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CNCF和Kubernetes的未來 | Patrick Reilly專訪


CNCF和Kubernetes的未來 | Patrick Reilly專訪 1

企業家以及Kubernetes 專家Patrick Reilly 在“OpenStackDays:Silicon Valley 2016” 的時候接受了SiliconANGLE 媒體的採訪,就容器化、Kubernetes,Solomon-Kelsey 上演的推特風暴,以及有狀態存儲的Holy Grail 等熱點話題談了自己的看法。在加利福尼亞的 Mountain View 的計算機歷史博物館舉辦大會期間,Reilly 跟 John Furrier 和 Lisa Martin(CUBE 的聯合主辦人,來自 SiliconANGLE 媒體團隊)說道。

Kubernetes 是個開源容器集群管理器,最初由 Google 設計,贈給雲原生計算基金會(CNCF),它允許自動部署,彈性伸縮,以及管理容器化應用程序。作為 CNCF 董事會成員,Reilly 在 CUBE 上發表了他對於容器以及社區內的一些問題的看法。

要容器還是要虛擬機?都要,謝謝~

Reilly 清楚,虛擬機(VM)是容器的一個保障措施,不需要在容器和虛擬機之間做選擇。 Kubernetes,OpenStack,以及裸機,企業都需要。他說,這就表明了你不能只是將傳統應用容器化就好了,或者只是將它們放入虛擬機就好了。

Kubernetes 會降低自身的複雜性嗎?

Martin問到,“從復雜性的未來中你看到了什麼”,Reilly 回答說,“這需要一個瓶頸點——就是當應用複雜到一定程度之後,在管理上就遇到了瓶頸;在這個瓶頸點上,應用起來之後,就需要由Kubernetes來自動管理,以達到降低複雜性的效果。” “CNCF 和Kubernetes 的未來就是我們現在擁有的聯合控制面板,在這里人們可以信任的就是,這個系統可以編排所有東西,並且確保你的容器服務是在運行的。”

他舉了個美國銀行的例子,該銀行有成千上萬的應用在運行,很多應用都已經陳舊,而且十分複雜,需要有人專門負責看守,他還說在這些情況下,就跟照料整個集群的健康一樣。

說到社區是如何跟隨所謂的 Holy Grail 有狀態存儲,Reilly 清楚,需要保持老的工作跟新的工作相互獨立,但是新舊工作也是需要協同工作。

在容器裡的一條 Twitter

背景陳述:
前不久,在Twitter上,Docker的CTO,Solomon Hykes 和 Google 的 Kelsey Hightower打了一場關於容器的隔空仗,互相爭辯得不亦樂乎。
Kelsey 率先在 Twitter 上@了 Solomon 關於 Docker 不是行業標準的文章,接下來 Solomon 在Twitter上回復了Kelsey,兩人在評論區的言論十分精彩。
CNCF和Kubernetes的未來 | Patrick Reilly專訪 2

從截圖中,我們可以看到,Kelsey在評論中極力表明,Docker並不需要變成一個標準,不要用Docker非標準的東西來定義OCI標準。
精彩對話翻譯:
“這個對話是關於Docker從OCI制定者中滾出去,因為你們根本不想做這件事,”
“這無關對與錯,Docker不需要成為一個標準,趕緊滾讓其他人來製定OCI。”
“Docker把自己的產品以及代碼開源,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沒人回否認這件事。”
“從你的觀點可以看出Docker顯然不想要一個可移植的開放標準。”
“Docker沒有開放標準也可以過得很好(Docker不需要OCI),那麼如果Docker滾了現在應該由誰來領導OCI標準的製定。”

當 Furrier 問 Reilly 他在最近的 Twitter 風暴的看法的時候,Reilly給出了比較務實的建議,就是社區應該面對面的正面交談,而不是在Twitter上隔空辯論。

“不要忘記,我們最終目的是要嘗試讓應用程序保持運行,”Reilly總結道。

本文轉載自才雲Caicloud公眾號。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Iz-ixsXOVC85LQJzRL66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