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比特幣上的微軟帝國


!比特幣上的微軟帝國 1

開源開發一直很受私營部門的歡迎。

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紅帽軟件公司(Red Hat Software),這是一家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企業,為全球社區構建了許多開源軟件。它於2019年被IBM收購,但依舊走在原來的路線上。

微軟是另一個高利潤私有公司發布開源軟件的案例。這家計算機巨頭幫助維護Linux源代碼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它在自己的Azure雲服務上提供了對Linux的支持,到頭來還將Linux內核集成到了自己的操作系統中。

顯然,這家公司對比特幣也很感興趣。在2019年,微軟已組建了一支開發團隊,基於比特幣構建一套去中心化身份認證系統。這個被稱為ION的第二層網絡,就像比特幣的閃電網絡一樣,將具備自己的節點結構作為比特幣的補充,並將完全開源。

項目負責人Daniel Buchner認為,這套系統可以為數字所有權和在線認證領域解鎖一種全新的方法。 《比特幣雜誌》就這個項目的情況採訪了Buchner,探討了是什麼促使微軟繼續推動項目前進,以及帶有數字ID的未來互聯網會是怎樣的形態。

比特幣上的微軟帝國

Q:微軟在開源項目領域有著悠久的傳統。那麼,ION是怎樣成為這一傳統的延續呢?在比特幣上打造微軟公司是很難說服別人的事情嗎?

我在微軟創立了研究去中心化ID(DID)的小組。我們必須做一些戰術上的事情。為了使DID真正成為現實,你必須讓它們能夠承受你所期望的規模。也就是說,當你看到它的試用版時往往會有幾百名參與者,並且效果很好。但當你開始考慮按我們希望的規模(15億人)部署它時,等式就算不下去了,你會意識到這是行不通的。

因此對我們而言,比特幣是成​​功的必要條件。讓別人明白這一點並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因為這是我們必須的東西,並且我們知道它是無法私有化的。我們需要一種差異化和去中心化的東西——否則的話,我們用Azure這樣的數據庫就能搞定了。

因此,這實際上是一個業務問題。目前我們不能簽發由個人用戶而非公司用戶的數字ID。這不僅是因為我們想做正確的事,而且從業務角度來說也是正確的。

對於比特幣而言,安全性是其中最大的要素之一(這確實需要花些心思去理解)。所有可能的用例實際上都是因為沒有人能控制它。真正讓我們作出決定的因素是比特幣去中心化的性質和它的安全性。重要的是攻擊成本和發起交易的途徑。當我們開始做計算時,我們意識到比特幣是唯一一條攻擊成本太高,乃至得不償失的鏈。

Q:那麼當微軟意識到可以不去管比特幣的其他所有用例,而只關注基礎層的安全性和時間戳時,是不是微軟就準備好支持它了呢?

話題簡化到具體的成本時就簡單多了——我們會講,“這裡是攻擊向量的可能性領域,這裡是堆棧中的所有技術類型。看,如果你不去管那些媒體或者他人是怎樣評價這些技術的用法,你就會得到實地數據了。”

現在可選項和選擇變得很清楚,因為我們只在乎具體的數字。還是有人會有主觀的恐懼心理,但到頭來,安全性就是安全性,沒那麼多彎彎繞。

Q:微軟從開發開源軟件的經驗中學到了什麼?

這不是無私的行為。我的意思是說,這樣做是出於正確的理由,我們必須擁有一個可擴展的DID系統,該系統必須能夠在所需的實施規模上實現。以前我們環顧四周,舉目茫然。我們利用的可以說是比特幣的附加優勢,用它來處理一些憑據用例。領英這樣的服務企業可以通過它來驗證賬戶的真實性,這樣就不會出現假賬戶氾濫的問題。我們實際上不會獲得任何經濟利益。運營成本是會足夠低廉的,與我們使用的其他身份服務相比,這將是非常小的成本。

基於比特幣的去中心化ID的重要性

Q:就這個例子而言,你能否談一下DID對互聯網及用戶的重要性?

你今天所看到的世界上的一切,幾乎都不存在真正可靠的數字身份。人們習慣用各種各樣的帳戶,但它們並不是真正的身份——只是進入某處某服務器的密碼而已。你的帳戶不是你擁有的,你的電子郵件也不是你的——如果這些公司消失了,那麼它們就消失了。問題是,你無法獲得與這些帳戶相關事物的任何具有連續性的法律、隱私和業務保障。

想像一下,如果我的電子郵件地址與諸如聯合國食品分配或某家銀行之類的重大利益綁定在一起,這意味著多大的道德風險。如果那家中介公司消失了,或者它僅僅是不喜歡我,那麼他們就可以讓這些賬戶和我的生活中與這些賬戶關聯的重要證據脫鉤。比特幣是很重要;但去中心化的ID可能更為重要。如果別人劃一筆就能勾掉你的登機證明,那麼你要去中心化的貨幣又有什麼意義呢?

因此,我們這樣做的商業目的是為了創建一種ID,其上可能會附有法律文件之類的內容領英就是一個例子。網上有一大堆假身份,特別是與比特幣和加密貨幣有關的人更容易捲進去。因此,如果別人能夠通過電子化的證據來證明你是人類,你可以想像一下這會是多大的好處。

太顛覆了。對於企業來說,這簡直不可思議。如果你在招聘人員,是不是在經過驗證的人員名單中挑選要好得多呢?這樣就用不著花兩星期去做背景調查了吧。

我認為,如果你回顧過去20年的歷史,你會認為我們隨身攜帶所有這些文件和證件絕對是腦子進水了。

Q:這為比特幣開闢了一個新的用例,一些精明的觀察家可能從一開始就預見到了。這是否有可能改變人們對比特幣及其用例的看法?

我個人認為答案是絕對可以的。抹黑比特幣是很容易的。他們把犯罪活動視為比特幣唯一的用途,然後是能源危機這個黑點:“它正在毀滅地球!”

我認為這種協議是一種公共財產。當你擁有一種公共物品,支持它的人越來越多,而且他們看到了它的好處時,所有這些都會開始扭轉人們的看法。

至於ION的用電情況,我計算了一下,其實你可以在一次交易中進行10,000項操作。一次交易的能源成本約為18美元。如果你將其分散到10,000次操作中,其中每人1,000次操作(一個生命週期內的全部操作也就這麼多了),則使用這一DID系統的費用約為2美元。這點開銷也就夠洗五件衣服吧,可是這麼點錢卻為你提供了一個DID,可以用來繞開資本主義的監控,可以用來發送加密的消息,還可以將其用作持續一生的數字身份。

Q:ION上線後,下一步要採取什麼行動?

有幾件事。已經有人對此表示了興趣,想要參與這一網絡。你可以自己跑起來它——它只是比特幣加上IPFS和一些處理的產物。我想其他人也會推動它,而我們自己有一個身份驗證器應用,就像谷歌的2FA那樣。我們會推出這項功能,它會添加ION ID和相關憑據。在線賬戶提供商將來可能會開始用它的。但是首先,我們將通過我們的服務器來驅動憑據流量。

Q:微軟還有其他在比特幣上建立的計劃嗎?

目前暫時沒有——一切努力都是圍繞著ION的。

原文鏈接

https://bitcoinmagazine.com/articles/microsofts-ion-is-an-open-source-bet-on-bitc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