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衡量人生高度的,既不是物質,也不是精神



文/唯晨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人生真的不長,轉瞬即逝。

你以為的漫長不過是因為還未找到方向,如此才將眼下的時光顯得無聊且漫長,當一個人找到方向後,就能理解“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心情。

畫家豐子愷先生曾在《我與弘一法師》一書中寫道:“人生有三層樓,一是物質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靈魂生活。”

站在第一層的人,滿眼皆是物質經濟,常常因貧窮而倍感痛苦,然而這世上又有誰的錢能真正“夠了”,多得是貪得無厭之人。

站在第二層的人似乎有了模糊的追求,雖不再將全部目光放在錢財之上,但在追求精神愉悅的同時亦總是無法完全將其繞開。


能夠衡量人生高度的,既不是物質也不是精神,而是靈魂。

一個人是否擁有自由的靈魂,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個人的思想,思想境界高則萬般自在無煩惱,思想境界低常常倍感壓抑。

自由不是逃避,而是明知世界不完美,卻依舊能夠欣然接受。

老子在《道德經》中說:“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

真正的自由是靈魂自由,是智慧的覺醒是順其自然的隨性。

人生只有達到內心無求,才是實實在在的涅槃重生,內心的安靜和愉悅能抵歲月風霜,高境界的人早已不在乎外界目光,而是追著心中那束光亮主動靠近夢想。

延伸閱讀  想知道一個男人是否靠譜,別看他說什麼,看三個細節就有數了


如果一個人長期被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束縛著,久而久之他的靈魂就會死氣沉沉毫無生氣。

清醒且靈動的人,從來都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即便有時候被生活所迫,也會在尋得平衡點後迅速調整,避免自身越陷越深。

周國平在《人的高貴在於靈魂》中說:“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區別不在物質上的貧富,社會方面的境遇,是內在的精神素質把人分出了偉大和渺小,優秀和平庸。”

我們拼命追求的物質生活,不過是為了滿足內心的美好感受,它既是物質又是精神。

然而很多時候我們卻忘了,真正的快樂發自內心,既不是別人的羨慕也不是情緒的滿足。


所有源自物質的滿足,或多或少都會摻雜些許旁人的羨慕。

一個人只有讓靈魂自由,不受束縛才能真正地過好整段人生,別人說什麼都一笑而過,不用為此開心亦不必為此難過。

生命只有一次,走過了便過了,在一切都煙消雲散之後,生活才會顯露出真實面目,那些悔不當初便是曾經錯選的孤獨。

物質、精神和靈魂,這三重境界在人生尚處混沌之時很難顯現出明顯的高下之分,人只有到了一定歲數才會明白,沒事早些睡讓自己的大腦保持清醒,多讀書喚醒藏在內心深處沉睡的靈魂。

這世上每個人都有心,那些一生忙忙碌碌丟失自我的人,多半在人生第一層時被物質的攀比曾困擾。


劉禹錫《陋室銘》中寫道:“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世間萬物的核心並不是外貌。

你可以注重外表,亦不必刻意注重,有些事情一旦本末倒置,必然頭重腳輕。

延伸閱讀  二寶九個月了,但是我想對老大說聲抱歉

眾所周知,想要前行就必須站穩腳跟,頭重腳輕不僅無法保證穩定,更難以在前行的路上保持平衡。

人生達到一定的境界後,就會不想與誰再爭鋒,只願靜靜看落葉望月明。

失去自由之後才明白什麼是自由,走過時間之後更加清醒時光需要守候,人總是願意反覆回憶那些曾經擁有又在不經意間丟失的場景。

早知如此,倒不如從一開始就儘量保持清醒,不受外界干擾一心只守好此生最初想要擁有的美好。


任何終點都不是終點,真正遙遠的不是目的地,而是貪婪的心。

這世上的任何結局前面都可以加上一個“更”,沒有最好最壞最高最低,有的是更好更壞更高更低。

命運早已安排好的事情,縱使盡力去改變,也始終難逃脫宿命。

那些直到最後才懂的悲喜,在生命中慢慢褪去顏色,變成黑白場景,那個追求自由的靈魂也難免會被困其中。

看盡落英繽紛,直到雪落時才如夢初醒。

《不過一碗人間煙火》裡說:“人生在世,無非‘吃喝’二字。”生活不易,卻又最易,化繁為簡是大智慧。

唯晨說:願你的生活 在遇到我的文字後 更加美好

延伸閱讀  動了真情的女人,與你相處時,會有點“裝”

感謝您的支援,喜歡請關注唯晨說。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