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迴歸,但年輕人已經不愛好萊塢了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宛其

編輯 | 李秋涵

又有一部好萊塢大片在內地上映。10月29日,最新一部《007》系列電影《007:無暇赴死》展露真容,“別期待太高”成了大多觀眾觀影后的感慨。

“《007》系列拍了快60年,其實已經很難有突破了,保持一貫基本水準,可以看,只是別期望太多。”一位90後資深影迷看完電影后對深燃說,全當情懷消費。

好萊塢大片在國內市場的頹勢,在2021年被媒體多次討論,資料不會說謊。最近有兩部被視為提振院線市場的好萊塢大片在內地上映,被視為科幻鉅作的《沙丘》,貓眼專業版預測內地票房僅2億多。作為已經有24部作品的經典IP,《007》最新一部上映3天,票房剛過1.8億,預測票房僅4億多。相比於過往的好萊塢大片來說,這兩部在國內市場表現平平。

95後小文對深燃說,上大學時被一系列好萊塢大片驚豔到,但現在,他還沒注意到《007:無暇赴死》已經上映了。

更年輕的00後對這部超長待機系列電影更是感情淡然。高中生六六說是被爸媽拉進電影院的。他覺得香車美女看起來很刺激,劇情上也沒有因為是系列片感到不連貫,但他並不想參與爸媽對電影裡出現過的明星和往期故事的討論。六六直言,“那是上一輩的青春,不是我的。”

不少業內人士對深燃表示,好萊塢大片對觀眾的吸引力在減弱。根據諮詢公司Artisan Gateway的資料顯示,截止到今年8月,好萊塢在中國票房市場的份額已驟降9.5%。

曾經的造夢工廠好萊塢,對當下年輕人已經沒有吸引力了?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

年輕人不再迷戀好萊塢?

《007:無暇赴死》作為主演丹尼爾·克雷格的謝幕之作,劇情依然沿襲經典007系列的路數,傳奇特工007為拯救世界而搏鬥,為了女朋友和女兒的生命安全,最後犧牲了自己。影片延續看飆車、看打戲、看美女的套路,一路將激戰槍戲扛到底。

一位網友毫不留情給出評價,看完之後冗長、無趣、 拖沓,觀影過程頻頻看錶,偶有亮點也拯救不了整體的平庸乏味。類似不滿的聲音在豆瓣、微博的評論中不在少數。

《007》系列從2012年的《007:大破天幕殺機》開始,連著兩部都轉向深沉文藝路線後,並不貼合年輕觀眾的口味。

博納的一位影院經理頗為沮喪地告訴深燃,據他觀察,年輕觀眾並沒有多大熱情到電影院支援這部好萊塢大片,成群結隊來看電影的,大多是上班族或是中年人。從首周票房表現來看,根據貓眼專業版資料,觀看《007:無暇赴死》30歲以上的觀眾佔據33%。

這其中或與這個經典IP時間長,對95後、00後影響不及對80後、90後深遠有關,不過這背後也透露出一個明顯的變化,國內年輕觀眾對好萊塢大片的推崇的確已經鬆動。

延伸閱讀  零臺詞七影帝,劉亞仁釜山電影獎封神,《魷魚遊戲》女星成幸運兒

90後影迷陳仁對深燃說,他是上大學之後才開始進電影院看電影。第一次看的就是《復仇者聯盟》。“我當時像是被開啟了一個新世界,被電影的視效驚豔到。現在的觀影習慣也是好萊塢影片養成的。”

不過,他也坦言,好萊塢電影看多了之後很快就會發現規律,現在已經很難被吸引。比如看《變形金剛》這類電影,他都可以猜到大致的劇情,基本不會想去影院看。丹尼爾·克雷格《007》系列他一路看過來,是因為喜歡主演才會看,至於劇情,還是一樣的打鬥套路。

“好萊塢電影陷入了無休無止的續集陷阱中,比如《速度與激情》,前幾部還可以,後來的速7、速8、速9,一個比一個乏味,純粹消費情懷。”影迷小文對好萊塢電影的評價則更為尖銳。

“好萊塢大片對於觀眾來說,就是大製作、大投資、陣容強大,在特效上評價都會很高。”影院經理李響對深燃說,在他看來,中年群體工作比較累,下班放鬆“爽”一下,不需要太燒腦,也不想被情感打動,好萊塢大片比較解壓。“不過,對於95後、00後就很難說。”他說。

深燃統計了2018、2019、2021年國內票房排行前五的好萊塢大片,30歲以下觀眾的平均佔比,分別為58.26%、63.52%、54.86%,這類觀眾依然是好萊塢大片的主體,但佔比在疫情後有了下降趨勢。

而好萊塢大片不再是票房靈藥也早就有跡可循。

據貓眼專業版統計,2018年有四部好萊塢電影進入了國內票房前十,到2019 年,只有兩部,今年截止到10月,也只有《速度與激情9》和《哥斯拉大戰金剛》兩部。而時間回溯到2011年,票房前十的電影裡有6部好萊塢電影,2012年票房榜前二十的片子裡,有14部好萊塢電影。

根據電影口袋君統計,從票房佔比來看,從2012年開始,好萊塢大片在內地的票房佔比就在逐年遞減,2012年還能高達55%,到了2019年,佔比縮減到37%,到了2021年,截止到10月,約只剩11%。

除了票房下滑,口碑也下滑明顯。2019年、2020年、2021年(截至10月)票房前十的好萊塢電影,豆瓣平均分分別為7.22分、7分、6.79分,2021年《速度與激情9》《花木蘭》等備受期待的大片,豆瓣評分僅在5分左右。

資料來源:貓眼專業版 製圖 / 深燃

深燃整理了《速度與激情》系列相關資料,2015年至2021年的4部電影裡,國內票房從24.23億下滑到13.92億。口碑上,豆瓣評分也由8.4分下滑到5.2分。

不論是口碑還是票房,好萊塢疲態難掩。

IP老化、情懷難續,好萊塢大片怎麼了?

好萊塢的整體創作進入疲軟期,正在成為共識。

影評人莉莉提到,對比同一系列電影,好萊塢大片已經進入生長週期曲線的低谷,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好萊塢影視工業模組化更注重開發續集、經典IP翻拍,導致綜合水平質量在下降,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

另外,在莉莉看來,除了展示視效,像迪士尼閤家歡的設定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不會做內容的深度挖掘。今年爆火的迪斯尼玩偶“玲娜貝兒”更是無內容故事支撐,直接靠外形走紅。

李響告訴深燃,“對於《007》這類影片,吃的就是情懷,主演丹尼爾·克雷格已經積累一定的粉絲群體,這是他最後一部《007》系列電影,更有情懷加分。”

對於類似《007》系列專注情懷的好萊塢片子,其深刻影響了80、90後,但在文化遷移過程中,對逐漸佔據消費主流的95後、00後來說,此種型別的電影很難維持它曾經的輝煌。燕子自稱是一位“復古派”。她感覺,現在的好萊塢大片很少看見像《泰坦尼克號》《教父》之類高分且經典影片。

延伸閱讀  R1SE解散後首次合體?周震南姚琛張顏齊趙磊都在,小分隊集結完成

同時,國人對好萊塢電影的情感也變得微妙。

一方面,國產電影在增強內功。“對於中國觀眾來講,選擇在增多。”李響說,這是好萊塢電影在國內影響力下滑最重要的原因。往前看十年,國產製作工業體系與好萊塢差距很大,而現在國內國產片的水平的確有在提高,每年還會出現一些黑馬電影,擠壓好萊塢的市場空間。

目前,在中國電影票房總榜單上,只有2019年上映的《復仇者聯盟4》進入前十榜單中。國產電影《戰狼2》《你好,李煥英》《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再加上今年國慶檔爆火的《長津湖》,穩穩佔據國內票房排行榜前列。

《復仇者聯盟4》海報

在感知到國內觀眾對好萊塢大片顯現疲態之外,一位行業人士感嘆,國內觀眾對好萊塢的美式個人英雄主義敘事,也開始不再推崇,甚至開始質疑。李響說,這種思潮的出現不能量化成對票房的實際影響,但不可忽視。

借用知乎網友“電影榨汁”的觀點,年輕觀眾仍舊是當下觀影的主體,當年的70後、80後、90後等早期觀眾,正處於國內經濟轉型的變革時代,當時國產大片少,對好萊塢大片有新鮮感,“但現在,90後中後期和00後為主的年輕群體,從出生就生活在各種視覺特效的環境中,對大片裡的東西見怪不怪。刺激不到他們,也就沒什麼消費慾望。”

好萊塢捨不得國內市場這塊蛋糕,並非沒有動作。

早在2017年,國外就有報道稱,好萊塢正在取悅中國市場。最主要的方式是融入中國元素,邀請中國演員出演,甚至出現了“中國特供”。《變形金剛4》裡,國內上映的版本里,有藝人韓庚的幾秒鏡頭,這是原版中沒有的。

這也存在在情節設定裡。在2015年上線的《火星救援》中,劇情設定中國挽救了馬特·達蒙,被視為是對中國的示好。隨後,馬特·達蒙的確出現在張藝謀導演的《長城》影片中。

近年,好萊塢為迎合中國市場,增加了對國內演員的使用,很多不再只是客串的小角色。比如2020年上映的電影《花木蘭》由劉亦菲主演,同年,根據美國媒體報道,環球影業打造動作喜劇片《西貢保鏢》,邀請吳京與“星爵”克里斯·帕拉特搭檔主演。2021年《速度與激情9》直接選擇了先在國內上映。

花心思在中國元素上,但真正在內容上下的功夫,誠意的確不算高。最直接的例子,《花木蘭》豆瓣評分僅4.9,票房僅2.8億,成績與這一大IP不相稱。

國外有媒體直言,在中國,好萊塢正被國產電影淘汰。

好萊塢大片會成為過去式嗎?

回顧過去,從1994年第一部好萊塢大片進入中國內地之後,就佔據國內票房的絕對主力。

李響在電影院工作超過十年,也已經組織過上千場粉絲活動。他對深燃回憶,國內在上世紀90年代,好萊塢大片裡一個很無聊的笑話,“現場大家就都笑了”,因為那時候還沒有太多電影可選擇。

根據電影口袋君資料整理,在2012年到2014年期間,好萊塢內地年票房佔國內總票房的五成。李響說,那時國內電影票房冠軍,一度靠好萊塢大片來拉動。

轉折發生在2015年前後,當年,《捉妖記》票房24.21億,僅比當年的榜首《速度與激情7》低0.05億,在當年票房榜前二十里,僅有7部為好萊塢大片。

《速度與激情7》海報

疫情之後,好萊塢大片在國內的頹勢加速。據貓眼專業版統計,今年截止到10月,內地電影年票房422億,其中,好萊塢電影總票房50億。這其中有引進進口片較少的原因,也包含了國內觀眾對好萊塢大片越發五味雜陳的感情。

不過眼下,多位院線經理和影評人均對深燃表示,無論是全球院線,還是國內院線,仍然需要好萊塢大片。在疫情之下“無片可放”,“引進大片”被影院經理們視為解法之一。

“電影院有它的獨特性,和在家看是完全兩個概念。無論是情懷還是影響力,對於院線來說,好萊塢的基本盤依然佔據優勢。”李響表示。

延伸閱讀  朱莉帶五崽亮相溫馨極了!皮特基因太霸道,親生崽都像極了帥老爹

這是因為好萊塢視效在電影院裡能相得益彰。陳仁提到,很多好萊塢拍的戰爭片能讓他有身臨其境的感受,《決戰中途島》上映後,他還專門去電影院刷了5遍。好萊塢的工業模式,的確是為電影院而生的。

李響說,如果遇上的好萊塢影片質量不盡人意,“基本上一週左右,票房就收尾結束了”,但只要有一個影片能“爆”,“就能支撐電影院兩三週甚至一個月”。

好萊塢大片粉絲,目前依然是一個龐大的觀眾群體,但好萊塢大片在國內份額佔比變小的趨勢,很難挽回。

一方面,疫情的深遠影響已經滲透到觀眾的觀影習慣。疫情期間,據統計,目前包含《花木蘭》《黑寡婦》《沙丘》等超15部好萊塢大片選擇了先網播或者“院網同步”上映。一位影評人表示,影片在流媒體上線,在國外瓜分院線票房,資源容易洩露傳到國內,也直接影響了院線票房。

李響就告訴深燃,《黑寡婦》在流媒體上線後導致的盜版流傳、口碑失控,即便能回到國內市場,票房的天花板也不會高。95後燕子則非常明確地說,疫情前會去電影院,疫情後就在家看,《黑寡婦》就是在網上看的。“去電影院看當然視覺更好,但網路上有資源會優先網上看。”她說。

正在上映的《沙丘》也是典型案例,導演丹尼斯·維倫紐瓦說《沙丘》是他寫給大銀幕的情書,但在北美院線和流媒體平臺同時上線,視效效果天差地別,也一定程度上影響著口碑。

在2019年,李響曾組織過《復仇者聯盟4》的首映禮,他說,你永遠想象不到這群粉絲的狂熱和瘋狂。有的觀眾穿著超級英雄們的著裝來看電影,首日零點場,電影中每出現一個彩蛋,每有一個英雄出場,幾乎全場粉絲在不自覺的尖叫。

他期待這樣的狂歡歸來,但“這樣狂歡的日子,遙遙無期。”李響感慨。

*題圖來源於Pexels。應受訪者要求,小文、六六、陳仁、燕子、李響為化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