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Web 3.0前瞻:基於區塊鏈的下一代瀏覽器


現在有很多人把區塊鏈崛起成為明星技術的歷程,與互聯網商業發展的黎明時代相提並論。在90年代初期,許多人對待新鮮技術持謹慎態度,卻很少有人真正預見到人類的創新活動將會在未來20年中拓展到多遠的邊界。如今幾乎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網站,各種技術也在飛速發展。但是,萬維網是否已經走到了進化的巔峰呢?

更快的數據傳輸和全球化趨勢帶來了許多全新的挑戰。今天的網絡已經化為一潭死水,各式各樣的廣告宣傳湧入了混亂的信息海洋,佔領了每一處角落。互聯網已被在線商店、社交媒體和搜索引擎統治了。專家們將Web 3.0的概念視為下一輪進化,這種管理信息的全新方法將拉開以人為本的互聯網時代的大幕。這將是數字時代的文藝復興。

傳統上,互聯網瀏覽器仍然是用戶訪問Web的主要網關,但它們的地位能延續到未來嗎?區塊鏈技術將在這一過程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在本文中,ForkLog研究了瀏覽器如何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而變化,專家們如何看待Web 3.0的時代,以及哪些區塊鍊和加密貨幣工具將出現在未來互聯網的普通用戶手中。

短暫的90年代:Web 1.0的撥號時代

當萬維網開始逐漸吸引用戶時,接入互聯網就像是去圖書館一樣。彼時的網絡是由一組靜態站點組成的,網站上有文本和圖像(如果你幸運的話)內容,但是沒有任何交互提示。為了建立連接,用戶必須使用調製解調器撥打電話。因此一家人裡有誰喜歡上網衝浪,誰就會招人討厭,因為他上網時別人就都不能打電話了。

那是AOL聊天室、MSN即時通訊程序、AltaVista和Ask Jeeves的時代。那時的網速實在太慢了。許多人都能回想起令人垂涎的FTP服務器和DNS信號的哀號。流視頻或音樂?算了吧。下載一首歌曲可能需要一天以上的時間。

早期的互聯網瀏覽器是個稀罕物。儘管它們笨重難用,但已為頁面瀏覽進行了充分優化。

回顧一下歷史:由Tim Berners-lee爵士註冊的WorldWideWeb(後來的Nexus)成為了第一款流行的瀏覽器。它於1990年發布,五年後雄心勃勃的微軟公司以其為“靈感”,為全新的Windows 95創建了著名的Internet Explorer瀏覽器,後者給大眾帶來了數不盡的痛苦和福祉。

IE瀏覽器的主要競爭對手,也是該領域第一個成功的商業項目就是Netscape Navigator,它從1994年開始進入市場。但是到了2008年,AOL決定停止它的開發活動。

數據超載和內容生成:Web 2.0的時代

毫無疑問,Web 2.0徹底改變了互聯網格局。接入速度的提升讓流媒體和交互式內容的優勢盡顯。用戶已經從單純的內容消費者演變為內容生產者。在全球範圍共享信息的能力催生了社交媒體的時代。

如今,社交媒體市場已經被Facebook(全球)、Vkontakte(俄羅斯)、微信(中國)和Telegram(全球)等巨頭瓜分。社交媒體上的出版物已變得司空見慣,新內容只需一秒鐘就能誕生。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智能手錶和其他小配件讓我們擺脫了固定式PC的束縛。但是,既然Web 2.0如此出色,那麼問題又出在哪裡呢?

聽起來很矛盾,但從本質上講Web 2.0與Web 1.0幾乎沒有什麼不同。從網絡設計來看,它的最大缺點之一是基於客戶端-服務器結構的架構。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從2005年到2018年,互聯網用戶數量已從7.38億增加到了39億。互聯網上的站點都是交互式的,足以吸引用戶,但它們都是單體結構,需要不斷修復錯誤,還要維護大量服務器,並要做很多修理工作。為了適應搜索算法和機器人,SEO專家對文本做了針對性的修飾。此外,政府可以打造網絡的隔離地帶,阻止國民進入全球網絡。

儘管Web 2.0讓許多機構向民主化轉變,但互聯網經濟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壟斷的。這種現像不僅出現在社交媒體行業,也適用於在線零售(亞馬遜、阿里巴巴)、搜索引擎(谷歌、百度、Yandex)、瀏覽器(谷歌Chrome)、操作系統(Windows、Android、iOS)和小工具(蘋果、谷歌、三星)等領域。用戶被迫允許一些公司拿走自己的個人信息當作抵押,以換取各種服務和安全保護的幻夢。

Web 3.0 Cyb瀏覽器的產品經理Sergey Sadov指出,即使在區塊鏈問世後,這一問題也無法徹底解決。但是由於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和大量節點的特性,用戶起碼能保留至少一部分數據的控制權。

由於頂尖開發人員之間的軍備競賽,瀏覽器已演變為附帶大量工具的多用途程序。得益於W3C(萬維網聯盟,開發萬維網標準的組織)的國際標準化運動,不同的瀏覽器品牌開發出了互相兼容的軟件。這樣以來,無論瀏覽器使用哪種技術,用戶都能獲得相同的內容消費體驗。但是開發人員也不再追求創新了,而只是從用戶體驗中挖掘商業價值。

由此來看,我們就能總結出現有網絡的主要缺陷了:

  • 網絡的速度相對較慢,且網絡覆蓋範圍不對稱(例如,互聯網在加拿大的可訪問性水平與孟加拉國就不一樣)。
  • 壟斷、審查和安全問題。
  • 未經用戶同意的隱私和個人數據收集問題。
  • 中心化和故障點集中。
  • 無需更改鏈接即可更改頁面內容的能力——無法保證鏈接指向的目標一直不變。
  • 複製粘貼和非唯一內容的問題。

新秩序:P2P網絡與隱私權戰爭

用戶數據已成為我們這個時代最有價值的資產之一。我們經常能看到關於個人數據洩漏和盜用的新聞。人們很容易回想起Facebook爆出的一系列重大醜聞,事件中有數百萬用戶的數據慘遭洩露。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的新一代互聯網背後的理念,就是為人們提供對自有數據和數字身份的完全控制權。

新時代的起源是cypherpunk newsletters,從中誕生了去中心化的理念,而比特幣成為了實現它的一種手段。加密貨幣旨在維護用戶的匿名性和財務獨立性,並用實際行動創造出某種形式的數字化民主體制。所有這些都構成了Web 3.0的基礎,而Web 3.0的設計目標就是解決現有網絡的諸多問題。

與此同時,人們並沒有就互聯網這種未來的具體形態取得一致的看法。 Web 3.0是一個頗具爭議的術語。它一般被定義為一種語義網絡,預計會取代社交媒體。這些概念最早是在80年代由萬維網絡的發明者,前文提到的的Tim Berners-Lee爵士提出的。

這種網絡應該能更加透明和公平,讓所有參與者都不必擔心隱私和數據安全問題。專家們希望看到有一種系統能夠通過一些靈活的工具、語義數據處理手段和智能搜索引擎,來更好地了解人們的需求並執行日常任務。

語義分析使機器能確定各種概念的含義以及它們之間的關係,這樣在理解查詢請求時就能比上下文處理方法更加靈活。為了做到這一點必須結合多種技術:包括區塊鏈、人工智能(AI)、機器學習、物聯網(IoT)和網狀網絡等。 Web 3.0時代的基礎將是各種相互關聯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序(dApps),而不是無數網站組成的網絡。

根據Sergei Sadov的說法,Web 3.0不太可能讓人們擺脫廣告和收集個人數據的公司。但至少它可以讓用戶在貢獻個人數據以供分析時確保自己的隱私安全,並幫助他們通過數據的代幣化來從中獲利。

由此來看,下一代互聯網的主要特性可能包含如下內容:

  • 應用去中心化網絡和賬簿:區塊鏈,DAG。
  • 支持dApp和去中心化組織。
  • 共識計算和驗證系統。
  • 支持網狀網絡。
  • 內容聚合。
  • 數據代幣化和加密經濟學,獨特的數字產品。
  • 增強的隱私保護、匿名性和安全性。
  • 高速和純淨的數據流。

這位專家還指出,要與Web 3.0網絡交互,我們將需要一個與去中心化網絡的理念相匹配的瀏覽器。由此產生了一個新的問題:如果未來的互聯網世界中,各自獨立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序將代替搜索引擎和網站網絡,那麼我們還是否需要通常意義上的瀏覽器?

根據Sergei Sadov的說法,將Web 3.0瀏覽器視為一種新型軟件會更合乎邏輯。比如說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種機器助理——帶領用戶走進新一代互聯網的大門。

“如果我們將Web 3.0設想為三大網絡元素的組合:代理、提供者和應用程序,那麼這裡的瀏覽器將充當一座溝通的橋樑,以及這些元素之間的一種交互方式。瀏覽器應幫助整個系統執行自己的功能:擁有密鑰的代理必須能夠簽署交易,並從Web 3.0提供商處接收網絡的當前狀態。”——Sergei Sadov

Web 3.0從哪裡誕生?

儘管新一代網絡的願景和理念似乎都非常清晰明了,但在具體的實現上仍存在一些問題。主要的麻煩在於,這樣的Web 3.0現在依舊處於模糊的理論階段,因此所有致力於創建它的知名項目都在以某種方式運行在Web 2.0環境中。它們的實現都不完整,不客氣地說只是基於一些對美好未來的願景而已。駛向沒有邊界的互聯網全新時代的輪船卻被一大堆問題困在了航道上,而且這些問題在區塊鏈社區已經存在很久了。

由於去中心化系統存在難以擴展的問題,人們很難想像出一個沒有邊界的網絡會是怎樣的形態。我們會回想起許多雄心勃勃的區塊鏈初創公司,他們都承諾自己的方案每秒可處理數百萬個交易。不幸的是,誰都沒有在實踐中證明自己的說法。此外還有一個一直存在的事實,那就是現有區塊鏈的匿名性和隱私保護能力依舊不是無懈可擊的。

甚至新一代網絡的聖杯——也就是去中心化的理念也沒能擺脫批評。規模最大的那些區塊鏈並不像我們希望的那樣去中心化。由於去中心化的優勢中並沒有互操作性這一條,因此想要將多個區塊鏈連接起來已經變得極為困難了。這就會讓整個系統變得非常冗雜,並會剝奪用戶的選擇權。

Sergei Sadov指出,新一代互聯網的理念太過基礎化和全球化了,所以指望現有系統很快就被替代是不現實的。總的來看,域名系統、URL、http、HTML和WWW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走進歷史。

但也是有好消息的。這一領域的加密技術正在蓬勃發展。其中一個例子是IPFS項目,字面意思是星際文件系統。這是最早由Juan Benet引入的新型開源去中心化文件共享網絡。它的網絡是一種內容可尋址的點對點超媒體通信協議。眾多IPFS網絡節點形成了一個去中心化文件系統。這樣的系統可以使用一種更靈活的方法來在網絡上存儲和傳輸數據。還有另一個項目,名為DAT點對點協議(dat://),它支持運行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序,還能連接各個節點,總體而言可以幫助實現去中心化的數據同步。這種協議被用在了像Beaker區塊鏈瀏覽器這樣的產品中。

另一個問題是新技術的大規模採用。 Sadov認為,許多人並不想操心數據安全問題,也不在乎自己在網絡上有沒有私人空間。實踐證明,普通用戶並不想嘗試加密密鑰和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序,因為直觀易用的界面才是最優先的需求

Sergei Sadov指出了另一個要點。 Metamask項目是去中心化互聯網的一種支柱。據他介紹,如果你深入研究當下聞名的那些區塊鏈瀏覽器,就能找到這一解決方案的踪跡。

Metamask是瀏覽器的一個插件擴展,允許用戶使用以去中心化以太坊為基礎的應用程序、代幣和ETH節點。這一技術是Brave區塊鏈瀏覽器的基礎,也可以在Chrome和Opera瀏覽器中安裝為擴展。不過Metamask Web3的提供商是Infura,這是一家中心化的公司。

區塊鏈瀏覽器概述:Opera、Brave、Beaker

現在我們已經很清楚未來的Web 3.0將要給互聯網帶來怎樣的變化,所以我們終於可以來評估一些現在就可供下載的瀏覽器了。

Opera:飛舞在加密技術風口

令人驚訝的是,世界上第一個內置加密貨幣錢包的瀏覽器是Opera,這款瀏覽器是在1994年由一批挪威研究人員發明的。 Opera Reborn 3更新於2019年4月上旬發布,其工具庫中有一些符合互聯網Web 3.0精神的工具。

這款應用程序的移動版本中提供了一個支持ERC-20代幣存儲和傳輸的加密錢包。此外,用戶可以訪問以太坊網絡上的dApps存儲。如前所述,瀏覽器的區塊鏈組件是基於類似Metamask的解決方案。它也可以安裝在Google Chrome中,讓兩款瀏覽器都實現區塊鏈化。有選擇是一件好事,但它並不像更新發佈時宣傳的那樣強大。

開發人員還引入了其他一些有助於改善用戶體驗的特性:包括turbo模式(通過壓縮數據來提升訪問速度)、廣告攔截器、雙重身份驗證和使用指紋進行交易確認等。

用戶還可以直接在地址欄中輸入區塊鏈應用程序的地址來查看這些應用。加密錢包可以作為擴展使用,但桌面版本上需要單獨下載。桌面版本的加密擴展錢包需要用戶在另一台設備上安裝了該應用程序的Android版本,且鏈接了加密錢包帳戶才能用。

總的來說,Opera Reborn 3提供了良好的用戶體驗。這一更新採用了簡約的無框設計,直觀易懂。在它的推動下,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理念就能在Opera過去四分之一世紀中積累的龐大用戶群(根據2018年的數據,有1.82億用戶)中逐漸普及開來。

Brave:你看廣告,它給你錢

正如我們的專家Sergey Sadov所說,Brave區塊鏈瀏覽器是當下Web 3.0領域中最快、最先進的解決方案之一。這款瀏覽器擁有數量眾多的面向加密技術的特性。它由Mozilla Project Corporation的聯合創始人和JavaScript Brendan Eich的創始人於2015年推出,基於谷歌的Chromium引擎,並且其源代碼是完全開放的。

Brave是厭惡在線廣告的人們的福音。這款瀏覽器不僅能移除煩人的廣告橫幅並阻止彈出窗口(這是它的拿手好戲),而且還提供了更多選項。它集成了一個用戶獎勵系統,使用原生的”基本關注代幣”BAT,獎勵用戶觀看通過瀏覽器測試的“已認可”廣告的行為。為此,Brave集成了一個支持BAT的加密錢包。另外如果用戶希望完全擺脫廣告的困擾,則需要向開發人員按月支付費用來使用這個功能。

像你想的一樣,這種方法給創作者帶來了一連串的批評。反對者認為,這款瀏覽器正在善意的牌坊下面利用天真的用戶來開展廣告業務。美國17家最有影響力的媒體給這款瀏覽器寫了一封憤怒的聯名信(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newspaper-publishers-send-cease-and-desist-to-brave-browser-2016-4),稱其政策“嚴重違法”。值得一提的是,這場爭論尚未平息。同時,Brave在世界範圍內越來越流行。

根據其開發人員的說法,早在2019年1月,Brave的用戶數量就已超過550萬人。創作者巧妙地利用了社會工程學。例如,瀏覽器用戶可以直接獎勵他們喜歡的YouTuber。針對Twitter還有一個小額支付小費系統。 HTC還在其Exodus 1區塊鏈智能手機中預裝了Brave瀏覽器。

該程序為iOS和Android提供了穩定版移動應用程序,也有Windows、macOS和Linux的版本。除了加密錢包之外,這款瀏覽器還有內置的VPN服務、集成的Tor瀏覽器、比特幣微支付系統、端到端數據加密、主頁上的高級分析和一個獎勵系統。

談到缺點,它在同步書籤和其他數據時會出現一些問題。另外瀏覽器會在使用中不斷膨脹,在使用一個月後就會增長到3GB。還有,用來播放Flash的編解碼器和iOS的移動版本經常會出錯。

此外,BAT代幣形式的用戶獎勵在某些地區不可用,並且尚不清楚用戶可以在何處使用這些代幣。

ForkLog的一位編輯Andrei Asmakov是Brave者的早期採用者。他是這樣描述他的用戶體驗的:

“我幾乎是在初版發布後立即開始測試Brave的。一開始,這款產品看上去相當粗糙且虛弱。不過挑選瀏覽器向來是個麻煩事:最受歡迎的瀏覽器要么消耗過多的內存,拖慢計算機的整體運行速度(例如Google Chrome),要么就太難用了。”

就在幾個月前,Andrei又撿起來了Brave,決定再給它一次機會,結果被其表現驚艷了。他指出,開發人員出色地完成了產品改進工作。

“我最喜歡的是從其他瀏覽器快速導入數據的功能、簡潔高效的設計、以及經過重大改進,現在與Chrome瀏覽器非常相似的界面。這節省了很多時間,因為我用不著重新適應,不用瘋狂地尋找所需按鈕的位置了。

對於Brave提出的使用BAT代幣的變現模型,我目前還沒有確定的結論。但是開發人員提到,我們也可以接受單純象徵性的獎勵。所以我現在最喜歡這款瀏覽器的就是它的一大堆功能。 ”

Beaker:瀏覽器中的美國夢

2018年,來自紐約的Blue Link Labs項目中三位區塊鏈愛好者組成的團隊(前文所述DAT協議的創建者)也決定發布自己的區塊鏈瀏覽器。該項目的原型代號為Beaker,於2016年推出。創作者稱他們做的是一款實驗性的點對點瀏覽器,能將瀏覽互聯網變成一項簡單而有趣的活動。這款瀏覽器的主要特性是使用了dat://系統。它是一種點對點協議,允許站點訪問者直接相互連接、上傳文件並共享它們。

在Beaker中使用dat://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是,這一功能能讓用戶只點一下鼠標就創建一個網站。你可以使用空白模板或下載自定義佈局。任何人只要有URL鏈接就可以查看你的網站。該項目的主頁上提供了這類用戶站點的一些鏈接精選

此外,用戶可以直接在瀏覽器中編輯文件。點擊修改按鈕後,你可以立即更新頁面的HTML代碼。你還可以fork和復制創建好的站點,就像GitHub那樣。這款瀏覽器還能讓你使用Hashbase雲服務,其支持對本地副本不可用的DAT站點的持續訪問。

值得一提的是,Beaker是建立在Electron系統上的,並且像Brave一樣使用Chromium引擎。這使瀏覽器支持大多數Chrome擴展程序。它還提供了專門為自己設計的一些專屬模塊。這些模塊可以幫助用戶啟動節點並處理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序。開發人員還承諾瀏覽器不會收集個人用戶數據。

談談幾個缺點,Beaker確實有些粗糙和不成熟:有時軟件會出錯或卡死,在打開包含許多元素的站點之前往往需要花費很長時間來處理。 Beaker也沒有內置的VPN。添加書籤的按鈕偶爾會失效。

話雖這麼說,這款瀏覽器的使用體驗總的來說還是很紮實的。它的界面是極簡設計,並具有頂級主流瀏覽器的幾乎所有基本功能。

Beaker可用於macOS、Windows和Linux,但不支持移動操作系統。總體而言,該項目實際上可以稱為實驗項目,因為開發人員還在不斷添加新的模塊和功能

Web 3.0瀏覽器的美好未來

新的互聯網時代有望大大改變用戶體驗。然而現在還有許多未知變量:

  • 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技術將如何影響互聯網。
  • 向去中心化數據存儲和處理的轉變會是怎樣的歷程。
  • 節點是否可以充分支持流量巨大的網絡。
  • dApps結構的形態,以及瀏覽器在所有這些過程中將扮演怎樣的角色。

如今,所謂Web 3.0的瀏覽器都是基於人們熟悉的軟件的混合體,但是增加了對去中心化應用程序的支持和加密錢包的擴展。

區塊鏈的可擴展性和互操作性的問題仍未解決,因而拖慢了互聯網“第三波浪潮”的步伐。

原文鏈接:

https://forklog.media/on-the-verge-of-web-3-0-next-generation-blockchain-brows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