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遇:一組圖片讓玩家集體破防,溫暖遊戲中藏著殘忍的憂傷


大家好,我是第六君。

在光遇遊戲圈裡,最近常刷到一組圖。內容都大同小異,無非是萬聖節去年和今年的對比,但卻擁有同樣的感染力,令人憂鬱,想起一句古話: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殘酷的對比

在光遇這個遊戲裡,去年萬聖節,同伴們都在,歡聲笑語,共度良夜。


今年萬聖節,光遇還是那個光遇,萬聖節還是那個萬聖節,卻只剩你一人,獨臨一江紅月。

哭過笑過,那片天空,始終如此沉默。

愛也一時,恨也一時,唯月恆久閃爍。

那些陪伴過你的人,全都消失在世上各個角落,他們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如同沉默的星座,只剩下你一個人,和回憶一起過。這些年的風雨和落寞,如同星盤上的塵埃越積越多。


去年陪伴你的同伴,今年是否還在你身旁?去年相愛過的固玩,現在又在何方?這樣的對比太過鋒芒,憂傷無法躲藏,讓光遇玩家集體破了防。

個人感想

光遇這個溫暖的社交遊戲,卻藏著最殘酷的憂鬱。 或許你會覺得光遇玩家有點矯情,無非就是失去夥伴而已,人要長大就要習慣別離。可是,有時候成熟未必就是懂事,只是習慣了妥協和失去。

延伸閱讀  活動簡單的資料對比:LNG對HLE


光遇這個遊戲,雖然會放大佔有慾,但卻也能拉近玩家內心的距離。在和平年代長大的孤獨的我們,誰又不曾為此沉迷?

為什麼要做光遇這個遊戲?

光遇的創始人小陳,在一次訪談中談及,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人們不再孤寂。

他認為,每個藝術家在創造作品的時候,都在和內心的傷痕對話,通過創造來治癒。而他想治癒的傷口就是孤獨。


他小時候有哮喘,常常要躺著床上,缺乏同伴。他長大後,出國留學,學習製作遊戲,那時候很窮,在異國他鄉,玩魔獸是他為數不多的樂趣,可是那種競技遊戲,一旦老外發現他是華裔,就會對他排擠。


他的經歷,令他對孤獨感很敏感。他認為,越是大城市,就越容易有孤獨感。

成千上萬的人,擠在一個城市,成百上千的人,擠在一個公司。卻沒有一個人需要他,沒有一盞燈為他閃爍。 儘管每個人都擁擠在霓虹燈火,仍不免每個人都有他的寂寞。

反倒是回到鄉村,看到一個農夫向你走來,更容易產生親切感。 而光遇就是這樣一個世外桃源。光遇最初的設計,就是玩家從寂寞的都市,找到一扇門,穿過之後,進入光遇世界。

延伸閱讀  Minecraft1.19新投票生物(3/3)公佈

回到原始

在張愛玲的《傾城之戀》裡,寫得是一對自私又世故的男女互相套路,女人想套牢男人,男人想捕獵女人的真心。 這樣狗血劇,為什麼能被稱之為傾城之戀?

因為他們彼此動過一瞬間的真心。

他們在一起經歷了戰火,一個炮彈在他們旁邊爆炸,劫後餘生,男主對女主說,如果有一天,炮火把我們所有的文明都摧毀,我們在這個殘破的牆根下再次相遇,也許我們會對彼此,有一點真心。


看到這裡,莫名感動,文明的枷鎖鬆動了,他們之所以爾虞我詐,無非是因為受到文明的約束,但在那一瞬間,他們彷彿回到了孩子,回到了原始。 那一瞬間的真心,彌足珍貴。


而光遇這個遊戲,就是在幫助我們回到原始,小國寡民的時代。人和人互相需要,關係可以很純粹。

以上就是本次推送全部內容,感謝你的閱讀,部分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