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輔佐兩位接班人,護航微軟20年後,比爾·蓋茨為何安心放手?


是時候放心離開了。在陪伴微軟從一個成熟的“大人”順利過渡到一個成熟的“中年人”之後,65歲的比爾·蓋茨決定徹底告別微軟舞台。

幾天前,比爾·蓋茨宣布辭去了微軟公司董事會職務,這是他在微軟最後一個主要的頭銜。未來他將把更多時間用於慈善事業。

比爾·蓋茨表示,現在微軟強大的領導層讓他能夠放心離開以專注自己的時間。不過,這並不意味著離開公司,他仍將擔任薩提亞·納德拉和公司其他領導人的技術顧問。

作為微軟帝國的締造者,比爾·蓋茨是全球IT領域舉足輕重的人物,執掌微軟31年間,他帶領這家公司從零起步,逐漸成長為信息時代的技術領導者,他曾連續13年蟬聯全球首富,其財富與功名均可登世界巔峰。

2008年,比爾·蓋茨功成身退,將微軟交棒給了摯友鮑爾默,又在巨輪急需調轉船頭之際,提拔了新一代接班人納德拉,並輔佐他重塑微軟的輝煌。

退居幕後十幾年來,比爾·蓋茨活躍在慈善、健康、教育等社會領域,某種程度上,他回歸了那個關心“天下事”的少年比爾·蓋茨。

比爾·蓋茨身上有數不盡的標籤,“技術天才”,“企業家”,“慈善家”、“首富”… 這裡,我們希望通過回顧比爾·蓋茨每一段意義非凡的經歷,向這位傳奇的IT鉅子致敬。

電腦天才

1955年,比爾·蓋茨出生在西雅圖一個中產之家。他的父親是全美十大律所的合夥人,已故的母親是學校教師、華盛頓大學的董事。

良好的家庭教育令比爾·蓋茨從小便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和個性鮮明的一面。他尤其喜歡看書,8歲開始閱讀《世界百科全書》,他可以同時看5本書,且能記住90% 的內容。看完後還能有獨立的思考,他常常向父母拋出一些關於生命本質、國際關係等各個領域的難題,為了滿足他的求知欲,父親只得買來更多的書供他閱讀。

11歲時,父母把比爾·蓋茨送到以鼓勵學生自由發展聞名的湖濱中學學習,這後來證明是一個英明的決定。在這裡,比爾·蓋茨受到了計算機的啟蒙,也為他日後走上計算機道路打下了基礎。

湖濱中學教育理念超前,在計算機剛剛展露頭角的年代,該學校便安裝了一台計算機終端供學生學習。

第一次接觸計算機,比爾·蓋茨就對它所展現的強大計算能力感到驚嘆。自那以後,他一有空就鑽進機房,甚至不惜逃課。天賦異禀的比爾·蓋茨很快就對計算機的操作駕輕就熟,他還自己編寫出了2款遊戲程序。

在這期間,他與幾個喜歡編程的同學組成了一個湖濱程序小組,後來與他一起創立微軟的保羅·艾倫就是小組成員之一。保羅·艾倫大比爾·蓋茨兩屆,他們常常一起討論計算機技術,一來二去便成為密友。

當時學校上機費用昂貴,比爾·蓋茨和幾個同學設計了一個破壞計算機安全系統的程序,進入後台調出了上網賬單記錄,並修改為免費使用,但沒過多久就被學校發現了,蓋茨受到了處罰。

後來比爾·蓋茨和保羅·艾倫想到了一個“正道”途徑 — 他們為一家電腦中心尋找軟件系統中的錯誤來換取免費的上機時間。再回憶起那段找BUG的日子,比爾·蓋茨說道,“在電腦中心的工作促使我們真正進入了電腦的世界,成了十足的‘電腦迷’”。

創立微軟帝國

18歲那年,比爾·蓋茨在學術能力評估考試SAT中以1590分(滿分1600分)的成績被哈佛大學法學院錄取。父母為他規劃的人生道路 — 在法律領域有所建樹,儼然已有了一個好開頭。

但上了大學後,比爾·蓋茨發現,他對法律和一些文科類的課程沒什麼興趣,他更願意去上計算機、數學等選修課,他常常為了寫程序兩三天不睡覺。

另一個爆炸性事件成了比爾·蓋茨人生的轉折點。 1975年1月,MITS公司宣布世界上第一台微型計算機牛郎星8800誕生,該計算機搭載英特爾生產的8080芯片。艾倫和比爾·蓋茨意識到,需要一款專用軟件,牛郎星8800才能運轉起來,二人旋即投入到了夜以繼日的研發工作中,終於,經過8週的努力,他們開發出了適用於牛郎星8800微型計算機的BASIC編程語言。

這次與MITS的合作讓兩個年輕人認識到,未來計算機必將朝著小型化、普及化發展,而時代的機遇稍縱即逝,比爾·蓋茨和艾倫萌生了創辦軟件公司的想法。但橫亙在前面最大的挑戰就是,比爾·蓋茨尚未完成學業。

19歲的比爾·蓋茨最終還是下決心要輟學創業,但父母認為他應該先完成學業後再創業。經過多番勸說,父母終於鬆口,蓋茨也作出承諾,隨後會回到哈佛完成學業。

1975年7月,比爾·蓋茨和保羅·艾倫在阿爾伯克基的一家旅館的房間裡創辦了微軟,主營Basic語言銷售,艾倫主管技術,口才較好的比爾·蓋茨主管商業。

和IBM的合作為成立初期的微軟迎來了第一個發展契機。 1980年,IBM決定開發個人計算機,軟件方面經過與多家公司交涉,最終選定微軟為其開發操作系統。

以微軟的實力,研發出這個操作系統至少要一年時間,而IBM無疑等不了這麼久。這時正好西雅圖計算機公司開發出了“86-DOS”計算機操作系統,比爾·蓋茨當機立斷,以2.5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DOS系統的使用權,並在它基礎上改造出了適配IBM計算機的MS-DOS系統。

伴隨著IBM第一台個人計算機5150的問世,MS-DOS系統也吸引了全球各地PC生產廠商的注意。比爾·蓋茨敏銳的商業嗅覺在這個時候體現出來,他在西雅圖計算公司意識到86-DOS的真正價值之前,搶先以5萬美元的價格買斷了86-DOS的所有權。

收購DOS令微軟收益頗豐,眾多廠商推出的PC選擇採用DOS系統。 1983年,微軟銷售額突破5000萬美元。 DOS成為80年代個人計算機的標準操作系統。

2年後,微軟研發的首個圖形界面的個人電腦操作平台Windows1.0操作系統問世後,憑藉簡潔的功能和用戶體驗大獲得成功。

1986年,微軟的計算機產品在全球獲得領先地位。同年3月13日,快速成長中的微軟在紐約納斯達克掛牌上市,上市當天收盤價29.25美元,全天交易360萬股。

上市一年後,年僅31歲的比爾·蓋茨成為美股歷史上最年輕的億萬富翁。

之後微軟又相繼推出了Windows2.0、Windows3.0、windows 98、2000等系列產品,並通過這些產品陸續在歐洲、日本、中國等海外市場站穩腳跟,鼎盛時微軟控制著90%以上的PC操作系統市場。

操作系統無疑是微軟最為成功的產品。另一款具有重要意義的產品是Office系列辦公軟件,這兩款佔據90%以上的市場份額的“雙璧”產品,讓微軟牢牢把握住了PC時代的主流。

當微軟變得越來越大,壟斷質疑也不絕於耳,1993年開始,美國司法部以涉嫌壟斷為由對其展開了長期調查與訴訟,微軟還曾差點被拆分,2001年11月,訴訟以和解暫告一段落。同期,微軟在歐洲也面臨著持久的壟斷官司。

曾在長達十餘年時間裡,微軟官司纏身,為此支付了數十億美元費,破傷元氣,比爾·蓋茨也輾轉於各個官司場做辯護。

後比爾·蓋茨時代的微軟

2000年之後,比爾·蓋茨開始逐漸退居幕後工作,他辭去了微軟首席執行官職位,並由鮑爾默接任,自己擔任“首席軟體架構師”。

2006年6月,二人交接工作基本完成後,比爾·蓋茨宣布將於2008年退休,不再負責公司的日常管理,但仍擔任董事長一職。

為了維穩,比爾·蓋茨設置了2年的過渡期。他的工作交接到時任首席技術官雷·奧茲和克萊格·穆迪手上。與此同時,蓋茨還推出了新一代年輕接班人體系,提拔了xbox事業部的 J Allard等年輕高管。

輔佐兩位接班人,護航微軟20年後,比爾·蓋茨為何安心放手? 1

圖注:從左到右分別為比爾·蓋茨、克萊格·穆迪、雷·奧茲和史蒂夫·鮑爾默

“一個時代結束了”。儘管此前已做了幾年的鋪墊,但退休消息仍在IT界引起了巨大的轟動。當時對於他隱退的原因,業內眾說紛紜。

微軟是一家典型的技術公司,很多人曾擔心當比爾·蓋茨淡出公司的日常管理後,微軟的技術基因也會隨之淡化。

選擇和自己能力互補的合夥人是蓋茨的用人之道。與蓋茨不同,鮑爾默系工商管理背景,他是典型的管理人才,曾帶領發展初期的微軟走出管理混亂的困境。

在鮑爾默的管理下,微軟成了一個銷售導向型的公司。其任職CEO的13年裡,微軟的盈利水平增長數倍,但股價卻一直低迷,創新乏力,錯過了移動大潮。 2013年8月,鮑爾默突然辭職,黯然謝幕。

已不太管事的比爾·蓋茨不得不再次出山穩定大局。 “下一任CEO對我們所愛戴的公司而言,一定會是正確時間的正確人選”,蓋茨在會議中談論到接班人問題時,一度哽咽。

2014年,微軟第三代接班人薩提亞·納德拉上任,此舉被解讀為“臨危受命”。與此同時,比爾·蓋茨卸任微軟董事長,擔任納德拉的技術顧問,為其提供產品和技術方面的諮詢,更多參與到微軟技術戰略制定與產品開發工作中來,“輔佐”其順利過渡。

據了解,在長達5個月的CEO遴選工作中,比爾·蓋茨一直支持納德拉。納德拉在任職CEO期間,和比爾·蓋茨聯繫緊密,兩人定期互發電子郵件,納德拉聆聽蓋茨對於自己工作的建議,請他評判自己的戰略計劃是否正確以及微軟是否比以前變得更好。

上台後,納德拉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轉變以Windows為中心的策略,大力發展雲計算,更加開源開放,全球大裁員上萬人,提高組織效率…

變化較大的是在開源領域。以前,微軟的產品非常封閉,開源這個詞兒和微軟根本不沾邊,而且微軟還經常和開源社區因為各種專利糾紛打官司,導致微軟在開源社區的聲譽很不好。納德拉上台後,這一情形發生了180度大逆轉,微軟積極擁抱開源,微軟接受了此前被鮑爾默稱為“毒瘤”的競爭對手Linux,納德拉甚至公開表示“微軟愛Linux” ;2018年6月,微軟以價值75億美元的股票收購了GitHub,幾個月後又宣布加入開源專利聯盟OIN,並向OIN提供了6萬多個開源專利;近日,GitHub 收購了代碼分發公司npm的消息引起熱議…這一系列大動作無不表明了微軟勢要把開源進行到底的決心,微軟確實是變了。

最根本的變革是文化,納德拉把將微軟塑造成文化驅動型公司作為首要任務,希望創建一個更加多元化、謙遜低調的公司。

幾年前,比爾·蓋茨為納德拉的新書《刷新》作序,序言中,他對納德拉不吝溢美之詞:“他是一個謙遜、有前瞻性又務實的人。他既能針對策略提出有見地的問題,也能與核心工程師搭檔默契,所以對我來說, Satya 成為微軟的首席執行官一點都不意外”。

納德拉沒有讓比爾·蓋茨失望,他的“拯救計劃”已經卓有成效,雲業務已經是微軟最大的業務,營收貢獻超過50%,微軟市值重回萬億美元巔峰,沒落的帝國正在依靠雲時代獲得重生。

正如比爾·蓋茨所言,“微軟的領導層從未像現在這樣強大,所以現在是離開的時候了”,這一次,他可以放心隱退了。

慈善家

在淡出微軟的近20年裡,比爾·蓋茨人生的“第二幕”專注在公益和慈善事業上。

1994 年,比爾·蓋茨設立了以父親名字命名的威廉·蓋茨基金會,3年後,他又建立了蓋茨圖書館基金會,2000年這兩個基金會被合併為以蓋茨夫婦命名的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

在50歲生日時,比爾·蓋茨曾公開表達他的慈善理念,名下的巨額財富對他個人而言,不僅是巨大的權利,也是巨大的義務,這些財富將全部捐獻給社會,而不會作為遺產留給自己的兒女。

2008年比爾·蓋茨宣布退休時,也同時宣布捐獻580億美元個人公司財產到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它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會,截止2019年,基金會已經累計向全球捐獻了 538 億美元,用於改善全球健康、公共教育、性別平等、氣候危機等問題。

技術天才比爾·蓋茨在做慈善上絕不是一味的“撒幣”,他主張用技術革新和商業思維來做慈善,用同樣的成本做更多的事,他將每一筆捐款看做“投資”,注重以“投資回報率”衡量慈善成果。他格外看重疫苗研發,“一旦擁有好的疫苗,我們將能夠每年拯救數以百萬計的生命”。

“廁所革命”是比爾·蓋茨多年來關注的重點,第三世界國家每年有數百萬兒童因飲水不潔而死亡,問題的根源之一就在於沒有具備污水處理系統的廁所。為此比爾·蓋茨發起了“馬桶再造競賽”,激勵科技人才設計出無給水、無排水的低成本馬桶。

今年以來,為防控新冠疫情全球爆發,比爾與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已經3次累計捐助1.6億美元用於加速研發新冠病毒肺炎疫苗、治療藥物等。

前段時間,當人們開始反思這場疫情“黑天鵝”為何突然爆發,比爾·蓋茨5年前的“神預言”意外刷屏網絡,令人警醒,“未來幾十年裡,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殺掉上千萬人,那更可能是個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毒。不是戰爭,不是導彈,而是微生物”。

有人盛讚比爾·蓋茨是有史以來最慷慨的慈善家,他本人卻為這個說法感到生氣,“這純粹是從經濟角度講的,因為我在一生中捐獻超過1000億美元。其實我並沒有像很多默默無聞無私奉獻的人一樣真正犧牲自己的時間或是良好的經濟條件,那些為了幫助別人而甘願奉獻的人們,才是世界上最好的慈善家”,在一次採訪中,蓋茨的慈善理念令人動容。