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繳稅”的亞馬遜又被拎出來了


亞馬遜則覺得很冤枉。當地時間週四晚間,亞馬遜在推特上回應表示,“自2016年以來,我們已經支付了26億美元的公司稅。我們賺的每一分錢都已繳稅。國會制定了稅收法律,鼓勵企業在美國經濟匯總進行再投資,我們這樣做了。”

除了為自己“抱屈”外,亞馬遜還表示,自2011年以來,亞馬遜已經投資了2000億美元,創造了30萬哥美國就業機會。亞馬遜認為,拜登副總統應該譴責的是稅法,而不是亞馬遜。

怎麼做到的?

拜登的推特中附上的鏈接是《紐約時報》在今年四月的一篇報導,報導指出,包括亞馬遜在內的科技巨頭們不僅無需繳納聯邦所得稅,還會獲得巨額退稅。

據美國稅收和經濟政策研究所(ITEP)發佈於4月11日的分析報告,在已申報2018年稅收的《財富》雜誌美國500強企業裡,有60家取得盈利的企業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這份名單包括亞馬遜、通用汽車、達美航空、IBM等。這60家企業在美國的總營收達到790億美元,但聯邦所得稅的平均有效稅率為-5%——是的,你沒看錯,因為它們還獲得了退稅。

其中最顯眼的就是亞馬遜。如今市值超過9200億美元的亞馬遜在2018年實現了112億美元的淨利潤,但是在聯邦稅收抵免和扣除公司高管的股權補償後,亞馬遜從政府獲得了1.29億美元的聯邦退稅,稅率為-1%;2017年,亞馬遜的淨利潤為56億美元,但最終獲得了1.37億美元的退稅,最終聯邦稅率為-2.5%。

那麼,連續兩年都沒有繳納聯邦稅的亞馬遜是如何利用財技來合理避稅的?

最大的功臣莫過於“股權補償”,即用股票激勵代替薪酬發放。通過給員工發放股票來代替薪酬,亞馬遜可以獲得等值的稅收抵扣。 ITEP 高級研究員 Matthew Gardner 表示,這種做法使亞馬遜2018年的稅收直接減少了約10億美元,占到了該公司當年應繳聯邦稅總額的接近一半。

此外,亞馬遜還需要多謝特朗普政府從2017年底開始實施的《減稅和就業法案》,該法案把法定企業稅率從35%降低到21%,還為企業提供包括研發抵免在內的一系列稅收抵免。

而據普華永道發佈於2018年底的“全球大型公司研發投入排名前1000榜單”,亞馬遜在過去一年的研發投入高達226億美元,排名第一。因此,研發抵免對亞馬遜來說也是非常合理的。

除了上述兩個手段外,《減稅和就業法案》中還新增了“虧損抵後”——即企業當年的淨經營虧損可以扣除80%的可稅收入,並且可以往後無限抵扣。簡單來說,就是允許企業用當年發生的虧損去抵扣未來年度的應稅所得。對於亞馬遜來說,最近一個虧損年度是2014年,當年虧損額為2.41億美元。

“眼中釘”

這不是亞馬遜的“0元聯邦稅”第一次被譴責。

特朗普早在2018年3月就在自己的推特上向亞馬遜“開火”——

我早在大選前就已經向亞馬遜表達了我的擔憂。與其他企業不同的是,他們很少或者根本不向州和地方政府繳稅,但他們卻使用我們的郵政系統作為他們的送貨員(這給美國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並使成千上萬的零售商破產!

民主黨對亞馬遜也有頗多不滿。除了拜登外,另一位總統候選人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曾表示,她將對亞馬遜的利潤徵稅,並確保美國最大的公司繳納的企業所得稅不再為零。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表示,亞馬遜不繳納聯邦稅是一種“恥辱”,他還曾將貝索斯稱作“貪婪的象徵”。

政客們向亞馬遜瘋狂“開砲”,實際上也是表達著自己對新稅法的不滿。另一邊,商業競爭對手也對“不繳稅”的亞馬遜頗有怨言。

今年4月,貝索斯在亞馬遜股東信中對競爭對手沃爾瑪提出挑戰,要求對手將員工最低工資提高至每小時16美元。而沃爾瑪事務執行副總裁丹·巴特勒特(Dan Bartlett)則發表推特回應貝索斯稱,“嘿,那邊的零售競爭者(你知道你是誰),你先納稅怎麼樣?”

對亞馬遜來說,利用稅法漏洞合理避稅當然不違法。但問題在於——在亞馬遜的市值逼近萬億美元、年利潤超過百億美元時,它該怎麼說服自己的顧客、投資者和普通民眾,這樣做是正確的?

訪問:

京東商城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