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鵬航空國航等將復徵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稱系因油價上漲


11月2日,南都記者從多家航司獲悉,祥鵬航空、瑞麗航空、九元航空與中國國航等將恢復收取國內航線旅客運輸燃油附加費。

有專家向南都記者表示,航空煤油漲價是此次燃油附加費恢復徵收的主要原因。有航司及專家分析指出,此次徵收雖然會導致機票價格上漲,但旅客出行成本增加僅為10到20元,機票漲價對旅客出行的影響微乎其微。

祥鵬航空:復徵因國內燃油綜合採購成本上升

10月30日,祥鵬航空與瑞麗航空於線上旅遊平臺“去哪兒”網上線通知稱,自2021年11月5日(出票日期)起,兩家航空公司將恢復收取國內航線旅客運輸燃油附加費。11月1日,九元航空、中國國航也相繼於航司官網發通知稱將恢復徵收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


根據幾家航空公司釋出的通知,此次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徵收標準為:800公里(含)以下航線每位旅客收取10元,800公里以上航線每位旅客收取20元,嬰兒旅客免收燃油附加費。

瑞麗航空發通知稱,此次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的徵收標準調整,主要是依據國家發展改革委與中國民用航空局相關檔案精神及局發明電[2021]2468號《關於調整2021年11月航空煤油銷售價格的通知》。通知表明,11月4日(含)前銷售的客票仍按照原規定免收燃油附加費,若客票變更到11月5日(含)以後的航班,涉及換開客票燃油附加費不退不補。

南都記者瞭解到,根據2015年國家發改委釋出的《關於調整民航國內航線旅客運輸燃油附加與航空煤油價格聯動機制基礎油價的通知(發改價格〔2015〕571號)》,當國內航空煤油採購成本超過每噸5000元時,航空公司可收取燃油附加費。2018年6月5日,航司層恢復徵收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此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費用經歷兩次上漲,直至同年12月5日才開始下調。2019年1月,由於航空煤油出廠價跌到每噸5000元以下,國內各航司取消收取燃油附加費,旅客只需支付機票費用與50元民航發展基金即可。


2021年10月全球航空煤油價格變化指數。

延伸閱讀  印度對華HFC製冷劑產品作出反傾銷終裁

11月2日,祥鵬品牌管理中心向南都記者解釋,2019年1月國內燃油綜合採購成本為4798元/噸,後均在此價格上下浮動,但到2021年11月開始,國內燃油綜合採購成本為5415元/噸,達到徵收標準,故依據國家發改委和民航局相關規定,公司在綜合採購成本調整執行5日後(含第5日)出臺徵收燃油附加費規定,本次上調政策於11月5日(銷售日期)起生效。祥鵬航空表示,國內燃油綜合採購成本增加,導致航空公司燃油採購成本也相應增加。

專家分析:復徵對於改善航司財政虧損幫助不大

航空資料分析師、民航資源網專家李瀚明告訴南都記者,部分航司恢復徵收國內航空旅客燃油附加費這一決定早有預兆,煤油漲價是此次燃油附加費恢復徵收的主要原因,“最近國際上各種能源都在漲價,很難想象航空煤油能夠獨善其身,過去一個月亞太區航空煤油價格上漲了8.8%”。

李瀚明表示,根據Platts全球航空煤油指數顯示,國際航空煤油價格在740美元每噸和750美元每噸之間來回波動,國內航空煤油採購價格在5000元上下。5000元是民航局規定可以徵收燃油附加費的煤油價格下限,如果煤油價格跌破5000元,航空公司又要取消附加費,因此“很多航空公司都有觀望的情緒,希望看到煤油價格長期的上漲趨勢”。

10月27-29日,國航、東航、南航、海航、、吉祥航空先後釋出2021第三季度報告。六家航司總體仍處於虧損狀態。

其中東航財報顯示,該航司2021年前三季度淨利虧損超81億。財報稱,虧損主要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客運市場需求下降,同時受航油價格上漲、人民幣升值幅度較去年同期減弱等影響。李瀚明表示,燃油附加費基本是根據油價徵收,費用漲跌取決於油價變動,恢復徵收燃油附加費對於改善航司財政虧損現狀幫助不大。

祥鵬航空與李瀚明均表示,此次徵收雖然會導致機票價格上漲,但目前坐飛機的乘客基本是商務客,旅客出行成本增加僅為10到20元,機票漲價對旅客出行的影響微乎其微。

採寫:南都見習記者 何嘉慧

延伸閱讀  全球天然氣價格飆升,誰是背後推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