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星穹鐵道》跳出“崩壞”框架?這一刻,我們都成了雲玩家


雖然本艦長非常不幸地沒能獲得《崩壞:星穹鐵道》始發測試資格,但是在下對於這款米哈遊新作好奇的心卻從未破滅,而且這份好奇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愈發強烈。

試問誰的心中不曾有過一場“征服星辰大海的夢”?如今這個夢想已經擺在了本艦長的眼前,在下自然是要前去探索一番。


因此在《崩壞:星穹鐵道》始發測試開始的時候,本艦長便化身一名徹底的“雲玩家”,終日徘徊於各大“《崩壞:星穹鐵道》始發測試實況視訊”中。

本艦長一邊懷著沉重的心痛斥著自己竟然成了一名“雲玩家”、一邊又貪婪地欣賞著《崩壞:星穹鐵道》熟悉卻又花裡五哨的遊戲介面和全新的“崩壞”劇情。

然而領本艦長猝不及防的是,在研究了十分鐘的《崩壞:星穹鐵道》主線劇情後,在下發現了一個嚴肅的問題。


原來本艦長現在並不是僅僅是一名《崩壞:星穹鐵道》的“雲玩家”,而是一名“崩壞”系列的“雲玩家”。

始發測試期間的《崩壞:星穹鐵道》主線劇情讓本艦長嚴重懷疑,自己在《崩壞學園2》、《崩壞3》,以及所有“崩壞”系列周邊作品中積累到的經驗都已經煙消雲散。

順便也懷疑自己這麼多年來可能一直玩的都是一個“假的”《崩壞3》。

各位小夥伴們想必很清楚,“崩壞”系列遊戲有一個亙古不變的核心概念:

延伸閱讀  星耀以上必須懂的3條剋制鏈!實用指數五星,簡直天克!

無論是《崩壞學園2》還是《崩壞3》,講述的都是人類在抗擊“崩壞”的道路上所發生的各種感人故事,然而《崩壞:星穹鐵道》的開端卻並不是這樣。

諸位或許還記得在《崩壞:星穹鐵道》始發PV的末尾處,某位“神祕人”伸出了一隻手,隨後三月七的臉就湊了上來。

而這位“神祕人”就是玩家們在《崩壞:星穹鐵道》中操控的主角,也就是“帥氣瀟灑的爺”,《崩壞:星穹鐵道》故事的開端也是從這一幕開始的。

然而接下來的劇情就開始朝著本艦長對於“崩壞”二字認知以外地方、不受控制地開始發展了……

可愛的三月七小姐姐並不是地球人,而是從一塊在宇宙中漂流的冰中甦醒過來的。她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列車把她打撈了起來;

這趟列車之所以在宇宙中行進,是因為“阿基維利已逝,舊有的道路被【萬界之癌】堵塞;曾經被星神開拓過的星球,也因為星核的出現而荒廢”,所以這趟列車需要不斷打通被堵塞的星軌。

阿基維利則曾經是以“開拓”為原動力的“星神”,而目前這些主角們就是要沿著阿基維利的道路繼續前進,走過舊的道路、開拓新的道路。

而現在他們則是來到了“雅利洛6號”,但是他們現在被另一位星神“毀滅”納努克中下的“星核”影響,無法繼續前進,所以就不得不停下來探索一下這顆星球。

截止到這裡,本艦長估計各位小夥伴的表情應該是一臉茫然的。不用擔心,因為本艦長也是一臉茫然。

延伸閱讀  《英雄聯盟》S11世界賽賽程公佈:LNG戰隊入圍賽揭幕戰出場

《崩壞:星穹鐵道》中的這些遊戲設定理解起來並不困難,甚至於還很直白。

說白了在這個遊戲中主角團們的目標就是修正“星核”對於星穹鐵道的影響,然後順便開拓後續的航線。而在這途中,他們將會路過無數的星球,結識很多新夥伴。這個劇情邏輯在本質上與《原神》中的“旅行者要踏遍提瓦特七國”並沒有太多區別。

然而問題在於,這些劇情設定究竟和“崩壞”兩個字有什麼關係嗎?這真的是“崩壞”的續作嗎?

奧托呢?律者呢?德麗莎呢?就連現在一本正經、酷似是我們熟人的瓦爾特,本艦長都要懷疑一下他究竟還是不是那個我們所熟悉的【第一律者】了!

直到這一刻,本艦長才終於明白了一件事情。

當然,到目前為止本艦長對於《崩壞:星穹鐵道》還不夠多。

因此在下對於這些劇情的吐槽也是建立在自己對於遊戲劇情的第一印象上。或許在後續的劇情裡,米哈遊還是會為我們梳理出《崩壞:星穹鐵道》於“崩壞”的關係。

畢竟在下也不相信,這遊戲名字中的“崩壞”二字,只是在證明其中有些角色是從《崩壞3》中過渡來的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