。到 2017 年底,這些股份的價值已經增長了 3300 倍,價值超過 1500 萬美元。

正如許多金融人士所指出的,問題在於,收益幾乎完全被上市前的私人市場投資者佔據了。任何在Uber上市首日購買其股票的人都是虧損的。

今年 8 月,Uber公佈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季度虧損,約 52 億美元,創下歷史新低。上市以來,做空其股票的興趣只增不減,根據 IHS Markit 的數據,悲觀人士押了 20 億美元賭它的股票下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