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智深拔的是楊樹還是柳樹?


魯智深拔的是楊樹還是柳樹?的頭圖

魯智深拔的是楊樹還是柳樹?

作為《水滸》中知名度最高的梁山好漢之一,魯智深拳打鎮關西的豪俠和大鬧野豬林的義氣,讓他成為梁山英雄中集俠義於一身的人物。

此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花和尚倒拔垂楊柳”的情節了。

魯智深,原名魯達,原延安府老種經略相公手下一名提轄官,因拔刀相助落難金氏父女,三拳打死自稱鎮關西的鄭屠,到山西五台山出家當和尚。

後因兩次違犯寺規,曾在五台山於酒醉之後“便得力發,只一膀子”,將“亭子柱打折”展現出驚人的硬功,卻惹惱眾僧,被長老推薦至東京大相國寺安身,負責管理菜園的日常工作,“花和尚倒拔垂楊柳”一節就出自這裡。

《水滸傳》第七回提及,魯智深與眾人喝酒,門外老鴉呱呱叫,掃大家酒興,原來是“牆角邊綠楊樹上新添了一個老鴉巢,每日咶到晚”,眾人提議拿梯子來拆掉老鴉巢,魯智深則乘著酒興,要在眾人面前露一手。

於是,原文是這麼描寫的:“智深相了一相,走到樹前,把直裰脫了,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繳著,卻把左手拔住上截,把腰只一趁,將那株綠楊樹帶根拔起。”

這裡兩次提及魯智深所拔是“綠楊樹”即楊樹,而不是“柳樹”。

那麼,小說這一章節為何命名為“花和尚倒拔垂楊柳”,而不命名為“花和尚倒拔綠楊樹”呢?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這個“垂”字。

一提到“垂”字,很多讀者就會將它與柳樹聯繫起來,柳樹因枝條下垂,故稱所謂“垂柳”。如南朝梁簡文帝《長安道》詩:“落花依度幰,垂柳拂行輪。”元薩都剌《遊西湖》詩之六:“垂柳陰陰蘇小家,滿湖飛燕趁楊花。”艾蕪《鞍鋼啊,我回來了》:“街燈燦然,垂柳裊裊,高樓櫛比,馬路廣闊。”

實際上,楊樹也有“垂”。唐代白居易就有詩句:“妾弄青梅依短牆,君騎白馬伴垂楊”。

在《水滸傳》中,提及“垂楊”有三處:

一是第九回柴進大石橋莊園:四下一周遭一條闊河,兩岸邊都是垂楊大樹。

二是第四十八回祝家莊:繞岡一帶長流水,周遭環匝皆垂楊。

三是第九十五回杭州菜市門城外:裊裊垂楊影裡,茸茸芳草郊原。

而提及“垂楊柳”只有一處,即第三回渭州潘家酒樓:三尺曉垂楊柳外,一竿斜插杏花傍。

其次,至於“楊柳”,最早出自《詩經》:“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兮,雨雪霏霏。”因此,它最早的意思就是柳樹。因為一到春天,柳樹就會飛絮,很容易引起古人的傷感。

那麼,柳樹為何會被稱為“楊柳”?

清朝杜文瀾編撰的《古謠諺》一書的捲九十引唐代傳奇《開河記》一書曰:“功既畢,上言於帝,決下口,注水入汴梁。帝自洛陽遷駕大渠,詔江淮諸州,造大船五百隻。龍舟既成,泛江沿淮而下。到大樑,又別加修飾,砌以七寶金玉之類。於是吳越取民間女年十五六歲者五百人,謂之殿腳女。至於龍舟禦楫,即每船用彩纜十條,每條用殿腳女十人,嫩羊十口,令殿腳女與羊相間而行,牽之。時恐盛暑,翰林學士虞世基獻計,請用垂柳栽於汴渠兩堤上,一則樹根四散,鞠護河堤,二乃牽舟之人護其陰,三則牽舟之羊食其葉。上大喜,詔民間有柳一株,賞一縑,百姓競獻之,又令親種,帝自種一株,群臣次第種,方及百姓。時有謠言曰:’天子先栽然後百姓栽。栽畢,帝御筆寫賜垂柳姓楊,曰楊柳也。’”

之後,明代馮夢龍在《醒世恆言》二十四卷、清初褚人獲在《隋唐演義》四十回中又將以上傳說進一步演繹,使得該說在民間廣為流傳。

後來,“楊柳”頻繁出現在中國文學中,不僅指楊樹和柳樹的合稱,也專指柳樹。如蕭愨《秋思》:“芙蓉露下落,楊柳月中疏。”可見,把楊柳闡釋為柳樹,更符合詩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