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圍》:2集凸顯4處敗筆,3個小細節看黃志忠與閆妮飆演技



正在熱播的電視劇《突圍》,作為《人民的名義》姊妹篇,算是真正彙集了最強陣容。

編劇周梅森,導演沈嚴、劉海波,主演靳東、黃志忠、閆妮、耿樂、秦嵐、陳曉,全都是鼎鼎大名的明星。

配角更是黃金陣容,王景春、高鑫、奚美娟、陳瑾、田雷、郝平、句號等等無一不是觀眾耳熟能詳的演員。


單從演員陣容來看,隨便拉一個都是業內實力與流量兼具的明星演員。

但是,從萬眾期盼到不知所云,《突圍》的口碑明顯遠遠不如上一部《人民的名義》,其中原因也是一言難盡。

為何觀眾觀感如此之差,評分持續出現三分以下評分呢?

我們以最近的第16、17集為例,就能夠看到,短短2集就凸顯4處敗筆。


第一,明明同一場景可以把事情說完再切下一個場景,結果同一場景同一件事,鏡頭無意義地來回切,不僅觀眾看得很累,還給人以情節的零碎感。

單單是陸建設跟遇張繼英,站在路上談了幾句話,鏡頭都來回切了三遍以上。


第二,室內談話鏡頭太多,而且為了掩蓋劇情的空洞,就安排吃飯。

短短兩集裡,就出現了呂德光、呂佳佳和林小偉吃飯,林滿江與妻子吃飯,齊本安與牛俊傑吃飯。

其實吃飯本身沒錯,很多劇集都有很多吃飯鏡頭,但飯桌上的飯菜也幾乎不動,一說吃飯就要喝酒就覺得很奇怪。

而且,呂德光與兩個孩子吃那頓飯的談話也空洞說教毫無意義,解決不了任何實際問題。


第三,呂德光的換臉鏡頭太僵硬,只要有這個人物的情節出現,就全程尷尬。

再加上口型與聲音經常對不上,看起來就更難受,感覺追部劇還得先去學讀脣語。

林小偉和呂佳佳之間的戲份也與主線完全無關,純屬浪費時間。


第四,陳曉飾演的秦小衝這個角色也太呱噪,小動作太多,肢體語言與他本身的記者身份不符合,翻來覆去地拿三萬塊稿費說事。

延伸閱讀  明星為何紛紛在北京朝陽區出事?這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而且牛石豔與秦小衝之間的戲份也沒有邏輯,牛俊傑是秦小衝爸爸的徒弟,這就意味著牛俊傑與秦小衝是師兄弟,牛石豔是秦小衝的晚輩。

可是劇中牛石豔與秦小衝之間看似明爭暗鬥實則暗流湧動的樣子,又完全不知道導演想要表達什麼。


短短兩集就凸顯出如此明顯的4處敗筆,難怪觀眾一邊追劇一邊差評。

儘管“神剪輯”如此影響觀感,但好演員依然用實力撐起本劇。

如果說靳東一如既往地保持著自己的形象和風格,那麼劇中的耿樂、陳瑾和田雷這些演員卻依然穩穩地為觀眾奉獻了自己的精湛演技。

尤其是飾演林滿江的黃志忠,眉梢眼角都是戲,把林滿江這個複雜多變的人物詮釋得立體飽滿細緻入微。


在第17集中,閆妮飾演的石經杏與黃志忠飾演的林滿江有一場情緒滿滿的對手戲,兩人的演技在短短的幾個回合就見了高下。

閆妮飾演的石紅杏作為京州中福的總經理,一直以來對自己的大師兄林滿江滿懷崇敬。

林滿江既是石紅杏的偶像,又是她的初戀,也同時是她的人生導師和事業領路人。

林滿江呢,對石紅杏不是沒有同門之誼,但更多地是利用。

知道他們兩個人的這種關係,我們再來看兩人之間這場看似平淡實則暗流洶湧的這場對手戲,3個小細節看黃志忠與閆妮飆演技。


第一,林滿江的坐姿

最開始的時候,兩人分別坐在斜對面的沙發上,林滿江坐的是三人座,石紅杏坐的是單人座,林滿江因為是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所以姿態是放鬆的。

但石紅杏因為被訊問,所以顯得有些緊張,她的坐姿明顯是繃得很直,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

兩人在談話的時候,黃志忠對人物的表情拿捏得非常有火候。


他單臂伸展著,說話的時候眼瞼時而下垂,表現出一些思考、一些不屑和目空一切樣子。

但是,緊接著,石紅杏突然起身靠近他,往他三人座的沙發坐上來的時候,一切突然變化了。

延伸閱讀  陳道明說話讓鞏俐和章子怡都“尷尬”過,原來都是被安排的


第二,林滿江站起來

當石紅杏坐下來的時候,林滿江不僅立即條件反射地把伸展開的手臂收了回來,而且為了掩飾自己有些突兀的動作,他還順勢撓了一下後腦勺。

黃志忠這一連串的動作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生硬尷尬。

什麼叫戲骨,什麼是演技,看看黃志忠這兩個動作大家就都明白了。

石紅杏坐上三人座沙發純粹是一種下意識想找依靠的行為,但林滿江卻時刻保持著警惕,從石紅杏保持著距離。

當石紅杏坐在沙發上傾身繼續話題時,林滿江雙手呈交握狀態,與石紅杏稍稍不動聲色地拉開了距離。

然而,這還沒完。


第三,林滿江回到石紅杏座位

為了繼續拉開與石紅杏的距離,他裝作要喝水,趁勢站了起來,走到了沙發背後。

這樣,不僅與石紅杏不再保持曖昧的坐姿。

當林滿江喝完水,他順勢坐在了沙發後面的椅子上,兩人的距離就已經拉得很開了。

最有意思的是,這種座位變化,還不是最後的結果。


林滿江喝完水,又站起來站在沙發背後時,質問石紅杏的態度就又變得更強硬了一些。

等他說完話,又喝完水,轉了一圈,又回到了先前石紅杏最初坐的那個單人座沙發上坐了下來。

林滿江這一來一回,就把自己從被動轉為了主動。

他再也不用擔心辦公室如果突然有人進來時,看到石紅杏與他的親暱態度。

他也不用擔心石紅杏又冷不丁地靠他太近,令他感到逼仄。

延伸閱讀  五個關鍵詞解讀《我和我的父輩》,吳京催淚,徐崢和沈騰太好笑


林滿江自始至終都是與所有人保持距離的那個人,師傅也好,師弟師妹也好,不過都是他生命中的過客。

權力和利益才是他心之所想目之所及。

黃志忠在表現林滿江這個人物的心路歷程和情緒轉承起合方面,可謂是天衣無縫滴水不漏。

與之對應的閆妮,就顯得輕而薄,過於忐忑過於柔媚,與她一直以來從事的職業不匹配。


反倒是沒有多少戲份的陳瑾,她所飾演的張繼英,與句號飾演的陸建設,短短几個交鋒,就看得人直呼過癮。

不知道《突圍》後面的劇情能否峰迴路轉有更多精彩,我們只能滿懷期望拭目以待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