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矽谷外包工程師疫情下的難處:無法遠程,薪水、工作沒保證


國外疫情蔓延,谷歌、蘋果、Facebook 紛紛建議員工在家辦公。沒想到,外包工程師們坐不住了…

矽谷外包工程師疫情下的難處:無法遠程,薪水、工作沒保證 1

外包工程師抱怨:薪水和工作都沒保證

由於國外疫情蔓延,谷歌、蘋果、Facebook、Twitter 先後建議員工在家辦公。然而,這些公司的外包工程師對自己的處境表示擔心。

上週五的清晨,谷歌的外包工程師 Amardeep Singh Purewal 像往常一樣去辦公室工作,卻發現園區空無一人,原來前一天晚上,谷歌通過郵件告知全公司員工緊急轉為在家辦公,但由於外包工程師無權遠程訪問谷歌的郵箱賬戶,所以,Amardeep Singh Purewal 沒有及時看到這條通知。他表示,即使看到了,也不確定外包是否在本次遠程辦公的範圍內。

與此類似,Facebook 的一位外包工程師前一天接到了 Facebook 要求員工居家辦公的通知,但第二天依舊按時前往了辦公室,因為她無法確定自己是否享有同樣的居家辦公或者休假權益。 在園區內,她打聽到臨時工也在此次應急範圍之內,這讓她很惱火,並懷疑外包雇主沒能把 Facebook 的政策通知到位。

雖然在理論上,這些外包職員確實可以在家中完成工作,但出於種種強制性的區別對待政策、法律限製或者安全方面的考量,他們的情況往往不像正式員工那麼單純。例如,他們無法將辦公用的計算機帶回家、無法訪問共享數據庫、也不能執行遠程登錄操作。

在谷歌,這類員工被稱為TVC,谷歌內部大量文檔去除了非正式員工對這些文件的訪問權限,內部許多在線社交組織也屏蔽了外包,這被員工稱為“TVC 限制( TVC Lockdown)” 。因此,很多外包員工無法在家正常工作。

晚些時候,谷歌和 Facebook 均表示此次應急計劃同樣適用於外包工程師。

谷歌公司發言人 Katherine Williams 表示,面對這場危機,我們率先決定為那些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外包員工提供補償。我們知道目前的疫情還沒有得到控制,但員工與合作夥伴對谷歌的應對政策給予了積極反應。另據路透社消息,谷歌正在建立 COVID-19 基金,所有臨時員工和供應商如果出現病毒症狀或因被隔離而無法上班,都可以請帶薪病假。

Facebook 方面也表示,他們將在疫情期間就工作量減少、辦公樓關閉、本人染病等情況為外包人員繼續正常支付工資。 Facebook 發言人 Drew Pusateri 表示,這項政策將適用於該公司的全體外包人員。

但這些政策能否落實到位,還要看負責管理外包人員的機構的實際表現。

對於一年只有三天病假額度(注:美國是唯一一個不提供全面帶薪病假的富裕國家,目前全美只有約四分之一員工能夠享受這項政策)的Purewal 來說,谷歌的承諾無疑代表著希望。但 Purewal 表示,僱傭他的代理商 Beacon Hill Staffing Group 仍不確定谷歌出台的新政策是否允許 Purewal 居家辦公,或者在無法辦公時繼續領取正常工資。

在 Purewal 看來,這明顯是故意拖延。在處理工作方面的問題時,谷歌方面的主管通常會當面或者通過 Google Hangouts 與他交流。但這一次谷歌沒有組織通報會議,也沒有向外包人員明確公佈目前的疫情應對計劃。

Purewal 抱怨道:我們不知道該問誰,他們可能是故意搞得這麼模糊。

不幸的是,類似 Purewal 這樣的外包工程師在矽谷還有很多,他們都面臨著同樣的壓力。

外包員工福利差的問題,由來已久

在矽谷,通過代理商及第三方公司僱用外包員工,成為科技企業最大程度保持正常運作的關鍵手段。此前,曾有外媒報導,谷歌超過一半的工作者是臨時工,供應商或外包員工。勞務外包不僅讓科技企業節約了大量資金,建立起更為精簡的內部組織架構,同時也有效迴避了種種與僱用及裁員相關的審查流程。 2019 年,為了應對不斷增長的技術人員的需求壓力,Facebook 與穀歌先後要求與其合作的外包公司提高人員錄用標準。

在聽說外包員工患病後仍然需要居家工作時,谷歌員工們馬上行動起來,聯合向公司施加壓力,要求谷歌盡快明確關於外包商的帶薪病假處理意見。根據發布的郵件,一名谷歌員工在本週一向外包事務負責人遞交了申請,同時建立起一個關於外包商及臨時工應急計劃的內部討論組。

在申訴郵件中,員工們將觀點發佈在谷歌新冠病毒常見問題欄當中,並要求對“補償”部分做出細化說明。一位谷歌員工指出,“這裡的表述太過模糊。外包員工在疫情期間到底能不能正常拿到薪水?請作出明確解釋。”

在討論中,員工們承認目前的製度實際上是把正式員工與外包人員劃分為兩個不同的階層。一位谷歌員工寫道:

如果外包員工因為被迫外出上班而生病,代理公司和谷歌絕對不會聽取員工自己的意見或者採取其他解決措施。那麼,誰來對這些佔比超過 50% 的外包人員的健康和人身安全負責?新冠病毒可不管你是正式員工還是外包員工。

另一位員工表示,在上週三的Facebook 公司全體會議上,員工們就外包人員能否居家辦公,以及Facebook 是否打算為無法遠程辦公的廚房/ 清潔人員提供帶薪休假等問題向公司方面提供質詢。

早前,微軟公司總裁 Brad Smith 曾發表博文表示,如果因安全原因而關閉園區,微軟將向無法繼續工作的外包人員按時薪支付工資。 Smith 寫道:作為一家企業,我們致力於配合公共衛生政策,並努力解決 COVID-19 病毒帶來的經濟與社會影響。他還向其他大型公司呼籲稱,我們相信,每一家有能力的大型企業都應該採取這樣的政策。

不久之後,谷歌、Facebook 以及 Amazon 相繼出台了自己按時薪支付工資的計劃。

微軟公司發言人 Frank Shaw 表示,他們還在討論要不要將全體外包人員納入這項計劃,目前公佈的內容主要面向北加州以及普吉特灣區的 4500 名臨時工。

在經歷了聖誕節前後兩天的無薪休假之後,負責為谷歌購物系統進行數據分析與內容創建的外包員工 Fran Baisden 只獲得了 6 小時 58 分鐘的帶薪休假時間。即使如此,休假能不能落實仍然是個未知數。 Baisden 表示,作為雇主方的 HCL Technologies 可以隨時取消假期,因為現有休假政策要求假期累計達一周才能作數。好在這家外包商剛剛建立起了工會,員工們開始對這項政策提出質疑。

本週晚些時候,Amazon 發布消息稱將為所有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或被隔離的員工提供為期兩週的帶薪病假,其中也包括公司倉庫中的兼職工人。亞馬遜還表示,它將設立一個救濟基金,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外包人員和工人提供幫助。如果送貨司機以及其他員工被確診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或被隔離,可以申請“約等於兩週工資”的援助金。

曾為大型科技企業工作的十幾名外包人員表示,此次新冠病毒疫情給他們本就有限的醫療福利與薪酬待遇帶來衝擊。而在這背後,是科技公司對外包群體的不公對待。有些人希望藉此次疫情的機會,敦促出台更公平的醫療保障制度。

參考鏈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0/03/09/tech-contractors-coronavirus/

https://blogs.microsoft.com/on-the-issues/2020/03/05/covid-19-microsoft-hourly-work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