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家印瘦了十六斤


本文系基於公開資料撰寫,僅作為資訊交流之用,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瘦。

老汪不久前去見了許家印,發現對方一下子瘦了16斤。本來就瘦,現在是精瘦精瘦的,這個樣子,人就看起來沒什麼精神氣了。

自恆大流動性危機爆發以來,這位曾經的中國首富遭遇至暗時刻,樓盤停工,債主堵門,恆大財富兌付困難,更是牽涉了萬千家庭。恆大不得不頻頻宣佈出售資產回籠資金,應對龐大的資金缺口和避免全面違約。

老汪對“最話”說,他對恆大走到今天並不意外,很多問題由來已久,比如“無視監管、盲目擴張、管理混亂”,並因此產生了鉅額債務等風險隱患。

這些債務涉及地產、汽車、金融等多個產業,涵蓋境內外多個渠道,還有表內表外之分,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據報道,近期恆大集團總裁夏海鈞正在香港就債務問題進行斡旋,但他“還需要釐清恆大在海外有多少表外債務,因為許多債務是子公司發行的,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但老汪覺得,許家印很清楚恆大欠了多少錢,“他們公司由老闆一個人說了算,底下都是執行的。”

10月20日,央行行長易綱在2021年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公佈,恆大負債約3000億美元,易綱要求,“我們一是要避免恆大的風險傳染至其他房地產企業。二是要避免風險傳導至金融部門。”

可就在當晚,恆大宣佈停止售賣恆大物業給合生創展,給出的解釋原因是因為受讓方合生創展不符合對恆大物業作出全面要約收購的先決條件,而合生創展方面釋出了10頁的公告,說明是恆大的問題。200億的交易受挫,一時給恆大的資產處置蒙上了陰影。

兩天後的10月22日,恆大集團召開了復工復產專題會,許家印宣佈,恆大沒有預售過的樓棟或專案今後要全部改為現樓銷售;房地產的銷售規模要從去年的7000多億,10年內要壓降到每年2000億左右;在10年裡完成由房地產向新能源汽車的產業轉型。

這番計劃一經公佈,不但在地產業界引起了議論,新能源車產業界也一片譁然,一位常駐華北的供應商認為,恆大由房地產向新能源車轉型不過是“緩兵之計,他根本就沒車可賣,估計生產都生產不起來。”

恆大汽車究竟是壓倒恆大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是許家印翻身的救命稻草?這是一個有關願力和能力的命題,有時候二者並不匹配。

01

冰火兩重天

在恆大宣佈全面all in新能源汽車的前一天,位於天津濱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恆大新能源車生產基地瀰漫著奇怪的氣氛。

上午十一時左右,在工廠大門口,不時有裝載著物資的卡車進去,車斗蒙著帆布,看不出是裝置還是什麼。廠區裡工人並不多,廠房雖然大體已建設完成,但仍有些建築還在修建,試車場也還在完善中。

這是座被恆大和許家印寄予厚望的工廠。按照恆大方面之前介紹,相較於上海和廣州基地,天津基地擁有發改委和工信部頒發的新能源整車生產雙資質,具備量產所需要的所有條件,所以恆大汽車把戰略中心轉移到天津基地。

10月11日,恆大汽車戰略合作伙伴大會在這裡舉行。會議上,恆大汽車總裁劉永灼表示,公司已打響了為期三個月的攻堅戰,要確保恆馳首車在2022年年初在天津工廠下線。

在天津工廠的辦公樓的門口,至今還懸掛著一條“大幹三個月,天津工廠恆馳首車下線”的橫幅。

延伸閱讀  歐洲最暢銷電動車終於來了!到店實拍上汽大眾全新ID.3

此時看上去,天津生產基地的建設承包商的工人數量要比恆馳汽車的員工還多,中午時分,基地建設承包方的工人三三兩兩在南門休息、晒太陽。閒聊之中夾雜著一些話,比如“你沒看新聞嗎?廠子都可能不幹了。”

從流傳的各種訊息來看,恆大汽車情況不容樂觀。有接近恆大汽車的業界人士說,恆大汽車拖欠了上個月的工資,內部開始“輪休”,不少員工已經在找新工作,“不然萬一最後散夥了,身價就暴跌,更不好找新工作了。”

當天的天津基地裡,有穿著恆馳制服的員工在散步,他們毫不避諱地討論,“現在工作的確不好找,我連下家還沒有著落呢。”

一邊是“大幹三個月,首車下線”的火熱,一邊是生產基地還在建設,員工卻在公然求職的蕭索。口號與現實的巨大反差,令人不確定哪個才是真實的。

在宣佈進軍新能源車後,恆大曾一度廣攬人才,2019年9月9日,當時恆大新能源汽車全球研究總院啟動全球招聘,“計劃招聘8000名新能源汽車產業世界頂級專家和技術精英,工作地點遍佈在中國、瑞典、德國、英國、荷蘭、奧地利、義大利、日本、韓國等九個國家。”

恆大汽車也大肆擴張,從其他車企、造車新勢力企業裡挖角了不少骨幹人才。根據其公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恆大在新能源汽車產業已累計投入474億元,其中研發投入249億元,其全球研究總院下設全球電池研究院、自動駕駛研究院等16大專業研究院,擁有3500多名頂級科研人員組成的國際化研發團隊。

就在恆大汽車高歌猛進時,已有一些高管先行離場。2020年4月,時任恆大動力科技集團常務副總裁的呂超提出辭呈,宣佈正式離開恆大。同年5月,恆大新能源汽車全球研究總院旗下整車研究院院長黃向東宣佈離職。並且從其他廠商挖角過來的技術骨幹到了恆大汽車之後發現,在搞汽車的同時,還要背上了賣房子的KPI。

但彼時,許家印還志在必得 ,恆大同時研發14款車型,這在汽車業界實屬罕見的“大躍進”。恆大深耕房地產多年,但在造車尚屬新手,同時研發14款車型被業界視為難以完成的任務。汽車供應鏈非常複雜,涉及零部件廠商非常多,而現在債務纏身的恆大已經逐漸失去了汽車產業鏈的信任。

有汽車產業鏈的訊息人士指出,儘管在汽車產業裡,先貨後款的情況非常普遍,但目前恆大汽車只有結算款項才可能得到供應商的發貨。

這就意味著,恆大如若無法按時支付款項,將無法獲得供應商的供貨,供應鏈岌岌可危。

值得玩味的是,在此之前,恆大汽車對外發布了恆馳1-恆馳9共計9款車型,只不過截止到現在,仍遲遲未實現量產。即使量產也面臨著銷售的問題,上述產業鏈人士表示,“實際恆大也就兩款車差不多快完工了,其他還差得遠。”他認為,“現在即使產出來也不一定能賣出去,客戶就怕恆大倒了,車壞了,連維修的地方都沒有。”

“現在不僅是恆大公司出問題了,恐怕恆大的品牌也倒了。“這是業界不看好恆大汽車的又一重原因。

02

薛定諤的恆大汽車

2020年9月,恆大健康釋出公告稱:公司名稱現已由恆大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更改為中國恆大新能源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改名原因是“新能源汽車已經成為恆大健康產業集團最重要的業務”。

可從恆大汽車的財報來看,恆大汽車的營收主要來源僅通過提供技術服務、汽車元件和鋰電池的銷售來獲得,更尷尬的是這三大業務的營收水平也非常之低。在恆大最新的中報中顯示,2021年上半年分別獲得0.26億元、0.05億元、0.05億元,新能源汽車業務在集團中佔比不到1%。

但自2019年初宣佈造車截止2020年最後一天,恆大宣佈在新能源汽車產業已累計投入474億元,其中研發投入的費用高達249億元。兩年燒掉500億元,其宣佈在底盤架構、動力總成、電池、工程技術、智慧網聯、自動駕駛等領域都砸下了重金

許家印把在房地產的打法複製到了造車領域。就在2019年11月,恆大召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釋出會,從全球請來200多家汽車零部件企業高層參會,與60多家公司簽約。當時許家印在大會上表示,恆大集團造車沒有技術積累,沒有廠房等裝置,因此造車的思路就是買買買,依靠全球各大優質供應商來實現造車。

隨後,恆大不但全資控股了國能新能源等公司,還收購了FEV和BENTELER研發的3.0底盤架構等技術。

但現在,收購組成的汽車板塊,卻面臨著分崩離析的狀態。今年9月,恆大汽車在提交給港交所的檔案中稱,該公司在尋找新投資者,並進行資產出售,若不能達成,該公司可能難以支付員工工資和其他費用。

延伸閱讀  被“逼捐”的馬斯克反擊:說清楚怎麼做,我馬上賣股票

10月2日,還有媒體報道,國能電動汽車瑞典有限公司(National Electric Vehicle Sweden,NEVS)正與美國和歐洲的風險投資公司、行業合作伙伴進行談判,尋找新東家。報道稱,該公司的估值可能高達10億美元(約64億人民幣)。

恆大是要出售新能源車專案還是要all in新能源車,成了“薛定諤狀態”。

據瞭解8月時國內的不少新能源車企業都曾去考察過恆大汽車,並有初步交流,但都沒有下文。

據“最話”瞭解,潛在投資者退出的原因除了恆大汽車缺少核心競爭力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許家印不想失去恆大汽車的控制權。”

03

“財富發動機”

過去三年多的時間裡,儘管恆馳尚未有一輛量產車下線,但汽車產業卻成為了恆大系的一部“財富發動機”。

去年9月15日,恆大汽車宣佈將以配售方式在港股籌集資金40億港元,以每股22.65港元的配售價引入紅杉資本、滴滴出行等不少於6名投資者,投資者佔配售完成後已發行股份總數的2%。3天后,恆大汽車公告稱擬尋求科創板上市,股價繼續上漲。

今年1月,恆大汽車完成一輪定增,以每股27.3港元的價格非公開發行9.52億股,共籌集資金260億港元。參與這輪定增的公司、自然人均與恆大關係密切,屬於許家印的“朋友圈”。概念頻發、資本湧入之下,恆大汽車股價暴漲,成為一場資本盛宴。

2月,隨著恆馳開展冬季測試,恆大汽車股價觸頂,從最初6港元漲至72.45港元,一度超越長城汽車、比亞迪成為國內市值最高車企。

雖然隨後遭遇了近乎腰斬的打擊,但經過盤整又回到70港元。但伴隨著恆大流動性危機逐漸暴露,恆大汽車股價極速下挫,恆大、公司高管和“朋友圈”大佬在這個階段陸續套現。

5月13日,中國恆大董事會宣佈,以2021年5月12日恆大汽車當日收市價每股51.15港元折讓20%,即每股40.92港元配售2.6億股,出售股份佔恆大汽車公告當日已發行股數約2.66%,配股金額約106億港元,約合人民幣88億元。訊息一經公佈,恆大汽車股價隨著放量下挫,當天跌逾7%。

8月中旬,據港交所檔案,夏海鈞以均價每股14.1785港元出售恆大汽車300萬股股票,套現4253.6萬港元,持股比例從0.15%減少至0.12%。8月26日、9月10日,許家印的朋友圈大佬香港富商劉鑾雄分兩次減持共套現約1.16億港元。

當月末,恆大汽車釋出中期業績報告,報告顯示,上半年恆大汽車虧損擴大至48.2億元,上年同期為虧損24.6億元。

沒有業績作支撐的資本局如無根之木,終究不可能成為財富的 “永動機”。

截止10月28日,恆大旗下三家上市公司裡中國恆大股價從最高點的27.206港元跌到2.41港元,恆大物業從19.74港元跌到4.14港元,恆大汽車更是從72.45港元跌到3.78港元,僅三家上市公司的市值總計就蒸發了11680億港元,已近乎失去了再融資能力。

延伸閱讀  長城WEY首款轎車霸氣亮相!車標像林肯,造型酷似凱迪拉克

許家印失去了錢,欠了很多錢,當下最需要的也是錢。就其宣佈的恆大轉型計劃,今後將採取現房銷售,此舉雖可安定購房人信心,卻也將大幅延長在建專案的回款週期。而根據造車新勢力企業人士介紹,一款新能源車從研發到量產需要30億,而如果一款中級車型要復產,連續生產三個月,加上人工等其他開支,需要10~15個億。

所以恆大汽車要實現量產,還需要大量資金,在港股再融資能力幾近喪失的情況下,從哪裡融上百億資金,成了許家印的難題。

或許,此刻,許家印會想起來賈躍亭,許賈之爭時,賈躍亭不願讓出法拉第未來的控制權,如今許家印也不想讓出恆大汽車的控制權,當時賈躍亭缺資金量產FF電動跑車,現在輪到許家印缺錢了。

就在許家印宣佈all in新能源車的5天后,10月27日,2012胡潤百富榜釋出,許家印的財富比去年下降1600多億元,以730億的財富位列70位,比去年下跌了65名。

在百富榜中,也可窺見許家印對恆大汽車難以割捨的原因。在財富前十榜單中,與汽車相關的企業家有兩位,寧德時代的曾毓群位列第三,長城汽車魏建軍、韓雪娟夫婦位列第七。新能源車領域成了新的創富機器。與此同時,昔日烈火烹油般的地產富豪們,全部泯然於前十。

可能,在許家印看來,恆大汽車成了他翻盤的唯一機會。

但老汪和我們說了這樣一番話:

“每個企業家都有他的時代,都會遇到時代的門檻,過去了都是門,沒過去就是檻。當時代拋棄你的時候,是不會跟你打招呼的,你連它的腳後跟都跟不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