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鯊魚停產,藏著宜家斷貨的祕密


宜家的成功,主要歸功於其全球化採購模式,通過在全球各地大規模採購原材料,最大程度上壓縮成本,宜家走出了一條“人人都買得起”的親民路線。然而,這也意味著,供應鏈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將對宜家產生相當大的衝擊。

作者:李小倓

近日,英國網友發起了一項“拯救鯊魚”的活動,這隻鯊魚並不是真正的鯊魚,而是宜家出品的鯊魚玩偶。

這隻鯊魚名為布羅艾(Blahaj),它憑藉一張喪到極致的“厭世臉”,成為宜家榜上有名的網紅毛絨玩具,火爆全球。


可惜的是,前不久英國宜家發推稱,鯊魚布羅艾將在2022年4月永久停產。歐洲不少其他地區的網友也發現,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當地宜家官網中也找不到布羅艾的身影了。

宜家鯊魚布羅艾,徹底淪為“瀕危物種”。


鯊魚停產的訊息公佈以來,#SaveBlahaj#(救救鯊鯊)的話題每天都有大量更新,不少網友發起請願投票,祈禱鯊魚迴歸。

宜家的鯊魚究竟有什麼魅力,讓這麼多人都捨不得失去它——哪怕大部分發帖的人,都已經擁有了至少一隻鯊魚。

也不禁擔心起來,英國宜家的鯊魚停產了,中國的還好嗎?為此,新週刊記者特地走訪了廣州的宜家商場。

連猛男都無法拒絕的“鯊鯊”

開啟每日更新的“宜家熱銷榜”,鯊魚布羅艾總是在毛絨玩具榜單中位居前列。

值得注意的是,排名靠前的其他公仔,基本都售價親民,只要幾十塊錢,位居榜首的是售價9.9元的宜家小熊。在銷量榜單Top10中,布羅艾幾乎是唯一一款“身價過百元”的公仔。

有時候布羅艾還能排到熱銷榜第二名,唯一不能被它擠下排位的,只有9.9元的宜家小熊。/ 宜家官方小程式截圖

鯊魚布羅艾是從2018年開始走紅的。許多公仔的走紅就像是曇花一現,布羅艾的熱度卻一直保持到了今天。

連英倫男孩都要排隊買“鯊鯊”。/ 圖源Reddit

宜家鯊魚能火,跟社畜文化有一定的關係。它雙眸失神,一張永遠合不上的嘴巴像是在仰天長嘆。“工作完成了嗎?”“KPI達標了嗎?”“老闆交代的做好了嗎?”看看身後的壓力,再看看這隻鯊魚,這不就是自己的真實寫照嗎?

不信?來看看社交媒體上鯊魚的一天:

喪氣的一天從早起開始,舉著報紙的我,已經仰頭睡著了。

額,老闆剛剛你說什麼了,我顧著摸魚了。

我鯊某人的處事哲學就是: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

難得睡前讀會兒書,其實只是支著書、在後面刷著手機而已。

這樣的圖看久了,連“凶神惡煞”的鯊魚都變得可愛起來,讓人忍不住想立馬跑到宜家,“捕魚”回家。

宜家鯊魚在電商平臺的評論區,也很帶梗,網友們個個都是段子手。

厭世鯊魚的B面:不過是勤勤懇懇幫主人完成任務的打工仔。/ 宜家小程式截圖

宜家鯊魚對於年輕人而言,已經超越了普通毛絨玩偶的意義,更像是情感投射的媒介。擺拍鯊魚、製造梗圖,宜家鯊魚儼然形成了它的潮流文化圈子,成為年輕人用以抵抗現實焦慮的最溫柔的一擊。

為什麼#SaveBlahaj#(救救鯊鯊) 話題下的帖子,會有那麼多真情實感的發言?看到這裡,相信你應該明白了,甚至也想“養”一隻。

“我的小鯊魚對我來說意味著太多,它伴我度過我生活裡那些糟糕透頂的時刻,請救救鯊鯊。” / Twitter截圖

宜家在鯊魚布羅艾的簡介中寫道:

“探索海底世界時,如果有這麼個身材偉岸的夥伴一直陪在身邊,你會很有安全感。藍色鯊魚不僅能遊得很遠,還能潛水到海洋深處,在很遠的地方就能聽到你的心跳。”

鯊魚布羅艾,就是那個我們在現實裡披荊斬棘之後,陪伴我們度過每一個絕望時刻的毛絨夥伴。

常青的宜家公仔為何如此能打?

延伸閱讀  反壟斷監管機構將擴容 市場監管總局釋放18個反壟斷業務職位

宜家的網紅毛絨玩具,不止鯊魚布羅艾一隻。粉紅豬科諾力、大肚子棕熊尤恩格斯庫格、金毛犬古西格·格登……你或許記不住這些拗口的名字,但你大概率在網上刷到過它們。

從左至右:粉紅豬、大肚子棕熊、金毛犬 / 宜家官網

為什麼宜家的玩偶,如此讓人上頭?

1. 平價才是真

宜家的毛絨玩具,售價大部分集中在30到70元之間(人民幣,下同),如29.9元一隻的哈士奇、39.9元一隻的泰迪熊、69元一隻的粉紅豬,而大件的玩偶也只有100元出頭,大肚子棕熊是最貴的一款,官方標價199元。

更別提那些只要9.9元的小公仔,是很多來逛宜家又不想空手而歸的人的首選。

對比一下最近刷屏的迪士尼的新晉“女頂流”玲娜貝兒,一隻長度40釐米左右的S號公仔,標價219元。但除非親自去園區排隊3小時,幾乎很難買到一隻原價正品公仔。大部分消費者目前都受制於代購、黃牛,用翻了幾倍的價格購入,還不一定能買到正品。

二手交易平臺上,玲娜貝兒價格被炒至上千元,它正在超越星黛露,成為迪士尼新一代“撈金王”。/ 閒魚截圖

再看看鯊魚布羅艾,身長100釐米,常年價格只要129元,還不用與黃牛、假貨鬥智鬥勇。價效比,就是對消費者最大的吸引力。

2. 即時的體驗感

新週刊記者在廣州宜家商城中採訪了幾位在毛絨玩具區選購的顧客,他們提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舒服”——“摸起來很舒服”“晚上抱著睡覺一定很舒服”。

正在選購的顧客:從兒童到年輕一代,宜家玩偶都是可以提供擁抱、傾聽與安全感的夥伴。/ 李小倓攝

網易定位釋出的《2021顧客體驗趨勢報告》中指出,現代顧客體驗,強調的是產品測評覆蓋顧客體驗的全部環節,注重營造鮮活、有現場感的場景化時刻。

而宜家恰恰滿足了這一點。強調“自助購物”的宜家,取消了傳統的導購推銷模式,給予消費者更大的自由。在毛絨玩具區,人們可以自在地撫摸、擁抱玩偶,親身感受它們柔軟的手感,哪怕你之後沒有選擇購買它,都不會有任何人來干涉你的行為。

在沙發區充當模特的大肚子棕熊,不斷強化顧客選購時的沉浸式體驗感。/ 李小倓攝

3. 擊中內心的純粹與質樸

宜家出圈的幾款玩偶,都談不上什麼“精緻”和“少女心”。

如果我抱這樣一隻吐著舌頭的憨憨大黃狗回家,大概率會被我媽吐槽:“玩具做成這樣,怎麼賣得出去。”/ 李小倓攝

但或許打動人心的,就是這樣“不修邊幅”的拙樸:

生活的節奏太快,讓人只想在大肚子棕熊的肚皮上,找回丟失已久的安眠。

金毛犬呆呆的眼神,是被設計師不斷修改打磨出來的效果,目的就是讓它顯得更加真誠、溫順、沒有攻擊性,好像對映著童年最純粹的自己。

古西格(Gosig) 金毛狗狗毛絨玩具眼睛部位手稿 / 宜家設計師 @ANNIE HULDEN

從這個層面上來說,與其說我們愛的是宜家公仔,不如說我們欣賞上的是每一隻公仔背後的性格和傳遞的情感。

如同靠“喪”出圈的鯊魚布羅艾一樣,我們渴望擁有一件童真而簡單的毛絨玩具,帶我們逃離成人世界的複雜與無奈。

延伸閱讀  鵬華固收15款債基近三年淨值增長超20%

斷裂的供貨鏈

擱淺的不僅僅是鯊魚

英國鯊魚要“滅絕”了,中國的會怎樣?這不禁讓人擔心。

一位宜家代購表示,鯊魚布羅艾在十月初曾引來短暫的搶貨風潮,但大家隨即發現中國並不存在明顯的缺貨問題,鯊魚的購買量恢復正常。

宜家的線下門店中的貨架也塞滿了鯊魚,等待被領養回家,門店店員也表示並沒有收到停產的訊息。

中國宜家門店的貨架中滿是等待被“領養”的鯊魚,似乎這場斷貨危機,離我們還很遙遠。/ 李小倓攝

雖說如此,在宜家小程式中,鯊魚有時還是會變成“線上已售罄”的狀態。

同時,宜家美國9月27日在推特上表示,目前沒有計劃停售美國和加拿大門店的鯊魚公仔,但法國、德國的“鯊鯊”還是受到了影響……

網友自制的“宜家鯊魚存活地圖”,可見歐洲鯊魚瀕危問題較為嚴重。/ 圖源Twitter

英國宜家官方並沒有給出鯊魚玩偶停產的具體原因,但我們也不難猜測,這很可能是全球供應鏈困局中的一隅。

宜家的成功,主要歸功於其全球化採購模式,通過在全球各地大規模採購原材料,最大程度上壓縮成本,宜家走出了一條“人人都買得起”的親民路線。

然而,這也意味著,供應鏈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將對宜家產生相當大的衝擊。

歐盟地區工業生產中的原材料與裝置短缺情況,2021年8月家居行業位居第五,行業內約35%的企業面臨危機。/ 資料來源:歐盟統計局(Eurostat)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宜家執行長喬恩•亞伯拉罕森•林(Jon Abrahamsson Ring)預測稱,宜家原材料的短缺將持續到2022年,而“這項挑戰的持續時間比我們在危機開始時想象的要長”。

除此之外,航運價格的飆漲也對宜家原有供貨模式造成不小的影響。宜家執行長表示,航運價格飆升,世界各地的港口正變得擁擠不堪。

在過去,宜家的運輸以海運為主,2021年,中歐之間海運價格從2000美元(一隻40英尺的標準集裝箱)飆升至13000到14000美元。宜家不得已轉向了鐵路運輸。

在英國宜家的官方首頁,顯示著“貨品海運延誤”的通知。/ Unsplash

危機之中,擱淺的不僅僅是鯊魚,也許只是因為鯊魚布羅艾太過有名,才導致它的缺貨受到了廣泛的關注。

與此同時,也有大量傢俱產品正在悄然下架,而北美宜家原本滿滿當當的貨架,幾乎空空如也。

宜家現狀:不是缺桌面就是缺桌子腿,怎麼都湊不齊。/ 圖源Twitter、小紅書

雖然我們暫時不會失去最愛的宜家大鯊魚,但顯然,鯊魚“瀕危”代表的供應鏈困局將會繼續對宜家構成挑戰。

能否應對這次挑戰,是擺在宜家面前的抉擇。

參考文章

[1] 宜家的布娃娃這麼醜,其實都是故意的|網易浪潮工作室

[2] 2021顧客體驗十二大趨勢 | 網易定位

[3] Ikea warns stock shortages likely to last another year | FINANCIAL TIMES

延伸閱讀  “炒股風波”越鬧越大,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連任,懸了

[4] Supply chain squeeze: first cars, now chairs and cupboards | FINANCIAL TIME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